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六章 金菊宴上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那一日到了最后,懿德太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蒋阮敏感的感觉到懿德太后心中一定藏着一个秘密,就如那副莫名其妙的南疆风景图画一般。然而这秘密懿德太后似乎并没有要告诉她的意思。上一世在宫中呆了多年也没听说过懿德太后的什么秘密,想来是连宣离也不知道的。

????若说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便是听说天晋国与大锦朝的这场战役中,本来大锦朝越战越勇,眼看着天晋国就要战败,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天晋国突然绝地复生,竟又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本事,将天晋国的最后一击抵挡了回去。战局又重新僵持起来。

????蒋素素自是又高兴了一回,再在府里遇到蒋阮的时候,时常故意提起此事。蒋阮自作是疯狗乱吠,蒋素素几次下来见蒋阮都无动于衷,便也扫了兴,干脆不再提,专心为过些时候的金菊宴做准备。

????金菊宴是大锦朝的风俗,初秋时期菊花开了不少,由郡守夫人主持,邀请京中芳龄少女们小聚,少年们则在另一边谈论相交。虽说表面上瞧着是小聚不假,实则不过是各家夫人太太为自己相看女婿媳妇。大锦朝的风气倒还算是开明,也曾有在金菊宴上遇着的少年少女,最后成全一段美满姻缘,传为一段佳话。

????蒋权或许终是意识到自己府中两个嫡女已经到了定亲的年纪,抛开蒋阮暂且不提,蒋素素却是蒋权的掌上明珠,自是要为她寻一个好夫婿。这一次也是请了夏侯府的大奶奶申柔一同带了蒋阮前去。

????夏娇娇的画像也已送入宫中去了,这等场合自是不用参与的。随着蒋超在宣离面前越发得脸,夏诚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加上夏研之事本就是夏侯府理亏,便又同蒋府关系逐渐缓和,只作没有发生过那件事一般。

????蒋素素前去金菊宴,蒋阮若是不去,势必会招来口舌。加之郡守夫人的帖子上也是上了蒋阮的名字,便与申柔一道前去。

????许是将这次金菊宴看的极为重要,蒋素素却是整日在房中闭门不出,素心苑偶尔传来婉转的琴音,倒也算的上优雅动听。阮居里的几个丫头却是不以为然,夏研在佛堂里受苦,做女儿的偏生还有心思去赴这些个劳什子的宴会。当初夏研事事都为蒋素素着想,不想这个女儿却是个白眼狼。

????蒋阮倒是未曾将这次金菊宴放在心上,每日依旧该做什么做什么。天竺见她如此倒是很欣慰,只心道少主的一番苦心到底没有白费。若是这养好的大白菜白白的让别的猪拱了,待少主回京定是要发怒的。咳,当然,蒋阮不是白菜,少主更不是……。那什么了。

????炎热的夏日终于慢吞吞的度完了最后一个尾巴,转眼便到了初秋,日头早已消了早些日子的毒辣,变得有几分温和起来。偶尔还能有几丝极凉爽的风,便是阮居外头的小花坛里,随意栽种的不知名的白色小雏菊也开放了起来——金菊宴要到了。

????若是往常的金菊宴,蒋府里必是极热闹的。有上下打点的夏研,吩咐其中规矩的蒋老夫人,到处采买首饰的二姨娘,穿的美若天仙的红缨。那蒋俪自是飞扬跋扈如前,蒋素素再笑着做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像。蒋丹怯懦小心翼翼的讨好。蒋府里是不缺女人的,满屋子的红粉胭脂,自是数不尽的旖旎风流。

????然而往昔若流水一般稍纵即逝,仿佛那些媚丽的倩影不过是南柯一梦。如今的蒋府只有一个大着肚子的姨娘,却仿佛改了性子一般的再也不谈风月,只操心起琐碎,再无往日的轻灵。而其余的人死的死,疯的疯。硕大的一个蒋府,竟是空荡荡的惹人寂寥,显出几分萧条之态。

????府邸中的下人对这些变迁最是敏感,也不过是短短几年间,蒋府似乎便换了一个模样般。这些自小生活在蒋府的家生子们心中隐隐浮起一个念头,蒋府几十年的花团锦簇,或许再过不了多久,便会与这些蒋府的女人一般归于满地尘埃。

????……

????一大早蒋阮便被白芷和连翘服侍梳洗,今日却是老天爷也肯赏脸,微微冒了个日头,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却没有丝毫暑气。清风凉爽,最宜观花。

????因着还未出孝期,白芷便为蒋阮挑了莲青的衣裳,连翘道:“倒是可惜了姑娘的颜色,原本穿大红的最好,谁也比不过去。”

????“姑娘又不是去比美的。”白芷道:“莲青的也挺好,庄重。”

????好容易收拾完好,丫鬟来说夏侯府的马车已经在府门外等着了,申柔来接人倒是来的早。蒋阮刚出门,便瞧见一身素衣的蒋素素。

????蒋素素这些日子因着一直呆在府里,每日许是又焦躁,从前的丽色便减了三分。今日想来也是精心打扮过,一身软银青罗百合裙裁剪别致,将她衬托的窈窕有致,长发琯成一个参鸾髻,斜斜插着一只琉璃如意簪。既素净,又显得出尘脱俗,加之似乎是当初的媚术又精进了几分,一举一动褪去了那层轻浮,显出一种独有的魅力。便是一直吸引着人的目光,只觉得她真若九天仙子下凡一般。

????见蒋阮出来,蒋素素也打量起了蒋阮,蒋阮自是许久未穿红衣,今日挑了一件莲青色的素纹绣花袄裙。莲青色本就挑人,越发显得她肤色白皙,眉目深艳,庄重的色彩更是令她多了一层别人没有的皇家贵气。尊贵天成,仿佛天生便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一般。

????蒋素素看着看着,眸中便渐渐蕴起一层深刻的恨意来。

????其实倒也不怪蒋阮,懿德太后让司衣殿做衣裳的时候,时常也会给蒋阮做一些。宫中分给郡主的衣裳料子自是不用提的。蒋权手中虽也有许多好东西,可到底比不上宫中的贡品。加之蒋阮上一世在宫中呆了那么多年,举手投足自然沾染了宫中的习性。这习性便是短时间里也学不会的,别人是不知道她那样的过往,只会说她是风仪天生。

????马车帘子便被人掀开一角,申柔笑道:“两位姑娘,可还不上马车来?”

????蒋阮目光一扫,便瞧见马车上还有另一个人。微微一怔,待上了马车后才发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夏家二奶奶俞雅。

????当初夏侯府与蒋府交恶,便是因为夏俊之事。事情发生的时候俞雅恨毒了蒋素素,可夏家人又不是傻子,只要稍稍一想,便能知道其中到底是谁在布置。夏俊因为她而无法入仕,俞雅没有将她打杀便是很能隐忍了。

????申柔看了看蒋阮,又看了看蒋素素,捂着嘴吃吃笑起来:“尚书老爷真有福气,两位姑娘都是似玉如花的。”

????“是啊,”俞雅也破天荒的开口说道:“郡主如今瞧着,又是比三年前更加风华绝代了些。”

????蒋阮微微一笑,并不接话,只是淡淡的看着俞雅。夏侯府两位奶奶,大奶奶申柔是个笑面虎,对谁都一副温柔和气的模样,生的也美貌,只是看夏娇娇是何模样便知道这位大奶奶私下里是个什么性子。而二奶奶俞雅却是刻薄又尖酸,夏二老爷风流花名在外,若非这位二奶奶替他生了个儿子,怕是夏二老爷早已一纸休书将她废了。

????若说这恭维之话是从申柔嘴里吐出的,自是没有什么问题,偏偏是从尖酸刻薄的俞雅嘴里吐出,而且,俞雅还与她势同水火。到底也太奇怪了些。

????俞雅被蒋阮的目光一看,别开眼对蒋素素道:“二姑娘今日定会艳惊四座。”

????蒋素素柔柔一笑:“二舅母过奖了。”

????……

????一路行到郡守夫人府上,到底没出什么事,待下了马车,候在外头的奴仆便上前来迎接。一路领着她们进去,大厅里果真早已坐了一众夫人太太,年轻小姐们都在院里赏菊去了。这郡守夫人是个爱花之人,府邸中腾了很大一片场子来种花。便是足够宽敞,也足够那些少年人在院子里谈论或是切磋了。

????只不过少年在西园,少女们在东院,若是有偷偷过来相看的,自是不提,只要不做出格的事情,旁人见了也只做不知,这一日待年轻人们总是分外宽容的。

????郡守夫人起身迎了几人,目光落在蒋阮身上,不由得眼前一亮,道:“弘安郡主果真气质天成,真是让人嫉妒蒋大人啊。”

????蒋素素便是这么被忽略了,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气。却发现厅中大半的人目光都落在蒋阮身上,一时间有些狐疑,怀疑她的媚术倒退了,否则怎么众人都不看她,反而去看蒋阮?

????她却不知道,那媚术对男人自是有效的,可在座的俱是官家夫人,怎么会管谁好不好看,蒋阮如今是弘安郡主,身后有将军府,上头还有一个战神大哥,座上有儿子的人都盘算着能不能将蒋阮娶回去做媳妇儿。蒋阮本就生的尊贵,就是生的过于美貌了些,可那行事的贵气愣是将妩媚之色压住,显出一两分没有的大气起来。官家太太挑媳妇儿,容貌都是次等的,就算蒋阮生的貌若无盐,在这些夫人眼中也是香饽饽。

????郡守夫人想来也是打的这个主意,她有两个儿子,如今正是弱冠之年,也到了娶妻之时,眼下看蒋阮正是越看越满意,还要再热络的说几句,便听得身后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阮儿妹妹,等你好久了。”

????蒋阮抬眸,却是赵瑾从座上走过来,对着她眨了眨眼。蒋阮颔首,赵瑾上前来拉住她的手对郡守夫人道:“夫人,我与阮儿妹妹去院子里瞧瞧菊花,那样好看的菊花,阮儿妹妹还没瞧见呢。”

????郡守夫人一句话梗在喉中,申柔忽的一笑,打了个圆场道:“我也正想与夫人说说话,小女孩儿家就去院子里自个儿玩吧。素素,你也跟着去好了。”

????俞雅皱了皱眉,看了蒋阮一眼,到底还是跟在了申柔身边。

????蒋素素也笑了笑:“好。”

????三人一道出了正厅,蒋素素才对蒋阮道:“大姐姐跟赵小姐应当是有许多话要说的,素娘就先自行离去了。”她自是不愿跟蒋阮呆在一块儿的,蒋阮总是将她身上的光华比了下去,如何甘心?况且她还想要去西园瞧瞧那些少年们,她就不信,凭借着她的美色,就不能多几个裙下之臣?

????看着蒋素素的背影,赵瑾有些奇怪道:“那不是西园的方向,你二妹想干什么?”“不必管她。”蒋阮道。

????“哎,你就不怕出了什么事,回头人说蒋府的不是?”赵瑾更奇怪了。她若是跟着家中兄弟过来,父母必然耳提面命几个兄弟,说什么出去就代表着整个府的头脸,万万不在外头丢了面子,没得数落了自家府上的不是。

????蒋阮微微一笑,赵瑾生活的赤诚,要是蒋府真的因为蒋素素而垮那才是好事,她要是疯了才会主动替蒋素素收拾残局,替蒋府挽回脸面。

????见蒋阮不言,赵瑾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只看着她道:“你倒是心宽,说起来我们也有许久未见了。倒是想与你说说话。”她看了看外头,问:“你可想去看菊花?”

????说起菊花,赵瑾面上便闪过一丝不耐。她是武将家的女儿,自是不喜欢花花草草的,也不用于别的闺阁少女一般伤春悲秋。至于那院子里明着赏花实则争奇斗艳的一众女人更是吵得她头疼,若非自家娘亲非要她来这一趟,赵瑾自己是万万不想来的。

????蒋阮一看她的脸色便知她在想什么,忍不住微微一笑:“不想。”

????“正好,我也不想。”赵瑾一听就乐了:“我就知道阮妹妹与我是一道的。走吧,咱们寻个僻静的地方,好好说话。”说着便是拉着蒋阮,往赏菊的相反方向走去。

????赵瑾一边走一边与蒋阮说道:“许久都未见到盈儿了,前日里我遇着了京兆尹夫人,她说盈儿生了病,如今不能外出受风寒,也不知眼下好了些没有。”

????蒋阮垂眸,董夫人果真隐瞒了董盈儿的事情,如今董盈儿的画像被送到宫里去也是瞒了众人的。赵瑾说起此事还有些疑惑:“怎生忽然就生了病。听说常三公子与盈儿的婚约也解了,当初我还以为是常家嫌弃盈儿身子弱,还想找那常安讨个说法,却听说……”赵瑾自是大大咧咧的性子,说到此处突然住口,似乎明白自己说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抬眼看向蒋阮,见蒋阮一副微笑的模样,试探的问:“你知道了?”

????“知道。董夫人找我谈过,希望我劝劝盈儿姐姐,莫要把心思用在不切实际的的事情上头。”

????赵瑾叹了口气:“我与盈儿几个是一同长大的,她心思单纯,并不懂得什么,不过,阮妹妹可知道,盈儿心中的那个人是谁?”

????蒋阮微笑:“不知。”

????赵瑾叹息:“只盼她早些想明白才是。还有霏霏,她家里也已经为了选了一门亲,只等年后就过门去,也算是门当户对,京中的武将。”

????文霏霏也是武门出身,如今年纪也到了该成亲的时候。蒋阮问:“林姐姐如何?”

????“自香啊,”赵瑾笑眯眯道:“她却是个倔性子,今日本是她也应当来的,可愣是在府里与林大人大吵了一架,说甚么定不能学那迂腐之风,若是要找良人,也得是她认定的良人才是。”

????这么一听倒的确是林自香的惊世骇俗的性子,只是不知道林大人又要头疼几回了。两人已然行到了一处幽静之地,蒋阮问:“赵姐姐可曾想过找什么人家?”

????“我?”赵瑾摇头:“我才不要如那闺中女子一般,出嫁从夫,整日在宅子里便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我只愿如父兄一般上阵杀敌,保护大锦朝的百姓。”

????这话倒不似女子能说出来的了,只赵瑾一向被自家父兄养成假小子一般的脾气,却有几分豪气。赵瑾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神色一暗,摇头道:“只是……。”

????蒋阮抬眸看她。

????赵瑾想了想,凑近她道:“阮妹妹,我与你投缘,便跟你讲个秘密事儿,这事儿你可不能说出去。”

????蒋阮点头。

????“那天晋国好似和南疆勾结了,南疆派了援兵,这几日战事吃紧,皇上都下了死令,似是要增兵。”赵瑾贴着她的耳朵道:“我父亲接到了皇上的密旨,再过些日子就要出征了,天晋国山高水长,我真怕出了什么事情。”

????蒋阮心中微微一怔,赵瑾已经放开她,有些黯然的看着远处:“我空有一身武艺,也能上战场杀敌,却不能为父亲分担些什么。实在是很惭愧了。”

????蒋阮正要安慰她几句,突然听见前方幽静的花园桃林深处,传来了一点异样的声音。那声音极为低微,若不是恰好此刻赵瑾的声音也放低了,那声响怕是就要被掩盖了。

????------题外话------

????俺今天就走啦,周末下午回来,亲爱滴们不要想我哦~留下存稿给你们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