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九章 懿德太后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玉平殿早已坐满诸位夫人小姐,几乎都是有诰命在身的达官贵人亲眷,宫中也多有贵人照应,此刻俱是优雅而小声的寒暄,既不会显得太过拘谨,也不会太过放肆。

????高座上皇后居于正中,四妃微笑的分别依次坐在下首。此刻也含笑的看着底下夫人小姐,偶尔寒暄几句,瞧着也是十分亲切的模样。

????待传令的小太监高声唱到:“尚书府夫人到——”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朝门口看去。

????兵部尚书蒋权最近在京中风头极盛,倒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方回京的蒋大少爷是如今大锦朝升迁最快,最年轻的副将。况且一回京就屡次立功,听人说颇得陛下看中,想来日后应当是官路通畅,前途大好的人中龙凤。在做诸位夫人平日里多多少少都会听自家老爷说上一两句,在场的小姐也不乏到了待嫁年纪,有些心中有思量的就想与蒋家攀上一门亲。眼下听人说蒋尚书家眷到,自然而然的就将目光投将过来。

????夏研几人倒是真以为夫人们是在看她,不由得将脊背挺得更直,面上的笑容既温婉又端庄,一路走得极为稳妥。

????众人默默看着,夏研和蒋素素都显得温婉清丽,蒋俪神采飞扬却略显轻浮,蒋丹娇娇怯怯当不得大场面,倒是走在夏研身后的蒋阮步子迈的不紧不慢,唇边含笑,笑容明艳又娇俏,偏生一举一动透着一股宫中人才有的高贵风仪。

????这么一看,众人又想了起来,夏研到底不是蒋信之的亲娘,这蒋阮和蒋信之却是实打实的亲兄妹,若是日后蒋信之升官发财,蒋阮也跟着水涨船高,再看蒋阮进退得宜,便是出入宫宴这样的大场面也丝毫不见紧张,哪里像是山野庄子上长养出来的人物。有些夫人心中也跟着起了别的思量,只想要不要将蒋家这个大小姐早早的定回自家去。

????夏研几人上前向皇后贵人见礼,皇后年过不惑,保养得当倒不显得很老,常年身居高位却没有高高在上的气息,许是并不受宠,只有皇帝的尊重和太子这个儿子,一眼看上去竟与寻常官家妇人没什么两样,她笑着令夏研他们起身,神情十分敦厚亲切。

????贤妃年纪稍显年轻一些,显得娇憨可人,有种不谙世事的天真,难怪生了四皇子宣朗那样资质平平的儿子。德妃年长,坐的端庄贤淑,当得起一个“德”字,五皇子宣华在朝中的风评也是十分稳妥,忠孝勇毅,至少是个贤德之人。

????淑妃生的美艳娇媚,若说陈贵妃是江南一隅的蒙蒙烟雨,淑妃就是异域草原上的一抹亮色。她性子也十分任性泼辣,生的和怡郡主继承了她的美貌,也继承了她的脾性,同样任性跋扈。

????而坐在皇后身边显得最为温软最美丽的,却是陈贵妃。若说皇后和其余几个妃子还有一些皇宫之中贵人的风仪,这一位却若普通的江南少女一般,毫无一丝一毫的雕琢之气,坐在这里便与皇宫格格不入,仿佛将这一带都带入了江南蒙蒙的烟雨中。

????蒋阮含笑拜将下去,心却似乎在那一瞬间滞住了。这座上的人都是上一世的老熟人,只不过她太过低微,并不能时常见到这些妃子。然而陈贵妃是个例外。

????她不仅不会如其他的宫妃一般嘲笑她,贬低她,反而时常召她去思梦殿说话。陈贵妃性情温柔,又是宣离的生母,上一世,蒋阮心中将她当做挚友,也当做姐姐。是在冰冷的宫殿中值得信任的亲人。

????然而这位陈贵妃在背后做的事情,到头来却令她觉得一切仿佛是个笑话。她就像一尾阴毒的美人蛇,温柔里藏着致命的陷阱。她和宣离都是一种人,彻底的凉薄,毫无保留的利用,然后弃而杀之。

????陈贵妃瞧着夏研几人,突然开口道:“你就是蒋大小姐吧,上前来让本宫看看。”

????皇后一怔,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蒋阮。蒋俪不甘的看了蒋阮一眼,眼中难掩嫉妒,蒋丹低着头不敢抬眼。蒋素素面色一僵,似是有些不敢置信。蒋阮慢慢的抬起头来,在抬头的一瞬间,将唇角的笑容收起,一抬首便是一张稍显冷淡的面容。

????陈贵妃细细的打量她,似乎没瞧见她面色的不快,微笑道:“果真是个美丽的孩子。”

????周围的诸位夫人见此情景,都开始小声议论起来。坐在边上的董盈儿有些不安,想起之前自家母亲说过的陈贵妃有心要为八皇子选妃,不由得为蒋阮捏了一把汗。

????蒋阮淡淡道:“多谢娘娘谬赞,阮娘愧不敢当。”

????她的话语里谈不上热络,甚至连基本的恭敬也无,只有一种淡淡的抗拒。这抗拒的姿态听在陈贵妃耳中,便是轻轻一顿。片刻,她笑容越发亲切起来:“不知蒋夫人,大小姐可有婚配?”

????夏研身子一僵,心底顿时冒出了一股无名之火。蒋阮,又是蒋阮!这陈贵妃何许人也,宫中如今皇帝最为圣宠的女子,第一句要打听的蒋家女儿却是蒋阮,而不是蒋素素。这些人难不成都是瞎了眼不成?蒋阮生的一张狐媚子脸,一看就不是个安生的主。

????然而纵使她心中千般思量,面上却是一丝一毫也不显。仍是谦恭的答道:“回娘娘的话,阮娘今年方十一,还不曾许过人家。”

????“啊,那就好。”陈贵妃美丽的脸上笑容更加诚挚,那张洁白光滑的脸上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烟雾,情绪竟是让人无从猜测。她语出惊人:“这般可人的孩子,自当不能随随便便的婚配了。本宫瞧着很是喜欢蒋大姑娘,真想要亲自为她指婚呀。”

????这话说的太过露骨,周围的夫人面上都忍不住露出惊讶又了然的复杂表情。贤妃饶有兴致的看着蒋阮,德妃不动声色,皇后微笑不动,淑妃却是忍不住开口,道:“陈姐姐这是说哪儿的话,这婚配嘛,到底还是要看人家小姐自个儿喜欢才是。陈姐姐难不成也是年纪大了,也爱做这些冰人才做的事情?”

????淑妃与陈贵妃向来不对付,淑妃看不惯陈贵妃伏低做小一副红尘之外的模样,当然更重要的是,她嫉妒陈贵妃有宣离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儿子。而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偏偏是个女儿,这就意味着,无论她有多得宠,她都不会有一个作为储君的儿子。五皇子虽然也呼声颇高,可德妃却并不得宠,甚至算得上十分低调,比起来,淑妃最讨厌的便是陈贵妃。陈贵妃但凡说些什么,淑妃都会呛上几句。

????陈贵妃听了淑妃的话,却并不生气,只是看着蒋阮笑而不语。她本就生的五官柔和,这般温柔的看着一人笑,不知道的,只当她是真心喜爱蒋阮,看的爱不释手才是。

????蒋阮眸光微低,并不与陈贵妃对视。外人瞧着她是害羞,却无人知道她此刻心中恨意汹涌。短短的几刻钟,犹如高手过招一般,在场的夫人小姐瞧不出什么,只有蒋阮自己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陈贵妃的目光哪里是温柔,分明就是看中了猎物的毒蛇。

????毒蛇么,她自也是有办法对付的。

????陈贵妃如此“厚爱”蒋阮,夏研心中憋闷至极,接下来的回答便有些敷衍,到底还是流露出几分不情愿。若是往常便罢了,可有了之前慧觉大师所说的天煞孤星之事时,众人对她从前装出来的贤淑大度便有了怀疑,此刻她这番作为,大家就更是肯定,尚书夫人其实也是个面甜心苦的,否则陈贵妃特意打听蒋阮,她何以看上去并不怎么高兴,甚至还有些不悦。

????陈贵妃又问了几句话,皇后便招手让蒋阮退下。蒋阮刚随着夏研在座位坐下来,董盈儿便起身走到蒋阮身边坐下,小声道:“刚刚真为你担忧死了,你还好吧。”说罢又有些佩服道:“阮妹妹你可真大胆,方才见你与贵妃娘娘说话一丝紧张也无,若是换了我,怕是早已吓得说不出话。”

????蒋阮含笑:“没什么可怕的,我什么也没做,又不会受罚。”

????董盈儿有些迟疑道:“可是……贵妃娘娘好像很喜欢你,她是不是想要将你指给八殿下。”意识到这话有些逾越,董盈儿不安的看了一眼蒋阮,见蒋阮神情未变,才稍稍放下心来,道:“贵妃娘娘平日里很少对人这么上心,今日偏偏拉你说了半晌,阮妹妹别怪我多心,恐怕现在在座的诸位夫人心中都与我一般起了同样的思量,若真是那样,你该当如何?”

????“真是哪样?”蒋阮反问道:“不会的。”她的语气不若平日里温和,带着一种淡淡的寒意,董盈儿听得心头一跳。只当是蒋阮生气了,不愿嫁给八皇子才如是说,忙道:“你不必太过担忧,都是我胡乱猜的。也许贵妃娘娘只是单纯的喜欢你,你年纪如今还这样小,便是真的也不急。”

????这安慰太过苍白无力,董盈儿自己也觉得愧疚。只是蒋阮自始至终都没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情绪,仿佛冷眼旁观别人的事情一般。

????又过了一会儿,瞧见时辰差不多了,皇后便起身,叫诸位夫人小姐一齐去正殿开始宫宴。

????正殿上,皇帝与男眷席已经各就各位,因为水灾刚过,国库因为赈灾变得有些紧张,宴席一切从简,并不铺张浪费,与往日里的华丽排场大相径庭。便是宴席上的菜肴糕点都是十分简单的。

????女眷们在女眷席上坐下来,皇帝与皇后坐在高座上,旁边坐着的是当今太后,懿德太后。

????懿德太后如今花甲之年,两鬓已经有了星点斑白。绿松石金丝镶玉吉祥云纹盘扣华贵大气。便是从现在懿德太后的脸上,也能依稀瞧见当初的风致。当初懿德太后就有大锦朝第一美人之称。她五官略带英气,年轻时与先皇育有两子一女,在八王夺嫡时,平反乱王,一路保皇帝登上帝位,牺牲了自己的大儿子,甚至让自己的女儿元容公主和亲他国,借兵大锦,扶持新帝登基。可以说没有懿德太后,就没有当今的大锦朝,也没有皇帝。懿德太后便是一个雷厉风行之人,甚至稍显冷酷。

????她淡淡的看着底下众人,手指上的红宝石护甲散发出逼人光泽。待看到女眷席中一人时,懿德太后突然一震,不由自主的坐直身子,朝那人看去。

????那是一个尚显得稚嫩的少女,因为坐在下席中看不清面目,只看得到乌黑的发顶。梳着一个简单的单螺髻,上面插着一只颜色瑰丽的玫瑰步摇。一身桃粉色的衣裙简单热烈,在一众精心打扮的大家小姐中显得尤为清新俏丽。

????隔得太远,那少女却似乎突然感觉到了懿德太后的目光,忽然抬起头来。待看清懿德太后的眼神时,竟也没有惊慌失措。微微诧异过后便回了懿德太后一个笑容,那笑容干净清澈,又有一种不符合她年龄的沉稳懂事。

????竟与懿德太后记忆中的另一个人重合了。

????她好容易才忍住自己要走下去拉住那少女的冲动,那少女笑完后又与周围的小姐说起话来,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这边。懿德太后却是直直的坐在位子上微微失神。

????蒋阮与董盈儿一边说话,唇角却不由自主的微微一勾,余光看见懿德太后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还能感觉到她的目光一直跟在自己身上。

????蒋阮端起面前的茶盏浅浅酌了一口,瞧着最初的目的算是达到了,要知道就为了这个简单的目的,一个简单的动作,她也连夜对着镜子练习了好几十遍。

????男眷席上想来已经封赏过了,眼见着蒋信之眸光带笑,应当是十分丰厚的赏赐。蒋权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男女眷分开而坐,辜易自上次过后便很久未曾见到蒋阮过了,此刻见蒋阮坐在女眷席中,日子越长越出动的动人,看着她的目光热烈无比。

????宣离唇边泛着温和笑意,似是与往日没什么不同。可是左手却不自觉地摩挲起来,这个动作时他心情烦躁的时候时常做的。显然,宰相府一事,便是他极力想要显得云淡风轻,还是难掩心中的郁色。

????萧韶挨着关良翰而坐,今日他一身浣花锦黑色锦衣,衣裳领口处绣着踏火焚风的金色麒麟,越发显得气质清冷,容貌俊美无俦,多少女眷席中的女儿家暗地里偷偷瞧他。

????不多时,自场外又来一名美貌少女,这少女约摸十四五岁,穿着羽蓝色团花遍地金鸡心领对襟直领锦衣,逶迤拖地银红色暗纹刻丝事事如意曳地裙,身披五彩花草纹样薄纱十样锦。已是十分华丽的装束了,然而这样的装束穿在她身上却不显得杂糅,反而有种艳丽的美。她的五官生的深刻,有种异域的风情,走上前来笑道:“父皇。”

????“和怡,怎么现在才来?”皇帝责怪道,然而语气十分亲昵。和怡郡主深得皇帝欢心。

????“儿臣挑衣裳挑花了眼,不能给父皇丢脸呀。”和怡郡主朝皇帝眨了眨眼。皇帝哈哈大笑,她眼光在男眷席中扫了一眼,看见萧韶时便是心中一跳,然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萧韶不曾看过她一眼,和怡郡主眸中就闪过一丝失落。

????董盈儿碰了碰蒋阮的手臂:“阮妹妹,你说和怡郡主喜欢萧王爷,是不是真的?”董盈儿从来便是极为喜爱听这些八卦之事。眼下有了现成的材料,自然不会放过。

????蒋阮微微一笑,前世和怡郡主痴恋萧韶的事情已然不是什么秘密,几乎到了大锦朝人尽皆知的地步。和怡郡主也曾发誓一辈子非萧韶不嫁,甚至想让淑妃劝皇帝赐婚,可皇帝在自己疼爱的和怡郡主和萧韶中,竟然选择了萧韶,先问过萧韶的意思。萧韶为人冷清,自是拒绝了。听闻萧韶拒绝的消息后和怡郡主每日寻死觅活,甚至亲自去锦英王府寻一个说法,可对方自是顽石岿然不动。上一世到了最后,和怡郡主都不曾与萧韶有什么结果。

????蒋阮眸光低垂,和怡郡主的经历令人唏嘘,可那并不包括她。只因为和怡郡主上一世在宫中,没少给她使绊子。和怡郡主此人心胸狭隘,又生**嫉妒。当初蒋阮进宫时是一批秀女中容颜最好的,她生的娇媚无双,和怡郡主却又艳丽,不愿有人夺了她的风头。便时常找些人给她找麻烦。甚至有一次污蔑她院里的婢子偷东西,将她院里二等的宫女们全部仗死,那一幕曾在蒋阮梦里出现过无数次,每每令她惊吓至极。

????这宫中的老朋友,竟没有一个与人为善的。

????却正在这时候,太后突然淡淡开口道:“蒋副将,你今日说,明日是你妹妹生辰?”

????之前与男眷们的谈话,懿德太后并没有避讳,她与皇帝感情甚好,也不需要防备什么,此刻提出来,令人深思。

????蒋阮微微一怔,她倒是忘记了自己的生辰,上一世进宫后,除了宣离会在生辰的时候来看她,其余人倒是没了音讯。只是那温暖也是虚假的。如今再隔一世,蒋信之竟然当着皇帝的面提起她生辰,这倒是令她心中不知是什么感觉。

????“回太后娘娘的话,正是。”蒋信之出列道。

????“蒋家大女何在?”懿德太后毕竟是经过乱王之战的人,语气中含着淡淡的威严。

????蒋阮站了出来,轻轻开口道:“臣女蒋阮叩见太后娘娘。”说罢拜将下去。

????她动作规矩而谦恭,甚至含着一种莫名的虔诚,行的礼分明是普通臣子家眷面见太后的礼,却不知为什么含了一种莫名的情绪在里面,郑重无比,又不像是见面礼,反而有一种诀别的味道。

????懿德太后静静的看着她,看着那洁白的脖颈低下,那只玫瑰步摇晃呀晃呀,桃色的衣裳艳丽而活泼。这样娇俏动人的少女,浑身上下竟发出一种沉稳的气息。很像那个人。

????她的双眼竟有些恍惚起来。

????皇帝见太后出神,轻轻咳了咳,懿德太后似乎才回过神来。看了看蒋阮,道:“平身吧。”

????“谢太后娘娘。”蒋阮站起身来。她极力忽略来自一旁皇帝的压力,只看着懿德太后浅笑。她本就生的极好,刻意维持唇边的温婉浅笑,竟比公主还要有公主的气质。

????周围的人都是看红了眼,懿德太后手段铁血,平日里更不与人亲近。何以蒋阮就得了她的青眼,众人心中百思不得其解。蒋信之颇为紧张的看着蒋阮,虽他提起蒋阮,可也没想到懿德太后会突然出声。天家人的心思哪是那么好猜的。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

????台下蒋素素和夏研面色都有些不太好看,今日先是陈贵妃,又是懿德太后,蒋阮的风头可真是出尽了。同时他们心中有一疑惑,陈贵妃就算了,懿德太后如此看重蒋阮,难道真的看中了蒋阮做皇子妃?是哪一个皇子,八皇子还是五皇子?亦或是四皇子?

????“蒋家大女,哀家答应蒋副将,满足你生辰的心愿。明日你有什么心愿,大可今日说出来,哀家满足你。”懿德太后道。

????原是为了生辰心愿之事,想来蒋信之之前又在皇帝面前提过,或者是用他的功勋换蒋阮一个生辰心愿,蒋阮想要什么庇护,如今大可说出来。

????夏研和蒋素素松了口气,不是看中她做皇子妃就好,蒋阮真做了皇子妃,必然不会对蒋府有什么好脸色。

????陈贵妃唇角含着的笑容却是有些不对。若是蒋阮顺势提出想要嫁给哪家公子……

????蒋阮微微一笑,语气有些落寞:“太后娘娘开恩,阮娘无所求,只愿和娘亲一起去宁水谷看新开的桃花。”

????“然而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了。”她惨然一笑。懿德太后猝然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