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八章 祸水东引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赵飞舟如今正是血气方刚的少年郎,不想今日却被蒋阮小看了,一时间又有些不服气。蒋阮吩咐天竺将郭梦丢到池塘边的假山旁,天竺下手自是不遗余力,郭梦的脑袋撞上了假山,登时流下一丝血迹。

????虽然在场的几人都有些惊讶,却也没有阻止。赵瑾平日里也最是厌恶这样背后捅人一刀的人,赵飞舟自不必说了。天竺又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在郭梦鼻下晃了晃,随机站起身来,道:“姑娘,两个时辰内她是醒不了了。”

????赵飞舟盯着郭梦的一举一动,有些奇怪,问道:“你这丫鬟竟也会武功?是从何寻来的?”赵飞舟自己也是练武之人,自然看得出来郭梦的武功不弱。

????蒋阮看了一眼远处,在另一头放风的露珠匆匆忙忙的跑来:“姑娘,夏家两位奶奶和几位太太们往这边来了。”

????果是夏家,蒋阮眸光一闪,便道:“甚好,我们且去周围避一避。”

????却说一行人自树林外头进来,为首的正是郡守夫人,申柔与她说着话,俞雅的目光却是一直在林中逡巡,似乎在找着什么东西。

????俞雅身边的一个丫鬟走在最前面,突然惊叫起来:“那边好像有人!”

????几位夫人均是露出诧异的神情,那丫鬟却好似遇见了什么难以启齿一般的事情。俞雅眸中闪过一丝喜色,却是郑重其事道:“胡乱叫些什么,还有没有规矩了?”

????“夏奶奶先别急着教导下人,”郡守夫人拍了拍她的手,问那丫鬟:“怎么了?瞧见人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那丫鬟支支吾吾的不说话,只低着头。诸位夫人看见她这神色,心中既是疑惑又有些猜测。今日金菊宴本就是为了那些小姐公子哥儿设的,若是有那出格的人,私自……。人大抵都是喜爱看热闹的,尤其是女人家。况且这些夫人也担忧自家女儿或是儿子搅合其中,一时间就有些进退两难。

????俞雅见状便道:“这丫鬟最近是越发无状了,我便去看看,是什么惹得她这般惊惶。”说着就率先上前。

????俞雅这么一往前走,其他的夫人便再也没有理由留下来,只纷纷跟了上去。申柔目光若有所思的在俞雅身上晃了一圈,嘴角一扯,干脆露出一个快意的微笑来。

????却说众人走到前方,却是被眼前的景象惊了一惊,只见一名女子横卧在池塘边的假山石旁,衣裳首饰什么的倒是完好,只是额头上一片血迹,触目惊心的令人起疑。

????侍郎家的如眉姨娘登时便惊叫一声:“梦儿!”

????侍郎夫人如今重病在床,自是不能再赴宴的,便是又生育了郭家公子与小姐的姨娘带着几位来赴金菊宴。

????那侍郎家的如眉姨娘原本是个戏班子里唱小曲儿的,惯会做那讨好爷们儿的勾当,今日来赴宴也是穿的一身招摇鲜艳,头上堆着的首饰只觉得要晃花众人的眼了,不知道的以为她是给自己来相看夫婿的,而非给女儿相看。在场的夫人们大多都是正室,也有极少数的侧室,也穿的温良,哪里瞧得上这般轻浮的人。如眉姨娘从方才到现在便一直坐着冷板凳,已经是十分不满,此刻一件女儿出了事,倒是什么也顾不上,自己飞快的跑上前去,一把将郭梦抱在怀里。

????待看到郭梦头上那块伤疤后,如眉姨娘更是破口大骂起来:“这是哪个夭寿的药这般害我的梦儿!好端端的便破了相,日后还怎么嫁的出去。”她声音尖利又难听,众人都微微皱起眉,如眉姨娘自己尚未察觉,冲着郡守夫人便尖声道:“我的梦儿是在夫人府上出事的,夫人一定要找到那起子小人严惩,待我找出来,看我不拔了他的皮!”

????到底是出身上不得台面的人,说话行事带着一股市井中的泼妇劲儿,且不说这番难听的话,便是无礼的连郡守夫人一并怪罪了也说不清楚。虽然郡守府上也应当为此事负责,可如眉姨娘的这般态度,登时就让人方才还对郭梦起的三分同情烟消云散。

????“夫人先别急,”却是赵家二奶奶姚氏看不下去,道:“且贤看看郭姑娘的伤势吧?”

????这做娘的只顾着嚷嚷,却不见去瞧女儿伤的如何,夫人们一听此话,对如眉姨娘更是多了几分鄙夷。如眉姨娘在侍郎面前有手段,在这些出身大家的闺秀太太面前却是没有脑子,自是察觉不到众人看她目光的变化。只是急急地晃了晃怀中的郭梦:“梦儿,梦儿?”

????郭梦双目紧闭,动也不曾动一下,如眉姨娘这才着了急,顾不得再使泼了,慌张道:“怎么办?梦儿不醒?到底是出了何事?”

????俞雅紧紧皱着眉,方才那做难堪之势的丫鬟也有些惊慌的低下头去。本不该是这样的,怎么会是这样?之前都交代好了,待他们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应当是赵飞舟和郭梦呆在一起,郭梦受了欺负哭泣,赵飞舟妄自不负责任的画面。怎么眼下赵飞舟人影不见,郭梦却受了如此重的伤?

????俞雅自是早已打听过,赵飞舟虽然性子火爆随了赵元风,却并不是个会无缘无故出手的人,赵家人也不会胡乱殴打女子。怎么会这般?只听郡守夫人道:“来人,将郭姑娘扶到屋里去,拿老爷的帖子快去请大夫。”

????待丫鬟们将昏迷不醒的郭梦扶到里屋里躺下,大夫还未赶过来,俞雅转了转眼珠,开口道:“那人竟敢在府里打伤郭姑娘,定是府里人。今日来金菊宴的人这样多,难免人多眼杂,不如找人来问一问,郭姑娘方才是跟谁在一起?”

????郡守夫人觉得她说的有理,便去找人下去传话,只说有没有人瞧见,今日郭梦与谁在一起过?

????传话的丫鬟很快就回来了,说是洒扫的的小丫鬟见过,今日郭梦曾与赵飞舟走到一处过。

????此话一出,姚氏的眼皮子便跳了跳,今日是她带着赵玉龙和赵飞舟前来的,赵玉龙和赵飞舟眼下也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偏生这两个小子的性子都如石头一般,愣是没有与哪个姑娘有亲密的想法。姚氏与周氏商量了一番,就带着自家儿子和侄子一同前来。谁知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姚氏出自书香门第,从小便是讲究规矩礼仪的,听闻此话便有些恼怒:“飞舟那孩子我是看着长大的,绝不会做出这等下作之事!”

????“知人知面不知心嘛。”俞雅道:“况且又没说什么,只是瞧见了赵三少爷与郭姑娘在一处罢了,赵家奶奶是在担心什么?”

????“你——”姚氏大怒。自是看出了俞雅的挑拨,瞧着一边的申柔,倒是想起了件事情。当初蒋阮的事情传到赵家,原是这个女人便是那夏俊的娘,今日这般故意挑拨,可不就是在报复?

????如眉姨娘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叫起来:“原来是你!没想到赵三少爷竟是这样的无耻之徒,我不管,赵三少爷害了我的梦儿,我这就回头找人告诉我家老爷,便是闹上官府,你们也断不能讨了好处去!”

????“如眉姨娘,”姚氏真的动了怒,一字一句铿锵有力道:“敢问我家飞舟为何要害你家闺女?无缘无故的,总有个原因吧。”

????“许是你家儿子看梦儿貌美,起了那等腌臜之心,梦儿不从,便被你那儿子恼羞成怒的打伤了!”如眉姨娘一番没脸没皮的话说出来,周围的夫人却也吃吃的笑起来。这如眉姨娘果真如个泼妇一般,却不知这番话说出去到底会对她女儿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怕是今日之事一传出去,日后郭梦再想找个好人家便是很难了。亲娘都如此不要脸面,女儿能好到哪里去?

????如眉姨娘兀自说的欢快,却不知赵家人从来都护短,更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便是那瞧着温温软软的姚氏,嫁入赵家这么多年,骨子里也带了赵家的几分悍勇。登时便冷笑一声:“如眉姨娘惯会说笑。飞舟是什么样的姑娘找不着,非要找一个庶女,还是如眉姨娘觉得郭姑娘会唱几句小曲儿,飞舟便喜欢的紧。殊不知比起那京城东街的戏台子里的小桃红,又待如何?”

????周围的夫人中也有与姚氏交好的,自是明白以姚氏平日的脾气断不会说出这等刻薄的话。今日却是被逼得紧了,动了真怒。

????姚氏这一番话说完,连郡守夫人都有些想笑。那东街戏台子里的小桃红唱的一首好曲儿,每日迎来送往的,不知和多少官家老爷有纠扯。姚氏这话不可谓不毒。

????俞雅心中俺很没想到瞧着好欺负的姚氏竟也是这般会伶牙俐齿的。那厢的如眉姨娘自是也听出了姚氏话里对她的讽刺,只恨的有些肝疼,偏生她又没有姚氏这般的机敏,怎么也想不出回话来。

????眼看着气氛有些凝滞,便听得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却是那群在院子里玩耍的贵女们前来了。

????走在最前面的却是郭家大小姐郭襄,方走到门口,如眉就恶毒的看着她斥道:“大小姐,怎生你与梦儿出去赏玩,便是梦儿出了事,你这个大姐到底是如何当的?难不成都不知道要照顾妹妹吗?”

????郭大小姐今年也不过十五六岁,因着母亲还在重病,只穿了一件深绿色的长衫,极为素淡,眉眼也如整个人一般清淡沉静。听到如眉姨娘恶毒的控诉,却是摇头道:“姨娘,我便不是妩媚肚里的蛔虫,岂能时时刻刻都跟着她。况且之前我也让五妹跟我一道,是五妹自己拒绝的。”

????、

????如眉一愣,便见郭襄身边的另一个小姐倒:“是啊,郭姐姐之前是要与郭五小姐一道走的,谁知郭五小姐不仅不愿意跟郭姐姐在一块,还辱骂郭姐姐。”

????周围的几个贵女俱是点头,称她们也是亲眼瞧见的。贵女们本就并不瞧得上庶女,何况郭梦的性子的确不怎么讨喜,同情郭襄之余自是不留余地的踩一踩郭梦。如眉姨娘气的吐血,可贵女如此多,又不可犯了众怒,只得将一腔怒火发作在郭襄身上,怒视着她。

????郭襄不为所动,倒是俞雅的目光闪了闪,落在跟在后面赵瑾身边的蒋阮身上。似是注意到了如眉的目光,蒋阮抬眸对她微微一笑,登时俞雅心中便浮起一丝不详的预感,只觉得似乎遗漏了什么事情。

????“姨娘,五妹是被人害成这样的。”郭襄道。

????“什么?”如眉一听,立刻就反问:“你知道是谁?”

????“这……。”郭襄有些为难,却是赵瑾道:“因为郭五小姐撞破了别人的秘密。”

????“什么秘密?”如眉紧紧追问,赵瑾却是有些为难,不肯再说了。

????“到底是什么秘密?”见赵瑾这般,如眉心中更是焦急,只伸手扯了一把赵瑾的袖子,赵夫人见此,微微皱了皱眉。

????方才替郭襄说话的那位小姐却是开口道:“哎,刚才大伙儿都听到了,现在可不是秘密啦。”

????这位小姐是士大夫家的小小姐,今年还未及笄,不过十一二岁,倒是没有那么多顾忌,说起话来的时候也干脆的多。在座的贵女们面面相觑,都低下了头。似乎这秘密极难启齿,实在是不能再提。

????俞雅心中一跳,看向蒋阮,蒋阮唇边的笑容似乎加深了些,怎么看都有一种诡异。她紧紧盯着蒋阮,眉头渐渐皱起来。

????“到底是什么事情?”郡守夫人柔声道:“说出来,不怕的。”

????那小小姐满不在乎道:“说就说嘛,那秘密是说夏家大小姐是二老爷的孩子。”

????此话一出,甫座皆惊!

????原本作壁上观看戏看的畅快的申柔没想到话锋一转便绕到了她的头上,登时面色一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俞雅厉声问道,下意识的去看申柔,便见申柔脸色不似平常的模样,心中一顿,一颗心便缓缓的沉了下去,陡然间升起一股铺天盖地的恨意。

????她和申柔妯娌斗了这么多年,自是明白申柔的表情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刚才那位小姐的话……是真的。

????她入夏家的大门时便知夏天才生性风流花心,只是她生了夏俊,自是坐稳了当家主母的位置,夏天才就算再怎么乱来,也要顾及着她三分。

????只是俞雅本身就是刻薄之人,又生**妒忌。夏家大房夏天逸生性木讷,却娶了申柔这样的美貌娇妻。女人家总是要妄自攀比的,她自是看不惯申柔生了女儿还有丈夫疼爱,她生了儿子夏天才的心却不在她身上。最恨的,是夏天才偶尔不经意的目光流连在申柔身上,尽是欣赏。

????如今一想,原来他们两人早已有了首尾,难怪了,夏天才对自家大哥的感情说不上多亲厚,却对夏娇娇这个侄女十分疼爱。却原来,夏娇娇根本就是他们两人的贱种!

????叔嫂有了首尾,夏天逸被人戴了绿帽子还替人养女儿,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来说吧,”蒋阮淡淡道:“方才我们在此地,来了一个小丫鬟,却是受了惊的模样。只说郭五小姐撞破了夏家的秘密,那人杀了郭五小姐,还要将她也灭口。那小丫鬟吓得不轻,我们追问下,倒是将这秘密说了出来。就是眼下见得这般。”

????“好哇,原来是你害了我的梦儿!”如眉本就是个见风使舵的性子,一听闻此话便登时转了方向,对着俞雅和申柔便啐了一口:“你们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丑事,还想杀人灭口,我的梦儿要是有什么闪失,我家老爷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俞雅深吸一口气,深知眼下不是追究其他的时候,若是夏家真的传出了不利的流言,对她来说也并非好事。便道:“如眉姨娘仅凭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丫鬟一面之词就断定是否太过武断。我和姐姐自始至终可都在此地没错,哪里分的出身去害郭五姑娘?”

????“这……”如眉语塞。

????蒋阮微笑:“怎么不见夏二奶奶身边的丫鬟?”

????一般来说,出来的夫人身边都会带着两个丫鬟随身伺候,可一直从刚开始到现在,俞雅身边只有一个丫鬟,另一个丫鬟却从未出现过。便是说去拿些其他的东西耽误了,可这也实在是太久了些。

????俞雅脸色一变,那个丫鬟到底去了哪里,她自是知道的。那丫鬟本是躲在此处放风,将赵飞舟引去与郭梦见面的,眼下却是迟迟未归。而她自然也不能将真相说出来,可蒋阮根本就不给她反应的时间。又走上躺在榻上的郭梦面前,轻轻捻起一丝娟帕,轻声道:“这帕子,怎么好似有点奇怪的东西…。”

????恰好看过郭梦伤势的大夫开完方子,走过来接过蒋阮手中的帕子闻了一闻,道:“老夫方才看这位姑娘是中了"mi yao"才昏迷不醒,这帕子上正有"mi yao"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