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七章 陈贵妃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绿瓦朱墙,帘幕重重,金碧辉煌的宫殿外表瞧着光鲜亮丽,却不知深埋了多少白骨。

????思梦殿位于皇宫东南角,此处环境幽静,毗邻大片大片的牡丹园,是皇帝特意令人从洛阳快马加鞭送来的牡丹,以匠人精心侍弄,移栽此处。每逢牡丹花开季节,牡丹园中姹紫嫣红,最为美艳。

????此处居住的,便是四妃之一,当今颇得圣宠的陈贵妃,八皇子的生母。

????当初皇帝初登帝位,根基不稳,陈贵妃父亲掌握兵权,将陈贵妃送入宫中,表示对皇帝的支持。对于皇帝来说,帝位稳固得以保障。陈家与他有一定恩情,而陈贵妃此人温柔婉约,生的美貌,又颇负才情,从不与众位美人争风吃醋,皇帝最爱她与世无争的性子,有意无意的保护,后来陈贵妃生了八皇子宣离,母凭子贵,一路跃进四妃之首。

????皇后生太子,四妃中贤妃出四皇子,德妃出五皇子,淑妃生和怡郡主。

????朝臣皆知,八皇子宣离聪慧温和,五皇子宣华忠厚勇毅,四皇子宣朗资质平平,和怡郡主娇俏美貌。太子庸碌无才,不堪大用,四皇子宣朗为人和气却没什么心机,如今朝中风向便偏向宣离与宣华二人。而皇帝待陈贵妃一直甚好,宣华虽也极有势力,母亲德妃却不如陈贵妃得宠。

????朝廷中风起云涌,思梦殿却一片温暖繁华,仿佛此处远离了勾心斗角,争风吃醋,有的只是大把大把绵长的时光,来做一成思念江南烟雨的恬静好梦。

????屋中白玉塌上铺着厚厚的波斯羊毛长毯,细长洁白的毛绒绒的铺着,嵌着星点璀璨的宝石。四名身穿轻薄白衫的侍女皆是眉清目秀,静静的垂头站在原地,外头的轻风微微吹来,掀起帘幕一角,真如九天宫阙之上的仙女一般。

????座上的女子正认真的打着络子,芊芊玉手没有涂一星半点的蔻丹,指甲散发出淡淡的粉嫩光泽,芊芊玉指上下灵活的翻飞。与这宫中的其他女人不同,这女子瞧着未曾有丝毫高高在上的气息。她咬下一节丝线,露出一张白净的俏脸,五官生的清秀美丽,没有丝毫咄咄逼人,有一种如水般的温柔。仿佛她并不是什么宫中高不可攀的贵妃,只是江南一隅某家人家待字闺中的芳华少女,清冽,甜美,温柔,婉约。

????蒋素素已然生的清丽无双,却多少有一丝刻意的成分。这女子却不尽然,便是在这九重宫阙之中,也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温柔与婉约。是刻入骨子中的水一样的柔软。

????她唇角轻轻含着笑,若是此刻有人经过,定以为眼前这幕场景与这大殿的名字一样,只是一场风花雪月的好梦。

????帘幕被人重重一掀,一个身影走了进来,含笑道:“母妃。”

????陈贵妃放下手中的络子,瞧着来人,忽的一笑:“怎么也不让人通报一声。”

????宣离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之前焦躁不安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陈贵妃有一种特别的魔力,好似世界再复杂的事情到了她手上,就好像这密密麻麻的丝线一般,总能轻而易举的理清楚,变成五彩缤纷的络子。

????宣离道:“母妃,宰相府的事情,您知道了吧?”

????陈贵妃神情微微一顿,道:“知道。”

????皇宫这就么大,每日上上下下如此多的宫人进出,便是不想知道的事情,也会传入她的耳朵。陈贵妃知道宰相府的事情,却并不为宣离担忧,宣离也并不因此沮丧。他道:“儿臣想请母妃帮一个忙。”

????“什么忙?”陈贵妃微微一笑。

????“求母妃说动父皇,让父皇赐婚我与蒋家大小姐的婚事。”宣离开口。

????陈贵妃本是温柔平静的神情,听到他这话也免不了怔住,皱眉道:“什么?”

????“宰相府的事情,父皇已然开始怀疑儿臣了。”宣离道:“这件事情母妃却不能帮上什么忙。”

????陈贵妃如今在宫中得宠,除了陈大人和陈贵妃自己温柔婉约外,更重要的是她比其他三个妃子聪明,她永远都一副温婉体贴置身事外的模样,不妄议朝政之事,也不左右皇帝的决定。皇帝到思梦殿来,永远都只会做一场美妙的好梦。皇帝看中的便是她不争不抢的性子,若是妄自为宣离求情或者是表示出一丁点这类的意思,自古君王多疑,便再也不会如往日那般毫无芥蒂的恩宠她。

????陈贵妃知道这一点,宣离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不会轻易找陈贵妃帮忙求情,他知道就算皇帝对他有所怀疑,只要陈贵妃一日恩宠不歇,皇帝就不会真正的放弃他。

????“蒋府与夏府有牵连,宰相府出事,朝中风向变化,儿臣须得稳固自己的势力,也得向众人表明与夏家的关系。若是贸然出手,父皇也会怀疑,蒋大小姐在蒋家并不得宠,借由她的名名义,可以让父皇放松警惕,却又不至于和夏府断了全部联系。”

????陈贵妃静静的看着宣离:“殿下,你没有对本宫说实话。”

????宣离目光一滞,他知晓这个母妃自来便是聪明的,否则在吃人的后宫中何以将四妃之首的位置做的这样稳,皇帝知道她必然不是全无心机,却仍愿意这样恩宠她,这就是她对人心的把握。

????事实上,在他夺嫡这条道路上,陈贵妃也给他出了不少主意,甚至宫中悄无声息没了的七皇子、九皇子也与陈贵妃脱不了干系。

????可那又怎么样,如今那些人都早已成了牡丹花下的花肥一捧,陈贵妃的椅子,却坐的更加稳了。

????他思量一下:“蒋家大小姐不是普通人,宰相府突然倾没,与她有莫大关系,李安曾经提醒与我,蒋阮心智非常人,若为助力,大可一用。儿臣想,既然她有通天之才,或许能堪一用。”

????“通天之才?”陈贵妃摇摇头:“李安刚愎自用,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栽在别人手里不奇怪,本宫早就知道有这一日。只是他却栽在一个女子手中,着实令人吃惊。”

????宣离道:“正是,所以儿臣想着,若能结为姻亲,将那女子收为己用。”

????陈贵妃失笑:“殿下如今年纪尚轻,又过于依赖李安,是以对他的话深信不疑,本宫却觉得,那女子有通天之才一说实在言过其实。不过殿下既然这般说,想来殿下眼中,那女子与寻常女子也是不同。殿下与本宫是亲母子,过几日宫宴上,本宫会亲自提起此事。本宫只会给她一年时间,若是她表现不出她的通天之才,她就配不上殿下的未婚妻之名,未婚妻可以换,那蒋家大小姐,可能就要香消玉殒,殿下看如何?”

????她轻描淡写说着谋人性命的事情,偏偏眉目温婉如莲,仿佛心底良善的仙子一般温柔。宣离思量许久,才抬起头,那张与陈贵妃十分肖似的脸上闪过一丝狠意,道:“好,若不能为我所用,定当除之,省的日后成为心腹大患。”

????陈贵妃满意的笑了笑:“殿下英明。”

????她拿起一边篮子里几个打好的络子:“昨日本宫新做了几个络子,你且来看看合不合适。”

????……

????宫宴前一日,蒋老夫人特意吩咐如意楼将做好的新衣送来,衣裳全都是蒋府小姐自己挑的料子,柳如意送衣裳过来的时候,看着蒋阮颇为惋惜道:“蒋小姐肤色生的白,前日里那一匹火云缎来做衣裳其实是极好的,如今这匹桃粉色虽好些,却不如那一匹大红的鲜亮。”

????在柳如意看来,蒋阮其实十分适合大红色的衣裳,她容颜本就明艳,穿大红色的衣裳更显得娇艳无双,偏生气质又有一些沉稳,那火一般的颜色被她一穿,竟也有种冰般的凉薄。火与冰本就是两个极端,穿在她身上却是异常的契合,那丽色无双,教人看的目不转请。

????蒋阮自己也深知这一点,平日里的衣裳大多都是红色。这一次奔赴宫宴,却是破天荒的选了一件桃粉色。柳如意虽然婉转提示,蒋阮却是心意已决,无奈之下,柳如意也只得这么与她做了一身。

????“多谢柳掌柜的好意。”蒋阮微笑:“不过,我还是更喜爱这一匹。”

????虽不明白蒋阮为何坚持,但柳如意几次下来也明白这个蒋家小姐是个极有主意的人,眼下必然是有什么原因,只是不与她说罢了。想着便笑道:“大小姐丽色无双,穿什么都好看,是奴家逾越。只是府中其他几位小姐,倒是对此事宫宴极为看重,衣裳令奴繁复修改了好几次。”

????她婉转的提醒,蒋阮微微一笑:“宫宴事关重大,妹妹们不想丢了蒋府的脸面,自该如此。”

????宫宴是什么地方,若不是今年大锦朝出了水灾这样大的事情,或许这些官家女儿一辈子也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不仅如此,宫宴上自然有高门贵族的少年公子,谁都愿意想留个好印象,若是日后能成就一桩姻缘,自然是大好的事情。是以宫宴对于官家小姐,尤其是庶出的小姐,是比性命还要重要的机会。

????柳如意送过衣裳之后,便起身告辞了。蒋阮令露珠出门去送,不想蒋信之却又进了院子,一看到她便道:“阿阮,明日宫宴可准备好了?”瞧见放在一边的新衣,便道:“既是做了新衣,明日阿阮定会艳惊四座。”

????在蒋信之眼中,蒋阮必然是极好的,生的美丽又温柔,还懂事坚强。他不懂什么红衣裳粉衣裳,只觉得蒋阮穿什么都好看。

????蒋阮懒得理会他的胡话,不想蒋信之又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认真道:“宫中不比府上,凡是都要守规矩,蒋府里的人想来从不曾教导你进宫的礼仪,甚至于现在都没有派个人来提醒,必然是想要你明日在众人面前出丑,你须得记得……”

????“大哥,”不等蒋信之说完,蒋阮就打断他的话:“大哥回来到现在,可认为我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蒋信之一愣,摇头道:“没有。”这倒是事实,自他回京后,便觉得蒋阮长大了不少,就连气质也与从前判若两人,一举一动极有风仪。这几日他随着关良翰四处走动,也曾遇见不少高官贵族家的大家小姐,可觉得这些人都比不上蒋阮的风仪。蒋阮年纪尚小,蒋权将她扔在庄子上整整五年不闻不问,谁知她不仅没有被养成山野村妇一般的性子,还出落得跟宫中的贵人一般,连公主也不遑多让。

????蒋阮笑道:“既没有什么不妥,大哥又何必担心。我应付的了蒋府,自然也就应付的了皇宫。宫中与蒋府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是条件苛刻一些罢了。”

????蒋信之皱了皱眉:“可你毕竟没去过宫中……。”

????“大哥,”蒋阮打断他:“我知道宫中各样宫女的等级,太监公公的打赏,遇见贵人应该行什么礼,也知道哪座偏殿不能进。”她淡淡道:“大哥又知道多少?进了宫中,可知道谁是皇上身边最的信任的公公?公公身边哪个最不起眼的小太监是他干儿子?

????太后身边四个宫女有两个都是会武功的?哪位美人脾气最为凶厉,无事最好避开而行?”

????她说的慢而坚定,蒋信之却听得心惊肉跳,心中既觉得荒谬又觉得不可思议,可蒋阮的话他从来深信不疑。蒋阮的语气,仿佛对这些宫中秘辛烂熟于心,甚至就像……亲眼目睹一般。蒋阮自然不可能亲眼目睹,可是这些宫中最为私密的事情,她一个深闺中的大家小姐如何得知?这里头的事情每一件拿出来,都是不得了的大事。他心中腾起一种奇异的感觉,看着蒋阮道:“阿阮,你如何得知这些?”

????“大哥认为?”蒋阮看着他反问。

????蒋信之一噎,不由得想起萧韶来。萧韶与蒋阮的关系瞧着并不似普通,而萧韶深得皇帝宠信,此人又权势滔天,在宫中几乎可以横着走。若是萧韶告诉蒋阮这些……一方面,他为萧韶如此信任蒋阮感到欣慰,另一方面,却又有些恼怒,蒋阮与宫中那些事情本就没有什么关系,萧韶何以平白无故的说起这些,蒋信之只愿蒋阮不知人间疾苦,快乐而简单地活着。萧韶跟蒋阮说得越多,蒋阮的生活就越是复杂。

????他慎重的看着蒋阮道:“阿阮,这些事情你不要对别人提起。”

????蒋阮微微一笑:“我自然不会与别人提起,我只想要告诉大哥,对于皇宫中的事情,我并不陌生。大哥不用担心我,反之,此次去宫中难免有人暗中使绊子,大哥务必要小心,莫要冲动。”

????蒋信之点头:“我明白。”突而想起了什么,蒋信之从怀中掏出一物来:“之前一直未交给你,如今物归原主。”

????蒋信之手中,静静的躺着一枚半月形的琥珀,琥珀莹润,里头半只蝶翅栩栩如生。上一次乌林道中,那些人企图用这琥珀引诱蒋信之入陷阱。蒋信之将这琥珀收了起来,一直没还给蒋阮。

????蒋阮道:“五年前我进庄子之前,这琥珀就不见了,不想居然留到现在。”她心中一冷,这琥珀五年前丢失,偏偏蒋信之回来的时候才重现,莫非早在五年前,夏研就起了利用她来害蒋信之性命的心思?真是打得好算盘。

????蒋信之将琥珀递给她:“那些暗中使计的,我比不会轻饶。”

????蒋阮瞧着他浑身散发出淡淡戾气,摇了摇头:“不可轻举妄动。”

????蒋信之一抬眼,目光却落到蒋阮手腕上,奇道:“你什么时候有了这只镯子?”

????蒋信之并不知晓这是血月镯,只是看那镯子不像是普通材质做成,散发出淡淡幽光,一看便知是稀世珍品。蒋阮这东西他没在赵眉那里见过,更不可能是蒋家人送的,一时之间有些狐疑。

????蒋阮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将袖子往下一拉,遮住了镯子,道:“朋友所赠。”

????蒋信之还要问,蒋阮却将话题岔开了。

????待蒋信之离开后,露珠送柳如意也回来了。连翘和白芷俱是有些紧张明日的宫宴,早早的在梳妆台中匣子里挑选珠宝首饰,连翘挑了一只金累丝猫眼钏,白芷摇头道:“瞧着却是轻浮了些,明日里宫中皆是贵人,还是庄重些好。”说罢从匣子里跳出一只青玉钿花:“这只怎样?”

????连翘却是又挥了挥手道:“不要,这只未免也太肃静了些,与姑娘的衣裳也不搭,这样配着可不好看。”

????蒋阮放下手里的书,道:“不必挑了,明日梳单螺髻,拿那只玫瑰步摇就好。”

????蒋阮对梳妆打扮一向不怎么上心,从来都是随两个丫鬟折腾,这一次却如此明确。露珠道:“姑娘这么穿也实在太简单了。”

????“我自然有我的道理。”蒋阮道:“就这样吧。”

????连翘和白芷对视一眼,皆是不明所以,却也没有多问,露珠吐了吐舌头,忙去帮忙收拾匣子了。蒋阮看着面前的书,目光一瞬间变得悠长。

????------题外话------

????渣母渣妹都是小百花而已,陈贵妃才是真。绿茶婊~大家不要小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