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五章 萧韶请婚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一场好好的谈话到了最后不欢而散,宣朗走的时候整个人脸色惨白,似是承受不住蒋阮的目光似的,连走的时候都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待到了那个人府上,果如料想中一样,虽面上看着没有失态,到底嘴角的笑容僵硬了些。也不知过了许久,座上的男子才悠悠端起面前的一杯清茶,揭开杯盖浅浅酌了一口,神色沉冷如江:“本宫本想怜香惜玉,既然如此不识好歹,也不必再多迟疑了。”他眼中划过一丝残酷的冷笑:“收网。”

????……

????京城中这一夜与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初秋时期天色总是黑的要早些,浓墨重彩的夜色中,锦英王府却是灯火通明。萧韶端坐高位上,向来清冷无波的面上少见了带了几分冷肃。

????夜枫和锦一锦四都立在两边,萧韶将手里的信照例放到火苗中烧毁,火光跳跃,映照他漆黑的眸子若上等的黑宝石。

????“齐四的消息不会错。”他淡道:“宣离动手了。”

????“八皇子胆子也太大了,这笔交易这样凶险,也不怕引狼入室。”锦四忍不住开口,目光中含着几分鄙夷。身为锦朝帝王之子,却做出这样猪狗不如的事情。拿边关数万百姓的性命如同儿戏,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和私欲,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是为人不齿的。

????“明日一早消息就会传到朝廷。”萧韶没有接锦四的话,伸手敲了敲桌面:“此事事关重大,真跟齐四说的一样,关老大也有凶险。”

????“关将军?”锦一皱了皱眉:“主子,要不要提醒一下莫公子,八皇子这样做,太子殿下恐是有危险。”

????“你去莫聪府上一趟。”萧韶站起身来,拿起长椅搭着的外裳:“我先进宫。”

????……

????第二日一早醒来,连翘与白芷服侍蒋阮起床,因着天气渐渐有些冷了,白芷给蒋阮挑了件八达晕春锦长衣,这才放心。用过早饭,因着院子里天气舒爽安逸,连翘照例将椅子搬到院子里,蒋阮坐在院里翻翻书,白芷和连翘就趁着天气好将书箱子里的旧书摊开来晒。

????本是平日里最正常不过的举动,今日却是有些奇怪。院子里几个洒扫的宫女看向蒋阮的目光却是和平日里有些不同。平日里公主殿的下人都是懿德太后赐的,倒也规矩。今日这些宫女看蒋阮的目光却似乎含着些打量和深思,宫女遮掩的并不高明,蒋阮注意到,没有做声,不动声色的继续自己的事情。

????蒋阮沉得住气,白芷和连翘却也感觉到了异样,正想寻个宫女来问话,便看见露珠一脸焦急的匆忙走过来。神色十分紧张,到了蒋阮面前便道:“姑娘,奴婢有事回禀。”

????白芷会意,挥手打发了几个在院里看热闹的宫女,扶着蒋阮回屋去,待关上门后,不等蒋阮开口问,露珠就道:“姑娘,前方传来消息,与天晋国交锋,锦朝军中了埋伏,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剩下不到三万人苦苦支撑,关将军重伤,大少爷……”她担忧的看了一眼蒋阮:“大少爷下落不明,恐是被天晋国所俘。”

????蒋阮手不由得一紧,白芷和连翘也跟着面色齐齐一变。

????战败回朝的结局究竟是什么不得而知,恐怕皇帝此刻是震怒的。而战场上下落不明,要么早已凶多吉少,要么为敌军所俘,回头也不过是两条结局。若是投诚,全家上下都要受到牵连,会被待做是敌国奸细全部处理。以蒋信之的性子是万万不会投诚的,那么结局也不过是受尽折磨而死罢了。

????这消息既然是传回了朝廷,必是也有八分真实,不详的猜测成真,蒋阮面沉如水,一手紧紧握着椅子的扶手,唇色微微发白。

????“姑娘,”露珠握住蒋阮的手,有些不忍。蒋阮同蒋信之相依为命,这两兄妹的感情身边人都是有目共睹,若说这世上还有什么能牵动蒋阮心思的,蒋信之是头一个。如今蒋信之生死未卜,结局又如此扑朔迷离。蒋阮却是一滴眼泪也没掉。她道:“姑娘想哭就哭出来吧,憋在心里难受的是自个儿。”

????蒋阮垂眸,慢慢抽出自己的手。前生已经哭了太多次,可最后到底还是落了一个惨烈结局。此生大仇未报,有什么资格哭?

????她慢慢扬起一抹笑,笑容惊心动魄的残酷,仿佛从地狱开出的恶之花,一瞬间白骨森然,携带着阴森的报复凌厉而来:“既然如此,也没必要再等待了。”

????……

????金銮殿上,两排大臣正吵得不可开交。

????一方坚持要治蒋信之和关良翰带兵不利的罪名,另一派却是坚持主将在外,士兵前线打仗,应当安抚为上,不可令众将士寒心。

????蒋信之是朝廷新贵,关良翰却是个硬骨头,朝中能为这两人说上话的人很少,大多是一些清流直臣。而坚持要治罪的人,自是那见不得人步步高升的,或有其他打算,或有顺势踩上一脚。

????皇帝冷眼看着两派人争得面红脖子粗,众人争吵之下,倒也没有发现龙椅上帝王深思的眼色。片刻后,皇帝看向站在一边垂耳恭听的宣离,道:“老八,你来说说对此事的看法。”

????宣离站出来,行礼道:“回父皇的话,儿臣以为,关将军与蒋副将都是为守护大锦朝的百姓,如今事情尚未清楚,暂且不可轻举妄动。不若再等一等,瞧一瞧究竟是怎么回事。”

????“八殿下,”赵光开口道:“战场可不是儿戏,八殿下等得,众将士可等不得。待真的弄清楚来龙去脉,怕到那时战局尘埃落定,再有打算就难了。”赵光从来在朝中都是做中立派,并不特意反对谁。如今也是自家侄子陷入险境,赵光也才这般不客气的当着满朝文武与宣离针锋相对。

????这般举动,落在有心之人的眼中,便又是一轮猜测,赵光如此态度,是否说明如今朝廷连这表面的和平的外衣也将要撕破,真正的腥风血雨,为了那个位置而起的一轮争夺,怕是要真正开始了。

????“赵老将军此言差矣,”开口的是陈国公,自从陈贵妃被打入冷宫后,陈国公府上很是消沉收敛了一段日子。如今却是破天荒的跳出来,态度确实清晰明确的要对付蒋信之了。他道:“一国副将被敌军掳走,有气节的,当立刻拔剑自刎才是。怎能忍辱偷生?如今是忍辱偷生,万一将我军的战术布置泄露出去,岂不是招来祸患?”

????莫聪摇了摇头:“国公虽说有理,可也知他国前朝有位将军,被敌军掳走,假意投诚,用了整整十年时间掌握军情传递回国,最后助得大军压阵,凯旋归来。怎么,难道大锦朝就不能有这样的人吗?”莫聪向来会辩理,一番话说得陈国公面色变了几变,眼见着皇帝的态度有所动摇。陈国公急道:“可若是出了事情,谁来担责任?”

????“凡是不可妄议。”一直默默站着的柳敏也说话了:“国公说蒋副将投诚,也请拿出证据,否则,这是对为将之人最深的耻辱。”柳敏虽身为太傅,却也是皇帝面前的红人,皇帝欣赏他耿直的性子,平日里的朝堂之事也会听取一些他的意见。

????却不想这一次这位柳太傅,态度鲜明的站在蒋信之一边。

????陈国公的脸色更难看了些,宣离却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柳敏。皇帝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自己一众臣子,问宣华道:“老五,你如何看?”

????“儿臣鲁莽,此事事关重大,儿臣不敢轻易做决定。”宣华的回答滴水不漏:“凡是有父皇明察秋毫。”

????皇帝笑了一声,那笑声听在众人耳中却是有些心惊。眼看着两派人又要吵起来,皇帝沉沉道:“既然拿不出主意,便不用拿主意了。”

????百官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帝王的心思。皇帝站起身来,李公公忙上前扶着,尖着嗓子道:“陛下身子不适,下朝——”

????皇帝走后,宣华走到宣离面前,紧紧盯着他道:“八弟动作好快。”

????“五哥动作也不慢。”宣离笑容温和,翩翩若君子。

????宣华慢慢握紧双拳,深吸一口气道:“八弟想要那十万兵权,想的未免太过简单了些。”

????宣离摇头:“过程辛苦无谓,只要……。成功就好。”说罢便头也不回的离去,路过柳敏身边时,还深深看了他一眼。

????莫聪走到柳敏身边,拍了拍他的肩,道:“你今日可将八殿下给得罪干净了。”

????“啊?”柳敏尚且有些回不过神。莫聪好心解释:“你知道”陈国公可是八殿下的外公,自是和八殿下是一伙儿的。你今日驳了陈国公的面子,就是扫了八殿下的颜面。看在同窗的份上提醒你一句,最近可要当心着点。不过,“莫聪上下打量了一番柳敏:”说起来,你也是奇怪得很,怎么会帮蒋副将说话?“

????柳敏虽然为人耿直,却也并非是鲁莽之辈,就凭他一介寒门子弟能稳坐太傅之位,还颇得皇帝信任就能看出,柳敏也深谙官场之道,并且能在其中保持一种巧妙地平衡,既不至于失去本心,也不会因为因为过于直爽而被人陷害。

????今日这样的事情,以柳敏的性子,就算是要谏言,也不会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如此落陈国公的面子,倒是鲜见的很。可蒋信之与柳敏一个武将,一个文臣,更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边去。可方才宣离看柳敏的表情,又似乎另有深意。莫非其中还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莫聪兀自想着,柳敏却是微微一怔,似乎是被莫聪这句话提醒了什么,冲他匆匆的作了一揖:”我还有些事情,多谢莫大人提点。“拂袖而去。

????莫聪话还没说完,柳敏就中途离去,着实令他有些生闷气。突然又似乎想到了什么,环视一周,果真没有瞧见那个人。喃喃自语道:”奇怪,这么大的事情,三哥没上朝,跑哪儿去了?“

????……

????莫聪嘴里的萧三哥,此刻正在慈宁宫中。

????懿德太后瞧见萧韶的时候明显怔了一怔,随即竟是一下子从软榻上站了起来,杨姑姑忙伸手去扶,懿德太后却是朝前走了两步,似乎是想要触碰萧韶,却又蓦地缩回手去,有几分不知所措的模样。若是外人见了,定是会大吃一惊,不知向来冷面无情,雷厉风行的懿德太后何以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阿……萧爱卿。“懿德太后道,声音还有些颤抖:”你来找哀家,可有什么事?“

????同懿德太后激动地神色不同,萧韶的表情清冷平淡,甚至比平日里还要冰冷一些,淡道:”微臣有一事相求。“

????”你说。“懿德太后道:”哀家能做到的,一定努力做到。“

????这般谦卑甚至有些讨好的态度,杨姑姑低下头去,萧韶神色不变,垂在身侧的手却是微微一动。沉默半晌,才道:”请太后为微臣赐婚。“

????”赐婚?“这一下,懿德太后却是吃惊的叫了出来,面上的表情不知是喜悦还是惊吓,直拔高声音道:”你有了心上人?是哪家府上的小姐?“

????杨姑姑不动声色的拍了拍懿德太后的手,懿德太后声音一顿,重新坐回软榻上。长长的红宝石护甲有些不安的划动在软榻的边缘,看向萧韶的目光却是十分柔和。她道:”你想要请哀家为你指哪一门婚?“

????萧韶垂眸,身子微微一动,慢慢的单膝跪了下来,这是臣子对君上的行礼。他声音冷静如清泉,却含着一丝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柔和:”弘安郡主,尚书府嫡女,蒋家阮娘。“

????”阮丫头?“若说萧韶主动请懿德太后赐婚已经十分令人惊讶,待听到萧韶要求指婚的人时,懿德太后整个人都愣住了。她怔在原地,也不知过了多久,看见萧韶还跪着,忙道:”你快站起来。阮丫头,你如何要娶阮丫头?“

????萧韶站起身来,倒也没有隐瞒,平平淡淡的叙述:”弘安郡主曾与微臣有救命之恩,今日边关告急,蒋副将下落不明,弘安郡主地位尴尬,宫中府上多按键,与微臣定亲,锦英王府总能护她几分。“

????他答得坦荡,倒令人对他的话难以怀疑,加之萧韶平日里并不说谎,懿德太后便是相信了他的话。虽然不知萧韶嘴里的”救命之恩“到底是怎么回事,听了萧韶一番话后,还是觉得有些荒唐,便低喝一声:”荒唐,婚姻岂是儿戏?报恩也不是这么个报法。你既重情重义,她弘安还是哀家的孙女,在宫中又如何能护不了她?“

????”后宫不得干政。“萧韶淡淡道:”若是以前朝做引,有些事情太后也无可奈何。陛下对弘安郡主已经起了打压之心。“顿了顿,萧韶道:”微臣心悦蒋家嫡女。“

????这么一番话说出来,饶是在宫中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喜怒不形于色的杨姑姑也忍不住吃惊的瞪大眼睛。懿德太后也被萧韶这一番话镇住了,尤其是最后一句,她道:”你喜欢阮丫头?“

????萧韶垂眸,长长的睫毛掩住眸中情绪,虽沉默不语,俊脸上却是出现了一丝不自然的红晕。

????此时无声胜有声,看到这里,懿德太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萧韶在朝中冷面冷清的名声早已人尽皆知,从未想过今日会在懿德太后面前坦诚心意。在萧韶脸上看见这样精彩的表情,出人意料的同时,懿德太后心中又感到一阵心酸。

????心绪复杂的同时,又忍不住思考起萧韶的话来。事实上,萧韶说的没错,后宫之中权势错综复杂,要想保住一个人尚且如此困难。加上蒋阮之事还涉及到边疆,蒋信之就这么一个妹妹,边关一有动荡,别人只会在蒋阮身上做文章。这些事情,当初她见得也不少。懿德太后名声在外,可是身为太后,如今她早已不过问政事,帝王有自己的打算,即使她是生母,身处高位的儿子,也不是当初那个凡是青涩的新帝了。

????皇帝真要对蒋阮出手,就是她也阻拦不住。萧韶这个办法虽然鲁莽,却很有效。若萧韶与蒋阮订了亲,蒋阮就是锦英王府的人,就算日后蒋信之真的出了什么事,蒋阮也不再是蒋家人,而是萧家人,出嫁妇不牵连,倒是可以保她。

????事实上,懿德太后并非迂腐之人,早在与蒋阮相处的三年间,便也清晰地认识到蒋阮与元容公主的不同。可蒋阮的性子与行事都极对她胃口,若是早三十年,懿德太后甚至会想要蒋阮进宫为妃。

????懿德太后对蒋阮有真心喜爱,况且……这还是萧韶的心上人。她心中虽然犹疑,萧韶性子如此冷清,蒋阮又不太热络,这两人如何能在一起。方才那番话后她却放下心来,原本以为萧韶只是单纯的为了报恩,可是少年人眼中的情意如何能瞒得住,便是一眼,懿德太后就断定,萧韶对蒋阮,怕是早已上了心。

????她是不可能拒绝萧韶的请求的,无论是为了什么。

????懿德太后微笑起来:”你这孩子,当初哀家还是看你长大的,转眼便到了成家立业的时候了。“

????杨姑姑暗暗松了口气,只听懿德太后继续道:”赐婚呢,这事哀家记下了。弘安那孩子跟在哀家身边几年,哀家看的清楚,是个好性子。只是这事哀家也得过问弘安的意思,若是弘安没有意见,哀家也不会做那棒打鸳鸯之人。哀家向来都是有成人之美的。“

????萧韶俯身一拜:”多谢太后恩典。“

????懿德太后便笑着又说了几句话,带萧韶走后,懿德太后往软榻上一靠,整个人都有些失神,全身上下的戾气似乎瞬间被抽离。杨姑姑忙捧上一杯热茶递到太后手边。

????懿德太后无意识的接过来,轻轻摩挲着杯盖,喃喃道:”他竟来慈宁宫了……我没有想到,此生还能见他进慈宁宫……“

????”娘娘,“杨姑姑温言安慰:”萧王爷只是性子清冷些,心底跟明镜儿是的呢。倒是娘娘,果真要给萧王爷和郡主赐婚?“

????”不赐婚怎么着?“懿德太后神情有些疲惫,叹息道:”这是哀家欠他的,皇帝也欠他的,他就是想要那个位置,也没有人说他一个不是。何况只是一个赐婚。“

????杨姑姑沉吟,道:”奴才看萧王爷方才说对郡主的心意,模样不像是假的。“

????”他是真心喜爱弘安。“懿德太后沉沉叹了口气:”这才是哀家担忧的,弘安性子恐是比他更冷淡些。平日里看着温和,实则什么都不放在心上。阿韶若是不能打动弘安,哀家就是给他们两人赐了婚也是白费。“

????懿德太后皱了皱眉:”况且皇帝早已为他选好了,滨海总督姚家千金,能文能武,便是男子也不多逊,生的也好。皇帝打的什么心思,哀家心知肚明。怕是哀家这头赐了婚,皇帝那头就要找弘安麻烦。“她顿了顿:”蒋家也是个大麻烦,哀家总觉得,阿韶娶了弘安,日后怕是会多许多艰难。“

????杨姑姑笑着给懿德太后揉了揉肩,一边劝慰道:”娘娘何必多想,萧王爷不是普通人,弘安郡主也是个心思灵敏的,哪能那样容易便被人算计打倒了。萧王爷既然喜欢弘安郡主,郡主也定是有过人之处的。再说了,萧王爷可是全大锦女子的春闺梦里人,郡主怎能不喜欢。日子总是越过越好的,娘娘心宽些则是。“

????杨姑姑一番话说得体贴又好听,懿德太后紧皱的眉头也渐渐松了下来,许是想到了什么,慢慢溢出一个笑容来:”你说得对,日子总是越过越好的,是哀家糊涂了。这是好事,哀家愁什么。等了日头下去,哀家便叫弘安来好好说一说此事。“

????------题外话------

????艾玛收藏破四千啦~撒花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