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四章 隔阂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日子平静的流逝过去,好似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转眼便到了夏末,天气比起之前的炎热来稍稍凉爽了一些。过去冗杂的事情慢慢沉淀下来,蒋老夫人的去世似乎也渐渐被众人抛之脑后。

????锦英王府,雪鸽扑凌凌自窗外飞进来,落在屋中黄杨木书桌上,翅膀不小心沾到了砚台中的墨汁,雪白的羽毛登时出现几点墨香。

????萧韶将雪鸽从砚台边上提起来放在掌心,雪鸽雪白的小脑袋偏着头看他,黑豆似的眼睛灵敏慧黠。萧韶摸了摸雪鸽的头,解下雪鸽腿上绑着的铜条。

????铜条中的字条不长,上头写着一行细小的字迹,萧韶看完字条,慢慢皱起眉。

????片刻后,他将字条放到一边的油灯上烧掉,吩咐身边人道:“备马,我要出京。”

????“主子……”锦一有些迟疑。

????“叫夜枫出来,易宝阁不用手了,去百丈楼找齐四。”

????锦一神色一凛,道:“是。”

????……

????阮居中,天竺挑起帘子道:“姑娘,马车已经备好了。”

????露珠顺手抓起桌上一小篮点心,笑道:“拿上路上吃些也好。”

????几日前接到董夫人的帖子,落款是董盈儿,邀约的人却是董夫人,只说想要请蒋阮去府上小聚一番。自从蒋老夫人过世后,也为了守孝,蒋阮干脆在院子里呆了许久一段时间,并不曾出门过。董盈儿说起来也已经与她许久未见了,突然收到董家的帖子,连翘和白芷都觉得有些意外。

????于是今日便让天竺备好马车,出去董府一趟。

????出门的时候恰好遇着了蒋丹与红缨正在说话,红缨的肚子越发显怀,大约再过些日子也就要临盆了。如今蒋权将府中的事情都交给红缨打理,夏研不曾放出来,原先的二姨娘也早已香消玉殒,红缨一支独大,在蒋府里俨然是当家主母的派头。

????露珠目光闪了闪,也不知红缨是否想要左右逢源,除了蒋素素外,倒是对蒋丹总是和颜悦色的,两人关系极好。表面上瞧着蒋丹也没做什么,可是露珠跟了蒋阮这么久,自然也能看出点门道来,那蒋丹并不是表面上的无害,红缨这么做,岂不是在打蒋阮的脸面?亦或者是,红缨以为讨好了蒋丹,日后也能巴上宫里的娘娘?

????面上虽然还是甜甜的笑意,目光却难掩不忿。倒是蒋丹先看见了她们,笑着招呼道:“大姐姐。”

????蒋阮点头:“四妹,姨娘。”

????红缨一手扶着肚子,脸上丝毫没有别的怀了身子之后显出的憔悴邋遢,反而更加艳光四射,比起从前来似乎还更多了几分风情和韵致,皮肤越发光滑如玉,身上的衣料首饰皆是上乘,显然很得蒋权宠爱了。她看见蒋阮,笑道:“大姑娘这是要去哪儿?”

????“董小姐邀我去府上小聚。”

????蒋丹便笑起来:“大姐姐可真令人羡慕。”

????“你日后也能结实许多姐妹,说什么羡慕。”红缨说笑道。

????“姨娘打趣我。”蒋丹有些害羞的低下头。

????蒋阮瞧着面前一幕和乐融融的画面,这府上的小妾和庶女倒是相处的极好,红缨如此举动,想来和蒋权的吩咐也分不开关系。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再抬起头来时依旧笑靥如花:“既如此,就不打扰姨娘和四妹闲谈,我先走一步。”

????“大姐姐慢走。”蒋丹笑的良善,若非知情的,恐怕还以为这两位是亲生的两姐妹。

????待出了府门上了马车,露珠终于还是忍不住道:“五姨娘是什么意思,瞧着倒是与四小姐比对姑娘还热络些。”

????蒋阮淡淡摇头:“五姨娘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在我这里得不到什么好处。”她性子冷淡,之前因为夏研和二姨娘,与红缨算是站在统一战线。夏研和二姨娘一去,红缨在府里没有威胁,只要讨好蒋权就可以了,二蒋权向来不待见她,红缨与她热络,就会失去蒋权欢心。

????“这也太见风使舵了些。”露珠想了想在,终是摇了摇头。

????“人心易变,何必多期待。”蒋阮闭上眼睛,靠着车壁休息。

????露珠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了。倒是天竺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蒋阮。跟着这个主子的时间越长,天竺对蒋阮的疑惑就越深,她不明白蒋阮身上那种几乎是与神俱来的凉薄到底是从何而来。在某些事情上,她做的比一个杀手更狠绝。锦衣卫里天竺也算是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深闺淑女,聪明好的可怕。

????而当初二姨娘死前蒋阮说的一番话,也深深的烙印在了天竺心中。

????蒋阮说蒋府欠她的命债,她会一条一条的讨回来,可是从始自终,蒋府里死去的她的家人也不过只有赵眉一人而已,哪里来的一条一条的命债。

????天竺觉得蒋阮的心中藏着一个很深的秘密,这个秘密连她身边算是十分亲近的几个丫鬟都懵然不知。她想,或许应该找个时机,将这些事情好好报与少主说一番才是。

????……

????京兆尹府上。

????董盈儿倚在软榻上,与其说是倚,倒不如说是没了气力整个人软倒在榻上,比起前些日子的瘦削憔悴,这几日倒像是养胖了些,只是面上却是哀愁之色浓重,哪里像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女。

????丫鬟红儿上前将煮好的红糖莲子粥端上来放在榻上,恭敬开口道:“小姐,用些粥吧。”

????“我不想吃。”董盈儿恹恹的别过头去。

????“不想吃也得吃。”一道冷硬的声音传来,却是京兆尹董大人踏门而入。只是神色却是十分冷峻,生硬道:“收起你那些不切实际的心思,画像已经送入宫里去了,再过些日子宫里来人,你就给我乖乖进宫去。”

????“父亲,”董盈儿声音软软,语气却坚持道:“盈儿绝不入宫。”

????“不入宫?那你就跟你娘去常家赔礼道歉,进常家的门!”董大人怒道。

????“盈儿此生只嫁一人,就是蒋信之蒋大将军!”

????此话一出,董大人气怒难平,登时便对董盈儿扬起一只手,董盈儿毫无惧意的与他对视,到底心中不忍,董大人还是没打下来。只是怒道:“糊涂!我看你还是不清醒,再关几日!”

????说罢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待董大人走后,董盈儿便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整个人萎顿下来,伏在软榻上嘤嘤哭泣。董大人从来疼爱她,如今却是将她关在屋里软禁,每日命人好吃好喝的精心照料,不为别的,就只为了将她送入宫去。她原来以为自己有个好父亲,同情蒋阮的遭遇,可如今看来,她的父亲和蒋阮的父亲有什么两样,到底同样狠心!

????却说外厅里,蒋阮下了马车,便被董府的下人迎了进去。蒋阮来过京兆尹府上几次,下人也得熟识了她。将她领进正厅中,董夫人正坐在座位上出神,见她进来,忙起身迎接道:“郡主。”

????“夫人唤我阮娘就好。”蒋阮微笑。

????董夫人赔笑道:“阮娘,其实那帖子是我以盈儿的名义向你下的,你……不会怪我吧。”

????“夫人说笑了,”蒋阮微笑:“可是盈儿姐姐出了什么事?”

????董夫人心中一跳,看向蒋阮,对上对方那双温和含笑的眼睛,那眸光中似乎有一种令人安心和信任的魔力,她心下稍宽,叹了口气道:“说出来不怕郡主笑话,盈儿这姑娘,原先也是从没让我操过心的,懂事也懂事的早。阮娘也许听说过,盈儿早年间便和常家的三公子订了亲,可是…。哎,偏偏这节骨眼上,她有了心上人,自个儿去与常三少爷说了,与常家退了亲。”

????她看蒋阮并没有露出鄙夷的神情,才大胆的继续说下去:“这样的事情便是发生在我们府里,也是不能容忍的,常家自也是一样,退亲后,这事情被传了开去,盈儿这年纪早就到了该说亲的时候了,这么一闹,便是有些想与盈儿结亲的人家也打消了念头。眼看着盈儿留在府里也是任人说道,老爷一气之下便让人画了盈儿的画像送去了选秀。”

????“盈儿姐姐可是不愿?”蒋阮问道。

????“自是不愿的。”董夫人脸上的愁色更重了些:“盈儿知道此事与老爷大吵了一架,老爷本就是个倔性子,也与自己女儿犯了混,将盈儿锁在屋里,每日令丫鬟看着她吃饭,说若是拿自己的身子威胁便将她房里的丫鬟全都打杀了去。盈儿没办法,每日饭倒是吃了,可瞧着越来越忧愁。”她对蒋阮道:“好孩子,我知道你与盈儿关系好,你的话盈儿总是能听进去一两分的。你且让她打消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让她别再这样沉迷下去。”

????蒋阮微微一笑:“自然是,阮娘可否问一句,盈儿姐姐的心上人,是谁?”

????此话一出,董夫人的神色变了变,似是难以承受一般的低下头,迟迟不敢去看蒋阮的脸色,片刻后,才从嘴里艰难挤出几个字:“是郡主的大哥……蒋副将。”

????……

????丫鬟打开帘子,董盈儿不耐的开口道:“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姑娘,弘安郡主来看您了。”丫鬟小声道,朝身后的蒋阮点了点头。蒋阮示意那丫鬟出去,丫鬟掩上门离开。

????董盈儿本是伏在软榻上,听闻丫鬟的话也是一愣,似乎没能明白丫鬟嘴里的“弘安郡主”,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连忙去看,果然见蒋阮朝这边走来。

????“阮妹妹。”董盈儿乍惊之下便站起身来,自从蒋老夫人去世后,本来她也应当是跟着府里人去蒋家吊唁的,可董大人将她关在屋里不许她出去,便也没能见到蒋阮。说起来两人也已经有多日未见,这些天来董盈儿都未曾见过外人,突然见到蒋阮,心中还是有些高兴地。

????她仔细打量蒋阮,因着还在热孝,蒋阮便是不能穿红衣,只穿了青色的薄罗长袍,简单素净至极,倒是给她添了几分平日没有的脱俗清婉。看着模样也十分精神,倒是没有因为蒋老夫人的死陷入悲伤。

????“阮妹妹,你怎么样?我出不了府,当日听说你被抓进大牢,可没受什么委屈吧?”董盈儿关切问道。

????蒋阮摇头,目光在董盈儿脸上停顿了一下。董盈儿从来都显得活泼欢快,董大人将她保护的好,从来都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如今看来那张脸上时常挂着的快活已然消失,留下的只是浓浓的哀愁。

????董盈儿注意到蒋阮打量她的目光,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去,问:“阮妹妹,你怎么会来看我?”

????赵瑾林自香文霏霏她们不是没来找过她,只是都被董大人以她生病了挡了回去。蒋阮能得了董大人的允许来府上,定然有什么原因才是。

????“董夫人邀我来的。”

????“我娘?”董盈儿有些疑惑:“她找你过来做什么?”

????蒋阮看着她并不说话,董盈儿默了片刻,才道:“你都知道了,不是吗?”

????“是。”蒋阮淡淡道:“你要进宫了。”

????“我不要进宫。”董盈儿拼命摇头:“我不想被送到宫里,阮妹妹,你救救我。”

????“那么,你嫁给常家?”蒋阮问。

????“不,我也不要嫁给常家。我……常三公子是个好人,我不能骗他。”董盈儿喃喃道:“我心里已经有了人,我不能嫁给别人。”她紧紧掐着身下的绸布:“父亲要将我送到宫里,根本不顾我的意愿,我说什么他都不听。”

????“董大人做的没错。”蒋阮神色冷静,并不为董盈儿的话打动。

????听闻此言,董盈儿不可置信的看着蒋阮道:“你竟然认为他是对的?不,父亲只是想要用我去换来府上的荣华富贵而已,他只是不想让我坏了京兆尹的名声。父亲根本就没有为我想过,阮妹妹,蒋尚书那样对你,你难道就不怨恨吗?你怎么能说父亲是对的?父亲现在做的事情和蒋尚书对你有什么两样?阮妹妹,你怎么能如此说?”她的语气中充满埋怨与偏执,哪里还有原先开朗的模样。

????蒋阮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时光飞逝而过,情是毒药,便让董盈儿仿佛换了一个人般,连自己的父亲也能如此对待。京兆尹董大人和蒋权自是不一样的两个人,蒋权要的是泼天富贵,就算将她和蒋信之的命搭上去也在所不惜。而京兆尹只是想要让这个疯狂地女儿清醒一些罢了,只可惜他的苦心就此白费,董盈儿不但没能清醒,连他也一并恨上了。

????董盈儿猛然抬起头死死盯着蒋阮,突然从榻上下来扑倒在蒋阮脚边,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道:“阮妹妹,你帮帮我,你帮帮我,我心里只有蒋副将一个,此生绝不嫁给别的人,你帮我劝劝父亲,阮妹妹你这么聪明,一定会有办法的。”

????她发丝凌乱,语气卑微,草芥一般的伏倒在蒋阮脚边,双手紧紧抱着蒋阮的腿,泪眼朦胧的模样真如走投无路一般。

????蒋阮轻轻叹息一声,弯下腰来,将董盈儿的手指一根根的扳离,怜悯的看着她:“我为什么要帮你?”

????董盈儿一愣,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蒋阮神情温和,语气也轻柔,偏偏说出的话却带着十足的冷酷:“我大哥对你无意,你喜不喜欢他,与他何干?”

????“我……。”董盈儿语塞,是啊,蒋信之当初与她也不过是匆匆见过几面,蒋信之更是没有对她流露出什么特别的意思。她一门心思喜欢上了蒋信之,并不知道蒋信之的态度,可因为蒋信之带兵出征,她便可以骗骗自己,如今就被蒋阮这么将真相毫不掩饰的说了出来,董盈儿顿时只感到一阵难堪。

????“你不愿意进宫,也不愿意嫁入常家,但也永远不可能嫁给大哥。”蒋阮轻轻道。

????“为什么?”董盈儿的声音中带着哭腔,看向蒋阮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为什么?蒋信之在朝堂之上平步青云,日后也必不能投入八皇子一派,而京兆尹在朝中却是保持着中立态度,既不得罪八皇子,也不得罪五皇子。日后若是蒋信之真的娶了董盈儿,宣离以京兆尹来威胁蒋信之,蒋信之就多了一个软肋,永远都被人拿捏。

????如果蒋信之真的喜欢董盈儿,那么这一切自是没有什么,可惜,蒋信之从来都没有表现出对董盈儿的喜欢。

????“因为大哥并不喜欢你。”蒋阮的话将董盈儿的最后一分妄想击垮。她张了张嘴,对蒋阮道:“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

????“世上之事,唯有情不可强求。”蒋阮颔首:“盈儿姐姐喜欢大哥是盈儿姐姐的事情。盈儿姐姐自是心性坚定。”她淡淡道:“只是不知道到了大哥娶妻成亲的那一日,盈儿姐姐会不会还如今日一般无悔。”

????“阮妹妹,你当真如此绝情?”董盈儿艰难道。

????蒋阮眉眼艳丽,神色波澜不惊,道:“是。”

????------题外话------

????蒋丹不是**oss啦,**oss暂时还不会出来的,要到后期才出来,蒋丹顶多是个大虾米,而且注定走不了太远,大家不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