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七章 心结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阮微微一怔,走到萧韶身边:“你怎么来了?”

????“若身份相当,你果真答应嫁给他?”萧韶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是。”蒋阮道:“若能得以庇护,又能有所图谋,嫁入辜家有何不可?只是辜家如今自身难保,并非上上之策。”

????萧韶垂眸看着她,目光中有某种情绪一闪而过:“若有相称的人家,你便嫁了?”

????“为何不嫁?”蒋阮反问。

????萧韶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就在以为蒋阮以为他会一直这样沉默下去的时候,他开口道:“那你看我如何?”

????蒋阮一愣。

????萧韶道:“锦英王府直属陛下,无立派之忧。势力足以护你周全,上无公婆,下无刁奴,你进王府,天生主人,无人敢欺,唯你而尊,这人家,可算称心?”

????他言语认真,黑衣冷清清如秋日锦英王府门口的一尊黑金麒麟瑞兽,双眸深邃若星辰,看人的时候星光璀璨,仿若银河九天,教人溺毙在广阔无垠的浩瀚星空中。这样的青年,问:“可算称心?”

????大锦朝无数女儿家的春闺梦里人,在此刻以一种认真的姿态这般问,如何不令人失神。

????蒋阮沉默片刻,道:“你想娶我,为何?”

????“宫中情势你心中清楚,”萧韶淡道:“入住锦英王府,必然能护你周全。”

????“我不要人护我周全,”蒋阮打断他的话:“迎我入府,也不过是徒招祸患。”

????萧韶默了默,问:“你求的是什么?”

????“求的是什么?”蒋阮低低重复,突然昂起头来一笑,那笑容媚艳,含着可刻入骨髓的讽刺。分明是一身深黛色的深衣,却若仿佛从火海中踏步而出,浑身上下都是要同归于尽的烈焰。

????她一字一句道:“我要曾经欠我命债的人捧着心肝到我面前,要看不起我的人永远只能仰视我。要重紫王爵看到我也会发抖,要将这锦绣河山,都踩在脚下!”

????萧韶深深看着面前的少女,这似乎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毫不掩饰全身的恨意和戾气,他一直都知道蒋阮心中有个秘密,如今才知道这秘密却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简单。这样的话语,每一句似一句重锤,掷地有声。是怎样的际遇,才能让她说出这般大逆不道,却又理所当然的话语。

????“现在你明白了,我是祸国妖女,我在哪里,便会为哪里招来祸患。”

????“你是祸国妖女,我是乱臣贼子。”他袍如黑夜,眸若寒星,薄唇吐出的字句却带着热度,几乎要将人灼伤:“正好天生一对。”

????蒋阮愣愣的看着他不语。

????“你想要报复,想要杀尽负你之人。若这些能让你快乐,我大可助你。可你不快乐。”萧韶的话语悠悠顺着风飘散,传到蒋阮耳中却是令她心中一痛。

????她不快乐,杀人如何能快乐。沉迷于复仇中总有一日会失去自我,被仇恨蒙蔽的心终有一日会让她成为一具复仇的机器。她抬起头来看着萧韶。青年言语锋芒毕露,目光锐利如刀,一阵见血的说出她心底最软弱的那一部分。

????眼前突然划过上一世金銮殿上,她从九重台阶上跌落,蒋权冷漠的眼神传来,宣离一字一句的宣布她是祸国妖女的那刻。心中骤然生痛。

????地狱没有回头路,黄泉也没有。若是此生这条命是上苍垂帘,给予她复仇的机会,即便是最后要燃尽自我,她也在所不惜。只是……。偏偏又在此生遇见他。

????她慢慢垂下眸,唇角缓缓溢出一个苦笑:“很早之前我就知道了。萧韶,我陷入了一个噩梦。”

????那脆弱的表情转瞬即逝,她的声音温温淡淡,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绝望和挣扎:“可我醒不过来。”

????……。

????赵瑾将密函重新放回原处,不动声色的出了门,恰好遇见练武回来的大哥。

????赵谦看着自己的妹妹,奇道:“小妹,你怎么从爹书房里出来,爹不是没回来么?”

????“我、我的帕子找不到了,去书房里看看是不是昨日给爹送点心的时候丢了。”赵瑾有点结巴道。

????“哦。”赵谦不疑有他,只好笑道:“你也是个女儿家,别整日冒冒失失丢三落四的,这样下去怎么能找个好婆家。”

????“大哥,”赵瑾不耐烦的挠了挠耳朵,突然想到什么,凑近赵谦道:“大哥,你和二哥还有爹是不是要打仗了?”

????赵谦面色一变,语气重了起来:“你这是打哪听说的!”

????“凶什么?”赵瑾撇了撇嘴,状若无意道:“边关不是告急了么?天晋国战事如此紧张,陛下定会派兵增援。将军府那边要避嫌,吴将军和关将军又不对盘,咱们府上既是武将,自是跑不了的。”

????“放肆,圣上心意岂是你能随意揣度的?”赵谦板着脸训斥道:“这些事情千万莫要在外头说,否则给府里招来麻烦,有你好看的!”

????“大哥——”赵瑾毫不惧怕,挽着赵谦的胳膊讨好道:“我又不会告诉别人,而且你也不是外人。这可不是什么揣度圣意,而是关心国家大事。你就告诉我嘛,是不是啊?你们若是去打仗,府里岂不是又剩我一个人,没劲儿。”

????赵瑾在家中是小妹,几个兄长也极为宠爱她。她这般说话,自是没有将方才赵谦的警告听在耳里。赵谦也是无奈,不过对自己这个小妹是真心疼爱。再说赵瑾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就算这般说了也不会放在心上。禁不住赵瑾不依不饶的性子,赵谦最后还是松口道:“你就知道玩儿,多大的人了,等娘给你找好的亲事订下来就是别人家的媳妇儿,看你还敢这般无法无天。这次可是去边关增援,天晋**狡猾无比,此去凶险的很。父亲怕是隔几日就要出发了。”他看了一眼赵瑾,关切道:“自己在府上,可别惹什么麻烦。”

????“知道了。”赵瑾转了转眼珠,试探的问道:“那前方现在是个什么模样,蒋副将果真如外头传言的那般被俘虏了么?这次战败全是因他而起么?”

????“怕是**不离十吧,皇上……。”赵谦突然意识到什么,瞧见赵瑾关心的眼神,倏尔住嘴,话锋一转道:“你怎么对此事如此关心?”

????“这可是关系到我们家的事情,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赵瑾侃侃而谈:“自是要了解的一清二楚。”

????赵谦好笑:“这上战场的可不是你,你知道这么多做什么。”不等赵瑾再开口,便道:“再说这都是机密,不能与你说的。”拍了拍赵瑾的肩膀:“乖,回去跟着嬷嬷多学学刺绣,昨儿个娘还说你绣的鸳鸯像鸭子,以后如何能拿得出手。且把你的野性子收一收。我还有些事情,便不陪你说话了。”

????说罢也不等赵瑾再问,自个儿先走了。赵瑾看着赵谦的背影有些着恼,只得自己回院子,一路上都听见下人们在谈论边关告急的事情,无一不是猜疑那位原本扶摇直上,前程万里的战神如今一朝落败,怕是最好也不过一个马革裹尸的结局的事情,心中便一阵发堵。

????待回了自己的屋子,将丫鬟全部打发出去。赵瑾坐在桌前,随手拿过一本兵书摊在桌上,却没有心思去看,满脑子都是方才在父亲书房中看到的那封密函。

????边关告急,出征在即,原先的战神一朝落败万人唾弃,只说是叛国之人。赵瑾却想到当初在宫宴上见过的英武儒将。承人救命恩情,还没来得及报答,恩人身陷囹圄,俗话说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况且武将家的女儿更是要重恩情,不可畏首胆怯。再说留在府里,指不定自家娘亲又会整日忙着给自己物色什么亲事。

????赵瑾摸着面前的兵书,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她不知道这个决定将会给她的人生带来怎样的变故。这一刻的勇气却弥足珍贵,世上有得必有失,要想得到什么,必然失去什么。命运的巨轮轰然转动,赵瑾摊开一个布包,将桌上的兵书放了进去。

????……

????锦英王府,林管家手里的账册几乎要被他揉成一团,不住的往屋里张望。

????“别看了。”锦四随手给自己倒了杯茶:“主子眼下心情正是不好,你这样探头探脑,小心触霉头。”

????“你个小丫头懂什么?”林管家摇头道:“王爷正是年少气盛的时候,此番被女子拒绝,这是羞恼多于伤感,此刻一定是在想法子如何挽救回来。”

????锦四顺着林管家的目光往里一望,实在没有从屋里那个冷淡沉静的人面上看出什么羞恼的表情,只得耸耸肩。

????“说起来那个弘安郡主还真是有些本事,这年头居然还有女子能拒绝王爷的。”林管家说着说着面上就划过一丝不可置信:“可是不对啊,上一次在府里,少夫人分明还是很生猛的,怎地好事近在眼前又退缩了呢?莫非是在拿乔?恩,女子总是要人哄得,定是王爷不会哄人,将人家姑娘吓跑了。”

????锦四无语,抬头看天,只当没有听见林管家絮絮叨叨的话。

????只是林管家自是不可能轻易住嘴的,捋了捋自己的小胡子,林管家叹了口气道:“王爷什么都好,就是性子不好。当初老爷在世的时候,也跟如今的少爷一般,玉树临风潇洒不羁,风头倜傥天下无双。那时候老爷可是全大锦,不,那名声都传到别国去了,人人称道的美男子。老爷的性子可就比少爷活泼多了,尤其是女子上头,简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当初与夫人大婚的时候,多少女儿家因此要投湖自尽来着。”林管家疑惑道:“怎地少爷却是如此不近女色?实在是教人心中惶恐的很。”

????“你惶恐这些做什么?就是惶恐了也帮不上什么忙。”锦四终于忍不住道:“老林,你就别瞎操心了。啊,现在主子心情不好,能避则避,小心引火上身哦。”

????“我当然能帮上忙了。”林管家得意的挺了挺并不伟岸的身体,自信道:“不是老夫吹牛,老夫原先年轻的时候,虽然比不过老爷风采绝艳,不过也算是翩翩佳公子一枚,当初也有多少世家小姐爱慕与我,只是庸脂俗粉我却看不上眼,直到如今也没有瞧见合适的能与我心意相通的人。韶华易逝啊。”

????锦四只好做了一个欲吐的表情,目光在林管家皱皱巴巴的老脸上轻轻一扫,默默别过头去。

????“你这是什么表情!”林管家感到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强烈侮辱,出声抗议道。

????外头的动静自是一声不落的传到了萧韶耳中,他垂眸看向手边的茶,长睫温顺垂下,姿态沉静,隐在暗处的几个暗卫却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虽然他如从前一般闲适优雅,可是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今日本王心情不佳尔等速速退散”的冷气。很显然,萧大爷萧美人生气了,或许还有一丝沮丧。

????今日萧韶被蒋阮拒婚的事情不出一刻钟便传遍了锦衣卫中,锦衣卫们纷纷为萧韶打抱不平,自家主子这般才貌品相,弘安郡主还瞧不上?没眼光!

????事实上,萧大爷虽然心中是有那么一点不爽,但也还没有因为此事寻死觅活的冲动。虽然在锦衣卫们眼中失恋的他很可怜,此刻萧韶却是在思索一件事情。

????派出的暗卫已经去查了,得出的消息还是与往常没什么两样。只是蒋阮说的话依旧字字在耳,充满恨意的誓言,讽刺的笑容,依旧掩藏在深处的秘密和仇恨。却什么都查不到,仿佛有一只手将蒋阮过往的痕迹全部抹除,但蒋阮的过去又是如此简单,仿佛那些痕迹,存在于另一个世界。

????世上从无无缘无故的爱恨,易宝阁掌握各种情报,偏偏就是查不到蒋阮的秘密,萧韶微微蹙眉。几个锦衣卫一看,还以为萧韶还在为拒婚的事情想不开,锦二想了想,终于鼓足勇气从横梁上跳下来:“主子,少夫人也许是被吓着了,主子也不必如此沮丧,多说说几次就好了,属下们看,少夫人对少主还是有些不同的。俗话说得好,好男儿无惧失败,一定要多多尝试。”

????“无事。”萧韶看了看自己的袖子,云纹锦衣绣着的金线隐于暗色冰冷的布料中,折射出淡淡的光泽。

????“不必她同意,直接赐婚就是。”

????“……”

????扒着门缝偷听的林管家听闻此话,不禁感动的老泪纵横,啊,自家少主终于有了一份当年老爷的风姿了,男人就该这般强势!令人心折!

????……

????慈宁宫中,檀香袅袅,大殿充斥着一股安然的香气,让人浮躁的心绪也跟着不禁宁静下来。大红的软缎垫子上,懿德太后姿态慵懒,一双眼睛却锐利如刀,看向坐在一边温婉柔和的少女,神情中划过一抹深思。

????杨姑姑默默伫立在一边,大殿中的气氛有些奇怪。

????“弘安,哀家现在来问问你的意思,你是肯呢,还是不肯呢?”

????方才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将蒋阮赐给锦英王做正妃,以蒋阮的出身,其实已经算高攀了。萧韶手握重兵权,又深得皇帝信任,甚至可以说比几个皇子更要来的高贵。况且本人形貌不俗,又丰仪出众,文韬武略十分出色,哪里都是众星捧月的主。蒋阮如今虽说是封了郡主,可也不过是个虚名,背后的蒋家如今已有衰落之势,而赵家到底是外祖家。

????蒋阮看向懿德太后,懿德太后眉目仍是如从前一般平和,目光却是带了凌厉。那语气虽说是商量,到底已经没有给她选择的余地了。

????她垂眸,心中默然,萧韶居然用了这样一种强买强卖的方法,倒是让人啼笑皆非。只是却也没有生气的感觉。蒋阮清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嫁入锦英王府,的确是最好的选择,至少相比较下,锦英王府能够比别的地方给她更大的庇护。

????她微笑着开口道:“弘安不敢高攀,全凭皇祖母做主,只是眼下定亲,怕是会给锦英王府带来麻烦。”

????杨姑姑轻轻松了口气,懿德太后目光一闪,看向蒋阮的神情也颇为满意:“这你不必费心了。”只要蒋阮方才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悦,她便不会指下这门婚事。萧韶的意见即使重要,但若是这桩亲事不是一桩好姻缘,她也不会胡乱做媒人。她也是从少女时代过过来的,知道蒋阮也不是全无触动。况且方才蒋阮还未锦英王府着想,这一点令她通体舒泰。

????蒋阮扫过懿德太后的神情,看向自己的袖子,她知道方才的话,她又说对了。

????懿德太后想了想:“说起来,这事情到底是你们小儿女家的事情。你跟在我身边,我知道你是个好的。我既然答应了萧爱卿,便有些东西要送给他,弘安,你就替哀家走这一趟,去去锦英王府。”

????蒋阮微微一怔,片刻后才微笑道:“是。”

????------题外话------

????这一章写的俺又伤心又欢脱的,感觉自己都要精分了OT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