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九章 情意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天气越发的冷了。

????下了一夜的雨,第二日空气也新鲜了许多。白芷推开窗,窗前的枝头还残留着昨日夜雨留下的雨珠子,晶莹剔透,打着个璇儿,掉到底下的泥土里。屋里顿时充斥着一种雨后泥土特有的芬芳。

????蒋阮梳洗用过早食,放走到窗前,露珠便匆匆忙忙走进屋,将手里的玫瑰酥茶放到桌上,眨了眨眼睛看着蒋阮,忽然低声道:“姑娘,大夫人没了。”

????蒋阮“恩”了一声,在靠窗的椅子上坐下来,露珠端回来的玫瑰酥看起来颜色极为鲜美,发出一点淡淡的粉色,在早晨的日头下,越发的显得有些润泽可爱。她慢慢捻起一块,雪白的指尖噙着点心,便显出一点独有的娇媚来。

????露珠继续道:“二小姐也没了,五姨娘也没了。”

????接连死了三个人,蒋阮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仿佛早已预料到结局一般。似乎眸中还极快的闪过一丝厌倦,不过这神情实在太短暂,并没有人注意到。

????“王爷手下的探子亲眼瞧见的,”露珠有些着急蒋阮的反应,极快的说道:“是二少爷带着人马去找到了二小姐,却不知怎地又杀了二小姐,回府后对老爷说二小姐被山匪掳走自尽了。至于五姨娘,是自个儿吞金死的。”露珠想了想:“那大夫人便是有些奇怪了,听说是昨儿个晚上二少爷去庄子上探望夫人,半夜里便被人发觉一根白绫自尽了。不过此事暂时老爷不让声张,到也不知道为什么。”

????蒋阮淡淡道:“不奇怪,如今府里一来便死了三人,红缨便罢了,左右只是一个姨娘。蒋府的嫡出二小姐和蒋府的夫人一同暴毙,难免会引来有心之人的猜测,如今蒋府已经在京中流言匪浅,我父亲如此谨慎,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火上浇油。”

????露珠恍然大悟:“原是如此。可大夫人为何要自尽?还有那二少爷,就为了要二小姐解脱便痛下杀手,这也实在是太过分了些。”

????蒋阮眼里闪过一丝嘲讽,语气带着让人心惊的寒凉:“他可不是让蒋素素早日解脱才这般做的。他只是不想让蒋素素成为他仕途上的绊脚石,蒋素素活着一日,日后就可能成为他被人诟病的证据,我二哥一心想要往上爬,当然要亲手将这证据毁灭了。”

????露珠倒吸一口凉气,她是没想到这么多。因为蒋超两兄妹不管待蒋阮如何,两人总是站在统一战线上,亲兄妹的感情也不是假的。谁知蒋超却能为了一己私欲将自己的妹妹弃而杀之,实在是不可谓不可怕。

????露珠虽然出身市井,见识比白芷和连翘也要宽博一些,可到底生性本善良,联想不到这些黑暗腌臜的事情上,对于人性,也总是持着人性本善的观点。蒋阮却不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极度怀疑人性,坚信人性本恶,别人很难考虑到的事情,到她这里,就是自然而然能想到的。

????她继续道:“至于夫人的死,也不过是受了二哥的挑拨罢了。二哥如今也算是破罐破摔了,他这么不顾后路,明显是要放手一搏。怕是很快,就要干一桩大事了。”

????露珠听蒋阮这么一说,心中一惊,道:“那他们可是准备对付姑娘了?”

????“就怕他们没有动作。”蒋阮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看在露珠眼里却是有些发冷,她道:“我也很想看看,这一场,谁又是赢家。”

????露珠没说话,片刻后突然好似想起了什么,道:“姑娘,奴婢听锦二说,再过不了十日萧王爷就要出征了。”

????蒋阮微微一顿,垂下眸,十日,这样快么?

????……

????萧韶正在书房里看折子,边疆快马传书过来的军情里处处皆是危机,只是瞧着便已让人感到局势的紧张。蒋信之下落不明,关良翰又负了伤,军中士气低落,偏天晋**队不知怎的屡次改换战术,直打的出其不意,再这样下去,仅剩的军队也要全军覆没了。

????他的左手边是一副行军布阵图,即便在千里之外,也要控制全局。世人皆道锦英王少年英杰,统管三十万锦衣卫,却无人见过他决胜千里之外,运筹帷幄之间的睿智。从京城到边关一来一去也要一个多月,如今只能暂且提笔写下防御的法子送到边关,暂且撑上一撑,待他亲临战场,再杀敌军措手不及。

????屋里悄无声息,锦衣卫全部都退了出去。他已经一夜未曾合眼,仔细专研敌军的行阵到现在也没吃什么东西。

????门突然被人推开了,萧韶皱了皱眉,鼻尖闻到一股食物的香气,看见来人却是微微一愣。蒋阮托着点心和粥自个儿来了。

????这些日子,她虽然住在锦英王府,两人之间却恪守礼仪,不曾做出个什么逾越的事情。更何况,萧韶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白日在外头奔走,夜晚回来也是研究军法布阵,两人连面也很少碰见。蒋阮更是个冷清的性子,在锦英王府每日过的也算舒心,却是连院子也不愿意出的。

????不想如今蒋阮却亲自来了,萧韶微怔之间,蒋阮已经走到他身边,将点心和粥放下来,道:“厨房里做的桂花糕和鸡肉粥,不太甜,我尝过了,味道很好。”她做这一切做的无比自然,仿佛已经做过千百次了。萧韶看了她一眼,没有动作。

????“你一天没有吃东西。”蒋阮道:“你想饿死在自己府上?”

????蒋阮平日里待人总是温和的,面上也总是维持着一副微笑的表情,这便让她的五官显得生动而明艳。然而仔细去看时,那笑容却并未到达眼底,仿佛只是一张做的极好的面具,到底是让人感到了淡淡的疏离。而她情绪外泄的时候极少,除了亲近的人,甚至面对蒋信之时,她也是安慰的表情居多,不曾有过什么特别不悦的神情。

????她骨子里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但无论是爱或憎,都掩藏在微笑的表情下。这便让她的微笑变得有些耐人寻味,同是微笑,表达的意义大抵不一样譬如说眼下,分明是笑着的,只是那目光里的嗔怪和不悦终于还是被某人看在了眼里。

????萧韶“唔”了一声,默默接过蒋阮手里的勺子,慢慢的舀了一口粥尝了尝。平日里觉得无甚特别的吃食,不知为何,今日却觉得分外鲜美,萧韶心情愉悦,很快喝完粥。便是连平日里不太吃的糕点也吃光了。

????蒋阮对萧韶的识趣很满意,在他对面坐下来,道:“听说你快出征了?”

????她问的如此生硬,萧韶却也没觉得什么不对,答道:“嗯。”

????“你……。务必小心。”蒋阮想了想,还是嘱咐了一句。总归日后还是要嫁给眼前这个人,不管他到底如何,如今看来,萧韶一直无条件的帮助她。此生她不再轻易相信人,萧韶却是个例外。她顿了顿,道:“我会替你守好锦英王府的。”

????萧韶再次被她的话震住,忍不住抬眸看向她。

????蒋阮是个什么样的人萧韶自是清楚,自当初第一次遇见她时萧韶便看的清楚,这个少女冷静果断,狠辣无情,全身充满戾气,她似乎有很多秘密,将自己的内心固执的封在一个角落。看起来是一个没有心肝的人,事实上却不尽然。她为了蒋信之不顾性命豁出一切,也为了保全赵家不惜自行疏远,甚至连宫里不过一面之缘的宣沛也会出手相助。她其实是一个极护短的人,不过能让她护着的人太少了。

????今日她这番话,其实是一个承诺。这是对他的承诺,她在说,锦英王府从此将成为她责任的一部分。我会替你守护它的……

????面前的少女明眸锆齿,她本就生的眉目如画,不同于蒋素素的清丽,五官无一生的不精美,如今渐渐蜕去稚气,已然显出几分绝代风华来。那双莹润的如同山涧清泉的水眸在眼尾处若有若无的一勾,便自成一道绝佳的媚色。而浅浅笑起来的时候,似乎天上的落霞都映入了她的眼中。

????萧韶自认此生见识过无数美人,这一刻,也忍不住承认,面前的少女,的确担得起“祸国妖女”四字。若是她有志在此,悉心勾引一番,碰上那爱慕美色的帝王,怕是真的会因为她而倾覆江山了。

????“你不需要做这些。”萧韶看着她道:“锦英王府会护着你,若是护不住,你也大可不必为此费心力。”

????蒋阮骨子里是护短的人,萧韶更是。当初三十万锦衣卫无头领,萧韶年纪尚小,皇帝不敢将大权轻易交到他手上。锦衣卫成了一个烫手山芋,当时所有人说这样一只精锐的人马,偏生只效忠锦英王府,想要真心收服太困难,众人猜测帝王最后悔解散这群人马。在这样流言甚嚣尘上下,锦衣卫的日子也变得分外艰难。从前被他们压制的军队士兵纷纷倒打一耙,落井下石。那时候是萧韶自己站出来,以自己深入南疆计杀南疆首领为条件,保住了锦衣卫。他可以为了锦衣卫中一个小小的暗卫掀翻一个王府,也能为了自己一个手下的枉死跟权贵不死不休。萧韶的护短众所周知,也因此,锦衣卫们敬他,爱他,甘愿为他赴汤蹈火。

????萧韶这样的性子,如今蒋阮又是他未来的妻子,他自然而然的将蒋阮纳入自己要保护的羽翼下。他不希望蒋阮为了一些虚的东西而受到伤害,她能做出这个承诺,已经让他十分意外了。

????“不,萧韶。”蒋阮却是拒绝道:“这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王府,这是锦英王府,是你父亲母亲居住的地方。是老锦英王打下的功劳和骄傲,是萧家的尊严,就算这座王朝倒下,它也不容践踏。”她轻轻道:“我不会让它被人践踏的。”

????萧韶一震,心中顿时涌起一股难以说明的复杂感情。锦英王府,世人提起锦英王府,锦英王,只会想到当初老锦英王起兵造反的事情。坏人做了一千件坏事,只要做一件好事就是好人,好人做了一千件好事,做一件坏事,从前的好就全部被抹杀了。这么多年,他守护着萧家和锦衣卫,世人害怕他的权势,却不曾打心眼的尊敬他。人们总是健忘的,他们忘记在过去的岁月里,是谁带着这些被骂为贼子的锦衣卫同外族作战,维护着这个王朝的平衡。先祖打下的汗马功劳在花团锦簇中越演越盛,那些冲锋陷阵的人却渐渐消失了。

????而她说这事老锦英王打下的功劳和骄傲,是萧家的尊严。就算这座王朝倒下,它也不容践踏。这一刻,他心中的震动无法溢于言表,行动快于理智,他一把攥住蒋阮的手,将她拉入怀里。

????蒋阮微微一愣,已经被萧韶搂在怀里,她趴在萧韶的胸膛,正莫名其妙,感觉萧韶的下巴搁在她头顶。这青年的声音微沉,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叹息,道:“谢谢你。”

????蒋阮心中一动,想了想,迟疑一下,也伸出手来回抱着他的腰,她道:“不必谢我,我既然会嫁来这里,这里就是我的责任。”

????萧韶慢慢松开手,蒋阮从他怀里挣脱除来,还未站起来,便被萧韶捏住下巴。她一愣,抬眼朝萧韶看去。却发现对方也正紧紧盯着她。

????这青年生的本就秀美绝伦,更是有分难得的英气。然而平日里总是淡淡的含着三分冷清,便

????给了人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感。然而眉眼柔和下来的时候,整个人就带了三分温润的艳丽,他睫毛生的纤长笔直,垂下来的时候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而最动人的是一双黑眸,若洒了碎钻的星空,沉沉夜色里突然逼出无尽璀璨,几乎要晃花了人的眼。

????此刻他捏着蒋阮的下巴,身子微微前倾,薄薄的唇微微一扬,陡然间便生出无尽的风流,便觉得这深秋冷日,突然就有了逼人的春光。眉目如画的青年姿容绝世,却已一种坚定地,不可抵挡的姿势缓缓倾身而来。

????蒋阮微微一愣,只觉得身子有些发僵,直接想要避开,对上那双墨色的星眸时,不知怎地,却是没有动弹了。

????这个青年,他看似冷漠,实则重情。面是冷的,心却是热的。他强大,所以肆无忌惮的过自己的人生。她前世离他太远,今生阴差阳错又走的这样近。他不施压,像一滴水,一朵云,一步步的包围她,走进她的生活。她曾试图抗拒,却发现无可奈何。她心性坚韧,对方却也不是脆弱之人。

????这一世,他默默地帮助她,并且拒绝了一种互惠互利的合作方式,他……并不是一个单纯的被利用的人。

????蒋阮慢慢的闭上眼睛,她没有拒绝。

????吻落在她的唇上,蜻蜓点水的一点,而后飞快的退开——他到底是一个君子。

????蒋阮慢慢的睁开眼睛,她在青年的眼中看出了一点愉悦的欢喜,还有怎么都掩藏不住的情意。那一层浅薄的情让她的心缓缓起了一层涟漪,而后似一把短短的刀慢慢的在她心上厮磨。

????他是这么好的人,他这么真切的,不虚伪的情意。可,为什么偏偏是今世。

????若是换了前生,她还是那个单纯的近乎愚蠢,怀揣着对爱情无尽的希望的少女,在她面对萧韶的时候,她能全心全意的去爱,去回报这一份赤诚的爱。但是上天总是阴差阳错,萧韶偏偏遇到的,是这一世这个冷血无情,一心复仇而不会爱人的她。

????她的心里,陡然生出了一点对自己的厌弃和自暴自弃的绝望。萧韶注意到她的神情,微微一愣,他再次勾起她的下巴,逼着她抬脸对着自己。

????“你怎么了?”他皱眉问。

????蒋阮看着他,忽然微微一笑:“萧韶,求太后赐婚,你可后悔?”

????“不后悔。”萧韶看着他,饶是他平日里再怎么沉稳,面对自己心仪的女孩,总是如同所有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般。他猜不透女子复杂的心思,从前也没有费心思猜过,所以他不明白蒋阮忽如其来的低落到底是为什么?

????他的未婚妻,从来都有绝佳的掩饰情绪的方法。譬如此刻,方才他明明感觉到蒋阮一闪而过的低迷和厌弃,不过须臾,她又恢复到从前微笑平静的模样。

????蒋阮忽然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将他拉近自己,整个人紧紧抱住他。

????萧韶被蒋阮突如其来的主动弄得微微一怔,片刻后迟疑一下,才伸出手轻轻拍拍她的背,仿佛在安抚某个受了惊的小动物。

????蒋阮将头抵在他的肩上,他看不见蒋阮的表情,自然也无从知道自己这个未婚妻在这一刻心中下了怎样的决定。

????这个人太好了,蒋阮闭了闭眼睛,好到让人不忍心伤害。既然他说了不后悔,此生便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她愿意放下心结试着尝试,不管有情还是无情,自然,她也不会让他后悔。

????------题外话------

????好了,出征前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