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零九章 阴差阳错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六月天女人脸,说变就变,分明早上还是晴朗无云,到了下午却下起了瓢泼大雨。这雨水来的凶猛,倒是给炎热的夏季带来了一丝清爽的凉意。

????夏研坐在窗前,窗户开着,雨水带来的凉意清爽的扑在她面上,连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因着怀了身子怕寒凉,便是在夏日里屋里也未用冰,今日这场雨倒是解了暑气。

????翡翠将外衣轻轻批到夏研身上:“夫人仔细着别着凉了。”

????“无妨。”夏研舒服的眯起眼睛,她的心情似是很好,连容色都变亮了几分,倒有些从前的模样了。衣裳的袖边正绣着一只翩翩欲飞的白蝴蝶,那蝶儿绣的美,似乎在闪闪发光。夏研低头看了一眼,也十分满意。有孕以来,原先的衣裳都不能穿,只穿些宽大的,女人家哪有不爱美,便是想方设法在花样上做些文章。蒋素素将绸鱼丝分了,给她送来一些,她便用在了衣裳的袖边上。一来绸鱼丝的确美,二来,红缨那边出了变故,必然有人会怀疑到她身上,唯有同样用在自己身上,才不惹人怀疑。

????想到红缨,夏研嘴角又显出一抹快意的微笑。药是她花大价钱从外面买回来的,京城根本没有,寻常大夫也闻不出来。便是闻出来了,也都是蒋阮的罪。下人亲眼见着红缨将绸鱼丝抱了回去,夏研简直要笑出声了,这是老天爷都在帮她,红缨是自己找死。

????今日是第二日了,不是今日,明日红缨必定小产。

????翡翠在一边为夏研轻轻打着扇,夏研捻了一粒酸梅子含在嘴里,近来她越发爱吃酸的,便令厨房腌了许多新鲜的青梅。梅子刚含在嘴里,酸味还没来得及化开,夏研突然觉得小腹一痛,她手上一抖,嘴里含的梅子登时吐了出来,捂着小腹叫道:“好痛!”

????翡翠和琳琅吓了一跳,忙去扶夏研:“夫人怎么了?哪里痛?”

????夏研越发的觉得自己小腹痛如刀绞,竟从凳子上跌将下来,捂着自己的肚子疼的在地上翻滚。两个丫鬟登时吓得面色发白,翡翠道:“夫人难不成是要生了?可这时候还未到啊。”

????“啊!”琳琅惨叫一声,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只见夏研下身已经溢出大片血污,她们都非什么都不知道的闺阁小姐,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翡翠见到如此情景,也六神无主:“怎么办?夫人您撑住,奴婢这就去找老爷,去叫大夫过来!”

????“站……站住!”夏研一惊疼的额头上渗出大滴大滴的汗珠,却还是保持着清醒叫住翡翠。她隐隐明白可能是小产了,心中又痛又惊,可是眼下她却吃力道:“做的隐秘点,别让府里其他人知道。”说罢又是惨叫一声,捂着肚子打起滚来。

????……

????蒋阮合上面前的书页,天竺快步走到她身边,压低声音道:“夏研小产了。”

????“果然是药劲霸道。”蒋阮淡淡道。

????“不过她未曾惊动旁人。”天竺想了想:“只从外头找了个大夫,眼下那大夫刚出门,当是收了不少的银子。”

????“你可有同伴?”蒋阮看向天竺:“想个法子保那大夫一命,夏研一定会杀人灭口,那大夫我还有用。”

????天竺道:“属下这就去。”

????天竺走后,蒋阮的目光落在面前的点心篮里,里头有一枚极小的李子。这个季节的李子还未成熟,今日被露珠看着好玩摘了下来。李子青涩未长成,小的可怜,到底不是收获的时候。蒋阮将李子握在手心里,慢慢溢出了一个笑容。

????妍华苑里,夏研躺在床上,面色灰白若死人。屋里弥漫着一股极大的血腥味。琳琅看着木盆里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不由得有些遍体发寒。

????大夫说夏研怀的是个男胎,已经成型了。今日却不知道闻了什么致人流产的香料,这才小产了。这香料极为霸道,不仅如此,还伤了根本,日后再也不能生孩子了。

????夏研已经有了蒋超和蒋素素,就算日后不能生孩子,到底在府中也有立足之地。可是她们都知道那香料是怎么来的,那分明就是夏研用在蒋阮的那匹绸鱼丝,想要用来对付红缨的香料!

????夏研目光呆滞,直勾勾的盯着头顶幔帐上极细的花纹,若非很久之后才转动一下眼球,怕是有人都怀疑她是不是死了。

????绸鱼丝,绸鱼丝?夏研苦笑一声,原是这样。红缨那个贱人,竟然将绸鱼丝换了过来?难不成是院子里有了奸细,里通外合才将两匹丝线交换?如今红缨肚子里的那个贱人还在,自己的孩子却赔了命去!此种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想到肚里的那个孩子,夏研心中犹如刀绞一般,这孩子在她肚子里呆了那么久,眼看着就要临产,却中途夭折。并且,还是个男胎!蒋权知道了后会怎样?定是会十分失望,她怎么能将这个消息告诉他?若是告诉了他,红缨肚里的贱种岂不是更如鱼得水。她的孩儿死了,也定要红缨的那个贱种陪葬!

????琳琅怯怯的走上前:“夫人,二小姐那边是否说一声……”

????“别告诉她我小产了,”夏研艰难道:“你只说那丝线有问题,叫她别用。”夏研气游若丝:“这件事情,若是要任何人知道,你们家人的性命就不保了。”

????翡翠和琳琅一震,齐齐低下头道:“奴婢们省得。”

????“滚下去吧。”夏研明显的不再想多说话,待翡翠和琳琅正要退下的时候,琳琅突然小心翼翼的出声问道:“那……那小公子的尸首怎么办?”

????夏研一愣,看了看窗外,如今这个天气,怕是也放不了多久,可是看着木盆里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她又没来由的感到心烦。登时便冷笑一声:“死都死了,自然是丢出去扔了。”她有些厌恶的别过头:“做的干净些,别被人抓住把柄。”

????翡翠和琳琅都是心一凉,自己的亲身骨肉,夏研这样也实在太令人心寒了些。可眼下确实没有别的办法。她们自然不知夏研打的什么主意,只得应了出了门。

????夏研躺在船上,眼角突然流下一滴泪水。她侧过身子,泪水悄然不见,眼中闪过一丝恶毒。

????她的孩儿落得一个这样惨死的下场,红缨肚子里的贱种,必定要比他惨一千倍,一万倍!

????……

????夜里,妍华苑里的一间小屋亮起了灯,方是下过雨的天气,夜里竟还有些风,将那烛火吹得摇摇欲坠,忽明忽暗的有些鬼魅。

????一个小声的声音响起:“那东西处理的怎么样了?”

????“怕被人怀疑,用粗麻布包了,处理的挺干净的,没人发现。”另一个微低声音答道。

????“那就好,哎,今儿个夜里瞧着天色阴沉,感觉怪渗人的,你说,莫不是冤魂……”

????“去去去,大晚上的胡说什么呢?”微低的声音似是十分忌讳,急急打断另一个声音,道:“都这么晚了,既然事情都处理好了,我先回去了。”

????“好。”另一个声音答道,紧接着便是脚步离开的声音。屋里的烛火微微照亮了桌前人,正是夏研身边的贴身婢子琳琅。今日她将那死婴交给了屋里一个嬷嬷,只说是院里不干净的丫鬟在外头脏了身子生下的,让那东西交出去远远的卖了。虽说这事有些忌讳,琳琅给那婆子的银子却很足量,那婆子也就接应了下来。

????明明一切都办的很妥当,琳琅却不知怎么的总觉得心中隐隐不安,好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然而夏研身边如今离不得人,她装作未曾小产,胎像安稳的模样继续养胎,琳琅却必须给她小产的身子熬补药。

????那婆子与琳琅分开后,笑呵呵的去摸自己沉甸甸的荷包。琳琅的银子虽然给的足够,然而这死婴却还能卖出一笔好价钱。那死婴身上连着的紫河车可是好东西,京城有家药铺子私下里就在做这等生意。平日里搜罗了死婴倒卖给别人,大宅门里的女子经常需要用紫河车来养颜,然而紫河车毕竟是血淋淋的玩意儿,平日里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吃,只得私下里偷偷的买回来。

????今日这婆子就是从琳琅处得了那死婴,再转手卖给了药铺,回头就收了两份银钱,如何不高兴,登时就兴致勃勃的出去打酒吃了。

????素心苑中,蝴蝶端着一个琳珑剔透的琉璃碗来递给榻上的蒋素素:“姑娘,趁热喝了吧。”

????那碗里煮的热气腾腾,瞧着却有一种令人作呕的颜色,虽香气扑鼻,却也令人没来由的胃中发赌。

????蒋素素放下手里新进的胭脂,浑不在意的接过蝴蝶手里的琉璃碗,拿玉勺子轻轻搅了搅,漫不经心道:“今日又有了?”

????“这几日京中少得很,药铺的掌柜说这是今日新收的,新鲜的很。奴婢花了两百两银子才买了回来。”蝴蝶神情不变道。

????“知道了,回头你去账上里领银子。”蒋素素将碗端起凑到自己鼻尖,轻轻嗅了一口,露出陶醉的神情。吃紫河车不是一天两天了,多亏了紫河车,她面上的疤痕才好的如此之快。这东西珍贵却不常有,别人怕血淋淋,她却不怕。为了这张容颜,这些又算什么?总归最近连鸡血也能断了,她的容颜想必也更是美艳无双,看来,是时候出来走走了。

????蒋素素端起碗来慢慢品尝佳肴,一边的蝴蝶却是强忍心中呕吐之意。素心苑丫鬟房门口的杂物堆里,正静静躺着一片布匹,瞧着应当是裹什么东西的布料,正是一块粗布,上头沾了些暗褐色的污迹。

????……

????夜里怕着凉,露珠将窗户掩了,留一丝小缝,既不会灌进太多冷风,屋里也透气两块。今日天气清爽,倒也不必用冰了。天竺从外头走进来,走到正准备就寝的蒋阮身边,与她附耳小声说了几句话,蒋阮眸光闪了闪,微微一笑:“原是这么回事。”

????天竺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夏研令人将自己诞下的死婴送去处理了,却阴差阳错的被素心苑的人买了回来。那蒋素素便是吃的自己亲弟弟的紫河车,一想到此处,便觉得毛骨悚然的骇然。

????蒋阮道:“世上自有因果报应罢了。”

????天竺道:“夏研隐瞒小产的消息,难不成也想移花接木?”

????“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夏研怎么甘心?若是移花接木,岂不是显得她心肠太好了些?”她将挡在眼前的碎发别到而后,那耳垂越发显得莹白如玉。

????“那姑娘……。?”

????蒋阮摇头道:“不必担忧,她如今矛头全在红缨身上,红缨何尝不是牢牢咬住她?我们只管坐着看戏就好。”不到出手的时候,她不会贸然出手。

????天竺想了想,便应着出门去了。

????天竺出去后,蒋阮按了按额心,又坐着想了一会子事,才觉出有些乏了。起身便要脱了外裳上塌,只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且慢。”

????蒋阮惊了一惊,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便伸手摸向枕头底的匕首。

????灯火阴影中走出一人,这人越走越近,在离蒋阮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便是一身黑衣也能穿出锦衣的风流优雅,容颜俊美无俦,不是萧韶又是谁?

????这样不请自来,饶是蒋阮平日里惯做笑颜的人也忍不住冷下脸来,怒道:“萧王爷这是做什么?宗室规矩便是这般教导的?”

????话一出口她便有些后悔,如今虽然她贵为弘安郡主,萧韶却是三十万锦衣卫的头领,当今锦英王府的当家人,轮品级,她还要差萧韶一大截。然而今日萧韶不请自来,不免令她心中心惊。加上平日里萧韶从没刻意在她面前摆过架子,蒋阮也就将对面这人在大锦朝呼风唤雨的实力也给忘了。直到现在回过神,才意识到她方才的话有多无礼,然而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她也不能收回来,索性大大方方的佯作生气怒视着萧韶,心中却有些嘀咕。

????萧韶平日里见惯了蒋阮进退从容的镇定模样,更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微笑的淡然,冷不防今日却见了蒋阮炸毛,一时间倒也愣住了。他虽生在宗室,贵族子弟的礼仪从来不缺,可因为接受锦衣卫的关系,常年行走在外,也沾染了几分江湖习性,是个不拘于世俗的潇洒性子。如今更是将蒋阮视作自己人,到未曾想过对方却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更没考虑深更半夜的,一回头屋里就悄无声息的多了一个人会对蒋阮造成多大的惊吓。想到这里,萧韶便生出些愧意,抿了抿唇,道:“是我考虑不周,抱歉。”说着便认真的去看蒋阮,见蒋阮眼中分明有心虚之态,却还做怒视之态,又是一愣,只觉得有些好笑。

????堂堂大锦朝的萧王爷亲自给自己道歉,蒋阮倒也不好在做什么姿态。心中暗恼今日怎么就沉不住气了,平息了一会儿,才走到桌边坐下。给自己和萧韶都倒了一杯茶,道:“萧王爷大半夜的闯人闺阁,想来定是有十万火急之事。”

????萧韶只对她话里的嘲讽恍若未闻,英气的眉微微皱起:“你用了夏研送来的绸鱼丝?”

????蒋阮一滞,没想到萧韶居然是为这件事而来的。想来定是天竺将此事报与萧韶了,天竺初到她身边,萧韶又是她的衣食父母,蒋阮也没指望如今天竺对她忠心不二。点了点头。

????萧韶不赞同道:“里头掺了香料,你不该如此莽撞。”

????“天竺已经解了香料。”蒋阮浑不在意。当时为了令红缨放下戒心,她便将自己用的那段丝线让天竺解了香料,不会对人体造成什么伤害。

????“天竺也会失手,难免意外。”萧韶淡淡道。

????站在窗外守着的天竺自小习武,屋中的对话自然也能听在耳里。听到萧韶的话很是委屈,她虽说不是数一数二的解毒高手,这样的小毒也不是什么问题好么。

????蒋阮还想说什么,萧韶突然伸出手捏住她的手腕,他是男子,力气自是蒋阮无法比的。萧韶专心给她把脉,蒋阮虽觉得有些怪异,但也没有挣扎。目光落在攥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上。和蒋信之战场厮杀训练的有些黝黑结实的大手不同,萧韶的手修长,骨节匀称,指腹有薄薄的一层茧子,当是习武的时候弄的,有些冰冷,掌心却又有些干燥的温暖。

????萧韶把完脉,收回手,目光有一瞬间的奇异,蒋阮自来是个察言观色的,便从萧韶神情中看出什么,道:“可是有残余香料?”说实话,她倒是对香料之事并不怎么担心,左右都是不能生孩子罢了。这一世她连嫁人都未曾想过。

????“不是。”萧韶想了想,摇头,看向她道:“你身子太弱了。”

????蒋阮笑笑,没说话。弱?上一世她从庄子上回到蒋府的时候身子那才叫一个弱,瘦骨嶙峋的几乎不能看出人形。在蒋府里缠绵病榻了几年,药一直在吃,身子却不见好,若非皇帝选秀女的旨意下来,她恐怕还会“病”上几年。

????这一世,她虽从庄子上提早回来了,早年前的病根还是落下,身子也并不爽利。如今瞧着调养的好,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具身体内里的腐烂,她还是很注意调养自己的身子,因为要留着一条命报仇雪恨。

????萧韶见蒋阮目光越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觉得对面的少女一瞬间似乎又变得很遥远。不由得微微蹙了眉,心中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这感觉有些陌生,萧韶自己还未明白,思忖片刻,道:“若日后有机会,带你去我师父那里,他医术高明,或许能令你的身子好些。”

????蒋阮被萧韶这句话拉回思绪,瞧见眼前的黑衣青年漆黑的双眸中满是认真,不由得怔了一下,道:“多谢。”

????与萧韶相处,似乎说的最多的便是“多谢”了。萧韶站起身来:“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你早些休息。”说罢看了她一眼,又从窗口处飞将出去。

????他这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当真是当尚书府是他们家后院不成?蒋阮呆了一会儿,突然又想到萧韶今日来到底是做什么的,就为了给她把脉?这人魔怔了不成?蒋阮吹灯上了塌,原本困意被萧韶这么一搅合,早已飞到九霄云外,这会子倒是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萧韶见屋里灯灭了,站了一会儿,也转身离开了。

????……。

????不过是一场夏雨,第二日又是阳光灿烂的天晴日。和前日沉沉的阴霾不同,一连几日都是艳阳天。府里俱是井井有条,五姨娘在院子里安心养胎,夏研也时常大着肚子在花园中散心。一切看上去没什么不同。

????表面的安然并不代表真的和平,譬如说五姨娘红缨,在院中并不如下人传言的那般安心养胎,而是神情焦躁的问回来回话的丫鬟:“到底怎么回事?一点都打听不出来么?”

????“回姨娘的话。”丫鬟道:“奴婢在素心苑问过了,不曾听过妍华苑有人小产的事情,这几日也没有大夫来过,夫人令人去药铺抓的药也只是些安胎的药。”

????“怎么可能?”红缨喃喃道。这几日她自是心急如焚,想要听到夏研小产的消息,谁知不知怎么的,这几日妍华苑竟是铁铸的一般,连个苍蝇也飞不进去,更勿用提打听到什么消息了。只有去素心苑套消息,夏研真有了个好歹,蒋素素总会知道吧。下去打听的婢子带来这么个消息,让红缨如何接受?难不成是夏研发现了什么?

????“姨娘莫急,”身边的婢子劝道:“许是夫人运气好,现在还不曾用过那绸鱼丝,是以没有小产。”

????红缨心神一定,夏研的确有可能没用那绸鱼丝,有了身孕的人穿什么都是浪费,或许夏研是想把绸鱼丝用在产后的衣裳上?思及此,红缨松了口气,可是立刻,神情又变得愤恨起来:“她怎地这样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