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四章 各自姻缘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宫中暗流涌动,外头却一片祥和,便是出了天大的事情,也不过是给百姓徒添谈资罢了。速度上更新等着你哦()?? 就可以了哦!(亲,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泺妏尒説蛧 www.lwx?.??g 沵妗兲还茬看泺妏嬷?在蒋俪这件事情为众人津津乐道的同时,另一件事情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京兆尹府上,一改往日和和乐乐的美满景象,显得有些沉重。丫鬟们行事小心翼翼,似乎极怕触了什么霉头,便是一眼看上去,也能看出与往日有些不同。

????京兆尹董大人在外圆滑,骨子里却是个古板的人,好在董夫人却是个性情温和的,是以平日里府中也没什么糟心事,近几日却是有些古怪。

????丫鬟将手中的小瓷盅递给正坐在院子里出神的董夫人:“太太,小厨房里新鲜的金丝燕窝,好歹尝一口。”

????“我哪有心情吃得下这些。”董夫人将瓷盅推到一边,面上显出几分忧色:“出了这等事情,董家在常家哪还有什么脸面。老爷又气的狠了,盈儿那丫头也不知怎的,这一次非这么倔,做出这样的事情,哎。”

????董盈儿同京城盐运使常家三少爷常安的亲事时从小便定下来的,只等年纪到了便操办亲事。两个孩子从小感情也是极好的,董常两家本就是世交,董夫人和常夫人还是闺中时候的手帕交,有了这门亲事,自是亲上加亲。

????原本着今年年底就要操办亲事的,却不知怎么的,前几日董盈儿却突然说不要嫁到常家了。起初众人还以为是董盈儿到了懂事的年纪害羞,一时任性的胡话罢了,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却不知董盈儿自己趁着常安来府上的时候与他说,已经有了心上人,请常家取消这门亲事。

????常家三少爷常安是个敦厚性子,董盈儿这般说,自然不会强人所难,回头便与家人说不要娶董盈儿了。常家人却也不是蠢的,奇怪好端端的常安怎么会突然要退婚,好歹从常安嘴里知道了原委,气的立刻就差人找到了京兆尹府上。

????董大人知道此事后气怒不已,董夫人心疼女儿,帮着道了歉,只说是小孩子不懂事,胡乱说的话,将董盈儿带出来给常家人道歉。谁知董盈儿当着常家人的面说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竟是斩钉截铁,毫无转圜之地。

????这样的举动几乎是在毫不犹豫的打常家人的脸面,常夫人一怒之下将婚书作废,退了庚帖,还同董夫人将话说绝了,常董两家日后形同陌路。

????董大人一生在官场摸爬滚打,他为人精明又处事周到,既落得一个清廉的名声,又从来都与上上下下关系极好,谁知却被自己的女儿坏了名声。即便平日里再疼爱董盈儿,这一次也是动了真怒。将董盈儿关了起来,董盈儿也铁了心一般的不认错,父女两个关系越发恶劣。倒显得董夫人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想到这些事情,董夫人不禁又是一阵头疼,看着那小瓷盅,想起这几日董盈儿吃的也极少,便道:“端到盈儿房中去,我去看看她。”

????丫鬟忙应了,待到了董盈儿房间时,恰好看见董盈儿正坐在书桌前看着桌上的宣纸出神,连董夫人进来也未曾察觉到。董夫人走过去一看,瞧见那宣纸上写着两行诗:玲珑筛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董夫人又是心疼又是愤怒,本来嘛,哪家少女不怀春。董盈儿如今正是容易动心的年纪,若是别人便也罢了,可她是有了婚约之人。况且这模样,也实在太痴狂了些。

????然而董夫人到底疼爱自家女儿,命丫鬟将瓷盅端上来,道:“盈儿。”

????董盈儿这才回过神来,瞧见董夫人来了,忙笑道:“娘。”

????董夫人看着她,眼圈一红,又要掉下泪来。不过几日功夫,董盈儿便已经瘦了一大圈,哪里还有平日里娇俏可人的模样。看着就憔悴的很。

????“吃点东西吧。”董夫人将燕窝端起来:“瞧你,瘦成这样,回头跟你爹道个歉,你爹不会怪你的。”

????董盈儿偏过头去,语气竟是从未有过的坚决:“我不道歉,娘,我没有做错什么。难不成要嫁给一个不爱的人吗?那一辈子过着又有什么意思?常安是好人,我已经有了心上人,怎么能误了他?”

????董夫人瞪着她,对上董盈儿执拗的眼神时终是败下阵来,道:“你这孩子……那人到底是谁,能令你这样心心念念?好端端的,怎么能和有婚约的姑娘扯上关系?他若是个好的,必然不会做出如此无礼之事。”

????“他是个大英雄!”听见董夫人如此说道自己心上人,董盈儿忙出声辩驳:“他是大锦朝最年轻的英雄,不是坏人,娘,你别对他有成见。”

????董夫人皱了皱眉:“什么大锦朝最年轻的英雄?你看上了武将?”

????董盈儿偏过头去,死死咬着下唇,不再说话。董夫人瞧见她这般模样,心中顿时生起了一股无力的感觉。便将手中的瓷盅往桌上一顿,语气也有些生硬道:“既然如此,你心中有了主意,我的话你也是听不进去的。那边罢了。”说完站起身来。

????董盈儿的贴身婢子起身相送,送到院子口的时候,董夫人不见董盈儿的身影,便瞧着那贴身婢子,语气严厉道:“你是盈儿的贴身丫鬟,但凡她去哪里,你必是知道的,如今盈儿出了此事,你难辞其咎。”

????那贴身婢子吓了一跳,忙跪了下来道:“是婢子没有看顾好小姐,求夫人责罚。”

????“求我责罚?”董夫人平日里都是温柔和气的,可是此事事关董盈儿,一时便显得有些愤怒:“我将你找个人卖了,卖的越贱越好,你看如何?”

????“不要。”卖的越贱越好便是卖到最下等的窑子中去,一天到晚不停歇的接客,那岂不是生不如死。婢子吓得全身发起抖来:“夫人且绕婢子一回,婢子以后再也不敢了。”

????董夫人冷冷的看着她:“你既然不想被卖掉,便老老实实将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盈儿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又是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了她?”

????那婢子被董夫人拿捏住了要害,也不敢有所隐瞒,当下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完了。董夫人听罢,气的全身发抖:“我怎会生出这样的女儿!糊涂!糊涂!”

????董夫人没想到董盈儿的心上人竟是大锦朝如今最年轻的战神蒋信之。那婢子不敢说谎,如此看来,那蒋信之倒是什么都没做,是董盈儿一厢情愿罢了。但凡女子,总是要几分脸面的,董盈儿这般不管不顾的贴上去,出自名门世家恪守礼仪的董夫人只觉得脸上臊得慌。董盈儿如今陷得这样深,却不知道这根本就是一桩不可能的亲事。且不说那蒋信之如今根本就对董盈儿无意,便是身份上,董盈儿想要嫁给蒋信之,也是很难。

????蒋信之是什么人,近几年来屡屡大败敌军,天晋国败北是迟早的事情,待班师回朝那一日,蒋信之就是最大的功臣。皇帝对于能人异士从来都不不吝于提拔,介时蒋信之的地位节节攀升,想要与他沾亲的人家数不胜数,一个小小的京兆尹算得了什么?董盈儿这般固执,指不定只能给蒋信之做个侧室。可是一个堂堂的嫡女去给人做妾,传出去岂不是要笑掉众人大牙?况且董盈儿从小虽然任性,骨子里还是有几分高傲的,只怕她知道这个结局,自己也会受不了。

????董夫人只觉得脑袋一团乱,心中狠骂了几句,便只能想着去找董大人商量日后之事。此事事关重大,且不能随着董盈儿去。

????……

????几个闺中密友中,同董盈儿状况完全不同,林太史府上近来却是喜气洋洋。林太史这几日对待林自香倒是好的过分,倒让林自香有些奇怪。她爹向来是个古板性子,虽然疼爱她,却也严厉,从不溺爱。这几日却是频频给她买些衣裳首饰,也不嫌不俭省了。

????林自香是个心思敏感的,便去问林夫人到底出了何事,林夫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林自香心思通透,虽然奇怪,很快便将此事抛在脑后。只念叨着何时去找蒋阮玩耍,自从蒋俪出事以后,蒋阮与她倒是许久未曾见过面了,林自香觉得有些无聊,想着几个小姐妹应当时常聚一聚才是。

????书房中,林老爷正与林夫人说话。林夫人责怪道:“都怪你,这几日表现的也实在太明显了些,香儿今日还问我到底出了何事?你且收敛些,别忘了形,教孩子看出了什么,”

????林老爷捋了捋胡须,道:“夫人,我这是心里痛快啊。一想到香儿不用跳进那个火坑,我就心中高兴地很。说起来也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无能,当初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若非出了这等变故,就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女儿水深火热,实在惭愧的很。”说到这里,林老爷露出一丝惘然的神情。

????早在一个多月前,宫中的陈贵妃便差人与他明里暗里说道了林自香的亲事,要将林自香许给三皇子宣游。宣游是什么人全大锦朝的人都知道,林自香嫁了宣游岂不是一生都毁了。可陈贵妃拿整个林家威胁,陈贵妃一向在皇帝面前得脸,到时候一说,一个京兆尹出的女儿竟然瞧不上皇子妃的位子,也难免惹得皇帝大怒。

????进退维谷,每当看见林自香毫不设防的小脸林老爷都觉得心如刀绞,偏偏找不出一个可以避免的办法。那几日真是日日消沉,林自香也是个机敏的,察觉到他情绪低落,还时常问他怎么了。

????眼看着日子越逼越近,林老爷已经被逼到了绝路的时候,却不料蒋俪大婚之上出了这等事情,第二日宣游便身首异处。简直是绝处逢生,若是知道那杀了宣游的人究竟是谁,林老爷恐怕会亲自登门感谢。

????如今林自香不用嫁入三皇子府上,下半辈子也不用全部葬送在火坑,林老爷每次想到这件事,都觉得心有余悸。再加上觉得自己为人父却不能在女儿亲事上帮忙,心中又是羞愧又是后悔,这几日可不是拼了命的补偿林自香,却不想自己这番举动落在林自香眼里,倒是顶顶奇怪的。

????林夫人见林老爷又想起了这些事,叹了口气,劝慰道:“这怎么能怪老爷,说起来都是天意吧。老天爷都在帮咱们家香儿,不让香儿嫁入那些个腌臜地方,说明咱们香儿有福气呢。”

????林老爷点头:“是,香儿是个有福气的。”

????……。

????锦英王府内,萧韶将看完手中的信,随手将信纸放到一边的油灯火苗上燃尽。唤来锦一锦二,道:“京中最近没有异动,你们留意南疆的消息,这些人按捺不动,恐有诈。”

????锦一锦二低头称是,萧韶顿了顿,又问:“陈良之事办好了?”

????“办好了。”说起此事,锦二眉飞色舞道:“足够给那老狐狸添好一阵堵。”

????“将军府也与主子想到一块去了,”锦一神情不变,平平稳稳道:“属下先他们一步做了。”

????锦二眨了眨眼:“主子,要不要将此事告诉少……郡主?”若是蒋阮以为事情是赵光他们做的,岂不是又被人抢了功劳?

????“不必。”萧韶淡淡道。

????意料之中的回答,锦二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兴致缺缺的看了一眼萧韶,与锦一一起退下了。锦一锦二走后,锦三又进来了,将萧韶交代的事情回禀了一遍之后,见萧韶专注于公事的模样,唇边扬起一抹兴味的笑容,故意道:“属下今日遇着了天竺,郡主这几日在宫中也不甚太平呢。”

????萧韶头也不抬:“何事?”

????“柳太傅又找上她啦。”锦三心中憋笑,面上仍是一派正经。

????萧韶手上动作一顿,终于抬起头来,漆黑的眸子中闪烁几分异样的光彩,似是有些不虞:“做什么?”

????“柳太傅很是关心郡主,问了郡主今日的情况之后,还问了郡主与主子的关系。”锦三一本正经道:“柳太傅要郡主离主子远些。”

????萧韶放下手中的卷轴,秀美的容颜似是镀了一层冰,淡淡道:“他管得倒宽。”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实实在在的昭示了眼下这位爷心情确实不爽利。锦三眉心一跳,忙道:“可不是么,郡主也是这样说的呢。可那柳太傅却是个不通情理的,愣是死咬着主子不放,郡主便与她大吵了一架,气的柳太傅气冲冲的走了。”

????锦三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萧韶的脸色,果然,萧韶听锦三说完之后,面色的神色缓和了些,不若方才那般寒气沁人。作为一个贴心的属下,自然是要懂得主子的心思,锦三又道:“可见,郡主的心中还是将主子看的极为重要,与主子的关系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挑拨的。”

????她在心中默念,对不住啦太傅大人,虽然您在朝中风评颇好,可是少夫人是主子的,咱们家主子情事上一片空白,不用你刺激一下,怕是一辈子都不能开窍。

????锦三一席话说的颇得萧韶心意,萧韶冷硬的表情越发柔和,似是想到什么,眸中飞快闪过一丝笑意,衬得那本就俊雅无双的容颜更是清艳至极。

????锦三默默移开目光,早就知道自家主子生得好,如今有了少夫人的滋润,越发显得眉目如画了,简直是人间绝色嘛。

????萧韶淡淡道:“我知道了。”

????“主子,您不若亲自走一趟宫中?”萧韶心情好,锦三的胆子也大了些,大胆的建议道:“郡主与您可是也有几日未见,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关系是需要时时维系的。再说女子心肠总要软些,万一柳太傅过几日再去找郡主道歉,郡主一时心软,两人关系好了起来,主子又如何自处?”锦衣卫私底下可都将自家主子的终身大事看的比什么都重,这年前萧韶清心寡欲惯了,好容易有了个感觉不错的姑娘,锦衣卫自然要帮自家主子夺得先机,认清形势。

????萧韶皱眉,想到柳敏上次抓着蒋阮不放的模样,心中有些淡淡的不悦。虽然知道蒋阮并非锦三嘴里的“心软”之人,可当初她毕竟帮过柳敏,难免是有些交情。想到一个并不怎么熟稔的人代替他的位子,萧韶心中那股郁气更重了些。

????锦三见目的达到,小声道:“主子,属下先下去了。属下还有最后一句话,若是让柳太傅与郡主关系变好了些,那主子与郡主能做的事情,柳太傅便也能为郡主做到。”说罢也不管萧韶什么反应,自己先溜了出去。

????萧韶怔在原地,他同蒋阮做的事情,柳敏也能做?

????眼前冷不防浮现起那一日中了春风渡的某人气势汹汹的将他往身上一扯,唇上传来柔软芬芳的触感,一瞬间的心动和夏日馥郁的香气。一边往他怀中猛钻一边扯人腰带,在身上蹭啊蹭啊蹭的他手足无措,无奈的不行。

????青年白皙的脸庞微微泛起红晕,片刻后似是想起了什么,又变得铁青,猛地站起身来,柳敏胆敢做这种事情?

????------题外话------

????茶茶出门去了,这里是存稿箱第一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