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一章 宣游之死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昨日蒋府嫁女,庶出的三小姐成了当朝左郎中的夫人,京中人也是津津乐道的。原是庶女能谋到如此前程,当是全大锦朝的典范。只知昨日宾客尽欢,主人家伺候周到,其中一些隐秘的事情,却是无人可知了。

????譬如第二日太阳日晒三竿之时,郎中府的丫鬟和喜婆前来拿昨夜的落红,丫鬟在外头唤了几声后没听到反应,只当是主人家乏了,便推门进入。

????一进屋,鼻尖便充斥着一股**暧昧的味道,丫鬟低着头唤了一声:“爷,夫人。”

????等了半晌也无人应答她的话,喜婆也奇怪,大着胆子朝床上看去。宽大的床上纱帘轻摆,音乐可见有人光裸的躯体交缠,喜婆老脸一红,心中啐了一句,心道果真庶女就是没规矩,哪有新嫁娘这般不安分的,倒如同窑姐儿一般。

????喜婆笑道:“姑奶奶?”

????许是终于听到了喜婆的声音,床上之人嘤咛一声,端的是百转千回,一只手撩开帘子,迷迷糊糊道:“谁啊?”

????喜婆只往床上看了一眼,就呆怔住了,蓦地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激的一边的丫鬟也抬起头来看床上,乍看之下也惊住了。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惊恐,再也不说话,尖叫着跑了出去。

????尖叫声太过刺耳,几乎要将整个郎中府的家丁下人都引了过来,床上女子也似乎才清醒了些,突然觉出有什么地方不对,低头一看,紧接着,也跟着尖叫起来。

????那宽大的床上竟然睡了两个不着寸缕的男人!

????她的尖叫声终于唤醒了床上的另外两个人,两人沉沉醒转过来。

????蒋俪濒临崩溃,此刻她全身光裸,便是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那些红痕印在白皙的肌肤上,越发显出昨夜之事有多疯狂。

????床上的一名男子揉着睡眼醒了过来,不悦道:“吵什么,闹着本殿等会有你好看。”正是宣游。

????而另一人……。蒋俪全身发起抖来,左江睁开眼睛,已经呆住了。

????“贱人!”左江狠狠地一巴掌打了过去!

????蒋俪被打的一个踉跄,捂着脸不敢说话,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和两个男人睡在一起?其中一人还是自己的新婚丈夫?

????昨日成亲宴上,她眼见着蒋阮喝了那杯加了药的酒水,心中放下心来,可是等敬酒的人出去,她却觉出自己身上的不对劲来。浑身火烧火燎的,如今想来,竟像是她才中了招一般?难道那酒水被蒋阮调换了过来?

????蒋俪自然不知道,宣游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将两杯酒都下了足量的【春风渡】,无论蒋阮有没有调换酒杯,她也会中招!

????只是她一直都呆在新房中,左江便算了,宣游怎么也会在?

????那一巴掌的清脆响声不仅将蒋俪打的清醒,也令宣游明白过来。昨日他抓住蒋阮,原本万无一失的时候,是萧韶带人赶了过来。萧韶当时看起来十分可怕,然后呢……。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已经在左江的床上。

????宣游知道这必然是萧韶做的好事,只是萧韶没有要他的命,宣游已经松了一大口气,虽然蒋阮从他手中逃脱很是不甘心,可宣游也没有胆子与萧韶作对。

????他大喇喇的看着左江和蒋俪,皱了皱眉,看来昨夜一也疯狂竟然是和蒋俪,也罢,好歹也是个雏儿。宣游伸了个懒腰:“蒋小姐,现在该是称一声左夫人,昨夜谢谢你的款待,本殿很是满意。”

????左江捏紧双拳,心中充满愤怒之色,方才喜婆和那丫鬟一嗓子,已经将许多看热闹的人吸引了过来。昨夜府上闹喜的客人有闹得凶了,醉得太狠便歇息在了郎中府。方才纷纷跑过来瞧到底发生了何事,眼下屋门口都围聚了一堆人,这是何等的一个笑话!

????新婚妻子第一夜便与其他男子颠倒鸾凤,可当时自己还在身边,传出去别人还以为他左江有什么特殊癖好。如今这可是让他的里子面子都丢光了!左江想不出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和宣游快活一夜的分明应当是蒋阮才对。宣游此刻既然在此处,说明蒋阮定是无事了,传回宫中,贵妃定会怪责他办事不利。

????不过眼下左江也顾不得陈贵妃那边了,如今的局面才是令他进退两难。若是就此放过宣游,明日京中百姓的唾沫星子就能把他淹死,御史的折子也少不得拿出此事做文章。可若是揪住宣游不放……。这事情本就是陈贵妃吩咐他做下的,如今怎么能对付宣游?到了现在,左江心中无比后悔,为何当初要答应陈贵妃帮助宣游得到蒋阮,便是答应了,为何选在他大喜的日子。蒋俪这个女人虽然不喜欢,却是占着郎中夫人的名头,他要维持自己的好名声,就不能此刻休妻。可是如此一来,之前刻意营造的有情有意的影子便毁了!

????左江咬着牙看宣游穿好衣服大摇大摆的离去,宣游从来是不怕外面人的议论,是以十分洒脱。留下的左江却是要独自面对各种颜色。气急之下再看向蒋俪失魂落魄的模样,忍不住一脚踢了过去:“贱人!”

????蒋俪惊恐的往后缩去,即使她再蠢,此刻也明白了过来,当着左江的面**,如今就算是她站着郎中夫人的名头,这一辈子,她也别想再得到丈夫的尊重与欢心了。

????郎中府新房外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有两人挤出人群之外,一人做喜婆打扮,一人做丫鬟打扮。正是锦三和锦四。

????锦三看了一眼锦四:“方才我叫的可大声?”

????锦四点头:“还不错。”

????两人相视一笑,不过是个开头。主子发了怒,京城里势必又是一场腥风血雨,郎中府眼下只是丢个脸罢了,之后的事情,定是要牵扯其中的所有人都下不了台。该送命的送命,至于宫里那位,也没得跑。

????所谓萧韶一笑,阎王绕道。大锦朝京城中的贵人们这些年生活的太过安逸,早已当此话抛之脑后,也不妨就借这一次机会,来让他们瞧个一清二楚,看看传说究竟是不是真的。

????……

????宣游一路高唱着歌儿回到府上,昨夜折腾的太厉害,径自回了屋。回到床上,只觉得有些口渴,随手拿过一边桌上的茶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春风渡】不愧是最好的媚药,即便疯狂了一夜,眼下他还是觉得心底有些躁动不安,宣游起身,想要出去抓个姬妾来泄一泄火,正要出屋,脚步突然一顿。方才回府到现在,都不曾有过一个人来迎接他。小厮,丫鬟,那一屋子的美妾,一个人都没有。整座府上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一点活气也无。

????宣游心中一惊,走到门口的脚步停了下来,方才的燥热瞬间退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他唤了几声:“小李,小李!”

????小厮没有应答,整座府里也没有人回答他,好似府中一个人也没有。宣游不敢贸然出门,便走到窗前往外看,便看到从窗下蔓延出一大片红色,触目惊心。

????宣游吓得倒退两步,无意间碰倒身后的屏风,屏风一撤,里头一个人直挺挺的倒了下来。宣游惊叫一声,那人摔倒在地,硬邦邦的全身是血,正是他的贴身小厮小李。

????宣游头皮一麻,立刻就要出门夺门而逃,谁知还未来得及动作,大门便被人从外头踢开了,两个黑衣人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们是谁?来人啊!本殿是皇子,你们想做什么?”宣游心中仓皇。两人朝他走过来,片片刻后,屋里发出一声惨叫。

????……

????京城郎中左江成亲第二日,满城便兴起了热闹的流言。一则是那左郎中瞧着是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不想人不可貌相,私底下有些为人不齿的癖好,喜爱和外人一起玩弄自己的妻子。世上之事,男人有什么癖好并没什么不对,可妻子是正房,这样玩弄实在是很不道德。传言左郎中甘心自己戴绿帽子,既不休妻,也没有找那个色鬼皇子的麻烦。

????蒋俪因为此事也在京中抬不起头来,犹如惊弓之鸟一般整日呆在屋里不敢出门。便是郎中府的下人都会拿异样的眼色看她,左江就更不用提了,对她动辄打骂,日子过得十分艰难。而蒋权也因为蒋俪的关系大发雷霆,朝臣看他的眼光已是十分不屑。御史们参上的折子状告郎中府银乱后宅,也顺便参他一本教子无方。

????若说这些已经十分震撼,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在京中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只因为宣游死了。

????宣游死了,死在自己府上,全府上上下下无一个活口,全是一刀毙命,宣游死的最是惨,浑身都被剁成了肉块,首级却不翼而飞。若不是那身衣裳和印信,众人也不能猜测出这就是宣游。对方下手如此残暴,众人猜测是宣游的仇家来寻仇。巡捕房已经派人出来调查此事,可惜并无进展。

????三皇子宣游欺男霸女,在京中仗着自己的皇子身份横行霸道,祸害了多少家姑娘媳妇,早已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是以知道宣游死讯后百姓人人称道,皆是出了一口恶气,举家欢庆。只是宣游因此结下的仇家太多,倒是不知道是谁干的,如此一来,前些日子被宣游打了脸面的左江变成了最大的怀疑对象。

????左江很是无奈,宣游一死,陈贵妃若是怀疑他动的手,就是在公开表示对她的不满,陈贵妃为人狠辣,难免对他有所不虞。正因为他成为了最大的疑点,如今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许多双眼睛都在暗处盯着他,哪里敢有什么轻举妄动。日子过得十分憋屈。

????京中的这些事情,传到蒋阮耳中时,蒋阮也有些发怔。这几日她一直都呆在锦英王府。萧韶派人给将军府传了个信儿,说蒋阮遭了人暗算,如今歇在他府上,对外则称蒋阮是回将军府看赵光夫妇了。锦英王府向来保密工作做的极好,是以也没有人发现。

????此刻听天竺这般说,蒋阮心中沉吟,这京城中敢如此堂而皇之的杀了一国皇子的事情,除了锦衣卫谁能干得出来。这秋风扫落叶一般的雷霆手段,倒也附和萧韶的性格。她原本就没打算放过郎中府一家和宣游,萧韶却提前出手,不得不说,他出手很快,省去了许多麻烦,也十分解气。只是会不会给他带来麻烦?

????锦一锦二,锦三锦四坐在不远处的树上看着蒋阮。郎中府一事令萧韶警惕,单单只有一个天竺是不够的。萧韶下过命令,这几日好好保护蒋阮。

????锦一锦二昨日才将三皇子府上屠戮了个片甲不留,身为杀手,骨子里似乎都有些嗜血。昨日那宣游可是萧韶亲自解决的,一百零八刀,刀刀入骨,偏生剁完最后一刀才让宣游断气。锦衣卫有的是折磨人的手段,只是萧韶昨夜眸光里的冷冽,令这些贴身暗卫都忍不住心惊。

????这些年萧韶越发沉稳,几乎很难看到他有如此杀意。那宣游临死前也算是将这世界上最痛苦的手段都感受了一遍,能死在萧韶手里,实在是很值得了。

????锦三拨弄了一下头发:“主子将夜枫唤回来了,要重新用他了?”

????自从三年前夜枫被调去易宝阁后,萧韶就再也没有用过他,几人都知道夜枫是犯了大错的。差点就让未来的少夫人和少主形同陌路势同水火,少主没一怒之下削了夜枫已经算是十分仁慈。如今重新启用夜枫,实在是很奇怪。

????锦四皱了皱眉:“还是不要了,夜枫太蠢。”锦三和锦四容貌虽一模一样,气质却是千差万别,便是穿一样的衣裳都能很容易的分辨开来。锦三风情,锦四英气。锦四和夜枫向来不对付,自是不愿意夜枫又重新跟着萧韶做事。

????锦二双手护着头,懒洋洋道:“夜枫这回可是领了个好差事。”

????“什么差事?”

????锦二一笑:“去给贵妃娘娘,送份大礼。”

????……

????思梦殿今日气氛很是奇怪,不若往日一般轻烟漫卷,温柔如烟的缱绻,空气中似乎浮动着一丝焦躁。便是主座上从来娇美温婉的女子,此刻也是有些不耐烦的将手上的书卷一扔。

????“娘娘,昨日做的衣裳应当到了。”宫女捧来一个小小的匣子。

????司衣殿往思梦殿这边送衣裳是最勤快的,谁都知道宫中陈贵妃深得圣宠,自然跑的殷勤了些。今日也是一样,宫女回寝殿便瞧见了这匣子,以为是下人们送过来的。

????瞧见那匣子,陈贵妃脸色好转了些,命宫女将匣子呈上来,轻轻打开。本是平常的事情。,却只听得她“啊”的惊叫一声。手上的匣子倏然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掉了出来,咕噜噜的滚了一路,带出了一片星点红色。

????宫女太监们不明所以的低头去看,乍看之下就惊得差点尖叫起来。那盒子中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前几日被杀的宣游的首级!

????宣游脸上还带着惊恐震怒的表情,嘴巴张得很大,似乎临死前遭受到了极大的痛苦。脖子以下的部分被齐刷刷的砍断,一片血色,偏生脸上却很干净,似乎是刻意清理过的。此刻宣游的眼睛瞪得很大,正注视着陈贵妃,陈贵妃面色一白,差点软到在地。

????“娘娘饶命。”那宫女也自知犯下大错,忙跪下来磕头。思梦殿的宫女刷拉拉的跪了一大片,陈贵妃尖声道:“老陈,老陈!”

????陈公公忙走了进来,一看到地上的东西也大惊失色。三两步弯腰将宣游的人头捡起来收进匣子里。看了一眼宫女:“退下!”

????宫女们忙不迭的推下去,陈贵妃喘了口气,看向陈公公:“老陈,是他,一定是他。”声音里带了少见的惶急。

????陈公公是陈贵妃娘家带来的家仆,从陈贵妃进宫开始,他从小太监一路升到公公,是陈贵妃的心腹。蒋阮这事陈公公也是知道的,虽然不赞同自家小姐对萧韶的心思,可陈公公也会不留余地的帮陈贵妃清扫眼前的障碍。

????蒋阮留着是个祸害,萧韶却不是个善茬,便是从今日之事就能看得出来。早知道宣游的死是他的下的手,却不知萧韶已经无所顾忌到了这种地步,便是敢堂而皇之的将宣游的首级送到陈贵妃面前。这是警告,还是预示?

????陈贵妃死死盯着陈公公手里的匣子,突然哈哈大笑道:“他竟是要与我作对!冒天下大不讳与我作对!”她咬着牙,眼里疯狂之色渐渐退去,重新变得冰冷娇美,然而仔细一看,便能看出那眼底的妒火和灼热。她低声道:“好啊,他既然这样做,也别怪本宫无情,本宫倒要看看,他肯为那个女人做到什么地步!”

????陈公公动了动嘴唇,还是什么都没说。陈贵妃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今日在场的宫女,你知道怎么做。”

????这是要灭口了,陈公公弯下腰,恭敬答道:“遮。”

????------题外话------

????这个月最后一天啦,感谢亲爱滴们支持,月票最好的时候爬到了十三名,对茶茶来说已经很惊喜啦,下个月继续努力~争取能爬上榜HOHO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