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主杀君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皇上……”陈贵妃瞧着皇帝,虽然并未说什么话,一双明眸却是有些担忧。仿佛真是为这天下江山而担心一般。皇后动了动嘴唇,面上闪过一丝无奈,沉默不语。

????“好,朕现在看着你焚香!”皇帝对监正道。

????监正低下头,吩咐手下将惜愿香请上,惜愿香做的极为粗大,约有小柱子一般大,历代帝王唯有遇到大凶之兆时才会焚出惜愿香问天。惜愿香一点上,观星台周围顿时被暖烟围绕,监正跪下身来,朝惜愿香重重的磕了三个头,道:“苍天泽佑,天降示警,今有双星伴月,妖星现世,求苍天明知,告知妖星所在!”

????青眼袅袅升起,渐渐淹没在漆黑的夜幕之中。蒋阮唇角含笑,双手交叠于胸前,风轻轻扬起她的漆黑长发,白衣素裹,容颜绝美倾城,却如地狱中美丽的恶鬼,携带着恨意翩然降临。

????萧韶目光落在磕头的监正身上,神情微微一顿。

????人群中突然响起了惊呼声。

????陈贵妃眸光慢慢舒展,似是溢出了水的江南清泉,满满都是温软的欢喜。

????“王姐姐,你身上怎么会……。”声音渐渐变大了些。

????陈贵妃眼中笑意戛然而止。

????但见女眷中已然惊惶起来,纷纷退后,独独留了王美人一人在中间。此刻她的一身素色衣裙自上而下全然鲜红一片。似血一般触目惊心,那血色还在不断扩大,自胸前逐渐扩大到全身,越来越多,竟像是从血水里捞出来的人儿一般。宫眷们惊慌失措的纷纷避逃开来,唯剩王美人一人胡乱拍打自己的衣裙,嘴里喃喃道:“怎么会这样…。不对,怎么会这样?”

????陈贵妃猝然低头去瞧懿德太后身边的蒋阮,蒋阮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偏过头来与她对视,露出一个微微的笑容。那笑容温和自持,将她妩媚的容颜一瞬间点亮,可眸中却似是含着无尽的嘲讽与挑衅。蒋阮冲她点一点头,陈贵妃的身子有些僵硬。

????皇帝怒道:“妖女!将她抓起来!”

????侍卫一拥而上,没费什么力气就将王美人制服,王美人也没料到自己身上会突遭这般变故,此刻也早是心神大乱。被抓起来后不甘的大喊道:“陛下!陛下!臣妾是冤枉的,臣妾是冤枉的!”

????淑妃捂着自己的心口,道:“什么冤枉,这上上下下所有人都见了苍天示警,分明就是你这个妖星祸害。真真吓死人了。”

????“陛下,陛下,”王美人自知一旦被认定是妖星,只怕下场会惨目忍睹。她的目光落在离皇帝不远的懿德太后身边,蒋阮白衣落落,衣裳纤尘不染,哪里有一丝一毫的血迹。这是怎么回事?原本应该是蒋阮的,怎么会变成她?王美人恍然大悟,定是蒋阮,定是她在衣裳上做了手脚,否则怎么会出事的人掉了个个儿?

????“陛下,是弘安郡主陷害臣妾的!”王美人咬牙道:“是弘安郡主!她在臣妾衣裳上动了手脚!陛下,臣妾真的是冤枉的!”

????“闭嘴。”却是懿德太后冷喝一声:“胡言乱语,关弘安什么事!”

????“事关弘安的清白,王美人一定要讨个说法,弘安也不怕与王美人对峙。”蒋阮冲高座上的皇帝拜了一拜:“父皇,昨日王美人带着司衣殿的衣裳来儿臣宫中,儿臣接了。可是依王美人的话来说,儿臣陷害王美人,王美人的衣裳可是没有经过儿臣的手。”她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美人,道:“弘安想问问王美人,是如何陷害王美人的?王美人的衣裳,可是跟弘安一点关系也没有。若说方才进观星台到现在,弘安也一直与王美人离得远远的。王美人要说陷害,烦请拿出证据,否则,就是信口雌黄!”

????一番质问下来,直堵得王美人哑口无言,是啊,原是她将衣裳拿去给蒋阮的,蒋阮也没碰她的衣裳,可就是不知怎么的,最后出事的竟是她?难不成……王美人猛地看向陈贵妃,是她?

????陈贵妃将王美人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心中道了一声蠢货,冷冷的看回去。王美人对上那一双冷漠的双眸,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的全家还要靠陈贵妃扶持过火,惹恼了陈贵妃,全府人都没有好日子过。这个哑巴亏只能当头咽下,只是实在是咽的苦涩。

????她跪下身来,心想横竖都是一死,被当做是妖星受尽折磨而死还不如自行了断来的痛快,便突然疯了一般的咬了抓着她的侍卫一口。那侍卫本看她渐渐平静下来,放松了警惕,冷不防被咬这么一口,没来得及阻止,王美人已经抽出侍卫腰间的佩刀往自己脖子上一抹。

????谁都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有此动作,一线血色迸溅,王美人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眼睛瞪得很大,却是朝着蒋阮的方向。

????如此一来,所有人的目光自是集中在蒋阮身上,只觉得是王美人死不瞑目,即便方才蒋阮一番质问天衣无缝,此刻也难免起了几分怀疑。

????萧韶目光一冷,王美人的目的便是这个吧,便是搭上一条性命也要给蒋阮泼上一层脏水,或许陈贵妃看在她如此尽心尽力的份上,在她死后也能照拂王家一二。

????侍卫上前探了王美人的鼻息,跪下来请罪。皇帝大怒,一怒好好地观星象见了血,二来国现妖星,实则不祥。他看向已然吓呆了的监正:“此事又当如何?”

????监正一愣,回过神来,身子忍不住抖得更厉害了。今日之事本不该是这样的,当所谓的妖星变成王美人之后,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如今的局面是他没有料到的,倒是不知如何收场了。不过眼下戏还是要演下去,便颤声道:“回皇上的话,妖星已亡,上天会福泽锦朝苍生的。”

????皇帝显然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瞧着从方才就一直站在一边静默不语的慧觉道:“国师有何见解?”

????慧觉叹息一声,面上显出几分悲悯之色,缓缓走到王美人尸体跟前,双手抚过王美人的双眼,拿开双手时,原本死不瞑目的双眼已然闭上。他默默的闭上眼睛,双手合十,似乎念了一段往生咒。

????待他念完后,才朝着那尸体拜了拜:“阿弥陀佛。”

????淑妃却是看不惯如此,娇着嗓子道:“国师虽慈悲为怀,怎的还去拜一介妖星,这样的妖星,死不足惜,国师念往生咒,岂不是祸害整个大锦朝么?”

????“闭嘴。”皇帝震怒,对慧觉从来信任有加,自然不会驳斥慧觉的行事。慧觉却是叹息一声,转身对着皇帝拜了一拜:“皇上,这位施主,并非妖星啊。”

????“此话何解?”皇帝急急追问。

????地上的监正忍不住肩膀一颤,座上的陈贵妃顿了顿,抬眸看向蒋阮的方向。

????蒋阮静静的站在懿德太后身边,听见慧觉的话神色不变,似乎什么都不能入她的耳中,唇边的笑容仿佛是刻上去的一般,温和无害,却令人脊背发凉。陈贵妃心中一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慧觉摇头不语,只是面上的悲怆之色更深了些。

????还不等他说完,天空上便传来一声夜枭的叫声,好端端的观星台,平日里都会有人扫洒整理,怎么会有夜枭。众人正在惊疑,便见天空中一闪而过一道黑影,那影子极快,只是在众人头顶掠了一掠,观星台上未有弓箭手,倒是不能将那东西一击射下。

????“啊!”淑妃惊叫一声,那黑影看身形约摸是个禽类,爪子里似乎抓着什么东西,飞到陈贵妃头顶之时一松,那东西正好掉进陈贵妃怀里,淑妃惊叫的正是这个!

????皇后眼神微微一动,道:“快保护贵妃!”

????侍卫忙上前将那东西挑将出来,陈贵妃本也是受了一惊,只她向来能忍,只是面上微微带了惊惶之色,到底还是稳住了身子,没有做出什么失态的事情。

????那挑出东西的侍卫见了长剑上的玩意儿之后吓了一跳,一下子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周围其他人见此情景心中好奇,便伸长了脑袋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什么。

????陈贵妃见到侍卫的神情心中已经是一沉,待看清了那东西之后更是眼前一花,险些晕了过去。

????只见地上的东西还在不停的弹跳,长满鳞片的细长身子,分明是一条蛇,而那蛇鳞片呈灰黄色,身子下似乎有四个凸起的地方,竟是要长出蛇足来了一般。

????“金龙现世……”有人喃喃出口。

????陈贵妃忙去瞧皇帝的脸色,只见皇帝面上一派铁青,看着地上翻滚的蛇强自压抑着情绪。

????慧觉的声音在观星台悠悠响起:“岁星噬月,有大丧,女主杀君,易位。”

????仿佛是末日的箴言,如炸雷一般的响起在众人耳边,慧觉双手合十,真如聆听佛祖旨意的座下弟子一般神圣虔诚。陈贵妃身子一软,终于支持不住跌倒在地,帝后面色同时大变,懿德太后紧紧握住双拳。宫眷中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唯有蒋阮,唇边泛起一丝极淡的笑容来。

????金龙落在贵妃身上,女主杀君,若说前面还有侥幸之理,慧觉的这番话,可谓沉重的钉在众人心上。

????宣离立刻走出来急到陈贵妃身边跪下,重重的冲皇帝磕了几个头:“父皇,母妃怎么会是妖星,父皇,一定是什么地方弄错了。儿臣愿以性命担保,母妃定不是什么祸国妖星!”

????皇帝站起身来,缓缓行至跌倒在地的陈贵妃身前。陈贵妃没有讨饶,也没有喊冤,她静静的看着皇帝,唇角露出一丝温软的笑容来。

????天竺眸中闪过一丝意外,心想这个陈贵妃果真不同于普通人,若说是其他妃子,眼下怕是早已大吵大闹起来。而她既没有如王美人一般的指认他人,也没有朝皇帝求饶,只是如平常一般的一个笑容,就能让帝王之心生出迟疑来。

????果真,皇帝看着眼前的女子,神情显出几分惘然。深宫之中,或许只有陈贵妃能令他仿若行到江南水乡深处的温婉恬静。然而就是这个女子,如今却是妖星在世,要撼动大锦的根基!

????帝王大业,从来容不得心慈手软,便只是一瞬间的犹豫,皇帝面上已经尽数散去方才的迟疑,淡淡道:“来人,将贵妃送入冷宫。”

????“父皇——”宣离大惊,还要再说,陈贵妃却是握着他的手摇了摇头,道:“皇儿,听你父皇的吧。”

????皇帝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忍不住唤了一声陈贵妃的闺名:“莲儿……。”

????陈贵妃静静的趴伏身下去,声音如从前一般温软动听:“若能为大锦朝的江山做些什么,臣妾死不足惜。只愿天下苍生安好,臣妾毫无怨言。”

????多么动听的话,多么大义凛然,在场的宫眷皆是有些动容,便是懿德太后也轻轻叹了口气。蒋阮挑眉,陈贵妃果真会做戏,便是到了现在面上也不显一丝慌乱,是笃定最终宣离一定会救她么?

????似是感觉到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蒋阮回过头,正对上萧韶关切的目光。见她看过来,萧韶抿了抿唇,几不可见的点了一下头。

????蒋阮轻轻颔首,今日之事,她到底是没有露面。不过是在后头提点几句,不过慧觉令她刮目相看,若是没几分本事,终究是爬不到这个位子。这些年,是她小看了慧觉。

????皇帝沉痛的一挥手,几个侍卫下来便将陈贵妃带走。只是打入冷宫,却是没有要陈贵妃的命,皇帝到底还是念旧情的。不过冷宫之地,向来与白骨累累四字密不可分,若是要秘密处置,也是十分简单的事情。皇帝此举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未来到底又会发生什么结局,到底尚未可知。

????陈贵妃在经过蒋阮身边的时候停了停,笑道:“郡主今日这身可真是美。”

????“娘娘过奖。”蒋阮轻笑。那目光中的讥嘲令本显得平静的陈贵妃有一瞬间的疯狂,面上几乎要把持不住原先的微笑。

????看自作聪明之人落网,怎么能笑的不美。

????“但愿郡主能够一直这么美下去。”陈贵妃咬了咬牙。

????“但愿娘娘能够看到那一日。”蒋阮亦不退让。

????陈贵妃这般举动落在宣离眼中,宣离惊了惊,眯起眼睛打量蒋阮,慢慢捏紧了双拳。

????……

????一场好好的法事做到最后,中间的变故却是谁都没有料到的。王美人死于非命,陈贵妃突然成了妖星现世被打入冷宫。陈国公一家人在景阳宫外跪了整整一夜,陈国公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宣离却仍是继续。

????只是皇帝似乎铁了心一般,由皇后陪同着,并不搭理外头的事情。德妃和宣华却是喜不自胜,原本皇后不足为惧,淑妃又只得了个女儿。宣离失去陈贵妃这个靠山,势力几乎被削弱了一半。一个妖星的儿子还想要争储,除非是痴心妄想。若有一日改立太子,储君之位自然是五皇子的囊中之物。

????不只宣华这般想,朝中许多正举棋不定的人经过这事后,纷纷表明态度站在五皇子一边。便是本身是宣离这边的有些人,也在这件事后投靠了宣华。

????夺嫡之事瞬息万变,宫中最受宠的陈贵妃倒台,也给了后宫嫔妃许多机会。再加上宫中即将选入新的秀女,朝臣们纷纷开始打量自己的女儿。

????而在观星台上的监正自灵台郎一行,全部因为渎职而被撤了官,被罚了大笔银子。只因为身为钦天监的人,却监察不力,当日若非国师慧觉在场,势必会造成大乱。

????而慧觉经过此事之后,称泄露天机太多避入佛堂闭关,皇帝对他越发恭敬有加,位子倒是不自觉的又稳了些。

????露珠将这些打听来的事情说给蒋阮听的时候,道:“总之那钦天监的人现在全部都咎由自取啦,可真是令人痛快。”

????钦天监的人同陈贵妃狼狈为奸,当日也不过是想要将脏水泼到她身上,不想却是中途杀出个慧觉来。那衣裳上的碧落香早已让天竺用了调香洗去,至于王美人身上的香料,则是交给锦二和锦三去送礼了。锦二和锦三要比嫔妃居住地方的侍卫能干得多,譬如这种私下里的事情,更是做的得心应手。

????陈国公在景阳宫跪了一夜,表面上瞧着是恭敬,为陈贵妃求情,事实上,在帝王眼中却是堂而皇之的挑衅。陈家已经触怒了皇帝,许是现在陈国公还没发觉,但终有一日,他会为今日所做之事后悔。

????陈贵妃想要她的命,她却不想要陈贵妃死的这样早。就如夏研一般,陈贵妃活着,就能永远给宣离的一生营造一个污点。宣离这一位孝子,不知道会不会如蒋家两兄妹一般,自己动手杀了亲生母亲。

????只是上一世宣离所作所为都流露出对陈贵妃的依恋,这一世若他还是孝子,必不会做出弑母之事。那么宣离能做的,就只有提前运作夺嫡大计了。

????没有陈贵妃在身后,不知他能否如从前一般妥当。只是眼下情势突变,宣离应当会很容易犯错。

????------题外话------

????存稿箱第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