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四章 异动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萧韶方从宫里出来,刚刚翻身上马,便瞧见锦二一个跟头栽倒在他面前,向来玩世不恭的脸上带了几分少见的严肃:“不好了,主子,蒋小姐被抓到大牢去了。”

????萧韶眸色一沉:“怎么回事?”

????“四皇子和几个宫女亲眼见到蒋小姐杀了和怡郡主,后来便来了人,证据确凿,淑妃大怒,如今正在求皇上做主。皇后也没办法,只能先下令让刑部的人将蒋小姐关起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萧韶皱了皱眉问。

????“晌午的时候。”锦二道。萧韶在宫里办其他事情,这不刚出宫他才撵上来,离蒋阮被抓已经过了三个时辰,也不知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这一次比往日里都要情急的多,和怡郡主可是皇帝最疼爱的小女儿,平日里虽然顽劣了些,父女情却是实打实的在那里不变。蒋阮杀了和怡郡主,这罪名足够令皇帝勃然大怒之下处置了蒋阮。

????萧韶调转马头:“去刑部看看。”还未扬鞭,便又听得一个声音道:“主子!”

????锦三匆匆忙忙的从外头赶来,扫了一眼周围,低声道:“天竺想要见您一面。”

????天竺是蒋阮的贴身丫鬟,锦二和锦三对视一眼,蒋阮的性子他们平日里也是清楚的,不肯吃亏的主,难免没有料到今日的局面,说不定还是故意这般做的,天竺此刻来访,指不定就是给蒋阮来捎口信的。

????萧韶略略思索一下,才道:“让她来易宝阁。”

????外头人多眼杂,天竺毕竟是蒋阮的丫鬟,若是落入有心之人的眼里,难免拿此事做文章。去易宝阁刚好也可以打听些消息。

????锦三领命离去。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萧韶端坐在易宝阁的暗室里,天竺俯身跪地:“主子。”

????“她说了什么?”萧韶问。

????“姑娘什么也没说。”天竺道。

????萧韶黑眸闪过一丝异光,抿了抿唇,垂眸不语。一边的锦二和锦三却是大吃一惊,原以为蒋阮是让天竺带信来的,什么都没说是什么意思。蒋阮没有什么话要要天竺捎给萧韶的?

????“姑娘早已料到今日之事。”天竺不等萧韶发问,便自顾自的说道:“和怡郡主的死也是姑娘一手安排的,不过和怡郡主并非姑娘所杀。杀和怡郡主的人另有其人,今日是有人污蔑于她。姑娘早已有了布置,早在之前便让属下将一封信交给了国师慧觉,应当是留有后手,主子不必太过担忧。”

????萧韶沉思了一会儿,道:“你把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我一遍。”

????“主子可是想要帮姑娘一把?”天竺抬起头问。

????萧韶看了她一眼,道:“是。”

????“主子不可。”天竺开口:“此事姑娘已经拿定主意,主子最好还是不要插手此事。”

????锦二和锦三都皱了皱眉,对一个锦衣卫来说,插手主子的决定是大忌,天竺这样的举动已是十分逾矩,甚至可以看做是对萧韶的不尊敬。天竺是自小被萧韶训练大的,忠心自是不用提,如今这样的态度,让身为同僚的他们都有些微微吃惊。

????“她是我锦英王府的人,我不会袖手旁观,也不会让她被任何人欺负。”萧韶淡淡道,语气中却已经带了寒意。

????“回主子,”天竺也并非没有听到萧韶的语气,短暂的犹豫了一下却还是继续道:“主子可是认为姑娘没有办法解决这样的事情?属下说句不该说的话,如今主子离京的日子迫在眉睫,主子在京城尚且能保护姑娘,可主子离京后,难不成就以为这明枪暗箭全会消失?就算主子将姑娘保护在锦英王府,也未必是万事顺遂,如今盯着锦英王府的人如过江之鲫,姑娘的日子又哪里能轻松地起来?”

????“你的意思是,本王连保护她的能力都没有?”萧韶眯了眯眼,这一次开口却是缓慢了许多,不过携带的寒意也比方才更重了许多。锦二和锦三忙对天竺使眼色,萧韶此刻本就心情不好,天竺的话岂不是自个儿往火枪上撞来着?

????天竺无视锦二和锦三的暗示,继续道:“主子难道希望站在自己身边的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凡是都要靠主子保护的大家闺秀?若真是这样的话,锦英王府怕是养不了这样的娇花,王府需要的是在刀枪风雨中屹立的女子,不是一个绣花枕头!”

????锦二和锦三张了张嘴,锦三无奈的闭了闭眼,天竺从前在锦衣卫里虽然忠心,其实却是个倔性子,认准了的事情怎么也不会改变。今日瞧着模样时铁了心要惹萧韶生气了,如今是一时痛快,保不准之后会受什么责罚。难不成是跟着少夫人呆的太久,胆子也变得无法无天了?

????“这些日子属下跟着姑娘,属下看的清楚,姑娘绝非是需要人保护的娇娇女,她比属下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都要坚强。主子心里也清楚,姑娘不喜欢凡是都有别人为她解决,尤其是……对付敌人,姑娘喜欢亲手解决。”

????萧韶垂下眸,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自己的袖子。蒋阮是个什么性子,在报仇的事情上有一种几乎疯狂地执着,这点他深有体会,蒋阮不喜欢别人插手这些事情,他也清楚,天竺没有说谎。

????“姑娘早已有了布置和筹谋,此次吃亏的人必定不是姑娘而是对方,主子真心喜欢姑娘的话,不该是凡是为她掌控,姑娘不是愿意被掌控之人。姑娘想要亲自对付和怡郡主,还有和怡郡主背后的人,主子想要姑娘做锦英王府未来的少夫人,就应当学会成全。”

????天竺道:“属下斗胆猜测姑娘的心思,恳求主子不要插手此事,求主子责罚。”

????萧韶看着跪在底下的人,挑了挑眉,沉默半晌,才道:“你起来吧。”

????锦二和锦三今日第三次被镇住了,天竺这般逾越,萧韶却是连丝毫动怒也没有,而且比起之前的坏心情来,此刻倒显得平静多了。难道主子其实是喜欢被人吼着的?

????天竺顿了顿,站起身来,仍是低着头,只听萧韶道:“把腰牌还给夜枫。”

????“主子!”天竺失声叫了出来。锦衣卫的腰牌还给夜枫,就意味着从此后从锦衣卫中除名,再也不可能回到锦衣卫中了。

????锦二和锦三也都僵在了原地,原本以为萧韶没有生气,结果竟是看错了么,萧韶不但生了气,这一次生的气还很大。

????萧韶看着一脸沮丧惊讶的天竺,淡淡道:“你的忠诚已经不在这里,按照惯例,必须交出腰牌。”默了默,他道:“从此以后,你只有蒋阮一个主子,好好保护她。”

????天竺愣了愣,抬头看向萧韶,却发现萧韶的表情并不是生气,甚至也不是平日里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淡漠,而是一种嘱托,是另一种信任和平等的尊重。

????他把他心中看重的人交到了她手上,这并非是主子对下属的嘱咐,而是以一个同等的身份来做的交换,一种并肩的信任。

????天竺眼睛一热,险些就要掉下泪来。她自小时候入了锦衣卫中,萧韶是她心中尊敬的人,是她的主子。锦衣卫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以为自己这一生都将忠于锦衣卫,为锦衣卫流尽最后一滴血,可却没想到有一日,萧韶会收回她的腰牌。

????她离开了锦衣卫,离开自己最尊敬的主子,去保护主子喜欢的女子,那个女子也有如主子一般坚韧的心性和铁血的手腕,所以,天竺心中虽然难过,却不会因此而悲伤太久。因为,她值得。

????她垂下头,重新跪了下来,朝萧韶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掷地有声道:“属下多谢少主栽培之恩。”

????萧韶神情似也被微微触动,低声道:“多谢你了。”

????多谢你,选择跟随她。

????……

????蒋阮被关入大牢的事情自然不是只传到了萧韶耳中,同样的,传到宣离耳中时,宣离脸色甚至比萧韶还要难看几分。

????“恶心?”他低低咀嚼这两个字,胸中突然生出一股无言的怒火,一拍桌子,桌上的茶壶被这么重重一震尽数摔倒在地,碎成无数碎片,隐藏在屋里的侍卫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宣离此刻的神情太过可怕。

????向来温文尔雅的八殿下脸上早已没有了温雅如莲的微笑,脸颊上的肌肉因为愤怒而微微抽动,显出几分怪异的扭曲。

????她竟然敢!她竟然敢这么做!

????就这样,即使被关进大牢她也不愿嫁给他,还说出恶心二字。宣离自认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蒋阮之事,蒋阮待他如此刻薄的原因便只有一个,那就是萧韶。

????在男女之事上,宣离从来所向披靡,不曾遇到过什么对手。对于女人,在他眼中也不过是蠢物罢了。蒋阮与他本没有太过干系,只是每次看见她,心中都会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就好像这个女子本就是属于他的一般。这样的占有欲在蒋阮选择萧韶,甚至愿意为萧韶做到这种地步的时候全部激发出来,让宣离想起许多年前的往事。

????当初迦南山上,八歧先生门下曾收十名弟子,萧韶是八歧先生收的第三个弟子,排行第三,为三师兄,他排行第八,要尊萧韶一声师兄。宣离自小聪慧,皇帝的几个儿子中,就属他功业卓绝。年纪轻轻便已经在朝中有了极好的名声,百姓也拥戴,处处都是好的。习惯了凡是第一的人在迦南山上却是碰了壁。

????八歧先生并不限制弟子选择修习的东西,萧韶拜入师门的时候,锦英王府还未曾出事,他性子淡淡,没有特别感兴趣的东西,八歧先生便将每一样都教给他一点,全靠他的造化。然就是只教了一点,萧韶领悟能力惊人,也将每一样学的炉火纯青。迦南山的众师兄弟都佩服萧韶,偏生萧韶还是个内心极高傲的人,这些俗物似乎都不瞧在眼里。

????宣离自小便不甘心屈于人后,每日刻苦的修习却也抵不过萧韶的轻轻一瞥,少年人总是争强好胜的,况且萧韶总是一副对别人都很冷淡的模样,日积月累,终于让宣离心生不满。他不明白自己要很努力才能得到的东西,萧韶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

????后来锦英王府出事,宣离内心还很是快意了一回,可锦英王府出事,萧韶就是被冠上乱臣贼子之后的名声,皇帝对他倒显得器重起来。萧韶可以在皇帝面前直言不讳,甚至不必如他一般的猜皇帝心思。萧韶手下管着三十万锦衣卫,宣离对他有所忌惮,自是不敢再表达出什么意思,这么多年,他与萧韶平日里表面维持的平静却似乎在一夕之间被蒋阮打破了。宣离这才发现,内心中对萧韶的怨气和嫉妒这么多年从未变过。

????“萧韶那边有什么动静?”深吸一口气,宣离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问道。

????“回殿下,萧王爷没有动手。”底下人回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全京城恐怕此时都传遍了,萧韶没有动静,看来对蒋阮的心思也并没有多重。宣离心中冷笑,萧韶此人眼高于顶,当初在迦南山上的时候就十分冷淡,寻常女子迷恋他,却不知萧韶自己是个没心的人。蒋阮那个愚蠢的女人,既然为了萧韶拒绝他,就不妨让她看清楚萧韶有多么无情冷酷。更何况……宣离突然轻轻一笑,萧韶向皇帝请婚的事情想来文武百官也有所耳闻,上一刻还在向皇帝请婚,下一刻心上人入狱却不闻不问,萧韶本就在朝臣心中是乱臣贼子,这下子名声更是要一落千丈了。

????或许还会因此而令懿德太后不喜,懿德太后虽然不管朝廷之事,却并不代表她在朝廷中没有分量。某些时候,懿德太后的态度甚至能决定一个臣子未来的仕途。

????萧韶会因为此事而吃这么多的亏,宣离思及此,如何不心情愉悦,短短一瞬间,方才的不悦一扫而空。他朗声道:“你去派人继续盯着锦英王府,看萧韶有什么动静。”

????“是。”属下领命离去,宣离后背往座椅一靠,把玩着手上的扳指,慢慢笑了起来。

????……

????见风使舵自古以来便是人的本性,在尚书府体现的尤为明显。

????阮居里的下人婆子俱是惶惶不安,蒋阮入狱的消息一经传来,有那心思灵敏的便早已倒戈相向,弃了旧主转奔新主。

????不过短短半年,蒋阮却已经是第二次下狱了,之前是蒋老夫人之死,可那到底还没有移交到刑部,况且那时候疑点颇多。如今死的人变成了和怡郡主,关系到皇家之事,案子是直接提交刑部审理。最重要的是,此案有一个重要的证人,四皇子宣朗。

????杀人若是被人瞧见,有人证便是十有**跑不了罪名。尤其这还是一国皇子,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蒋阮不会再像上次一般好运,蒋信之两兄妹的繁华前途,也就到此结束。蒋府到底还是容不下他们。

????院子里,红缨正扶着肚子躺在软椅上晒太阳,秋日午后的太阳正好,不太热也不太冷,桌上摆着一些精致的糕点,便是那茶水都是蒋权特意吩咐人调好的养身子的茶。临盆的日子眼见着就要到了,府里上上下下对红缨可谓是尊崇至极。

????桌对面坐着的正是蒋丹,她细细捻了一块糕点放在嘴里,轻轻咬了一口,笑道:“这糕是做的不错。”

????“老爷从外头请来的厨子。”红缨浑不在意道:“四小姐过几日就去宫里了,这府里的糕点鄙陋,不要嫌弃才是。”

????“姨娘哪里的话,”蒋丹笑的谦卑:“宫中也并非表面上那般容易过活,看大姐姐不就是在宫里出了事。”她神色黯淡下来:“还指望进宫得大姐姐照拂,不想出了这等事情。”

????“世事无常。”红缨跟着感叹了一句,看向蒋丹:“不过四小姐瞧着却是个福厚的,此次进宫应当能得圣宠眷顾,日后蒋府的荣耀还都要系在你身上。指不定大小姐都没四小姐日后的风光呢。”

????“姨娘莫要打趣我。”蒋丹低下头,眸中却飞快的闪过一丝精光,状似无意的问道:“不过如今大姐姐入狱,父亲可想了什么好法子能将大姐姐救出来?”

????“法子,能有什么好法子。”红缨端起面前的插板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才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一不小心就会连累府上。大小姐这一次犯得错实在是天大的篓子,你父亲已然气的不行,与你二哥商量了许久也没商量出办法。如今宫里的淑妃娘娘震怒,陛下也失去了和怡郡主,大小姐此次在劫难逃,你父亲就算去求情,岂不是雪上加霜?”

????蒋丹拈着糕点的手指微微一顿,换了一个担忧的神情:“那父亲的意思,便是撒手不管了?”

????“老爷也是有心无力。”红缨看着自己涂了蔻丹的指尖:“大小姐是蒋府里的人,自然明白该在什么时候做出牺牲,总不能为了她一个人,将全府人的姓名都置之不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