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五章 醋王萧韶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御书房中,皇帝的脸色沉肃,看着面前的青年太傅:“朕不知道柳太傅,何时对弘安郡主的事情这般关心起来?”

????“微臣尽分内之事,何况此事疑点颇多,不妨再等等,刑部的人再调查些时日,开堂审理也让天下人信服。”柳敏不卑不亢,这青年向来不拉帮结派,虽是新贵,却在朝中颇有建树,第一次面对皇帝质疑的目光,却仍是目光坦荡,不疾不徐。

????“啪”的一声,一本折子重重的摔到柳敏身上,皇帝沉着脸低喝一声:“朕在问你,何时对弘安郡主的事情这般关心起来!”

????一国之君,宫中遍布耳目,平日里也难免会听到什么风声,皇帝此刻对柳敏已然心生不喜。只是柳敏却仍旧站的笔直,连脸色也未曾变一分,仍旧低声道:“微臣尽臣子之事,与私心无关。”

????李公公瞥了一眼对面的人,年轻人光风霁月,生的一派温文,骨子里却有文人的倔强和孤傲,这人本是皇帝特意为了大锦将来的江山培养的,如今却是拂了皇帝的逆鳞,还一副不达目的不肯罢休的模样。李公公心中揣摩着,下午赵老将军已然来过一趟,懿德太后也发了话,萧韶那边虽没有发话,以他的性子也不会袖手旁观,如今连柳敏这直臣太傅都说上了,蒋家嫡女弘安郡主果真不是个普通人。只是柳敏这一说,怕是在皇帝本来就不大高兴地心知火上浇油,实在不是什么好对策。

????皇帝冷冷的盯着柳敏盯了半晌,突然狠狠一拍桌子:“好一个和私心无关!既然你们人人都为弘安说情,朕再宽限几天又如何?好,朕倒要看看,你们还能拿出什么证据!滚出去!”

????皇帝龙颜大怒,柳敏只低声行礼便退了出去,李公公轻言安抚道:“陛下不必太过忧心,柳太傅说的也不无道理,此事怕是有蹊跷,就怕有心之人拿来做文章,再多宽限几日也好。”

????“你当朕糊涂了不成?”皇帝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桌上的折子:“朕只是不明白,怎么一个两个都中了蒋阮的毒,莫非真是妖女不成?”

????……

????柳敏离开御书房后,出了宫,竟是一路到了刑部关押囚犯的大牢,牢头见了他先是一愣,随即有些仓皇的起来迎接:“不知太傅大人前来,可有什么事?”

????“我来见一个人。”柳敏微微皱了皱眉,进入官场几年,他依旧对这样阿谀奉承的人不大习惯,即便如此,他还是从袖中摸出一枚银锭递到了牢头手里。

????牢头受宠若惊的接过来,心道原来朝中传言的洁净不惹尘埃,自命清流入骨的太傅也不过如此嘛,一样还是懂这官场上上下打点的功夫,又何必做出一副清高的样子给别人看。不过虽然心中如此想,面上却还是要做出十分恭敬的模样,道:“好说好说,太傅大人有什么事直接与小的说一声便是了,只要能行方便的,小的一定鼎力而为。”说罢便问道:“太傅大人是要看哪一位?”

????“弘安郡主。”柳敏道。

????蒋阮关在大牢最里间,那是关押死刑犯的地方,虽说定刑还未决断,可是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她此次在劫难逃,杀了一国郡主,焉有全身而退的道理。不过因为萧韶或者是赵光的打点,至少在牢中过的也颇为顺利,这些牢里的狱卒没有过多的为难她。

????柳敏走到最里头的时候,一眼便看见蒋阮靠着墙坐在地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出身的模样,倒是不见狼狈的惊惶。他心中松了口气,随即又嘲笑自己,早知道她不是普通的女子,寻常女子被关入大牢中大哭大闹的场景自是不会发生在她身上的。

????“郡主。”他开口喊道。

????蒋阮回过神,抬头看见他,目光中闪过一丝愕然,随即微笑道:“柳太傅。”

????柳敏在牢前蹲下来,隔着栅栏与她对视。环顾这牢房里头,虽条件简陋却没有到苛刻的地步,与一路行来在其他牢房看到的情景截然不同。蒋阮衣衫完好洁净,想来也没有受什么苦楚,应当是有人为她打点好了这些。

????“柳太傅过来,有何贵干?”蒋阮见他只顾看着里头不言,开口问道。

????柳敏看了她一眼:“我……来看看你。”顿了顿,他道:“你可还好?”

????这青年眸中眸中情意流转,即便竭力掩饰,到底还是不经意间泄露了三分,蒋阮自己又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展颜一笑:“我很好,劳烦太傅费心。”

????她总是这般客气有余,却带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柳敏心中微涩,想到今日之事,正色道:“我相信你,和怡郡主不是你杀的。”

????柳敏觉得,蒋阮虽然看着是个薄凉之人,私心里却是极良善的,否则当初看见和怡郡主欺负十三皇子的时候也不会出手相救了。

????“自然不是我杀的,”蒋阮看着她:“我没有必要杀她。”

????听见蒋阮的话,柳敏表情又亮了几分,他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想法子救你出来的。”

????蒋阮微微诧异,虽然从前帮扶柳敏是为了日后总有一天让他为自己铺路,然而这年太傅如今行为举止都与她的初衷背道而驰。这样赤诚的感情无疑于她是种压力。

????“多谢柳太傅。”蒋阮沉吟一下:“不过此事我自有主张,总有一日事情会水落石出,柳太傅不必太过挂怀。”

????柳敏眼中有些失望的神色一扫而过:“你并非拿我做朋友。”不等蒋阮开口,他又道:“当初你帮过我,如今我也该是回报的时候,我自是要帮你一回的,你不必多说,古人语,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当初你予我这样大的恩德,我的命运因你而改写,我、我若不报答,那我柳敏成什么人了?”

????沉默半晌,蒋阮才摇头道:“柳太傅为人赤诚,我自愿意诚心相交,只是此时我确有主意,太傅贸然相助反而不好,不若日后我有麻烦的时候,再请柳太傅出手,那时候柳太傅不要拒绝才好。”

????“我自是不可能拒绝的。”柳敏急忙道。微弱的灯火下,蒋阮眸光若水,五官更显艳美无暇,他心中一动,原先一直想要说的话一时不查便脱口而出:“你、你可愿得我庇护?”

????蒋阮愕然看向他。

????柳敏清俊的脸似乎有些微微泛红,到底是第一次对女孩子说这些话,目光中哪有原先的一丝清高孤傲,全是笨拙的羞怯:“我,我恋慕郡主许久。如今郡主在朝中举步维艰,此事便可看出朝中想要陷害郡主的人不在少数,郡主若是再这样下去,防不胜防。若是郡主能在此时嫁入别家,到底可有一层庇护。柳敏不才,虽无大功立业,却也想要庇佑郡主一生。我会尽我一生的本事,保护郡主,不让郡主受一丁点委屈。”

????蒋阮看着他,上一世柳敏究竟是个什么结局,直到最后她也没看到,想来以柳敏的才华,若是不能为宣离所用,也应当难逃一死。只是上一世她也曾亲眼见他由落魄至上升,命运阴差阳错,到底给这刚直不阿的年轻人一个繁荣的机会,步步莲花,总算不负他一生抱负。

????然而上一世毫无交集的两个人,今生却又阴差阳错的相遇,她只是想要利用他,却在无意间得了别人的真心。

????“我……”蒋阮正要开口,却只听得前方传来一个熟悉冷清的声音,似乎还带着微微的不悦。

????“她不必得你庇佑,因为她是我的人。”

????熟悉的身影自暗处走出来,纯黑的袍角一摆,在暗处里也生出些金色的华丽。萧韶走到牢门前面,淡淡的瞥了一眼柳敏,又看了一眼蒋阮,将手中的篮子从小窗递了进去:“王府厨子做的点心,还有些衣物,夜里凉,不要受了风寒。”

????他似乎还有些不高兴,语气里都是硬邦邦的,偏生这样的举动和手里递的东西,每一样都在述说她和蒋阮关系匪浅的意思。柳敏方才已经被萧韶一句“她是我的人”给震在了原地,此刻再一看他的举动,脸色登时就变了。

????锦三在后面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主子这醋劲儿也实在太大了,锦四回头一说柳太傅今个儿去了一趟御书房又去了刑部大牢,萧韶就马不停蹄的赶来,这动作,简直是要逼死人。要是换她是柳太傅,早一个拳头干翻萧韶了,当然,她是打不过萧韶的,柳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就更打不过了。

????君子动手不动口的柳太傅果真站起身来,看着萧韶皱了皱眉道:“萧王爷说话还请负些责任。”他神情颇有些愤愤:“这样与弘安郡主的名声何解?”

????“阿阮。”萧韶看也不看柳敏,只看着牢里的蒋阮,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柔和语气道:“三日后公审,你放心。”

????这一句“阿阮”直喊的蒋阮有些目光发直转不过弯儿来,足足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却不知她发愣的举动落在柳敏眼中便是默认,想到萧韶和她彼此的称呼已然亲近成了这副模样,柳敏登时面色发白。蒋阮瞧见他的脸色,心中一动,随即便对萧韶笑了一笑:“好,有你在,我自是不怕的。”

????锦三同情的看着柳大太傅,显然柳大太傅被这两人明目张胆的秀恩爱给气到很受伤。如果方才萧韶的话已经给了柳敏致命一击,蒋阮此刻笑颜如花的回话便是又狠狠地补上了一刀。

????柳敏动了动嘴唇,才从嘴里艰难的挤出了几个字:“如此,郡主,柳敏先告辞了。”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匆匆离去,只是那背影怎么看都透露出几分伤感。

????蒋阮还盯着柳敏的背影看,冷不防萧韶走到她面前挡住了视线,蒋阮抬头,萧韶俯视着她,道:“不用看,他走了。”

????“……”蒋阮瞪着他,萧韶最近越发的有些不正常,就像变了一个人般,有的时候怀疑这究竟是不是世人口中那个冷清淡然,沉稳早熟的青年王爷,在她看来,萧韶的举动分明就是幼稚不堪,幼稚?

????她深吸一口气:“萧韶,你来到底干什么?”

????“如果我不来,你就变成太傅夫人了。”萧韶提醒道。

????“……。”

????锦三在黑暗里又忍不住低吟一声,少主这话说的,这叫一个愁肠百结,应当也教林管家来看一看的,介时便明白什么是传说中的恋爱中的男人没脑子!

????“我不会入太傅府。”蒋阮道:“真嫁给他,他的仕途便到头了。”

????“你处处为他着想,难怪他误会。”萧大美人不依不饶。

????“你今日不请自来,不是也让他误会了么?”蒋阮道:“他以后不会再误会了。”

????萧韶蹙着眉,他本就生的秀美英气,这么一蹙眉在灯火之下愈发显得俊美入仙,到底还有了两分禁欲之感,薄薄的唇紧抿,终究还是因为柳敏的事情心怀芥蒂,柳敏对蒋阮示好他也不是第一次撞见了,心中怎能甘心。只蒋阮都如此说了,便垂下眸,淡淡道:“嗯,你以后也不要再见他了。”

????这人怎生如此霸道!蒋阮气闷,随手拿起他方才递进来的东西,果真是一些吃食和衣物,储备的倒是无一不精细。事实上,这几日萧韶也派人打点过,在牢中过的日子并不比在府里差多少,忍不住就回想起上一世同是被关入牢中,却是极其能折磨之能事,直教人折磨的不成形状。

????忍不住出神,萧韶见她如此,便伸手在她头上轻轻敲了敲:“专心些。”

????蒋阮不习惯这么亲昵的动作,别开头:“此事天竺应当与你说了,我已有了主张,你大可不必插手。”

????“我知道。”萧韶低声道:“你只管放手去做,万事有我。”

????话说的让人安心,蒋阮低头:“多谢。”

????萧韶道:“若你能寻我帮助,其实我会更高兴。”天竺说的没错,蒋阮习惯凡事自己解决,并不轻易开口寻求别人帮助。便是寻求帮助,也是以相互利用的生意人姿态,不会白白受人恩情。这其实是她将自己与别人隔绝开来,她杜绝一切可能接收到的善意和情意。

????萧韶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他找不到蒋阮的秘密,蒋阮也不会主动说出来,但是一个人将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要想走进去,是很难的。蒋阮如今既然是他的人,萧韶希望蒋阮在任何事情上不要有自己一人战斗的想法,至少锦英王府护她周全的能力还是有。他萧韶的人,就只能让他一个人护。

????“不必,”蒋阮果然拒绝了他:“后宅是女子的战场,如我大哥,他在战场上战无不胜,我自然也有我自己的法子,在这深宫后宅中,立于不败之地。”

????萧韶伸出手,最后还是按了按她的肩,道:“我总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

????宫里资格最老的仵作吴明对着弘安郡主的尸体深深叹息了一声,这才取下了手上戴着的布套子,擦了擦额上的汗:“回大人,这和怡郡主是被人腹部捅了一刀,失血过多而死的,时辰也与四殿下说的没错。”

????主管刑部的廷尉罗大人垂眸思索了一会儿,吩咐身边人道:“你去将仵作检验结果写进案宗,剩下几个随我再去一遍现场。”

????皇帝已经下了死命令,三日后便开堂审理,偏生这一次还不是普通的案子,弘安郡主一案看似只是一个皇家见的凶杀案,背后实则涉及多方势力,一个不小心判决的不对,造成朝中势力失衡,与他都是无尽的灾难。

????况且弘安郡主一案,一边是皇帝、淑妃、四皇子,一边是懿德太后,赵光,萧韶,那一边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一想到要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罗大人就忍不住叹息一声,心中思虑重重。

????而八皇子府上,宣离正把玩着手中洁白的瓷酒杯,轻轻摇晃着杯中美酒,笑道:“事情办得如何?”

????底下的人忙恭敬回到:“回殿下,都已经办妥了,那仵作也验过了,没有问题。”

????宣离在宫中把握风向多年,也不是全无本事的,每个地方多多少少都安插了自己的人。和怡郡主的尸体要想在其中动些手脚也不是不可能,甚至与他而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要用些障眼法瞒过仵作,便没有人不会相信他的话。仵作验完尸便是物证,再有宣朗这个人证,罪名要订下来也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世上最难以容忍的就是求而不得,对于他看上的位置求而不得,终有一日他会得到。他看上的人求而不得,不过只是一个女人罢了,求而不得,便弃而杀之。无毒不丈夫,萧韶既然要与他抢,不如便毁了蒋阮。

????可不知怎么回事,宣离的心中突然掠过一丝些微的不安,这感觉十分微妙,几乎要被他忽略,他定定神,竭力令自己忽略那丝异样的感觉,慢慢的握紧了手中的酒盏,浅浅酌了一口。

????“实在对不住,郡主。”

????------题外话------

????金玉良缘最近开始大虐特虐了,好伤感,电视剧太虐就让故事甜一会儿补个血,萧美人又傲娇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