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佰零三章 告别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阮微笑着看专业懿德太后,心中却泛起巨浪。

????懿德太后的话,竟是要她离开的意思。

????懿德太后淡淡道:“哀家知道你是个聪明孩子,想清楚了,跟着哀家,哀家保你平安。三年后回宫,自也不是一般的身份。”她瞧着自己护甲上的红宝石:“你救了哀家一命,哀家思来想去,这有这个赏赐才称得上欢喜。”

????蒋阮一怔,她明白懿德太后说的是什么意思,懿德太后给了她一个机会,一个绝佳的机会。诚然,就此离开蒋府,给夏研之类多三年时间是让她极为不甘心,可是若能跟去懿德太后去皇家宗庙,地位自然又是不同。

????今夜她只不过是救了懿德太后一名的蒋府嫡长女,虽对太后有恩,却也算不了什么,事后赏赐过,人们便会渐渐将此事忘了。可若是跟了太后三年,谁都会对她刮目相看。当看到蒋阮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想到,这是太后娘娘跟前的人。

????懿德太后的这个赏赐不可谓不丰厚,便是她一心想要复仇,也忍不住心动了。三年,足以发生太多事情,夏研也许可以重新得势,可是跟在懿德太后身边,她也能让懿德太后离不开自己。

????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蒋信之如今刚入朝堂,根基不稳,若是能得了太后的支持。

????她抬起头来,看着懿德太后慢慢扬起一个笑:“多谢太后娘娘恩典,臣女荣幸之至。”

????三年就三年吧,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并不是还未得到便失去,分明是你眼睁睁的看着它握在手中,再被人狠狠夺去。爬的越高,摔得越重。她给那些人三年时间,让他们爬到能摔死人的高度,然后三年后,粉身碎骨。

????懿德太后满意的笑了,红唇吐出两个字:“甚佳。”

????……

????关良翰将皇帝的打算说给蒋信之时,果然就看到蒋信之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关良翰也看不惯他如此萧瑟模样,拍了拍他的肩膀:“真男人就该上场杀敌,你这么唧唧歪歪,是不是怕死?”

????蒋信之怒道:“我并非贪生怕死,只是……”他将后面的话语咽了下去。

????关良翰了然的看着他:“是舍不得你那妹子吧。兄妹,你成日将你那妹子看的比闺女还重到底是什么意思?况且说句实话,你那妹子也不是轻易吃亏的主儿,怕是别人没被她算计就好。”

????蒋信之不动声色的拉开与关良翰的距离:“那是蒋某家事,不劳将军费心。”

????一旦说到蒋阮蒋信之就变得特别刺儿,关良翰也怒了,道:“那你就自个儿犯难好了,皇上的圣旨一下来你不去也得去,除非你要抗旨,不过就是为了你妹子,你也不会抗旨。”说罢便拂袖而去。

????蒋信之站在原地,心中一时间乱糟糟的。他自然知道这一次是个绝佳的机会,战场上本是施展拳脚的地方,若是败了,不过马革裹尸,胜了,便是荣华加身。他不怕死,也不追求荣华富贵,只是若是想蒋阮得到更好的庇护,便只能一步步爬的更高。

????这一次宫宴中他看的一清二楚,纵使蒋阮早慧,可是身处蒋府,实在是太过危险。蒋权随时随地都能将蒋阮推出去。昨晚若非懿德太后发话,蒋阮甚至可能嫁入八皇子府上。若是他权力再大一些,必然不能让人这样轻易左右了蒋阮的未来。

????思及此,他便坚定了此次攻打天晋国的意志。只是一想到蒋阮要独自在蒋府生活三年,便又觉得揪心。

????这样想着,面上便有些沉肃起来。

????从关府出来,蒋信之打算先回蒋府,待蒋阮回府后将此事与她商议。刚走到关府门口,便听得一个娇怯怯的女声道:“蒋大人。”

????蒋信之一愣,循着声音看过去,竟是一个漂亮清秀的少女,身后跟着两个丫鬟。看打扮当是哪家大户人家的小姐。他觉得眼熟,一时之间竟是有些疑惑。

????那少女见蒋信之直直盯着她,双颊顿时生出一抹嫣红,犹豫了一下,上前两步,道:“昨夜大人救了小女一命,小女……想亲自同大人说声感谢。”

????蒋信之微一皱眉,便想了起来,昨夜的确拉起过这名少女,只是救人太多当时又混乱,如此倒是不记得了。

????那少女见蒋信之似是不记得她的模样,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失落。片刻之后便又笑道:“家父是京兆尹,想要邀请大人去府上表达感谢。”

????蒋信之却是微笑起来。如今他方入朝堂,眼见着又有步步上爬的趋势,多少朝官蠢蠢欲动,昨日在短暂的观望之后,怕是也有动了心思的。这便是想要来拉拢?蒋信之虽是武将,却出生在文臣世家,对于朝堂之中的拉帮结派并不是一窍不通,也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如今他根基未稳,朝堂中皇子间夺嫡又十分激烈,他自然不会傻到搅合到其中去。

????这般不自觉露出的微笑儒雅又英俊,顿时又看的董盈儿脸上发烫,蒋信之有礼道:“不过举手之劳,姑娘不必记在心上。在下还有些事情,先行一步。”

????说罢竟是也不等董盈儿回答就匆匆驾马离去。

????董盈儿先是一怔,那句“我与阮妹妹也是好友”还堵在喉咙中。长到十四岁,她是第一次这般为一个男子的风采折服。昨夜如此混乱,在这位长得好看的少年将军怀中,她第一次感觉到安心。打听到他就是蒋阮的大哥时,董盈儿心中不知有多高兴。甚至今日偷偷溜了出来,得知他在关府,特意守在门口,就是为了见他一面。

????抛弃了女子的自尊,蒋信之却似丝毫未曾察觉。董盈儿喃喃道:“他是不是讨厌我?”

????“姑娘如此好的一个人,蒋副将怎会讨厌?”身边丫鬟劝慰道:“定是真的有什么要紧事,姑娘莫要伤心了。”

????董盈儿看着马上人影渐渐消失,眸中闪过一丝怅然。

????……

????蒋家嫡长女蒋阮宫宴当日以身挡剑,救了太后一命,当晚就传遍了整个京城。谁都知道一向冷肃的懿德太后亲自将蒋阮带回慈宁宫召来太医诊治。谁都说蒋家嫡长女是因祸得福,救了太后一命,日后就是太后的救命恩人。也有嗤之以鼻的,认为蒋阮不过是用自己的性命去博一个前程。

????然而不管怎么说,蒋阮得了懿德太后的青眼却是不争的事实。

????并且第二日又传出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懿德太后即将启程去皇陵边上的宗庙祈福,三年后回宫,亲自下了懿旨,要蒋家嫡长女陪同。

????这比昨夜的消息更令人惊讶,莫说是一个臣子的女儿了,就是懿德太后的亲孙女也没有这样的待遇。大家都纷纷说蒋阮必是得了懿德太后的欢心,这个从来不怎么受宠的蒋家嫡长女如今倒是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

????奇事接二连三,据说第二日辅国大将军赵光亲自上朝上了一起折子,说明蒋阮是赵家骨肉,当初赵家心狠与赵眉断绝了关系,如今也不求其他。只是求皇帝给一个恩典,日后蒋阮的婚事能让蒋阮自己做主。

????辅国大将军一生为国为民,并未主动提出什么要求,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皇帝也不好拒绝这个简单的恳求。于是大手一挥:准。

????蒋阮名声大燥。

????连翘和白芷来接蒋阮回府时,一路上都是众人艳羡的目光。白芷担忧道:“姑娘可伤了什么地方?奴婢们担心极了,可又不能留在宫中,不知道到底如何。”

????“无事,只是小伤。”蒋阮摆摆手:“府里如今怎么样了?”

????连翘道:“那晚回来后,老爷和夫人便去了书房,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二姑娘受了惊,找了大夫过来开了安神的方子便睡了。二少爷听了大少爷得了封赏的消息却是十分愤怒,竟是出门喝酒去了。”她语气里含着嘲讽:“第二日才醉醺醺的被人抬回来。”

????蒋阮点头:“四妹妹呢?”

????“四小姐……”连翘有些神秘道:“那左郎中府上的人来了几次,似是个好人呢,一定要对四小姐负责,说是过几日就来娶庚帖,可是……”

????蒋阮挑了挑眉,等着她继续说下去。果然,连翘道:“三小姐知道了此事后,什么话都未说便去找了二姨娘。二姨娘又去找了老爷,回头后老爷将四小姐叫入书房中说了一会子话,四小姐出来的时候面色都是苍白的。后来露珠去打听了一下,姑娘猜怎么着?”

????蒋阮微微一笑:“三妹想李代桃僵?”

????“姑娘怎么知道?”连翘惊讶,继续道:“可不是,听说二姨娘不知道与老爷说了什么事,老爷便改变了主意,本是将四小姐的庚帖送过去的,现在决定换成三小姐。”

????“这样做,左郎中可愿意?”蒋阮靠着马车座上的软垫,不紧不慢的喝茶。

????“左郎中不知道此事,听二姨娘的意思,只要嫁了过去,拜了堂,左郎中也无可奈何。到时候老爷再亲自与左郎中谈一谈,事情便落下了。”

????白芷也叹了口气:“四小姐也实在太可怜了些。”

????蒋阮倒是不认为蒋丹可怜,昨夜她既然有那样的心机算计了左郎中,便是早已有了打算。只是未曾想到一切都是为她人做嫁衣裳。同为庶女,蒋俪自是不甘心蒋丹会嫁的那样好。蒋俪和蒋丹,蒋权一定更偏向蒋俪,不知道二姨娘与蒋权说了什么,一定是晓以利益,才让蒋权做了这个决定。

????连翘也道:“三小姐这般抢了四小姐的姻缘,虽说不厚道,可左郎中府上一家人极好,日后必然比四小姐过的好得多。四小姐虽然得了老爷的安抚,可心里怕也不是滋味。”

????蒋阮摇头:“错,蒋俪不会过的比蒋丹好。”

????白芷疑惑:“姑娘何出此言。”

????“看吧,几年之后,自见分晓。”

????蒋丹是什么人,蒋丹可不是受了委屈便默默咽下的人。蒋权以为如今可以将蒋丹随意拿捏,那就大错特错了。不可否认,蒋俪一事,已经在蒋丹心中埋下仇恨的影子。那样一条蛰伏在暗处的毒蛇,一旦有了机会,便会毫不犹豫的用毒液杀光仇人,一点余地也不会给人留下。

????蒋俪,怕是有的磨了。

????马车咕噜噜的行驶着,突然停了下来。连翘一怔,下意识的就去掀马车帘:“怎么回事?”

????蒋阮一偏头,透过帘子的缝隙便看着一袭黑色的衣角,略略一想,便对车夫道:“让车夫先下去吧。”

????此处恰好行至一处小巷,四周遍无人迹,白芷有些担忧,蒋阮已经自己先跳下马车。

????果然,一下车便看见前方背对着她的黑色背影,冷清优雅,暗巷都似乎因他而生出光华。

????她示意白芷和连翘呆在马车上,自己走向萧韶。走到萧韶跟前时,才道:“萧王爷。”

????萧韶低头看她,想了想,问:“你要随太后去宗庙?”

????蒋阮点头:“是。能随太后娘娘出行,是我的福气。”顿了顿,她看着萧韶:“宫宴那日,多谢萧王爷出手相救。”

????“你既要受伤,我便只能让剑气伤你几分,到底还是伤了你,抱歉。”萧韶认真道。

????蒋阮一愣,他竟看出来了她是主动迎上那一剑,登时心中便有些复杂。不过还是笑道:“阮娘与萧王爷不同,阮娘想要什么,无不是自己争取算计。若是不挡那一剑,就无法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你得到想要的东西了吗?”萧韶问道。

????蒋阮看着远处:“快了。”

????萧韶漂亮的眸子有情绪一闪而过,抿了抿唇,从怀中掏出一物来递到蒋阮手上。

????那是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上头镶着上好的祖母绿猫眼石,一看便不是凡品。蒋阮也曾见过,正是萧韶从不离身的那把匕首。她一愣:“萧王爷,这是……?”

????“宗庙之中也非万无一失,”萧韶淡淡道:“它可助你一臂之力。”他道:“我要再去苗疆一趟,离开当日,不能同你辞别。”

????蒋阮心中诧异,这人好生奇怪,倒还提起离别了。那匕首落在手上似是沉甸甸的压在她心头,蒋阮摇头:“这东西对萧王爷意义非凡,恕我无法收下。”

????“生辰贺礼。”萧韶道。

????“恩?”蒋阮又是一愣。

????萧韶解释:“这把匕首便是你的生辰贺礼。”说罢便道:“萧某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说罢便紧紧盯着那把匕首,竟是誓死也不会收回来的模样。

????蒋阮心中失笑,萧韶平日里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怎地这时候却如此孩子气。真教人大跌眼镜。

????她瞧着眼前人,黑衣锦绣,气质高华,一张俊美的脸冷清优雅,自有一种禁欲的气息。然而双眼漆黑深邃,如夜空一般璀璨,此刻认真盯着她,竟有几分执拗。

????这样的人啊,她竟被那双星眸盯得有些脸颊发烫。而后回过神来,暗骂自己。如今她也不过是一个小女孩,萧韶眼中她甚至连女子都算不上,她又有什么可害羞的。

????“多谢萧王爷。”她道。

????萧韶目光落在蒋阮手腕间,突然道:“很适合你。”

????蒋阮手上戴着的血月镯散发出幽幽蓝光。被萧韶的目光一看,蒋阮顿时针蛰一般的放下手,长袖掩住腕间。她心中懊恼,今日怎地这般不正常,想来是因为要离开京城了,这个盟友又多次出手相救,这才有些奇怪吧。

????她与萧韶又说了几句话,便匆匆上了马车。马车咕噜噜的朝巷外驶去。黑衣青年站在巷中岿然不动,秀骨青松间自由优雅行云流水。他淡淡的看着马车远去,这才转身离开。

????马车里,蒋阮陷入沉思,上一世三年后,她是什么模样?

????……

????蒋府里,正是一片翻天覆地。

????夏研只要一想起蒋阮要随懿德太后去宗庙,心中就像用刀子绞一般,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落在蒋阮那个小贱人身上!

????蒋素素这几日倒是神色苍白,宫宴那晚宣离的话字字都是往她心窝里戳,那样丰神俊朗的男子心中之人居然是蒋阮,她心中自是不甘。此刻听到蒋阮要离开的消息,倒是冷笑起来:“好啊,走了好,最好在宗庙里死了才好。”

????她看着夏研:“娘,我要去家庙。”

????“你糊涂了不成?”夏研吃了一惊:“去什么家庙?你可知去了家庙一生便毁了?”

????蒋素素却不若平日里一般激动,苍白的脸上十分平静:“娘亲,我已经想好了,我要去家庙。我已经求过父亲了,父亲也同意了。”

????“素素,发生什么事了?”夏研惊惶道,蒋素素这个样子,反而更令她无法放心。

????“没什么,”蒋素素似是不想多说,撇过头去:“只是厌倦了府里的生活。去家庙也好,平心静气,蒋阮不是也去皇族宗庙么?我又为何不可去,不是要落一个好名声么,她走到现在不也是靠着一个好名声么?三年的时候,我也可以。”

????夏研还要再劝,蒋素素已经道:“娘不用多说了,我心意已定,过几日就出发。”

????蒋阮要随太后去家庙,蒋府里自然不只一个人眼红。蒋俪自不必说了,虽然得了一门左郎中的亲事,可一想到蒋阮可以同皇家沾上关系,便是妒忌不已。蒋丹的院中,蒋丹病怏怏的躺在床上。

????丫鬟一边掉泪一边道:“姑娘好歹吃些东西吧。这样下去身子会垮掉啊。”

????“我只是不甘心罢了。”蒋丹哑着嗓子:“我汲汲营营,却换得了一个这样的下场。蒋俪夺我亲事,蒋素素有父亲护着,就连蒋阮,我原以为她比我未必好得多,如今也风光无限,我得到了什么?”她的眸光一瞬间阴寒,低声道:“我只是不甘心罢了。终有一日,我会过得比他们所有人都好,要他们所有人都仰望着我。”

????若说蒋府中最高兴的,莫过于蒋老夫人了。蒋阮总归姓了一个蒋字,那就是蒋家人,无论别人怎么想,外头一说起蒋阮来,也知道那是蒋府出去的姑娘。皇帝对蒋阮的眷顾,那就是对蒋府的圣眷。想到这里,便越发觉得蒋阮兄妹可亲起来。

????此时的蒋信之,正在阮居与蒋阮说话,蒋阮自是知道了他即将出征天晋国的事情。上一世,天晋国与大锦朝的战争足足打了五年之久,只是上一世那个时候已经没有蒋信之了。如今旧事重演,她自然知道这场战役中最后大锦朝胜了,可也是惨胜。天晋国出了一个极其厉害的军师,伴随这诡谲的兵器,愣是差点让人多的大锦朝吃了亏。

????蒋信之其实已经下定决心了,只是有些不放心蒋阮,谁知一回府就得知了懿德太后要带走蒋阮的消息。心中顿时落下一块大石头,跟着懿德太后,总比呆在蒋府要安全得多。不过他也心中狐疑,道:“不知太后娘娘找你过去究竟是为什么,不过伴君如伴虎,太后也是一样。阿阮,你要见机行事,切莫让自己吃亏。”

????蒋阮含笑道:“大哥不必担心我,我自有主张。”她知道蒋信之此次出征是为了她。若非想要更好的庇护她,蒋信之又何必过着刀口舔血的勾当。想来这个上一世温文尔雅的文臣家少爷,曾经拿笔的手却是拿着剑。洁白的袍子也换成了战甲。

????她道:“谢谢大哥。”

????蒋信之摸了摸她的头,没有说话。

????……

????太后离京那一日,三十六辆软轿,九百精兵侍卫,八十五台绫罗翡翠。一路浩浩荡荡,气势斐然。皇帝站在高高的宫殿城墙最上端,看着队伍一行远去。

????蒋信之目光不舍,蒋阮将手中的纸悄悄塞到蒋信之腰间,蒋信之愕然,蒋阮微笑,低声道:“其中一封给大哥,一封给京中慧觉大师。大哥,保重。”

????那是她用了整整一夜默写出来的东西。上一世在宫中,也曾听过一些天晋国与大锦朝打仗的事情,有一些战役特别惊险的,便细细的被那些宫中人描述出来。她搜寻脑中的信息,便将能记起的那些战役全部都写在纸上交给蒋信之。蒋信之会不会怀疑她已经不想去想了,她只想保住蒋信之的安全。如今她只恨不得自己记得再清楚些,懊恼上一世没再多多听些,蒋信之就多一分保命的机会。

????至于慧觉大师那一份,那只不过是为了不在京中的三年,有些事情也要一如既往进行的保障罢了。

????蒋信之一笑:“阿阮,保重。”转身离去。

????露珠掀开马车帘子,看着外头道:“真是好生气派,只是姑娘方入京不久就在要离去,想来还是有些令人难过呢。”

????“我不难过。”蒋阮微微一笑。外头似乎还能看见蒋信之翻飞的袍角。在她转身向那陌生的,上一世不曾有过的三年中时,这个少年将军也将踏入战场,在战场上厮杀,博得属于他的,独一无二的骄傲与尊严。

????大哥,至此一别,希望再待三载,你我二人缘聚,皆是人上人,贵中贵。

????两人掉头而行,谁都没有再回头。很多年后,当大锦朝成为繁荣锦绣的江山河画时,这一幕曾为许多人津津乐道。这传奇的两兄妹,城门口的一别,成为他们今生真正开始辉煌的起点。

????马儿长长嘶蹄一声,朝阳喷薄而出,染红大半个大锦朝的天空,中有云霞灿烂,投向士气高昂的精兵,华辇起,暖色温柔的看着队伍远去。

????------题外话------

????明天起开始写三年后,三年后的软妹将会带着倾城美貌和无比凌厉的手段强势归来,敬请期待~

????顺便,谢谢大家滴好意,不过三点的评价票真的不用给茶茶,会拉低分数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