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六章 御前亲审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三日后。

????这一日日头甚好,便是已入了深秋也是难得的好天气,懒洋洋的日光撒在有些还未凋谢的大朵大朵波斯菊妩媚的花瓣上,越发显得姹紫嫣红十分好看。淑芳宫中,眉目美艳的女子一身华服,高高在上,从前的异域风情似在一瞬间一扫而光,只剩下**裸的杀气。

????身边的宫女递上茶水:“娘娘,喝过茶,便该前去观宫中御前公审了。”

????淑妃慢慢接过宫女手中的茶水抿了一口,她今日也是精心打扮过的,越发显得眉目艳美如画,与之相对应的还有咄咄逼人的气势,一身大红衣裳无疑令她的气势更加十足。和怡郡主的死与淑妃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这么多年,淑妃在宫中除了和怡郡主再没生出儿子,夺嫡之事这些年便也不再肖想了,凭借的便是皇帝的宠爱。皇帝虽然当初对她不及陈贵妃疼爱,可正因为她生了个女儿,和怡郡主对江山不构成威胁,皇帝对她没有戒心。

????和怡郡主平日里虽然飞扬跋扈,可到底也是她肚里掉下来的肉,这么多年也是锦衣玉食的娇养着,却不知如何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淑妃骨子里是一个极为傲慢冲动之人,知道宣朗证实是蒋阮杀了和怡郡主的时候,就恨不得冲出去将蒋阮撕个粉碎。然而蒋阮已经先被刑部的人关了起来,她倒是不好下手了。

????然而世上从没有她淑妃斗不过的人,她凭借心机和美貌在宫中四妃中谋夺一席之地,自然也不是软柿子。就连跟她斗了一辈子的陈贵妃,如今还不是处于下风。蒋阮算什么,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官员之女,杀了和怡郡主,便是她一辈子都还不起的罪孽。淑妃冷静下来后,反而不急了。

????此案牵连甚广,她去皇帝那里哭闹了一番,皇帝也答应要为和怡郡主做主,夫妻了这么多年,皇帝的情绪淑妃到底也能把握一两分,自然是看得出来,皇帝对蒋阮已经有了不喜之意。况且人证物证俱在,淑妃甚至不用自己打理,也能让蒋阮死无葬身之地。

????正因为此案牵连之人都是皇家族人,甚至有懿德太后插手,皇帝同意御前亲审,自开国以来,御前亲审的事情也不过出了一两件,还都是涉及前开国元老的朝中大事,如这样的皇家纠葛入御前亲审,这是第一次。淑妃自己知道,为蒋阮求情的,除了赵光一家和懿德太后,连锦英王萧韶,太子太傅柳敏和总兵大人府上小公子辜易也在其中。每每想到其中,淑妃就恨得咬牙切齿。

????当初和怡郡主在宫中的时候,因为颇得皇帝宠爱,倒也结交了一群公子哥儿小姐,而今和怡郡主惨死,却没有一人站出来为她说话,便是从前那些交好的人,也都做了缩头乌龟。诚然,这其中也许是受了别人的警告,可是却也能看出,和怡郡主所交往的不过是一群酒肉朋友,反观蒋阮,不过一介官员之女,又不是货真价实的皇亲国戚,偏偏这么多人上赶着护着她,果真是小小年纪就是个狐媚子!

????“锦英王也在吧?”淑妃放下茶杯,语气阴狠的问道。

????“回娘娘,锦英王已经先去了。”宫女回道。

????淑妃慢慢捏紧双拳,和怡郡主究竟是怎么死的,淑妃不得而知,却知道一切都是以萧韶引起的事端。和怡郡主既然为萧韶丢了命,那蒋阮作为萧韶的心上人,无论如何都要给和怡郡主赔命。在朝中权势颇大又如何?众目睽睽之下萧韶未必还能抗旨不成?这样眼睁睁看着心上人惨死的画面,只要一想到萧韶愤怒的眼神和蒋阮绝望的模样,淑妃心中便感到一种深切的快意。

????……

????蒋丹随新进的秀女已然一道入宫,居住在秀女们一起居住的小院内。院中俱是如花似玉的一群二八少女,莺莺燕燕,好不热闹。或有位高权重之家的庶女,或有小门小户家的嫡女,将女儿送到宫中,无非就是盼着有朝一日飞黄腾达,拉扯一把娘家,自古以来这样的事情不在少数。只是如今这些少女尚且不知宫中险恶,天真烂漫的模样,险些晃花了人的眼。

????蒋丹静静的坐在屋里前厅里,看着热闹兴奋地少女们兴高采烈的交流,面上始终维持着活泼又有些羞怯的笑意,这样的模样最是不容易让人心生防备,所以即使她能插上的话极少,也不妨碍这群少女很快便将她看做了自己人。

????其中侍郎家的庶女便道:“哎,姐妹们,不知你们可听说没有,今日便是弘安郡主,蒋家嫡女杀害和怡郡主的案子公审的日子。”

????“啊,正是,这么一说我倒是想了起来,可不就是今日。”另一名女子闻言附和道:“只可惜我们在这里不能出去,倒是不能去看一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听见她语气中颇觉得遗憾,这群女子俱是年轻好奇的年纪,对这些事情也是充满兴趣,一时间也都有些失望,兴致泱泱。

????蒋丹微笑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神色如常,仿佛没有听到这个消息一般。

????“不过是杀人的案子,有什么可看的。”说话的女子父亲在刑部供职,想来平日里也知道一些,点了点头道:“我听我爹说过,和怡郡主这案子几乎没什么可审的了。仵作也验了,又有四殿下这样的人证,几乎没什么可以翻供的。就算弘安郡主颇得太后娘娘宠爱又如何?谋害皇家子嗣便是杀头的大罪,谁也保不了他。”

????“弘安郡主胆子也忒大了,没想到竟是敢杀人的。”一人似乎想起了什么,看向蒋丹:“咦,她不是你的嫡姐么?你瞧着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蒋丹微微一愣,随即摇头道:“这事…。我也不甚清楚,我不过是一介庶女,又哪里有资格插手这些事情?”

????“那她平日里在府里也是这般凶悍的?”有人好奇的问:“你可被她打骂过?”

????蒋丹摇头,目光却是飞快闪过一丝惶恐:“没有,大姐姐从未打过我。”

????她越是这么说,那闪躲的眼神越是显得有几分可疑,众人瞧着她这样胆怯的模样,几乎是谈蒋阮色变,心中顿时了然。一时间叽叽喳喳的说着的全是蒋阮的不是,本来同为女子便是有些嫉妒心的,这些年来,蒋阮模样生得好,运气更是好的出奇,得了懿德太后的庇护,又有一个战神哥哥,本就已经惹得人嫉妒,如今落水,这些原先心怀妒忌的人自然会毫不留情的上来踩一脚。

????屋中不起眼的角落,此刻还静静坐着一人。她模样生的娇美,神情却是有些淡薄,甚至有几分不屑,听着众人对于蒋阮的谈论,面上便带了几分厌恶。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董盈儿。

????到底还是进了宫,如今看来,董盈儿却觉得原先无比排斥的事情,眼下也显得没有那么困难了。宫中红颜如此之多,便是皇帝记住她也要些运气,又何必说什么受宠。若是皇帝永远不注意到她,就是在宫中这样安然到死,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

????蒋阮杀了和怡郡主的事情董盈儿之前便听自家父亲说过了,她自是不信蒋阮会杀和怡郡主的。倒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她觉得,就是蒋阮要杀一个人,却也不会蠢到当着四皇子的面。京兆尹是个聪明人,分析利弊的时候董盈儿也曾听到一二,只是这也是她鞭长莫及的事情。

????现在坐在这里,听着这些人对蒋阮的贬低,蒋丹惺惺作态的污蔑,董盈儿只觉得胃中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若是依照往常的性子,依照她与蒋阮的交情,自是要上前理论一番的。不过如今却只是坐在一旁,冷眼旁观众人的议论,并不上前。

????脑中想起的却是当初她要被送进宫时,哭着恳求蒋阮的时候,蒋阮却道与她何干。

????世上之事大抵无常,董盈儿心中不知为何竟然有了一丝些微的痛快,譬如此刻蒋阮身陷囹圄,被人污蔑杀了弘安郡主,如那些秀女口中所说的难逃一劫,又与她何干?

????……

????然而宫中事实到底如何变迁,殿中的公审还是要审理的。

????皇帝一身明黄龙袍,高高在上,望着观审的一众文武百官,自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度。

????今日这场御前公审,与其说让文武百官来观审以示公正,倒不如说是杀鸡儆猴。这些时日来,朝廷中有些势力按捺不住蠢蠢欲动,自是被皇帝看在眼里。也需要敲打一番,那些见风使舵还在观望的,今日皇帝就要借着审案的事情来杀杀他们的威风,让天下人看看,这江山,到底是谁说了算!

????李公公眼观眼鼻观心,挥舞着拂尘静静坐在一边。罗廷尉反而站到了一边,早在吩咐人将罪臣带上来,便听见外头有人喝道:“罪臣到——”

????蒋阮一身雪白囚衣,被一众士兵押着进来了。却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交代过,还是因为她本身并未挣扎反而态度很好,士兵并没有挟制她,只是跟在两边。偏生她一步一步前来金銮殿,愣是有种步步莲花之感,面带微笑,神色沉静,仿佛并不是来参加一场生死惊心动魄的御前亲审般,甚至带着几分闲适,这样一来,倒像是带着两个小厮出来迅游一般。

????坐在旁座的淑妃见状,眸光不由得微微一闪,眼中划过一丝愤恨,慢慢掐紧了袖中的手帕。

????蒋阮衣裳洁净,发丝丝毫不乱,即使这样的时候,风采却依旧不减。朝中文武百官曾在她当初陪太后回宫的时候见过她一面,知晓她生的妩媚动人。如今多日未见,这么突兀的出现在金銮殿上,即使是一身囚衣,却越发衬得她眉目如画,仿佛活色生香的精魅。这少女竟像是每过一日美貌便增上一分似的,这一次竟像是比上一次美貌又剩了几分。一时间朝中有年轻一些的官员便看的有些痴了。

????蒋阮缓步而过,目光却是落向百官之前的黑衣青年上。今日他穿着一件黑色绣金蟒的一品朝服,越发显得丰神玉立,即便在不乏天之骄子的人群中依旧是最惹眼的一个。

????注意到蒋阮看过来的目光,萧韶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这么一笑,就越发的显得他秀美英气的脸带了几分温润入骨的风流。

????这样的眼神互动落在一直注意蒋阮一举一动的柳敏眼中,却让他若有所失,心中只觉得难受的出奇。原本对蒋阮的担忧顿时化作了满腔难受,微微别过头去,不再看这让人心中生闷的一幕。

????宣离笑容温雅,只是紧紧盯着蒋阮微笑,仿佛盯着一只即将掉入陷阱的猎物,满满都是志得意满。

????宣朗站在宣离身边,身子微微内侧,似乎是在避让什么,落在别人眼中,也只会想是这无能懦弱的四皇子是因为第一次做证人心中害怕。

????赵光紧紧皱着眉,看向蒋阮的目光心疼无比,这是他赵家的骨血,如今却身陷囹圄,偏生他这个做外公的还什么都不能做。萧韶已经早已跟他打过招呼,说此事自有安排,他虽然性子火爆,却知道萧韶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自己贸然出手可能会坏了萧韶的计划。可到了现在也没见萧韶有什么动静,赵光早已在心中将萧韶骂了个狗血淋头,心道好一个毛头狗崽子,竟是这样耍弄他赵家人,难不成是上了他的当?这毛头小子根本就是缩头乌龟,没胆给阮丫头伸冤反而临时退却?

????与赵光不同,懿德太后心中虽然也为蒋阮担忧,面上却是不显一分,依旧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只是左手的红宝石护甲却是有些不安的慢慢划过椅子的边缘,这是她惯来的动作,一旦心中有不安的事情,便会无意识的划拉。

????蒋阮在懿德太后心中是特别的存在,一开始将她视作是元容公主,后来三年的相处中也是有几分真心的,如今蒋阮更是萧韶的心上人。萧韶是什么样的性子懿德太后自是清楚不已,这样的人不动情便罢了,如他爹一般,一旦动情就是认定了一个人。既然认定了是蒋阮,必然就不会放任她陷入险境。

????只是萧韶性子激烈,懿德太后此事不好插手,是因为心中也清楚萧韶必然已经在暗处出手了,只是不知道这办法如何激烈?只盼蒋阮沉静的性子能将他制一制。诚然,懿德太后是不可能知道了,在某些事情上,蒋阮的性子要比萧韶激烈一万倍。

????“弘安郡主!”却是罗廷尉在皇帝的示意下开口道:“你杀害和怡郡主,人证物证俱在,其心可诛,谋害皇家子嗣,罪过一等,还有何话可说?”

????这案子送交刑部后,由大理寺已经审理过一遍了,当时也便是几乎下了罪论,只是蒋阮无论如何都咬死并不承认,后来又有了御前亲审的说法,便将这事耽搁了下来。

????“和怡郡主不是我杀的。”蒋阮道。

????她神情未见一丝慌乱,掷地有声,仿佛说的话便是铁证一般。人们总是相信自己眼前的东西,便是开始一直坚信蒋阮时杀人凶手的人,此刻也有些微微动摇了——人们对美人总是特别宽容的。

????“好一个伶牙俐齿,好一个蛇蝎美人!”却是淑妃冷笑一声,道:“你小小年纪,却生的歹毒心肠,不知我的和怡是如何得罪了你,要你对她下这样的杀手!我身为和怡的母亲,必然要为我儿讨一个公道,弘安郡主,杀人是要偿命的!”淑妃话锋一转,看向皇帝,眼中顿时便起了一层雾气:“陛下,和怡是您的女儿,您要给臣妾,给死去的和怡做主啊!”

????皇帝垂眼看了一眼殿中俯身而跪的蒋阮,淡淡道:“弘安,你说和怡不是你杀的,便要拿出证据来,若是拿不出证据,朕,就只能认你是无话可说!”

????话到最后尾声,语气已然加剧,几乎夹杂着某种莫名其妙的恐吓,天子一怒伏尸百万。百官们俱是心中一震,知道这是帝王发怒的前兆,俱是低着头不敢作声,生怕怒火转移到自己身上。那厅中的少女,却是神色毫无变动,仿佛雷霆之怒也不过是春日雨点,片刻已然云淡风轻。

????她的目光微微扫过百官,在帝王身畔的黄衣僧人面前短暂的停留一刻,那僧人慈眉善目,一手握着禅珠,接收到她的目光,微微垂眸,正要念一声阿弥陀佛出声。

????“我能为她作证,和怡郡主的死与她无关!”

????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厅中,那声音来的突兀,犹如一道惊雷砸在各自人头上,萧韶微微蹙眉,皇帝目光一闪,淑妃一下子坐直身子,懿德太后摸着红宝石护甲的手一停。

????蒋阮却是猛地瞪大眼睛,身子一颤,几乎不敢置信的回头。

????------题外话------

????猜一下这个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