笔趣阁

第九十六章 宣离的算计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光线昏暗的小屋,平白亮了几盏灯笼,艳粉色的灯笼是用劣质的布匹做成,屋中熏香中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香味。烟香袅袅,那味道越是被吸进去一分,就越是令人心中生出一股沉闷的燥热,仿佛用什么在胸前挠抓一般。

????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三个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这三人皮肤黝黑,衣裳脏污,一看便是出卖苦力的奴人。方一进来,三人目光就直直落在屋中三人身上。

????床上歪着的两名年轻人,肤色白皙,昏暗的灯光下显得眉目俊秀,身材虽纤细瞧着却是细皮嫩肉。为首的男人眼前一亮,赞道:“刘三娘说今日来了几个好货色,这话倒是不假。”说完大踏步的走过去,先是在李杨脸上摸了一把,再低头看向另一边的人,皱眉道:“这人是怎么回事?刘三娘是戏耍我们兄弟不成?”

????李栋面色惨白,心中既愤怒又惶恐,他一生狎玩男童无数,自然明白这是什么地方。可是谁能想到今日他也会在这种地方任人鱼肉,简直不可置信!

????虽然心中愤怒,身子却软软的无法动弹,嗓子说的话也是有气无力。另一个中年人一笑,面上带了几分淫邪:“管他呢,关上灯不都一样,虽然老了些,好在条子嫩。咱们哥儿三个今夜就好好爽快爽快,刘三娘要了咱们一两银子,今儿个可出了大价钱,可得好好玩玩儿。”

????李杨恐惧的看着这三人,为首的汉子眯眼瞧了瞧他,一只手就伸进了他的衣裳里面,这房中本就点了催情香,那男子又是**,此刻近距离瞧着,李杨容颜俊秀中带了三分恐惧,登时就起了那心思。二话不说就扯起李杨衣裳来。

????李栋痛苦的闭上眼睛。纵使李杨平日里眠花宿柳,可到底是他亲生儿子,此刻就要在他眼皮子底下被这些低等的贱民侮辱。

????另两人早已跃跃欲试,走到李安身边。李安身子无法动弹,便恶狠狠地看着这两人,他目光阴毒,倒令那两人怔了一怔,待反应过来后不禁恼羞成怒。一人“啪”的一巴掌扇到李安脸上,李安被打的一个趔趄,另一人迫不及待的撕开他的衣裳裤子,愣了愣,突然哈哈大笑道:“竟是个天阉之身!”说着便抚了上去:“既是天阉之身,便是身来就该是在下面的,不如让咱们哥几个教你,让你也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安白皙的脸上映出一个巴掌印,狠狠盯着人的神情反而更令人激起心中的肆虐感。他的脸上开始渐渐泛红,刘三娘给他们三人用了这里最猛地药,必须不停地与人欢好,否则身子难以承受。譬如此刻他虽然对别人怒目而视,身子却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了。那二人对视一眼,不再多说,一拥而上扑了上去,屋中顿时响起压抑的闷哼声和耐人寻味的叫喊声。

????不知过了多久,李安和李杨已经被面目全非,此三人来势汹汹又身强体健,几乎将他们折磨的不成人形。两人横躺在地上,身上布满了污迹。那三人对视一眼,瞧着床上瑟瑟发抖的李栋,一挥手,灯灭,三人又拥了上去。

????屋外,蒋阮静静的站在门前,听着那些痛苦的声音,神情淡漠无比。

????脑中浮起的,却是上一世最后,少年稚嫩惊恐的双眼,和李栋大笑的丑陋嘴脸。亲眼见着视同亲生儿子的沛儿被狎玩至死,而她口不能言,身不能动,除了眼睁睁看着毫无办法。以血泪为誓,这一世,也教李栋尝尝这样的滋味!

????她以为过了这么久,到这一刻时,心中只会有畅快,她以为爱和恨都已经掩饰的很好,不会轻易冲出心底。直到现在,听着李栋父子三人的惨叫,她才明白,仇恨一直潜伏在心底,并且,远远不够!

????远远不够的,宰相府倒了,下一个轮到谁?

????身后不远出,萧韶看着她的背影。听到她要将李栋三人送进小倌馆中时,他心中也闪过微诧。此刻见她神色冰冷,眼中墨色深沉,不知想到什么,似乎在酝酿一场风暴般的情绪。虽极力掩饰,然而手握成拳,到底是激愤了。

????只有仇恨才会令人这般。

????许久后,蒋阮慢慢转过身,瞧见他还在也是一愣,然而很快恢复如常,走上前来道:“多谢萧王爷。”

????萧韶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不必,我欠你一条命,总会帮你的。”

????蒋阮微微一笑:“那就请萧王爷派人好好看顾这间小倌馆,一定要好好‘照顾’宰相大人一家。”

????萧韶心中又闪过诧异的感觉了,她一个闺阁女子,倒是对这些事情极为懂,连启灵道中的小倌馆也知道,谁会教一个大家小姐这些东西。况且便是知道了,还如此大喇喇的站在门口听,不见一丝尴尬,坦荡的令人啧啧称奇。

????他点头:“好。”想了想,又从怀中掏出一物,交到蒋阮手中。

????那是一只十分美丽的镯子,散发出淡淡的幽蓝色光芒,上面雕刻着细小繁复的花纹,却不显得繁琐,自有一番意味。这镯子眼熟的紧,蒋阮瞧了一眼便怔住,道:“血月镯?”

????她曾与赵瑾去过京城新开的珠宝楼,第二层兵器宝物的地方看中过这方镯子,只是没有那么多的银子买下罢了。那镯子生的好看便罢了,实则是一只精巧的暗器,按下机关便能从其中发出银色毒针,这针还能反复利用,实在是一件宝物。

????她抬起头看着萧韶,萧韶漆黑的眸冷冽幽然,道:“若有危险,大可一用。”

????蒋阮迟疑,血月镯的确是难得的宝物,也正是她需要的,可是萧韶如今才刚刚表示站在她这一边,是否值得信任?

????然而对镯子的喜爱暂时战胜了心中的怀疑,她接过镯子,对萧韶笑道:“多谢王爷。”

????萧韶抿了抿唇,转过身,与她一前一后的走着,提醒她:“蒋超已经放出牢中了。”

????蒋阮略略思忖:“我知道了。”她本就没想过一击就能打倒蒋超,没有确切的证据,蒋超也顶多令人怀疑罢了。夏研必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救蒋超出牢狱的,只是蒋超未必就没能付出什么代价,其他的不必说,单是名声,蒋超这辈子也就不可能再抬起头了。

????有谁会看好一个进过大牢的人?

????而夏研,付出的代价也未必就那么简单,总之,这两人此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想着倒是令人心中生出微微愉快。

????就这样吧,一个一个来,欠债还钱,欠命换命,自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

????蒋府研华苑中,夏研抖着嘴唇看着面前的蒋超。

????蒋超面色发白,整个人似是陷入了极端的恐惧,两颊深深的凹陷下去,双目无神,头发沾染了不少秽物,全身散发着一种令人作呕的腥气。不过在狱中过了短短几天时间,竟如变了一个人般,哪里还有往日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大夫已经来看过了,说蒋超下身撕裂,又受了惊讶,须得在府里好好长养着,大夫话里虽然说得极为隐晦,听在夏研耳里却是如遭雷击。

????蒋超,在监狱里被人侮辱了!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蒋超,蒋超整个人都缩成一团,蜷缩在屋中的角落,整个人瑟瑟发抖,嘴里喃喃道:“不要……不要……”

????夏研终于忍受不了,一把将他搂在怀里,惨叫一声:“超儿啊!”

????蒋超拼命地推她,眼中布满恐惧,疯狂地咬她:“走开,走开!”

????夏研冷不防被他一口咬在手上,那一口咬的极深,登时便血如泉涌,琳琅吓得呆住,慌忙过来帮忙:“夫人,您怎么样了?”

????夏研一手挥开琳琅,不管不顾的抱住蒋超,哭道:“我的超儿,你睁开眼睛看看清楚,我是娘,我是娘啊!”

????她搂的太紧,蒋超挣脱不开,渐渐地便在夏研怀中平息下来,颤抖着声音道:“娘?”

????“是我,我是娘,”夏研痛苦不能自己:“超儿,是谁把你害成这样子的?”

????蒋超浑身发抖,抓住夏研的袖子反反复复只说一句话:“娘救我,救救我,娘救我……”

????他脑中翻滚过那些不堪的画面,那牢中岂是人呆的地方,那些牢犯都是穷凶极恶之徒,那里的狱卒也不知是得了谁的指令,竟将他与那些人关在一处。那些人性子龌龊至极,竟不分男女……。要强行侮辱与他。在牢中短短的几日,他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想到那些,蒋超只觉得胃中泛起一阵酸水,哇的一口吐了夏研满头满脸,屋中几个丫鬟都大惊之色,忙过来帮忙,夏研只觉得眼前发晕,便让人先将蒋超带回去。

????待好容易才将蒋超安抚睡着后,夏研才去换了身衣裳,整个人似是一夜间老了十岁,再不复之前温婉美丽的模样,此刻双手按着额心,只像个老去的中年妇人。

????琳琅担忧道:“夫人……。”

????“竟敢这样对超儿,”想到蒋超,夏研心中一痛:“我必要那个贱人千倍万倍的奉还。”

????她知道此事应当怪李安才是,可李安已经下入牢狱,她便将所有的过错全部推倒蒋阮身上,若不是她,蒋超何至于此!

????“夫人,那边银子打点好了,库房中的账本还要修改一下。”琳琅提醒。

????提起这件事,夏研胸中又是气闷,当初蒋超出了百花楼那事后,银子便已花的七七八八,便是她自己的嫁妆也赔进了不少。如今这次将蒋超从牢狱中救出来,四处打点走动,也很是花了一笔银子。她剩余的嫁妆日后还要留给蒋素素做陪嫁,公中的银子如今也不多,她便打起了蒋老夫人嫁妆的主意,蒋老夫人当初是贵族之女,嫁妆很是丰厚,因为到底日后都是留给蒋权的,夏研倒也没有动别的心思。可是前几日蒋超出了事,蒋权气愤之下坐视不理,她只有求蒋老夫人帮忙。蒋老夫人却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若是往常,她还能找夏诚帮忙,可是最近几次下来,夏诚与蒋家本就多有怨气。夏研没有办法,蒋老夫人的银票攥在她自己手中捞不着,名下的庄子和田地却是死的。夏研便瞒着众人将那些铺子田地卖了,换了银子救出了蒋超。

????如今蒋超是回来了,账面却还要想办法弄清楚。夏研只觉得头昏眼花,她向来表面不问世事,实则精明无比,可这些事情一哄而上,便是让她也一时间没了主意。

????她摇了摇头,对一边的琳琅道:“扶我到院子里走走。”

????琳琅依言,扶着她刚走到院门口,就看见蒋阮与连翘经过,蒋阮见了夏研便停了下来,朝她行了个礼:“母亲。”

????夏研勉强挤了个笑,点了点头,无心跟她上演母慈子孝的戏码,眼神不掩恨意。

????蒋阮却是微微后退一步,笑道:“母亲身上怎会有这种味道?还是先回去清理一下。阮娘这就回院子。”说罢,便带着连翘离开了。

????夏研瞧着蒋阮施施然离去的背影,想到蒋超吐了她一身秽物的狼狈,几乎要把牙咬碎。

????……

????蒋信之一回来就先到了蒋阮院子里,蒋阮正嘱咐着连翘白芷她们将前几日受潮的东西换下来,见蒋信之进来,连翘忙去泡了杯茶,蒋阮在他对面坐下来。

????蒋信之顿了顿,开门见山:“阿阮,李栋父子三人昨日死在牢中了。”

????蒋阮微微挑眉:“哦?”

????“今早狱卒发现的,说是畏罪自杀。陛下震怒,要将他们的尸首五马分尸。”蒋信之说到这里,怒道:“这就叫天道有轮回,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他们想要将你嫁过去,不想自己却没那个命。”

????蒋阮面上淡笑,心中思量,牢中李栋父子三人畏罪自尽,应当是萧韶的手笔,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了何种方法,但连蒋信之也未曾发现什么不对,自然也应当天衣无缝。

????她垂头浅笑,看在蒋信之眼里却是心中一动,声音放柔道:“过几日陛下要开宫宴,赏赐治水有功的大臣,介时我也会一道去,你是家眷也会前往。到时候,大哥会为你谋一个前程的。”

????他这话里是什么意思,蒋阮自然明白,蒋信之想以自己立下的功劳为她换一个身份,或者是一个让她地位变高的契机。让蒋家人不再敢轻易欺负她。蒋信之道:“如今我功劳越大,陛下越是看中,西方又不甚太平,难免有一日还会带兵出征,你若有个庇护,也算极好。”

????“庇护?”蒋阮微微一笑:“哥哥想要怎样庇护我?换一个郡主的身份?哥哥莫忘了,雷霆雨露皆是君恩,陛下如今看重大哥,是大哥的机会,可是若大哥妄自猜度圣心,甚至以这样以物换物的姿态,怕是会令陛下不喜。而郡主这样的身份,不是我故意这么说,哥哥的功劳,暂时还是不够的。”

????蒋信之语塞,他明白蒋阮说的是对的。可是富贵于他如浮云,如今只盼蒋阮好好地生活。可蒋府是个什么地方,这些日子这些人的嘴脸蒋信之看的清楚,只为蒋阮过去的日子感到心惊,日后他出征,如何安心将蒋阮放在这样凶险的地方。

????蒋阮看着他,笑笑,道:“若非换个郡主身份,其实还有一条路,可以庇护我。”

????“是什么?”蒋信之追问。

????“很简单,找个势力庞大的人与我定亲,一旦有了婚约,我便是只是半个蒋家人,若那方势力很大,这边人也不敢为难于我。”

????蒋信之一听,想都没想就拒绝道:“不成,你如今年纪还这样小,怎能匆匆忙忙找个人定亲。”他看着蒋阮毫无忸怩的大方姿态,更是笃定蒋阮根本不明白定亲为何物,道:“况且蒋家和夏家交好,夏家和八皇子交好,这哪有那么容易便能找到能与八皇子抗衡的人。”说到这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愣,半晌没有说话。

????蒋阮看着他:“大哥?”

????蒋信之回过神,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阿阮,你觉得萧韶怎么样?”

????蒋阮:“……”

????他竟然还认真思量了这件事,蒋阮瞪着他,半晌叹了口气,轻轻道:“大哥,你难道忘了,我说过不想嫁人的。”不等蒋信之回答,她又道:“况且世上之事瞬息万变,夫家也许会变成吃人的饿狼,大哥难道忘了母亲吗?”

????赵眉何其无辜,却在蒋府里生生葬送了青春与花一样的生命,难道不是因为蒋权的无情。

????而她上一世沦落到最后身不如死,亲人被屠戮至尽的地步,难道不是因为宣离用一张温和的假面骗取了她的信任?

????人心,到底是这世上最不可靠的东西。

????蒋阮眼里的薄凉太深,看的蒋信之也微微愣住,他伸手摸了摸蒋阮的头:“不过还是个小姑娘,怎么说话这般老成?”他道:“有大哥在,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大哥自不必担心我,我有办法在此次宫宴上达成大哥的愿望。大哥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不要用自己的前程赌我的幸福。对阿阮来说,大哥走更高一步,也就更安全,阿阮也才更放心。”

????蒋信之看着她,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

????京城八皇子府上,宣离神情焦躁,那双一向温和含情的双眸此刻散发着勃然怒气。李栋三人竟然在狱中畏罪自尽了,以李栋的性子,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可是如今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宰相府出了这件事,御史们都对他虎视眈眈,巴不得他此时犯了什么错。派出去的人也没有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想到无缘无故就损失了一枚好棋,宣离就觉得心中郁愤难当。

????他虽然已经想好要抛弃宰相府,可是却不是在这时候。在他手里,向来是要榨干最后一分价值的。宰相府就算要毁,也要毁的有价值,要为他的前进铺路。谁知李栋三人就这么无缘无故的死在牢狱中,死无对证,那些对于他的怀疑就会变成一根刺,深深的扎进帝王心中,无法拔出。

????这让他怎么能不恼恨!

????身边的属下来报:“殿下,查清楚了,那日李少爷要对付的本来是蒋大小姐,不知为何却引来了官兵,连赤雷军都被一举捣毁。”

????蒋阮,又是蒋阮!宣离一下子站了起来,复又坐回去,胸中只觉得发闷。李安自以为隐瞒了赤雷军的真实实力,其实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想到了一定时机,便将赤雷军收归己用,谁知一朝巨变,赤雷军竟成了烫手山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官兵抓走。

????想起那一日好几处的赤雷军都突然被捣毁,他也不由得怀疑起来,那些官兵都是赵家和关家的人。关家先不必说,赵家未免也实在太巧了些。此刻听属下说李安原本想要对付的是蒋阮,他心中渐渐地明白了几分。

????若真的是蒋阮弄出这一切,那她也实在太可怕了。

????他想起李安还未被抓走时,两人闲谈,李安曾经说过:“蒋家大小姐心智非常人可比,若有机会,殿下可考虑收为己用,若不成,务必杀之,否则日后必成心腹大患。”

????当初他嗤之以鼻,现在想起,神色不由得凝重起来。李安那番话到底是在暗示什么,还有这一次,若李安真的是栽在蒋阮手里,那他就须得好好重新打量这个蒋家大小姐了。

????若蒋阮的才智连李安都无法比拟,倒是一个极好的助力。反正他想要拉拢蒋家夏家,娶蒋阮和蒋素素也无什么不同。而蒋素素如今名声败坏,蒋阮却如此聪慧……他想起蒋阮那张年少却已出落得妩媚动人的容颜,心中一荡,突然舒服的喟叹出声。

????若是能收为己用,若是能收为己用……。他突然一笑,一扫之前神色阴霾,道:“准备一下,我要进宫见母妃。”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题外话------

????今天是茶茶二十岁生日,祝茶茶生日快乐!今年二十明年十九,后年一枝花~哈哈哈XD~这章审核修改了好多次…累不爱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