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六章 自作孽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看光了身子的大家小姐,流言蜚语当日便在京城大街小巷迅速游走起来。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有这么一遭消息还不够,上天似乎还嫌蒋府不够麻烦一般,另一处小道消息也同时放了出来。

????锦英王府里,蒋阮正坐在桌前喝茶,上好的顾渚紫笋,配以精致的牡丹茶豆膏,恰好好处的甜,也不会腻的人心烦。锦英王府的厨子俱是一等一的好,东西做的简单又精致,便是宫里的御膳房也不见得能拿出这样的好东西。府里的下人告诉露珠,老锦英王是个讲究过日子的人,这些厨子都是从外头精心搜罗来的。只是自从老锦英王夫妇走了后,萧韶性子冷清,吃东西更是以简单为上,这些厨子一直以来英雄无用武之地,好容易来了个少夫人,自然是使出浑身解数来讨她欢心,只希望能投了蒋阮的缘,日后多些展示厨艺的机会。

????虽说这理由听着有些惹人发笑,露珠心中却是渐渐宽慰下来,只因为这些人话里话外都是透出一个消息,那便是锦英王府的下人是真心拿蒋阮做少夫人的,否则何以花费这样的心思。如今几个丫鬟最担忧的便是蒋阮如锦英王府也算是高嫁,萧韶自是没的说,可架不住这府里奴大欺主。如今看府里下人待蒋阮俱是恭恭敬敬,再看锦英王府和萧韶,便从头到尾挑不出一丝不好来。

????蒋阮正喝着茶,就瞧见连翘自外头走进来,笑嘻嘻道:“姑娘。”

????蒋阮应了一声,连翘将刚采好的花放到描金凤彩大瓶子里插好,锦英王府虽然绣的气度斐然,可或许是萧韶自己性子太过冷清,总觉得没什么点缀,显得萧索了些。原是萧韶一个人也没什么,蒋阮日后也是要住进锦英王府的,连翘就寻思着怎么着也要添点色彩。毕竟男人和女人的心思时不同的,就算是摘几朵花放在花瓶里,瞧着不也是有几分人气不是?

????“姑娘,”连翘一边插花一边道:“奴婢今日在外头可听说了一件大事,姑娘猜猜是什么?”她虽竭力保持着沉稳,面上到底是带了几分雀跃,眼里更是止不住的笑意。蒋阮瞥了她一眼,道:“红缨出事了?”

????“姑娘真神了,”连翘呆了一呆,一溜烟儿跑到蒋阮面前,眨了眨眼,道:“可不是么?今儿个奴婢一出门便听到了,大街小巷到处都在谈论这事儿,说是老爷一脚踢得红姨娘小产了!”

????“小产?”蒋阮神色闪了闪。

????“这事儿说来就话长了。”红缨在一边的小板凳坐下来,端的是极有兴趣说起此事,那架势赶上酒楼里的说书先生了。她道:“听说啊,昨儿个五姨娘奔波了一日,老爷请了宫里的御医来给五姨娘瞧身子。起初也是好好地,可待那御医快来的时候,五姨娘却突然说自己身子极为不适,只想要赶快睡一觉。这老爷呢,也是个精明的,登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就同五姨娘争执起来,谁知呀——”连翘卖了个关子,本想吊一吊蒋阮的好奇心,一抬头却瞧见蒋阮神情都不曾波动一分,像是早已料到了此事,便悻悻的摸了摸鼻子,继续道:“谁知却从五姨娘肚里掉出了两个棉花大枕头来!”

????连翘说起此事,大有眉飞色舞之态,连比带划道:“当时是,老爷发现自己被骗,说时迟那时快,便重重一脚踢过去,然后——”连翘咳了两声:“最重要的地方来了,五姨娘惨叫一声,哀声道【你个没良心的,竟然如此待我?】老爷说【缨儿,我待你一片赤诚,你却期满与我!我——伤透了心!】”

????“停停停——”蒋阮抚了抚额,连翘说的跟话本子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亲眼见到一番,再说下去等会锦英王府的下人们都能围过来听现成评书,还不用付银子。她道:“这些就不必说了。”

????没能发挥自己说书先生的天赋,连翘还很是遗憾了一回,不过还是老老实实道:“然后老爷一脚踢过去,五姨娘见红了,恰好太医这时候到了,便瞧了一瞧,老爷这一脚踢得好哇,就把五姨娘肚里的孩子给踢没了。是真的孩子,不到三月呢。”

????蒋阮沉吟半刻,才道:“原是如此。”

????原来那一日眼见着太医要来,便是再如何镇定的红缨心中也有些着慌,人一着慌便容易犯傻,若是往常,红缨也算是个聪明人,断不会犯这样的错。昨日怕是紧张的慌了,才编出那般拙劣的借口。蒋权虽然宠爱红缨,却不代表他是个任人哄骗的傻蛋,再加上夏研之事后,蒋权对子嗣之事本就敏感。一怀疑起红缨便咄咄逼人,争执中红缨露了馅,蒋权如何不气。接二连三的被自己的女人耍弄,蒋权如何咽的下这口气,饶是平日里再如何宠爱红缨,眼下红缨在他眼里也是罪无可恕了。

????谁知阴差阳错,红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真的怀了身子,想来是之前还抱着侥幸心理,假孕之时用了些虎狼之药,这虎狼之药偏偏又在这时候才有了效用,红缨真的怀了身子,却被蒋权一脚踢没了。

????这为红缨诊治的太医嘴上也没个把门的,或许是觉得这蒋家的事情果真是值得拿出去说笑的谈资,转头回去便告诉了同僚。宫中太医如此多,有些与贵人有关系,有些出身贫寒,也因此,不过短短的时间,蒋权一脚踢得自己妾室流产的消息,上至勋贵之家,下至贫民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果真是声动京城。

????蒋阮垂眸,上一世红缨在这个时候已经被夏研斗得毫无招架之力了,更勿用提什么子嗣,若是这一世她不动别的贪恋,或许还能过上一段好日子。如今她下半辈子的希望也毁了,蒋权对待一个让他变成笑话的女人绝对不会留情,红缨的下场可想而知。不过眼下最痛苦的应当是蒋权,蒋超与他已经于无形中有了一道轻微的隔阂,蒋家子嗣不旺,蒋权对红缨肚里的孩子如此看重,如今死于他自己之手,与蒋权这样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连翘又道:“姑娘且再听,五姨娘就是这般了,二小姐还有的忙。从昨儿个晌午起就有许多人围在府门口要求娶二小姐,称二小姐身子被他们看了要负责。这些人无论如何都赶不走,寻侍卫来救躺在门口哭天抹地,说蒋府草菅人命。老爷心中大怒,便当着众人的面赔礼了一回,说将二小姐送到庙里做姑子去。二小姐听说后晕了一回,与老爷争吵一番,老爷却是铁了心不管,今日老爷已经将二小姐强自送到百里外的家庙里,据说要真正的剪了发做姑子。”

????“做姑子可真是便宜她了。”连翘愤愤道:“真应当让她嫁给那些人才是。不过老爷向来疼爱二小姐,此举无疑是毁了二小姐一生,令人吃惊啊。”

????“怎么会?”蒋阮淡淡道。连翘听出她声音里有些异样,抬眸一看,却被蒋阮眸中的冷色惊了惊,只听蒋阮道:“他可是费尽心思在为二妹铺路啊。”

????可不是么?若是蒋素素真的嫁给了这些街头混混中的一个,这辈子也便是毁了。可若是绞了头发到庙里做姑子去,到底是保全了蒋家的脸面,又给蒋素素寻了一个台阶,让她的脸面不至于一直被人践踏。远离京城世俗,渐渐地蒋素素就会淡出人们视野,直到出现能让蒋素素再次回京的机会为止。而蒋素素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回京,自然是夺嫡风云落幕,先皇驾崩,新帝即位,宣离大业已成的时候。

????那时候,蒋权许会得封赏,有了名利和权势为保证,蒋素素的那些过往,又有谁在意?蒋权走的一步好棋,前世今生,他都为这个女儿一步步的铺好了路,保她一声平安顺遂。

????蒋素素前生曾说,她这眼里最是容不得沙子。殊不知今生蒋素素于她也是眼里的一粒沙,这一生她狠毒无情,最是看不得人家父慈子孝的画面,蒋权这一盘棋下的好,她却不想成全。

????“连翘,你出去告诉锦二,”蒋阮垂眸:“我想请他帮忙做一件事情。”

????府里的暗卫锦二锦三是离蒋阮不能太远的,连翘应声,问:“姑娘想要交代锦二什么事?”

????……

????连翘在外找了许久都未曾瞧见锦二,倒是远远的见了另一个一身侍卫打扮的人,这人生的有些熟悉,连翘却是有些记不住在什么地方见过,总归是萧韶的手下。便上前询问道:“这位,可知锦二在什么地方。”

????那人转过来,剑眉朗目,生的也算是英俊,一动不动的盯着连翘看了半晌,连翘被他看的有些奇怪,泼辣性子一上来,柳眉一竖道:“看什么看!”

????“刚才原是你在里头说书。”男子道,神色虽无不妥,话语里却带了三分揶揄。

????连翘一怔,随即怒道:“关你什么事!你这人竟然偷听,回头我告诉姑娘,王爷知道了,看不修理你!”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夜枫。这几年他一直被萧韶冷落在易宝阁里搜集情报,日子可算是枯燥乏味,可主子没发话,也不能自个儿出来。这几日萧韶破天荒的将他召回来,似是即将出行,要吩咐他一些事情做。方才他在外头听到连翘对蒋阮说起蒋府里的事情,还十分诧异这是哪个丫鬟口齿如此伶俐,若是执行任务的时候有这么个活宝在身边,定是一点无聊也觉察不到的。

????此刻听连翘说起蒋阮,却是眉头抽了抽,上次可不就是因为弄错了人,萧韶因为蒋阮将他一冷落就是好几年,如今蒋阮身份更高一截,即将成为锦英王府的少夫人,要是惹恼了她,不,就是惹恼了少夫人身边的丫鬟,以萧韶护妻的性子,也怕是不会轻饶他。登时便道:“是我的不是,你找锦二做什么?”

????“少夫人有事要他做。”连翘性子率真,倒不是斤斤计较之人,夜枫既然已经道了歉,她也没必要一直揪着不放。

????“他有任务在身,眼下是不在府里。”夜枫道。

????连翘皱了皱眉:“那他什么时候能回府?”

????“明日晚吧。”夜枫道:“怎么,有要紧事?”

????“明日晚就有些迟了……”连翘咬了咬唇,神色有些焦急:“怎生偏在这个时候出去?”

????夜枫好奇:“有什么事情我做也一样。”

????“你?”连翘斜眼看了他一眼,摇头道:“实在是信不过。”

????她这么一斜眼看,眸底便泻出几分不自觉的少女的妩媚来。蒋阮身边的几个丫鬟容色俱是比较出挑的,白芷端庄,连翘泼辣,露珠机灵,天竺冷清,各有各特别的味道。这几人中,连翘和露珠又最是得男子喜爱。来锦英王府不长,萧韶的下属却是多对连翘和露珠献殷勤。

????夜枫平日里面对的女子要么是如锦衣卫中一般冷清冷面,要么如青楼里风情万种一般的胭脂俗粉,难得见到性子如此率真泼辣的女子,一举一动皆是真性情。眼下杏眼桃腮,因为微愠而嘴唇有些发红,越发衬得脸粉扑扑的,登时心中便一动,不等连翘说话,已然起了几分少年才有的好胜之心,一把攥住连翘的手腕:“信不过?我却偏偏要让你信一回!”说罢,便抓住连翘一同往院子外飞跃而去,罔顾连翘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屋顶上,锦三吐出嚼在嘴里的一根草,只道了一个字:“傻。”

????锦四撇了撇嘴,拍了拍她的袖子:“走吧,干活去!”

????……

????却说自云顶山一带,荒草丛树生,一路都是泥泞小道,马车咕噜噜的行驶间不时溅起星点泥水。此刻天色渐渐开始发黑,离那目的地还有些远,四处竟连落脚的地方也不曾有,几里处也没见着能借宿的人家,今夜这马车注定要露宿荒郊野外了。

????虽如此,这马车布置得也算富丽堂皇,至少外表瞧着还是十分舒适的,驾马的车夫也是经验老道,一路上坑坑洼洼的路颠簸也极力压到最小,也算是十分照顾了。

????领头的护卫便道:“就在此处歇息吧。”

????马车里,蒋素素苍白着一张脸,神情满是漠然,一边的蜻蜓见状,轻声细语安慰道:“姑娘,天色晚了,且用些羹歇息一下吧。”

????自蝴蝶当初因为紫河车一事后被蒋素素发卖到窑子里去后,蒋素素一直没有将手底下的二等丫鬟再提上来,一等丫鬟始终还是缺了一个位置,一直以来都是蜻蜓随身伺候在身边。蜻蜓也算是蒋素素的心腹了,她待蒋素素倒也是十分忠心,平日里也帮着出些主意,只是未曾想到如今蒋素素会落到如此地步。她是丫鬟,自然要与小姐同甘共苦,便是去家庙里做姑子也是一样。

????只是蜻蜓心里却也是明白的,蒋权对蒋素素这么多年的疼爱不是假的,如今去庙里做姑子也只是权宜之计。毕竟蒋素素毁了名声,再留在京城也是无益,待日后这些流言渐渐平息下来,再寻个机会将蒋素素接回府,一切也是可以重来的。这些话蜻蜓也曾劝过蒋素素,可蒋素素始终就是听不进去,昨个儿晚上蒋权在蒋素素吃的东西里下了药,今儿一大早蒋素素醒来便在马车里了,已经是回天乏力,打骂了她一通,先是濒临崩溃,后来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渐渐平静下来,只是神色却是冷的出奇。

????蜻蜓也没有多想,只是想着蒋素素大约是想明白了,明白了其中利害,总之她不再吵闹就好。

????蒋素素看了一眼蜻蜓递上来的羹,道:“我知道了,让那些护卫离远一点,我不想跟这些下人呆在一处。”

????蜻蜓想了想,便下马车吩咐那些护卫退远一些,总归这外头大抵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真有什么,这些护卫也能来得及。

????待蜻蜓重新回到马车里,蒋素素已经喝完了碗里的羹,对她道:“粗陋了些,你也喝点。”

????蜻蜓受宠若惊的看了蒋素素一眼,虽然她为蒋素素的心腹,蒋素素平日里待她出手也算大方,可蒋素素此人骨子里便是天生高人一等,连蒋阮都看不上,更勿用提一个下人了。这样平和的与蜻蜓说话,蜻蜓心里还是十分惊讶的。

????“不必这样看我,”蒋素素低下头道:“如今我也不过是庙里的一个姑子罢了,再不是什么官家小姐,你与我在身份上无甚差别。”

????蜻蜓听见蒋素素如此说,只道她还在气恨此事,便道:“姑娘切莫这样说,如今不过都是暂时的苦过,姑娘始终是尚书府嫡出的小姐,奴婢永远是姑娘的奴婢。”

????蒋素素微微一笑:“你说的很好,喝点羹吧,今日你也陪我辛苦了。”

????她几次这样说,蜻蜓也不好再推辞,便端起碗来喝羹,待她喝完后,才看见蒋素素一眨不眨的盯着她。蜻蜓被蒋素素盯得有些脊背发凉,小声道:“姑娘可有什么吩咐?”

????只听蒋素素叹息一声:“蜻蜓,你觉得我美吗?”

????“姑娘自是美得,这全京城再也挑不出姑娘这样的美人来。”蜻蜓道。这话倒不是奉承,蒋素素本来就生的美,修习了媚术之后更加的艳绝。

????“我这么美,怎么能去做姑子?”蒋素素突然反问道。

????“姑娘……”蜻蜓一愣。

????“我不会去做姑子,”蒋素素唇边泛起一个诡异的微笑:“我这样美,自然能找到一个容身之所,得到最高的位置,我的容貌,怎能白白的浪费了?”

????蜻蜓被蒋素素诡异的神色弄得有些不安,想要说话,却突然觉得脑子一片昏沉,支持不住的栽倒在马车中的小几上:“姑娘…。你…。你下了药?”

????“我不会去做姑子的。”蒋素素笑道。

????蜻蜓明白了她想要做什么,拼尽力气道:“不好了——”

????声音戛然而止,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瞪着蒋素素,蒋素素手里的匕首正往外冒着血珠,她用力一抽,蜻蜓的身子软倒下去。她张着嘴,如一只搁浅的鱼,只能无助的发出沙沙的嗓音,却不成句子。

????蒋素素看也不看她一眼:“,本想念在你这么多年服侍我的份上饶你一命的,不识抬举!真是一条挡了路的狗。”

????说罢动手脱起蒋素素的外裳来。

????外头的侍卫远远的听见这边的动静,想要过来问,便听得蒋素素高声道:“去吧,将这些丢出去!”

????紧接着,昏暗的月光下,蜻蜓端着一个托盘走了出来。众护卫见状,便重新做回原地说笑喝酒,再也不看这边了。

????蒋素素足足跑了一炷香,待看到前方的树林入口时才松了口气,她嫌恶的脱下尚且沾着蜻蜓血迹的外裳随手扔在地上,握紧了袖中的信纸。

????今日她醒来,也不知是谁钉了一封信在马车里。那信封里只说是思慕她许久,不愿意瞧见她被送往庙里去,愿意成为她的庇护,将她安排在羽翼之下。

????那信纸有淡淡的桃花墨的味道,应当是大户人家书写,再看那字迹,也是一派风流。蒋素素虽然不知这人是谁,却也料定应当是个勋贵之家的子弟,想来是从前思慕她的那些人中之一。放在从前,蒋素素不过是不屑一顾,可如今连蒋权都要放弃她了,这人便如救命稻草。她坚信自己能凭美貌抓住这人的心,日后自然能以手腕一步一步往上爬,总好过做姑子去。这人还附上了蒙汗药,她才用了这个法子。

????这人要她在树林里等候,却不知什么时候才来。此刻月黑风高,正是有些阴沉,蒋素素不由得有些害怕起来。

????正在仓皇失措的时候,只听得背后出现了一阵脚步声,蒋素素心中一喜,忙转过身去,道:“可是要救素素的公子前来?”

????那人脚步一顿,此刻月光映下来,蒋素素身子一僵,只因为她看的清楚,来人不过是一个中年壮汉,自额头到眼角划过一道可怖的疤痕,瞧见她,嘴角一哼,突然露出一个淫笑来。

????------题外话------

????小白花的家暴生活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