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二章 萧韶入蒋府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懿德太后下的这道赐婚懿旨,不可谓不贵重。即便是萧韶即将出征,到底这婚事是先定了下来,只如今蒋阮还未出孝期也不得拜堂,名义上总是萧韶的人。

????寻常百姓自是看不到其中各种关系的错综复杂,只暗自羡慕尚书府好福气,生的一个女儿也能嫁入锦英王府。虽说这锦英王名声是不大好,不过百姓们哪里懂得这些,光是看面上,也只那所谓乱臣贼子的萧王爷实则是朝廷的一个香饽饽。年纪轻轻便有如今权势的,萧韶是头一个。

????这蒋尚书生的三个女儿个个花容月貌。大女儿虽是自小被养在庄子上,架不住人自个儿出色,后来也不知走了什么好运道成了郡主,如今也算是高嫁。尚书府必然是跟着水涨船高的。

????有了蒋阮的珠玉在前,倒是教人不禁思索起蒋素素未来的归宿了。说实话,蒋素素在京城中自来便是绝色美女之称,又才名远播,若是夏研未曾出事,怕如今提亲的人也会将门槛给踏破了。只是有一个风气不好的母亲,蒋素素到底也是受了些牵连。正经人家的瞧不上她,有那垂涎她美色的,蒋权又看不上其门第。一来二去,便也将她的亲事耽搁了下来。

????无论如何,太后下的懿旨,即便蒋权心中有多憋屈不悦,面上总是要做的高高兴兴的。不仅如此,还必须得做的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懿德太后的人盯着,哪里容下他做什么手脚。好在这府里他还有一朵解语娇花。红缨将蒋阮的亲事一概应承下来,里里外外都由她帮忙操办,另外有大姨娘辅佐着,礼数倒也没有什么短缺。蒋权因此对红缨十分满意,因为红缨还怀着蒋家的骨血,待红缨更是体贴周到。

????红缨果真为蒋阮想的周到,自太后下懿旨到现在,萧韶还不曾登门蒋府来拜访过。于礼数上来说并不对,可萧韶上头没有父母,自是不可能由父母代劳。亲自跑一趟,以萧韶的性子又觉得颇不可能。萧韶若是真的迟迟不来,以蒋权的品级,也不敢轻易对他说什么不是。

????红缨提起这事的时候,一边为蒋权整理衣领一边道:“无论如何,萧王爷总归要上咱们府里来的。妾身想着,无论萧王爷来或是不来,礼数上总是要周全。不若下封帖子给他,请他来府里一趟。聊聊大小姐的亲事如何?”

????一想到这门亲事,蒋权便觉得脑仁生疼,偏生这门亲事还怎么也得罪不得。当下便也硬邦邦答道:“你看着办吧。”

????“这事本该是夫人做的,”红缨低下头:“只如今夫人在庄子上养病,倒也不好再麻烦。只希望萧王爷不会嫌弃妾身出身低微,以为辱没了他。”

????“什么低微?”一提起夏研,蒋权便想到那些不好的事情,心情更是糟透了。当下语气便也不怎么愉悦道:“如今府里你就是女主人。他萧韶想娶我家的女儿,蒋阮总归还是占着一个蒋字,他就要守我蒋家的规矩。帖子你尽管去下,他不来没关系,总归传出去说不知礼数的人是他。就是告到太后那里去,他也是理亏的那个。”

????“老爷莫要生气。”红缨温柔劝道:“想来萧王爷也不是那不知礼数之人。妾身这就去安排,待过几日若是萧王爷愿意登门,妾身也希望能服侍的周到。毕竟大小姐的亲事怠慢不得,太后娘娘也要亲自看着哪。”

????“琐事而已,不必多心。”蒋阮皱了皱眉,似是十分不愿意听到有关蒋阮的消息,转而叮嘱红缨道:“你有闲心,不若多多操心一下素素的亲事。眼看着素素的年纪也快出嫁了,如今府里的应酬都是你前去。多多打听一下京中的适龄青年,也得为素素选一门好亲事。”

????“是,老爷。”红缨面上浮起一个笑容,心中却暗讽道,怕是蒋权这一腔心思也要白费了。蒋素素可不是省油的灯,那青年才俊也不用肖想了,蒋素素如今可是一心一意的想要爬上自己姐夫的床。不过如今倒是方便了她行事。

????……

????蒋府的拜帖交到萧韶手里的时候,林管家特意留意了一番萧韶的脸色。见萧韶并未表现出什么动静,忍不住提醒道:“少主,这帖子是接还是不接啊?”

????“有什么不同?”萧韶在桌前坐下来,面前摊开着一张天晋国城池外的疆域图,其中记号累累。出征迫在眉睫,此次行事复杂恐生变,万事都要做好准备。

????“哎呀我的主子,这可大有不同了。”林管家急道:“虽说这太后娘娘的懿旨下来,少夫人注定是咱们府里的女主子。可这排场嘛,还是不能忽略的。若是夫人还在的话,现在就该去尚书府相看媳妇和亲家说说话了。只是咱们府里如今寻不出这样的人,少主你最好还是亲自去一趟。”

????见萧韶抬眸看向他,林管家说的越发卖力:“您要是去了,那说明什么,说明少主看重少夫人哪。少夫人如今在尚书府里,别人也会高看她一眼,不敢轻易欺负了他去。少主,老奴就说一句,这女子呢,是要哄一哄的,少主是不是觉得少夫人待您不够热情,这就是少主你的不是了。男人嘛,总是要主动一点的,少主你此次前去,可不就是给少夫人撑腰的意思。少夫人见您如此,也必然心中感动,此刻少主你再趁机说几句讨人欢心的话儿,还怕少夫人待你不死心塌地?”

????林管家这一番话不可谓不说到萧韶心里去了。只见他轻轻蹙眉,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地图,神情却似乎在想着别的什么。沉默半晌,他才点头,道:“回帖吧,三日后,萧韶登门拜访。”

????“好嘞——”林管家说的一手漂亮话,见自家少主难得这样乖巧,心中自是欣慰不已,只暗暗又道了几句孺子可教,便颠颠的出门去找好看的帖子了。

????“主动一点?”他低下头自言自语,睫毛划出一道醉人的弧度,眼眸却似乎是弯了弯,笑了。

????……

????尚书府和锦英王府交换拜帖的事情,蒋阮是浑然不知。这几日在蒋府里倒是难得的清闲。不知是不是蒋权特意吩咐过,下人们似乎完全无视了她与萧韶定亲的消息。既不上前做恭喜,也不问候,像是要故意冷落她一般。

????白芷和连翘每每提及此事,自是窝了一肚子气。到底蒋阮也是蒋家的女儿,蒋权竟然将事情做到这个地步,实在是有些令人不齿。连翘一边给蒋阮梳头一边道:“听说这几日二小姐每日每日的都往五姨娘院子里跑,一坐就是一下午。真不知她二人什么时候有了这等的交情。那五姨娘也果真是过河拆桥的,如今竟是翻脸不认人了。太后娘娘懿旨下来这么久,也不见她上门来问一声。那嫁妆和亲事如何办现在都是不知道。”

????出嫁的这些礼仪事情,原本都是当家主母自个先打理好的。若是赵眉在世,这些时日早已怕是忙的前胸贴后背了。红缨倒是清闲,到现在什么都没过问。总不能让即将出嫁的女儿自己去问这些事情。

????“她有什么错,她大可以说自己不过是一个妾,嫡女的亲事轮不到她插手,说起来,倒是不理亏。”蒋阮淡道:“真有什么,太后也不会袖手旁观。她看准了这一点,才故意不过问。”

????反正有懿德太后打点,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红缨大抵也是不愿意做。如今府里的掌家大权都落在红缨手里,真要红缨从公中出银子给她做嫁妆,红缨也是不愿的。尝过了权力的滋味怎么会轻易放手,红缨习惯了在府里高高在上的感觉,面对一个品级比自己高的嫡女,如何能高兴地起来?

????“总之这五姨娘就是不厚道,也不想想,当初若非小姐帮忙,她能在府里安然度日么,更别提还过着如今这样的生活了。真以为自己怀的是……”

????“连翘,”蒋阮打断她的话:“你说的太多了。”

????连翘一愣,自知失言,忙道:“是婢子说错了。”

????蒋阮摇头:“无事,别被人听到便是。你去宫里送来的料子里挑几匹出来,回头和白芷一起绣些荷包,这几日宫中来的人多,打赏怠慢不得。”

????自赐婚懿旨一下,懿德太后倒是隔三差五的差人送些东西过来,不过也都是些首饰料子,想来也是觉得女儿家要出嫁,这些东西都能用的着。只蒋阮自己对这些东西并不在意,若非白芷几个时时提起,怕是会直接扔到箱子里不见天日。

????连翘吐了吐舌头便依言去挑布料了。在一边做着绣活的露珠见状眨了眨眼睛,问道:“姑娘打算什么时候开始绣嫁衣?”

????“嫁衣?”蒋阮微微一怔。

????“自然是嫁衣了,”露珠拖着腮笑眯眯的看着她:“出嫁前不都是要绣嫁衣的么?便是婚期得到明年,现在起也可以开始绣嫁衣啦?虽说萧王爷可能会让人送来,不过女儿家不都喜欢自己绣嫁衣么?萧王爷和姑娘都生的这样好,只要一想到穿喜服的模样,奴婢就觉得能晃花整个京城中人的眼珠子。”

????她这话说的娇俏,却是教蒋阮陷入沉思。前生她被送入宫中,自是没有成为新嫁娘的机会了。少女时期也不是没想过自己一身凤冠霞帔的模样,然而前生到底也没有等到那一刻。寻常人的幸福她是从未肖想过的。这一生若非萧韶求得这道懿旨,她也没有思考过嫁人是何模样。

????若说是嫁给别人,或许她还能冷清相待,只对象变成了萧韶,心中却是怎么都有些古怪。嫁衣是绣给心爱的人穿的,萧韶如今在她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地位,蒋阮自己也未曾思考过。大抵是超越友情,恋人未满,大抵还是差那么一点点。

????只是那一点点,却是隔着她深深的心结,也不知今生今世还有没有解开的时候。这么一想,倒是觉得对萧韶生出些淡淡的愧疚来。

????“待闲时再说吧。”她摇头,却是有些心不在焉。露珠看出了她的失神,便也不再多问,乖乖继续手上的活计起来。

????……

????萧韶果真在三日后登门蒋府。只有他一人和林管家,萧韶一身墨黑提花鞘锦衣,衣领处绣着细细的青色竹叶滚花边。袖口护腕依旧勾着一只张牙舞爪的暗金麒麟,显得极为威武。入府门时神情一派淡漠,眸若寒星,直教人不敢与之对视,只觉得身上带着凛冽的寒气,霸气内敛,却又在暗处里低低张扬。

????带路的婢子一边脸红却又不敢抬头去瞧这青年俊美的五官,从头至尾都是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带路。一路前行,到底是路过的婢子宫女都瞧着他有些失神。林管家自然是骄傲不已,将自己的身板挺得笔直,一派骄傲。

????待到了正厅,果真见红缨同大姨娘都早已候着了。红缨在婢子的搀扶下给萧韶行了一礼,面上端着亲切的笑意:“妾身见过王爷。夫人如今不在府里,贱妾帮着打理内务,还望王爷不嫌弃妾身唐突。”

????萧韶淡淡的“嗯”了一声,便在为他准备的座椅上坐下。林管家立在一边,不等萧韶开口,已经笑眯眯道:“五姨娘也不必客气,既是少夫人的娘家人,怎么都不为过。主子没有那么多规矩,随意便是。”

????林管家笑的和气,偏生每一句说的话都不怎么和气。说是没有规矩,实则是谱摆的比什么都大。大姨娘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周围的丫鬟却是看出了情况不对,这锦英王府的主仆来者不善,怕是特意来给大小姐撑腰的,登时便将头低的更深了些,只想不要引起人注意才是。

????红缨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僵,到底是出身市井中,与人周旋要拿手一些,不过短短一瞬,便又恢复了亲切自然的笑容:“那便再好不过了。大小姐是咱们府上的嫡女,老爷心疼的紧。如今瞧着王爷这般爱护大小姐,老爷知道了也是很开心的。”

????萧韶不答,林管家便道:“夫人这话说的客气了。既然太后娘娘下了懿旨,少夫人就是咱们府上的女主子,必然要得主子爱护的。今日来除了说这事外,主子还令老奴将聘礼礼单送来了。只等少夫人过门后,聘礼随嫁妆一道送到少夫人手上。这点太后娘娘也过目了。”说罢便从袖中拿出一封金丝帛印花的礼单递到红缨手上。

????红缨起先听到林管家的话便是心中一喜,待听到他后半句时脸色又是一青。等翻开那聘礼礼单后脸色更是红了白,白了红,可谓精彩之极。片刻后,她才合上礼单,深深吸了口气,勉强笑道:“王爷果真疼爱大小姐,这礼单不可谓不富贵,见如此,妾身也是真心实意的为大小姐高兴。”

????她这般说着,手下却用了狠劲儿,几乎要将那礼单绞碎了去。事实上,红缨出身青楼,青楼是什么地方,那就是一个销金窟,什么样的败家子她没见过。一掷千金为红颜的事情红缨见多了去,是以她待金银珠宝这些身外之物倒不像当初二姨娘那般眼皮子浅。可如今见了锦英王府送上的这份聘礼礼单,她却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奇珍异宝,珍奇走兽,宅院商铺,金子银票。数不尽的富贵,倒不尽的珠宝,只是一份小小的聘礼礼单,便能让人瞧出锦英王府泼天富贵的冰山一角。饶是红缨也算见多识广,此刻也忍不住被这富贵敬惊花了眼,心中暗暗妒恨起蒋阮来。

????更重要的是,这烫手的富贵,还没到手就飞了。萧韶话里说的很清楚,这聘礼是要教到蒋阮手里的,懿德太后也清楚。那便意味着,她连插手的机会也没有。原本还想从蒋阮的聘礼中捞些便宜,如今却是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富贵从手中溜走,要知道单是这份聘礼,就抵得上好几个尚书府,这叫她如何甘心?

????心中越是不甘,红缨就越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蒋素素送进锦英王府。蒋阮不好掌握,蒋素素却是能分辨如今是谁在蒋府当家做主。要是拿捏住了蒋素素,待蒋素素进了锦英王府,这富贵岂不是会源源不断的流进尚书府,到那时,尚书府的日子岂不是越过越滋润。

????红缨心中打定主意,笑容便多了几分热切,只林管家皱了皱眉,看向被红缨攥的有些变形的礼单,道:“姨娘小心些,这礼单除了太后娘娘那处便仅此一份,损坏了怕是会很麻烦。”

????“是妾身不小心了。”红缨尴尬的赔笑。只听林管家又道:“不知少夫人在何处,当是出来与王爷见上一面才是。”

????红缨微微一笑:“大小姐自是要出来的,不过女儿家总是羞涩,恐怕眼下正在梳妆打扮。妾身方才已经派人知会过了,大小姐等会就去花园中的茶厅里,琳琅,你先带王爷过去,你们年轻人总是有些话要说,况且太后娘娘方赐婚,早些熟悉一下也好。”她这话说的精明大度,

????与那些迂腐的世家截然不同。只是萧韶神色未动,依旧漠然的看着她。

????面对这么一个面无表情的人,任你是巧舌如簧总也是有些心中无力的。林管家今日却像是专门替萧韶来说话一般,立刻又笑开了,道:“那是再好不过了,请快些带路吧。”如今锦英王府都把萧韶的亲事当做是头等大事,自家主子追媳妇的功力不够,自然要做属下的出一把力。林管家总是恨不得无时无地不给萧韶和蒋阮创造两人独处的机会,红缨如此识趣,林管家很是满意。

????“林管家是误会了,”红缨掩唇一笑:“妾身还有些婚庆上的事情要与林管家商量,看王爷也是将亲事交给林管家打理的,妾身还想与林管家好好商量一番。若是林管家不嫌弃,还请留在此处与妾身说道。”她看向萧韶,笑吟吟道:“至于大小姐和王爷,两个人说话也更方便些。”

????若非知道这蒋府里各个都是人精,林管家险些要赞一声好一个知书达理的美人。这两个人独处嘛最是好不过了,林管家年轻的时候跟着老锦英王,也学了一身纨绔不羁的性子,世俗立法根本不放在眼里。是以那世家的什么男女大防在他眼中都是浮云,更何况如今懿德太后懿旨已下,那蒋阮就是少夫人。少夫人和少主两个人说话有什么可避嫌的,男人女人呆在一起就是要独处,多独处几次就能擦出火花了,说不定还能擦出身孕。

????“那也不错,主子您看——”林管家询问的看向萧韶,目光中满是期待。

????萧韶也果然不负林管家的期望,淡淡点了点头:“好。”

????红缨便笑的更真心了些:“琳琅,还不快带王爷过去。”

????琳琅依言走过去,对着萧韶福了一福:“王爷,请随奴婢来。”

????……

????萧韶跟着琳琅一路走过蒋府的院子和花台,绕过长长的走廊,直走到一处园林的茶厅去。这茶厅坐落在丛林之中,掩映在幽木下,环境清幽。若是在此处累了进去休息一番,品些茶水小憩一会儿,也是极好的一处处所。想来也应当是蒋府里修葺的极其精致的一处地方,占地也算宽敞,远远看去,还会以为是哪家女儿居住的院子。

????琳琅一路并不说话,只管埋头带路,因此也忽略了萧韶的目光。他神色冷静,却是不动声色间已将此处打量过。这蒋府萧韶也不是头一次进了,前几次有机会来此,蒋府也几乎被他摸清了七七八八的底细。更何况有锦二锦三盯着,呈上的蒋府地图他也看过,自然知道这一处茶厅。

????这茶厅平日里并不用来招待客人,相反,虽然环境清幽,却因为离各个女眷的院子太远,自夏研走后,很少有人在此喝茶了。

????红缨却将他安排在这个地方与蒋阮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