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章 转世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不知所以,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蒋阮何以这样说,夏研心中冷嗤,只想是蒋阮惺惺作态,想要博得太后同情的一个手段而已。

????虽如此,在做诸位不乏官家太太,妇道人家在这一方面总是心软些,想到蒋阮幼年丧母,如今生辰在即,连和母亲在一起看桃花这样寻常的心愿也不能满足,实在是有些太可怜了。

????蒋信之也没料到蒋阮会这般说,心中微微一叹,作为兄长,即便他各方面都想弥补蒋阮,让她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可母亲永远是不可替代的存在。他的妹妹平日里看着再如何稳重,其实也只是一个想要寻求母爱的普通小姑娘而已。

????赵家这边,赵光、赵元甲、赵元风和赵毅不约而同的叹息一声,李氏早已眼泪涟涟,低声道:“眉儿怎么去的这样早,难为阮儿这般念着她,没有亲娘在身边该有多难过啊。”

????赵玉龙和赵飞舟也跟着叹息,唯有赵元平目光深邃。他不会因为蒋阮真这么说就认定蒋阮只是触景生情。事实上,赵元平眼中,蒋阮是一个目的性明确之人。做任何事情都有目的,并且她的目的有一种奇妙的远瞻性,这么说实在是不可思议。但是蒋阮如今所做的每一个看似普通的举动,到了最后都能成为她达到目的不可缺少的一环。

????并且在赵元平心里,蒋阮并不是一个感情用事之人,眼下这番话,必然有什么用意。可,那到底是什么?

????夏家人见状,俱是不屑一顾。尤其是夏娇娇,心中将蒋阮骂了个狗血淋头,只道她不过是狐媚子一般想要作楚楚动人之态。

????夏家人不喜,在场男眷却有不少怜香惜玉之人。见美人黯然神伤,只觉的想要将这人呵护在手心。尤其是辜易,心都要被蒋阮一个蹙眉给含化了。关良翰见状,对萧韶奇道:“辜家小子是怎么回事?看样子,也是看上了蒋家那丫头?”

????莫聪啧啧称奇:“一家有女百家求,蒋副将得势,这原本不起眼的蒋大小姐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了。好事,好事。”说着便随口对坐在身边的柳敏道:“柳大人,你说是不是?”

????柳敏随意应付了几句,有些心不在焉。自从皇帝钦点了他为状元郎,便颇为信任他,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做到了正三品的位子。若说蒋信之是大锦朝升迁最快的年轻武将,他就是大锦朝升迁最快的年轻文臣。这本是一件好事,可是越是进入朝廷,越是觉得处世艰难。许多人在暗地里给他下绊子,有眼红嫉妒的,也有假意奉承的,每日都带着一张虚假的面具来应对众人,这不是柳敏心中想要的仕途。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想起之前在国子监与他通信的陌生人。那人也曾与他说过为官之道,当初他只觉得对方实在太过圆滑,不够清正,如今却觉得,那是一种看待万物的通透与慧黠。

????但那人却是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萧韶认真的看着蒋阮的一举一动,太后的失神也他也看在眼中,心中也有一丝疑惑,然而面上半分都不显,置身事外一般的独坐悠然品茶,惹得一众女眷痴迷的目光。

????太后终于回过神来,道:“这是什么愿望,哀家想要听你的理由。”

????“世上万事万物,莫过于亲人在身边和乐罢了。”蒋阮微笑道:“然而臣女与娘亲早已天人永隔,今生今世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一起看宁水谷新开的桃花了。阮娘只恨当初娘亲还在时,没有与她多看几次,徒留今生遗憾,再无弥补可能。”

????她每说一句,懿德太后身子便坐直一分,面上表情虽没有丝毫泄露。但蒋阮知道,懿德太后已经将她的话深深听在了耳中。

????没错,世人皆知懿德太后冷酷无情,连自己的亲生儿子和亲生女儿也能利用,只要为这个天下,一切都能舍弃。当初元容公主韶华年纪,也早已有了心上人,不愿远嫁异国他乡,却被懿德太后锁在殿中软禁,元容公主苦苦哀求,懿德太后也没有丝毫心软。最后元容公主无奈之下只得远嫁异国,可没过三年便因为忧思过重,死在异国他乡。懿德太后甚至没有让那边将元容公主的尸体运过来。于是元容公主只能永远沉睡在他国的土地。

????当年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无一不认为懿德太后心太狠,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这样狠毒。可事实上,上一世,蒋阮从宣离的口中得知,懿德太后并非是一个薄凉之人,事实上,她对自己的三个子女看的极为重要。当初大皇子死去是个意外,元容公主和亲也是无奈之举。元容公主和亲当日,懿德太后就在慈宁宫掉了整整一个月的泪。元容公主死讯传来的时候,懿德太后甚至想要跟着一起去,若非当时皇帝的帝位还不稳需要扶持,懿德太后无论如何都不会自己苟活。懿德太后一生最爱的,感到最愧疚的也就是元容公主。

????宣离曾找人细细调查过当年之事,因为懿德太后对皇帝的皇位看的太紧,宣离便找了一个容貌身材都十分肖似元容公主的女子进宫伴读,宣离又特意交代过那女子。那女子进宫不久就“无意”被懿德太后看见,召了她去慈宁宫当差,过了些日子,那女子便成了郡主。再不久,懿德太后就突然暴毙了。

????上一世,宣离对蒋阮的说辞是,自己的亲祖母整日念着小姑姑忧思过重,这才特意去寻了一个与元容公主肖似的人来令她开心。当初蒋阮认为宣离一片孝心,如今想来,懿德太后突然暴毙却与那封为郡主的女子脱不了干系。

????不管如何,如今时光倒退,而她有幸赶在那女子还未进宫之前,甚至宣离也还未想到调查懿德太后往事的时候,若是不能取得懿德太后的信任,那就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懿德太后静静的看着蒋阮,眼光竟是出人意料的柔和。众人只当是生性冷硬的太后娘娘被蒋家大小姐悲惨的身世打动了,却无人知道她此刻心中的激动与惊讶。

????只因为,无论蒋阮的打扮,笑容,还是说过的话,竟与当初的元容公主一般无二!

????当初先皇过世,她这个太后的位子坐的也不稳,还是太子的大皇子遭人暗算而身亡,立二皇子为新帝,可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无奈之下,她只能想到利用元容公主和亲。

????元容公主常年呆在深宫之中,众人见她的机会不多。当时元容公主也是喜爱一身桃粉色,分明已经是及笄的大姑娘,却仍旧爱梳单螺髻,发上插着一只玫瑰步摇,瞧着只知是哪户人家娇养的女儿。元容公主性子极好,虽善良单纯却也懂事的过分。得知和亲之事时虽然心有不甘,却也不若传闻中的那般抵死不从。她仍记得那一日元容公主上花轿时,对着她长长拜将下去,微笑着诀别:“儿臣此去,山高水长,不知日后还有没有踏回大锦朝的土地,与母后一同看一看宁水谷的桃花。”她慢慢的道:“保重。”

????懿德太后每每想起元容公主那诀别般的一拜之时,心中只觉得剧痛无比。之后果如元容公主所说,山高水长,而她们母女天人永隔,永远不可能再一起看宁水谷新开的桃花了。

????如今蒋阮打扮与元容公主一般无二,长长拜将下去时自有熟悉感觉,说出的话语令懿德太后仿佛隔了几十个岁月瞧见元容公主的音容笑貌。她猝然合眸,深深吸了一口气。

????当初之事,知道的人如今也都几乎不在朝中了,元容公主与她说的悄悄话也不会有第二个人知晓,蒋阮如今才多点大,自然不会是别人故意令她说的。

????她看着蒋阮,越看越觉得像那人。

????这世上,有没有转世?若真有,蒋阮会不会就是元容公主归来?

????懿德太后不知道,蒋阮的确是转世之人,却不是那个善良懂事,牺牲自己成全大局的元容公主。她是上一世懦弱无知,被欺瞒的满身血泪的蒋阮转世,转成了如今这个谈笑风生,暗地里杀人如麻的蒋阮。

????世间轮回,自有因果,上一世宣离与她说的话,这一世全成了她对付宣离的最好工具。

????懿德太后沉默的越久,看在众人眼中就是她越发的心疼蒋阮这个苦命的尚书府家小姐。和怡郡主看见懿德太后如此,眼中闪过一丝不悦,看向蒋阮的目光就带了几分阴毒。蒋素素面色发白,她本就生的白皙,这么一来就更像一张雪白的纸片,平日里清丽脱俗的五官此刻寡淡无味,反而有种病中的衰败来。

????陈贵妃见蒋阮没有顺势提出其他的要求,面上的微笑更加亲柔,还含了淡淡的同情与抚慰,就好似路过江南湖边的少女无意间看见一只受伤的兔子,将它捧在手心里心疼无比的目光。她道:“可怜的孩子,斯人已逝,你该多看看将来。”

????将来?自然会看将来的。蒋阮微微低头,她会在将来,看着这些人一点一点的倾塌摧毁,成为复仇的祭品。

????“多谢娘娘体恤。”蒋阮道。

????“本宫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陈贵妃笑着看向皇帝:“皇上,之前臣妾瞧着这蒋家大小姐就是个好的,进退得宜,也是十分有礼,心中喜爱的很。如今听闻她这么一说,心中也心疼,妾身烦请皇上准允妾身一个愿望。”

????“爱妃有何愿望?”皇帝身居高位,没有太多妇人之仁,对于元容公主的记忆也已经十分浅淡,蒋阮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此刻听陈贵妃这般问,顺势就问道。

????陈贵妃笑着看了蒋阮一眼:“这样乖巧的孩子,妾身不知有没有那个福气,让她做妾身的儿媳呢。”

????寂静,满座的寂静。

????底下的蒋素素在听到陈贵妃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脸色顺便变得煞白,连唇色也是白的,整个人摇摇欲坠,几乎要整个往后仰倒过去。得亏夏研在一边不动声色的扶着,不然非得出什么意外不可。

????赵家人的脸色也跟着一凝,陈贵妃这是什么意思?

????“爱妃的意思是……”皇帝问。

????“小八如今年纪也到了成亲的时候了,只是这蒋大小姐年岁还小,可以先订下来,待及笄后,就进小八府上做当家主母,小八的正妃。”

????若是刚才还是寂静,此刻便只听得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竟是正妃。

????蒋权的身份虽然不低,可蒋阮作为八皇子妃的话,还是有些高攀了。若是侧妃还差不多。陈贵妃方才的话里,众人都以为她是要讨蒋阮过去做侧妃的,谁知她一来便是要蒋阮做正妃。如今但凡有点眼力见的都知道,八皇子说不定就是日后的储君,大锦朝未来的皇帝,蒋阮岂不就是成了皇后?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蒋权神色复杂,他一直想要拉拢和宣离的关系,为了让关系维系的更加稳定,能嫁过去一个女儿最好。如今陈贵妃一语便道破了他心中隐秘的愿望,自然是求之不得,可那个人怎么会是蒋阮?为何不是蒋素素?

????蒋信之却是狠狠的握紧了双拳,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好意竟会变成如今的局面。他虽并不看好萧韶,可是更不喜爱宣离。宣离无论怎样都是天家人,天家人是什么,妻妾成群,后院勾心斗角比朝堂还要凶险,他怎么能让蒋阮去那样的地方?陈贵妃为何要拉蒋阮下水?若是蒋素素岂不是更好。蒋权高兴,两全其美的事情,为何偏偏是蒋阮。蒋信之心中打定主意,若是皇帝答应了,就是再拼下他的一身功勋抗旨,也要换蒋阮一个自由身。

????萧韶自听到陈贵妃的要求时就蹙起眉,漂亮的眸子泛起冷冽的光泽,犹如上好的黑色宝石,然而长睫低垂下来掩住眸中情绪,只周身气质变得更加清冷。

????他抬眸朝蒋阮那边看了一眼,蒋阮微微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萧韶心中一动,蒋阮再如何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她那般恨宣离,虽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一定不会愿意嫁给宣离。陈贵妃在皇帝面前得宠,若皇帝答应,蒋阮是决不能抗旨的。

????他英气的眉紧蹙,其实倒也不是全无办法,若是此刻他上前对皇帝说,他想要求娶蒋阮,倒是能避免蒋阮嫁给宣离的命运。只是蒋阮也未必想要嫁给他。萧韶接手锦衣卫,常年在外行走,也沾染了一些江湖的习惯,可京中世家弟子的规矩也是懂得。他明白嫁人对女子意味着什么,以他的性子,这辈子是不算成亲的,蒋阮是他的救命恩人,即便这救命恩人如今只有十一岁大小,可她若遇险,萧韶必会遵守当初誓言,出手相助。

????只是从八皇子府上换到锦英王府,蒋阮自己真的愿意吗?

????淑妃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姐姐怎地胡乱点鸳鸯谱,且不说八殿下知不知道这事,单是面前的蒋大小姐,可也是蒋尚书心尖尖上的闺女,姐姐怎么不问问,蒋大小姐愿不愿意嫁给八殿下呢?”

????这般针锋相对,陈贵妃眉头也未皱一皱,转而看向蒋阮,语气越发的柔和可亲:“是本宫忘记了,蒋姑娘,你可瞧得上我家小八?”

????这话问的亲切俏皮,似是普通人家寻常妇人的打趣,蒋阮心中却无声冷笑,陈贵妃这句话可问的好啊,她能说什么,说不好,那边是瞧不起宣离,莫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是皇帝也会第一个不饶她。可说喜欢,那不是眼睁睁的往火坑里跳?

????众人都屏住呼吸,等着听蒋阮的回答。女眷们自是愤愤不平,男眷中辜易蒋信之之流只恨不得冲上去将蒋阮立刻带离这个是非之地。董盈儿赵瑾都暗自为蒋阮捏了一把汗,于她们来说,自然知道蒋阮从来无心嫁入天家。赵光心中巨震,方认回来的孙女,这么快就要被卷入这一场夺嫡的争斗,第一次,赵光感到自己的无能。他不敢堵上整个将军府来帮蒋阮抗旨,即便此刻他心里在滴血。跟着媳妇女眷席上的李氏几乎要将手里的帕子绞碎,眼里都是痛不欲生。

????蒋阮似是十分为难的模样,竟也没有立刻回答:“这……”

????她头低的更深,心中却在不动声色的数着数。

????陈贵妃笑容更深:“竟是如此害羞的孩子,皇上,妾身瞧着这是一桩极好的姻缘,不知皇上愿不愿意做一次月老?替小八找个可心的人啊。”

????皇帝瞧着神情舒畅,也是不想阻拦的模样。

????萧韶神情冷清,想了想,一只手按住茶杯,就要站起来向皇帝求娶。谁知方要起身,便听得一个冷硬的声音传来:“哀家不愿意。”

????蒋阮心中方数到三,闻言便是勾唇一笑,慢慢抬起头来,也跟着那人的话语气坚定道:“回贵妃娘娘的话,阮娘不愿意。”

????------题外话------

????满百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