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地一百三十一章 动手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老夫人的死给蒋府带来的振动不可谓不大,与其说是蒋老夫人的死讯太过惊人,倒不如说是蒋阮被抓入牢狱更加令人惊诧。蒋权得知此事后自然气怒不已,当日在桂兰院中,唯剩彩雀一人在蒋老夫人跟前,彩雀跟了蒋老夫人多年,说的话自是令人信服。至于蒋老夫人的茶水,倒是被人查出里头下了砒霜。

????大街小巷的传言便是蒋阮对蒋老夫人积怨颇深,便下了砒霜与蒋老夫人吃。只是这话虽传的远,聪明人一听便能听出端倪,若说是要谋害一个人,当面下砒霜这法子是否也太过愚蠢了些。弘安郡主又不是个傻子,怎么会自寻死路。

????然而猜疑归猜疑,毕竟是蒋府自家的事情。众人津津乐道的同时还等着看热闹,这位大锦朝的战神妹妹,当今懿德太后身边的红人郡主,如今要怎么扭转这一局。

????许是外头传的太凶了些,蒋权下了禁足令,府里的人除了采买一律不准出来走动。二姨娘院中,杨柳正小心翼翼的服侍二姨娘喝药。

????“拿远些!”二姨娘一挥手将药碗拨开,脸上显出几分烦躁之情。蒋权不许府中人出去,外头人也进不来,连传消息的下人都没得到消息,更不知道外头究竟是成了什么模样。想到自己送出去的三万两白银,二姨娘咬了咬牙,她将全部身家都押了上去,任蒋阮插翅也难逃。

????胡千秋虽对她有请,却到底已是过了许多年,表面上胡千秋是因为往日情意帮他,实则还不是想要悄悄搭上蒋家这条线。宣华和宣离的争斗越发激烈,便是胡千秋虽然身在宣华一列,心中难免也有几分迟疑。若是能搭上蒋府这条线,日后有个万一,也好照应。

????李强倒是自家侄子,平日里最是好赌,欠了一屁股债,若非看穿了这一点,她也不会让李强帮她做事。她本就没想过要通过陷害这事将蒋阮扳倒,只想要在牢中的时候让李强使点手段,但凡女子经过此事后自然会自尽,便是不自尽的,李强也会帮助她做成自尽的模样。蒋俪当初都是拜蒋阮所赐,身子被那色鬼皇子糟蹋了,还落了个放荡不堪的名声。如今她就要蒋阮也尝尝那种滋味,被人毁了身子,再名声尽失。

????只有在牢中,蒋阮身边才无人,才最好下手。本是万无一失的事情,可那边迟迟没有消息传来,二姨娘的心中便浮起一丝焦虑,这焦虑中还带了一丝不详的预感,让她莫名的心慌起来。

????顿了顿,她才站起身来,道:“我去见蒋丹。”

????……

????与阮居隔得近的蒋丹的院子,此刻亦是一片静谧。处处已然挂起了办丧事的白绫,蒋丹一身白衣素裹,坐在窗前,摆弄着桌上的白色小花。她长发没有挽起来,随意的铺了一肩,衬得那肩膀更是柔弱不堪,整个人正如她手上的白色小花一般,脆弱无依,楚楚可怜。

????“姑娘。”丫鬟上前来道:“二姨娘在外头。”

????“今日身子不适,不见。”蒋丹拨弄了一下头发,起身朝床榻边走去。

????那丫鬟有些为难,但又不敢不应从,便硬着头皮出去了。蒋丹走到床榻边坐下来,反手将软烟帐子扯下来。新做的秋香色的天香罗软烟帐,散发出若有若无的香气,色泽鲜亮动人,一匹也是十分不菲的。红缨当家与几位小姐的份例虽不敢明着做什么手脚,她一个庶女,自是用不起这些东西的。

????不过是别人相赠却又未留名,只是想也能想到那人是谁,左江的态度未免也太热络了些。蒋丹面上闪过一丝不屑,若是从前,郎中府的确是个不错的去处,只是如今郎中府前途堪忧,便是仕途上也再没有什么前进的余地了。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钻进去,左江不过自持甚高,真以为她眼巴巴的想嫁过去。

????到底留着还有几分用处,蒋丹把玩着拴帐子的盘扣,心情倒是极好,二姨娘那个蠢货,想来昨日也动手了。不过是轻轻煽动几句,就让那个蠢女人自己去寻了人。若是能扳倒蒋阮自然是好,只蒋丹自己心中也清楚,以蒋阮的手腕,二姨娘必然不会是她的对手。大抵到了最后,输的人还是二姨娘。

????那又如何?蒋丹眸中恨意一闪而过,当初二姨娘怂恿蒋俪将她争取到的亲事这般夺了,真以为她是软柿子不成?蒋俪死了,二姨娘活的好好地,那也不成。世上得罪了她的人总没有好果子吃,当初是蒋俪,现在是二姨娘,日后还有……她微微一笑,伸出瓷白的手,娇娇俏俏的挽起一个刺绣,刺绣上正绣着一只雏凤,伸颈欲啼,似乎只等一阵清风,便能凤啸九天。

????……

????御书房中,赵光抹了把头上的汗,神情终于轻松了几分。好说歹说,皇帝总是透露了几分此事不会草草收场的意思。想来蒋阮如今也是皇家请封的郡主,真要出了什么事,岂不是打皇帝的脸面。

????想到御史台那个按院胡千秋,赵光就一肚子火,赵光是开朝元老,又是辅国大将军,在朝中平日里同僚见了总也要有三分礼遇。胡千秋能稳坐御史台按院的位子,与他精明圆滑的性子分不开干系。只赵光对文臣向来颇有微词,同胡千秋也没有过多的交集。没想到这个瞧着恭顺有礼的按院这一次却是将蒋阮送入了牢中,瞧着是没什么问题,可赵光的直觉就是,定是这个龟孙子在其中掺了一脚。

????皇帝将手中的折子往旁边一扔,按了按额心,高公公眼观眼鼻观心,沉默的在一边。方才懿德太后才来过,不也是跟皇帝说蒋阮的事情。懿德太后这些年倒是极少理会这么琐事,没想到如今却是为了弘安郡主再管起底下这些事来。高公公心中思量,弘安郡主得了太后的真心喜爱,又有赵家在身后,加上蒋信之的功勋,原本皇帝对她也并没有过多关注,眼下怕也是要重新审视起这位蒋家嫡女了。

????正在此时,却又听见外头小太监来通报锦英王求见,萧韶方进屋,皇帝便看他道:“怎么,别告诉朕,你也是为弘安郡主之事来的?”

????萧韶沉默。

????帝王本是无意中一说,瞧见萧韶的模样却是愣了一愣,微微思忖下皱眉道:“你和弘安是什么关系?”

????萧韶淡淡道:“胡千秋身为御史台堂官,查下不严,受贱人蒙蔽,屡屡升迁,请陛下严惩。”

????“你这么跟朕说话,代表已经出手了,还问朕做什么?”皇帝冷哼一声:“弘安郡主果真有几分手段,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来说情的人让朕大开眼界。朕从来都不知道,朕的臣子们什么时候都跟弘安郡主有了这样的交情。”

????萧韶皱了皱眉,皇帝这话倒并非说的像是赵光和懿德太后,赵光和懿德太后为蒋阮求情也在情理之中,皇帝大不必如此说话,莫非还有旁人。他疑惑的看向皇帝,皇帝将折子往桌上一拍:“不用想了,柳太傅也来过。”

????柳敏也来为蒋阮求过情,萧韶微微一愣。

????皇帝却是有些火大,这等小事,本不该拿到御书房里说的。可今日接二连三听到的都是蒋阮的事情,怎能不让他心中泛起思量,柳敏自入朝为官以来一直孤傲清高,连个特别相熟的朝臣也未曾有过,今日却破天荒的给蒋阮求情。他看了一眼萧韶,脑中浮起蒋阮艳丽妩媚的模样来,当真是被美色所迷?

????“阿韶,你的亲事……。”皇帝还没说完,便见萧韶淡道:“既然已无别的事情,微臣先告退了。”

????皇帝哽住,半晌才挥手:“下去吧。”

????外头等着的小太监瞧着萧韶进去极快就出了门,再看皇帝并不怎么好的脸色,心道果真锦英王是乱臣贼子,连皇帝也拿他没办法。屋内高公公心中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萧韶今日来御书房本就只是通知皇帝而已,连允许都不需要得到了。出了御书房,萧韶直接去了御史台。

????御史台的官员们正在处理公文,这个差事说忙碌也忙碌,说清闲也清闲。唯有与皇家或重臣有关的案子才会轮到御史台管辖。大多上头人清闲下头人忙碌,加之官场上大家心照不宣,并不曾出什么大篓子。按院胡千秋这样贸然将蒋阮抓起来已经令御史台中众人心中不满了。

????而今御史台有按院和稍逊按院的察院两人,按院胡千秋,察院柯修然,柯修然常年居与胡千秋之下,只胡千秋牢牢把握住按院的位子,令柯修然一直找不到机会。

????而御史台的官员们也大抵分成两派,一派支持胡千秋,另一派支持柯修然,自持胡千秋的自然更多些。这次关于弘安郡主入狱的事情,柯修然是反对的。

????突然见到萧韶进来,倒令御史台的官员们大吃一惊,便见堂内坐着一个身穿深蓝官服的中年男子,瘦削微黑,眸中倒是有些沉色,这人正是柯修然。

????柯修然站起来,朝萧韶行了个礼,道:“萧王爷。”

????萧韶冷冷看了他一眼,将手中的东西丢给柯修然。柯修然先是一愣,看清楚是一封信,走到一边将信看完,神色已是激动不能自持。他看向萧韶,目光很有些激动:“这…。”

????“胡千秋不想做这个按院,就不必做了。”萧韶道,说罢就转身离开了御史台。

????留下柯修然一人捧着手里的东西,这信上所写的东西,足够令御史台重新清洗一番,诚然,对他没什么影响,胡千秋的官位却是不保了。萧韶既然丢来了这东西,态度就是默认的,柯修然做什么都不会遭到人阻拦,只是为何一向并不管朝中事的锦英王要突然针对胡千秋。

????柯修然想了一想,突然想起如今尚在牢中的蒋阮,心中一动,原是如此,也是胡千秋自己找死,他早就看出弘安郡主并不是个好招惹的,便是冲着蒋信之的名头,皇帝也会护着弘安郡主不是。偏胡千秋不知道撞了什么邪,将弘安郡主关了起来。也不想想,若是出了什么好歹惹恼了战神蒋信之,回头仕途之路也算是走到尽头了。

????对于胡千秋的结局,柯修然自然是幸灾乐祸,心想弘安郡主果真不是旁人,便是锦英王也要为她出头。突然想到什么,连忙站起身来,就算是看在锦英王的面上,对这弘安郡主也是绝对怠慢不得的。眼下还是跟官差那边交代一声才好。

????……

????京城中别的地方尚且不知,蒋府里气氛却很是沉重,蒋老夫人的灵柩放置在新设好的灵堂中,全府人披麻戴孝,夜里守着灵堂的人正是杜鹃和彩雀两人。

????杜蒋老夫人死后,两个丫鬟也没了去处,念在跟了老夫人这么多年也有苦劳,还是按照往常惯例放出府去。杜鹃和彩雀如今已过了双十有七年华,皆是还未婚配,杜鹃是家生子,老子娘还在蒋府庄子上做事,放出府去还能有一方容身之所。彩雀却是当年蒋老夫人从外面买回来的,一直孤身一人。

????夜里灵堂更是冷清的很,蒋老夫人的棺材散发出幽幽的沉色,外头一起风穿过灵堂而入,将本就微弱的白蜡吹得摇摇欲坠,盆里的纸钱有未燃完的晃晃悠悠的飘起来,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拿着纸钱玩耍似的。司乐的人早已回去了,蒋府里越发冷清,似乎硕大的府邸只有她们两人。

????杜鹃起身去上茅房了迟迟未归,便只剩下彩雀一人。白纸灯笼在房梁上摇摇晃晃,洒下一片斑驳的黑影,无端的有些渗人。

????彩雀心中一紧,不由得伸手抱住自己的双臂,花窗外月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隐没了,似乎只有灵堂这点微弱的光亮,而阴风一起,这点微弱的光似乎也要熄灭了。

????突然,棺材猛地发出一声脆响,那声音奇怪,正像是有人用指甲在挠木板一般,彩雀身子一僵,一股寒意兜头盖脸的将她身上浇了个透心凉。不安的往前走了走,便又是一声巨大的响声,吓得她面色一白,身子一下子软到在地上。

????杜鹃一去竟像是没了声息,再也没回来,那巨大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几乎是炸响在彩雀耳边,地上,灯笼光亮的阴影里,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影子。

????那影子细细长长,身子像是被人奇怪的拉长了一般,依稀是个女人的身影,头发长长的拖下来,在灵堂中异常的显眼。

????彩雀惨叫一声,再也无法保持冷静,这般的景象实在是太渗人了,她一下子跪了下来,朝那灵堂上的灵牌一个劲儿的磕头:“老夫人,是奴婢错了,奴婢不该害你,饶了奴婢吧,求求你饶了奴婢吧。”

????那黑影却是没有放过她一般,眼瞧着从后面饶将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彩雀只感到一双冰凉的手抚在自己脖颈上,那长长灰白的指甲擦过去,她终于忍不住一抬头,正对上一张惨白的脸,双目黑而大,直发绕着满身,唇边是大块的乌黑的血迹。

????彩雀终于崩溃的大声哭叫起来:“老夫人,奴婢错了!老夫人……”声音戛然而止,彩雀双目涣散,软倒下去。

????那生的渗人的鬼怪却一把扯去自己的头套,露出一张风情万种的脸来,正是锦三。锦三从怀里摸出一个药瓶,熟练地捏起彩雀的下巴喂她吃了下去,彩雀软软的倒在地上。

????锦三这才大踏步的走出来,窗外,锦一面无表情的的抓着杜鹃,杜鹃被点了穴道,神色惊恐无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乖乖的,难道你也想变成她那样?”锦三笑了笑,虽然生的妍丽,看在杜鹃眼中却如恶鬼一般。

????杜鹃惊恐的摇摇头。

????锦三笑了:“那我解开你的穴道,你可不要大叫,若是叫了令我分心,那么……”她手中的银簪子一端散发着幽幽蓝光,显然是淬了毒液的。

????杜鹃赶忙点头。

????锦三这才解了穴道,一解开穴道,杜鹃就急忙问道:“她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锦三语气轻松:“只是大约从此之后便成了个傻子了而已。”

????杜鹃一愣,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悲凉的感觉。她与彩雀早年间一同伺候蒋老夫人,这些年共同进退感情自是十分深厚的,可是刚才她被这个陌生人挟持,愣是眼睁睁的看着彩雀被人惊吓至此。而从此变成傻子……一个变成傻子的丫鬟,能有什么好下场?

????“可别光顾着心疼了。”锦三咯咯咯的笑起来:“你也想变成她那样的傻子么?却不知你这样美丽的姑娘变成傻子,那王公子可还喜欢?”

????杜鹃一怔,登时浑身发凉。王公子,她怎么会知道王公子?

????蒋老夫人是怎么死的,她比谁都清楚,震惊于彩雀如此胆大的同时,她却也收到那个人的筹码。那个人说,只要她也能作证,便能帮她脱了奴籍。

????杜鹃跟在蒋老夫人身边,原本是打算一辈子不嫁人的。不想遇着个王公子,只是一个奴才无论如何也是没有资格嫁与王公子为正妻的。若是能脱了奴籍,岂不是能与王公子双宿双飞,成为一双眷侣。所以,杜鹃沉默了应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