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五章 色鬼皇子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阮自留在宫里后,每日过的自是清闲无比,懿德太后有心要晾一晾蒋权,丝毫不提蒋阮回府的事情。有心之人便是猜测,懿德太后这是要给弘安郡主撑腰,这么一来,弘安郡主得宠的消息无疑更是真实可信。

????蒋府里却是人心惶惶。蒋权那日本想待蒋阮回府好好杀一杀她的威风,不想太后一个口谕,蒋阮留在了宫里,倒是令他心中七上八下起来。这几日走到哪里都是有人在背后议论纷纷,蒋权干脆称病,不上朝呆在家中。

????蒋素素和蒋超也很是恼火,因为近日来外头又开始流传一出消息,便是他们两兄妹根本不是蒋权的亲身骨肉,而是奸夫所出。蒋府中血脉混乱,后院乱成一团,沦为全京城的笑柄。蒋超这几年好容易跟着宣离,仕途上有了些微起色,开始摆脱从前无能的形象,谁知此事一出,众人瞧他的脸色又是不同。

????蒋素素也比蒋超好不到哪里去,身为蒋府嫡女,时常有其余小姐的聚会和应酬,然而这几日一封帖子也未曾接到,便是接到了到了场,也是被众人孤立的那个。美若天仙又如何,冰清玉洁又如何?还不是野种一个。

????蒋丹在院子里听着这些事情,自是乐不可支,笑的轻轻浅浅:“大姐姐真是好手段,难怪能得太后欢心。”

????贴身丫鬟小心翼翼道:“姑娘,再过些日子,三姑娘就该出嫁了。”

????蒋俪的喜事迫在眉睫,如今夏研彻底失势,红缨又怀着身子,院中的事宜竟然交到了二姨娘手中。蒋俪是二姨娘唯一的女儿,自是要办的轰轰烈烈,听下人说,那陪嫁的嫁妆竟和嫡女不分上下。左郎中本是要和蒋丹定亲的,如今却是和蒋俪。蒋丹挥了挥手:“随她吧。”丫鬟看了看蒋丹,见她脸色还好,便道:“姑娘也要为自己打算打算,三姑娘一过门,就轮到姑娘了。可是……。”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人上府里来提亲。

????原先夏研还在的时候,时时操心蒋素素的事情,自然顾不上她,如今二姨娘当家,也不会真的为蒋丹着想。蒋权更是不记得她的存在,硕大的府里,她一个失了母亲的庶女,几乎就成了被人遗忘的角落。

????蒋素素有蒋超这个兄长,蒋阮如今是弘安郡主,这府里来来去去剩下的便只有她一人。这样毫无意义的等下去,过了女子最美的年纪,她便是再想寻个好人家,也怕是很难了。

????“怕什么?”蒋丹却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丫鬟的话一般:“八月一过,不是又到进宫选秀的日子了么?”

????丫鬟大惊:“姑娘是想……”可便是选秀女,蒋府里蒋丹的身份和容貌,也确实太低了些。

????但如今蒋阮已经成了弘安郡主,蒋俪也即将嫁人,蒋权自然不会舍得将蒋素素送入宫里,蒋府里转来转去,可不就只有蒋丹一个合适的人选了么?

????可谁都知道进宫虽是荣华富贵加身,却也并不见得真有多好。便不说别的,那皇帝老的都能做蒋丹的爹,好好地闺女家,如何能想着往皇宫头跑。更何况蒋丹在蒋府里并不受宠,又没有母亲,若是真进了宫,没有人帮衬,怎么会不被人吃的骨头都不剩!

????丫鬟心里虽这样想着,到底不敢说出口,只得默默地低下头。蒋丹微微一笑,眸中是异样的神采。

????……

????将军府李,赵光得知此事,自然大发雷霆,他好好的一个孙女,在蒋府就是这般任人责骂的?当他们将军府好欺负不成?

????赵元平淡淡道:“爹,你发这么大火做什么?没瞧见阮丫头都进宫找太后了?有太后靠山,没人敢欺负她。”

????说起此事,赵光有觉得憋屈。蒋阮自从封为郡主回京之后竟是一次也未曾踏足将军府,李氏也曾给她送过帖子,都被蒋阮推辞了。赵玉龙学了赵元平的性子,自是不满意的很,只说蒋阮当初不过是利用赵家,如今攀上懿德太后,就不肯再过问将军府了。

????赵光自是不信赵玉龙的话,蒋阮并非攀附之人,只是他也不清楚为何蒋阮如今与将军府保持距离。长时间的见不到孙女,心中自然也有些恼怒。而蒋阮宁愿去寻求懿德太后的保护也不向将军府求助,也让这个征战沙场的大将军有些受伤。瞧见赵元平一脸满不在乎的模样,自是越发火大,狠狠的踢了他一脚:“呆在屋里干什么?烦!”说罢提了墙上挂着的佩剑,去院子里练剑了。

????赵元平撇了撇嘴,自是当自家老爷子心底不爽才发疯。想了想,倒是也不明白蒋阮为何与赵家划清关系。平白的令李氏和自家几兄弟伤心。这个小姑娘自来便是瞧不透的,聪明如他也想不明白。

????……

????蒋阮与露珠方陪太后用过午膳,懿德太后此刻正在休息。蒋阮想要去书房里找些书来看,露珠问道:“姑娘这些日子怎么不去找将军?”

????露珠也是好奇得很,蒋阮平日里性子虽冷,面上礼节总是要顾全的,不会留下什么把柄令人说道。对那些人尚且如此,更勿用提自己的亲祖父母了。当年水灾之事,蒋阮拿自己买下的粮替赵家挡灾,露珠也瞧得出来,蒋阮并非对赵家无情,可是如今何以凉薄至此,便是她们这些做下人的都有些看不明白。

????蒋阮摇摇头,心中却似明镜一般。同蒋府拴在一起,在皇帝的眼里,一不小心就会同宣离扯上关系。宫里的那位九五之尊瞧着是颇喜欢宣离,私下里却是心知肚明,否则上一世宣离也就不会用铤而走险的办法给老皇帝下毒。如今赵家和她扯得越是干净,就越是安全。真和她走的太近,难免皇帝又有所猜测。君心难测,谁知道会给赵家带来什么灾祸。

????更重要的是,她对赵家越是淡薄,那些想要通过她来打将军府主意的人才会有所顾忌。

????这些东西她便不能与旁人说道,只能藏在心间。方转过走廊,便瞧见迎面而来一男子,这男子在宫中实在是显得太令人注目。一身翠绿单罗莎蟒袍,深紫金合纹腰带,浑身上下便是金灿灿亮闪闪的,若说这便是罢了。那身上的脂粉香气便是隔着老远也能闻到,仔细一瞧,这男子浑身上下竟然挂着十几个香囊,俱是描红绣绿,一看便知是女子身上之物。

????那男子抬头,露出一张和宣离有几分相似的面容来,生的倒也不丑,只是眼底青黑一片,一看便知是纵欲过度。他瞧见蒋阮也是一愣,停下脚步。

????蒋阮今日穿着一件浅红刺绣妆花裙,因着是在宫中太后面前,杨姑姑给她做了最近宫里时兴的梅花妆。越发显得她容颜绝色,姿态动人。那男子一看,双眼便似黏在了蒋阮身上一般,上上下下肆无忌惮的打量她。

????露珠只差点气的肺都炸了,想也不想就挡在蒋阮面前,大喝道:“放肆,竟敢对郡主无礼!”

????那男子目光落在露珠身上,其实露珠也是个娇俏的小姑娘,平日里言谈间也十分可爱,只是蒋阮容貌太盛。那男子扫了一眼露珠,又盯着蒋阮不放,语气荒诞道:“郡主,不知是哪一位郡主啊。”

????这男子蒋阮并不陌生,上一世她在宫中时,也曾见过此人几面。当初夏娇娇害她,故意让这人瞧见了她的容貌,便在花园里对她动手动脚,幸好宣离赶了过来。但这男子后来一旦有机会进宫,便抓紧机会来骚扰与她,正是众人口中的草包皇子,三皇子宣信。

????若说宫中除去最有竞争力的五皇子宣华和八皇子宣离,就只有无才的太子和无能的宣朗。而这三皇子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的生母早早就去了,养在另一名妃子名下却十分顽劣,年不过十八就出宫开府,无德之名遍布天下。最好美色,府中养了八十八房小妾,却还未立妃子。宣信虽然好美人,其他事情倒是没做过什么出格的,皇帝眼不见心不烦,便令他无事不许进宫。如此一来宣信出现在宫中的机会少的可怜。

????上一世,宣信正是在这不久后和林自香订了亲,由陈贵妃亲自指婚。林自香那样的性子,进了宣信府上自然是没有好日子,每日都被小妾排挤,最后孩子竟也掉了,还被宣信的一个宠妾污蔑,心中实在记恨不过,性子刚烈的她便一把匕首同那小妾同归于尽。

????此事闹得沸沸扬扬,皇帝大怒,林长史击鼓鸣冤,可这都是后宅之事,宣信最多只能落得个管家不利的罪名。被罚了俸禄之外竟也没有受到什么惩罚,仍旧是每日花天酒地,他向来又不在乎名声,不管百姓怎么说依旧我行我素。林长史气恨难平,没过多久就病逝,林夫人一根白绫随了他去,好好地一代清流林家,就此陨殁。

????如今这人再次出现在蒋阮面前,不说别的,那目光就好似恶心的泥浆一般。

????宣信仔细打量面前的少女,他阅遍芳丛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绝色。容貌绝俗便罢了,那种疏离又高贵的气质,直勾的他心痒痒。今日进宫来,正是陈贵妃与他商量他的亲事。宣信生母早逝,皇后又极其厌恶与他,陈贵妃倒是个美人,可惜吃不着,且手段太狠。陈贵妃说好将林长史家的嫡女林自香许给他做妃子。可宣信心中瞧不上林自香,木头一般硬邦邦的美人,实在是难啃的很。性子也不柔顺,不过正妻与他来说只是个摆设,是以宣信倒也不怎么上心。

????没料到宫中竟然还有这样的绝色。方才听那宫女说什么,叫什么郡主来着?

????蒋阮淡淡道:“三殿下。”

????“你认识我?”宣信竟有些受宠若惊了,这样的美人儿竟然认识他,可他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自己在何处见过这美人。

????“三殿下大名鼎鼎,锦朝岂能有人不知。”蒋阮唇角笑容微带讽意:“不过本郡主进宫这么多回,还是第一次见到三殿下。”

????宣信对美人向来都是很宽容的,是以根本不会怪责蒋阮话里的嘲讽。只色眯眯的看着她笑道:“敢问姑娘芳名?”

????露珠早已气的不行,怒道:“三殿下自重,这一位是太后娘娘亲封的弘安郡主。”她身为下人,对方虽然纨绔,却到底是皇子身份,又不能如同对待普通登徒子一般将他打发走。露珠心中一惊有些焦急,宣信恍然大悟:“原来是蒋大小姐。”

????弘安郡主之名如今大锦朝谁人不知,当初他也只是听说了这个半路请封的郡主颇得太后宠爱,又生的容颜绝色,不过百姓们向来人云亦云,宣信倒也不是很信,如今再看,心中后悔不迭,早知道就求陈贵妃求娶蒋阮做妃子,若是府上有这么一位美娇娥,死也甘心了。

????不过宣信却未想到懿德太后如此喜爱蒋阮,又怎么会将她许给荒唐子弟。宣信腆着脸朝蒋阮走近几步:“说起来咱们现在也都是一家人,弘安妹妹,不如与本殿一起小聚?”这样的美人,此生不弄到手,怎可甘心?

????“三弟想与郡主去哪里小聚啊?”低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却是太子和四皇子宣朗朝这边走过来。

????宣信皱了皱眉,显然对太子的突然打断十分不满,太子看了一眼蒋阮,哈哈大笑道:“弘安啊,正好本宫有事找你,三弟没什么就先回吧。我先带弘安过去。”

????若说宣信在宫中纨绔诬赖,诸位兄弟都不是他的对手,太子却是个例外。许是知道自己也不受皇帝重视,太子倒也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脾性,对上宣信,那是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好多少。知道今日太子在此,自己是不可能再同蒋阮有什么了。宣信狠狠一甩袖子,脸色变了变,忽而又笑眯眯的对蒋阮道:“那郡主,本殿日后再来看你,咱俩好好叙一叙啊。”

????那话里的暧昧不禁让露珠皱了皱眉,太子和宣朗却是一副早已见怪不怪的模样。宣信对蒋阮说完后,才直起身狠狠瞪了一眼太子,道:“大哥,臣弟先告辞了。”说罢也不等太子回话,便转身大踏步离开了。

????宣朗有些瑟缩了一下,太子看了他一眼,道:“出息!”却也没有责怪的意思,显然两人平日关系不错。方才宣信那般对太子,想来也是笃定太子如今地位尴尬,迟早有一天位子被废,如今不过是个挂名而已,是以才有肆无恐。太子似乎也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地位,他看了看蒋阮,道:“弘安,如今你可是香喷喷的肥肉啊,任谁都想啃上一口。”他低低一笑:“皇祖母如此宠爱你,本宫都有些嫉妒。”

????太子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有些阴沉,这倒是实话,身为太子,皇帝的懿德太后都不喜欢他,皇后虽然心疼,却也无力改变如今的现状。蒋阮微微一笑:“太子殿下是未来大锦朝的主子,何必嫉妒阮娘一个小小的丫头。”

????“你哪里是什么丫头,本宫看你是个宝贝。”他突然诡异一笑:“不如,你做本宫的妃子如何?反正你与本宫也没有血缘关系,大锦朝可是有过先例的。”

????蒋阮淡淡笑道:“如果太子殿下能说动太后娘娘和皇上,那阮娘也是没有关系的。”

????太子见蒋阮神色淡淡,倒是真的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不由得有些恼怒。蒋阮却是看了一眼宣朗,宣朗跟在太子身后,一副温然无害的模样,宫中太子无才,四皇子无能,两人似乎倒是同病相怜。事实上,太子对其他兄弟关系不怎么好,对这个宣朗倒是不错。只是宣朗这个模样,让蒋阮很容易想起蒋府中的蒋丹。

????一样的懦弱胆怯,一样的喜爱在人背后捅一刀。上一世,太子可不就是被自己这个关系不错的四弟在背后捅了一刀,最后落得个狱中自尽的下场。宣朗可是早早就投了陈贵妃一边,这个太子却是拿敌人当做朋友。

????蒋阮瞧着太子道:“殿下不是还有事情与阮娘说,现在可以过去了。”

????太子一愣,那不过是他随口说的话,哪里会当真。正要说话,蒋阮却又对着宣朗道:“四殿下可是还有事?若是没有事,我便与太子殿下先行一步。”

????宣朗一愣,没想到蒋阮会如此不留余地的下逐客令,一时有些受伤的看着他,那委屈一闪而过,不知道的,还以为蒋阮如何欺负了这四皇子。

????太子皱了皱眉,宣朗已经赔笑道:“那大哥,四弟先走了。大哥和郡主慢慢聊,告辞。”说罢匆匆离去,面上虽没有愤怒,却有些惶急不安。

????太子看着宣朗离去的背影,有些不悦的看着蒋阮道:“弘安郡主,你这是做什么?”

????“太子殿下可知,本郡主一向很讨厌八殿下。”

????太子顿了顿,蒋阮讨厌宣离,很早以前他就看出来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蒋阮会讨厌自己那个丰神俊朗的八弟,可是由于太子也很不喜欢宣离,所以对于蒋阮这一点,太子还是很满意的。

????蒋阮淡淡道:“本郡主讨厌蚂蚁,蚂蚁爬过的东西一概都会丢弃,本郡主讨厌八殿下,和八殿下沾上关系的,本郡主一样厌弃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