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千钧一发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锦英王府的下人到底都是训练有素,蒋阮命令一下,便纷纷做鸟兽散,武功低微的小厮和婢子全部找地方躲了起来。有武功的侍卫埋伏在萧韶的书房和卧房里。

????蒋阮面色沉沉的坐在正厅之中,周围倒也有十来个护卫护着,林管家焦急道:“少夫人,您要是真不愿意离开,至少也得找个地方躲起来才是。不要在此地留着,等会那些人进来可怎么办?”

????“我若找地方藏起来,那些人进来要找出我,必然又会伤及无辜,何必平白浪费几条性命。我在这里,也能看清楚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是要我的命,还是来锦英王府有别的目的。”蒋阮摇头。

????“这实在太凶险了。”林管家有些无奈,蒋阮这性子与萧韶一样,决定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况且这以身犯险的法子但凡爱惜性命的人都不会做的,蒋阮这是完全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这并非是什么大义,林管家生活了这么多年,看人也看的极准,蒋阮分明就是从来都没有将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她的手段凌厉,心肠狠辣,若是有足够的筹码能达到目的,性命也能作为交易。只是如今蒋阮已经打定了主意,便是再也不可能变更的。林管家叹了口气,只好问道:“少夫人刚才的话是何故?怎么会让人烧了锦英王府周围的房子?”

????“夜已深,哪里还有人在。若是不引出点动静,岂不是悄无声息的就接受了一场伏杀。这些人看似胆大,却还是只敢在夜里动手,想必是为了掩人耳目。既然打着了官差的幌子,我也不会客气的揭穿他。这一条街的房子都烧起来,势必会惊起众人,人越来越多,这时候只要有人再喊一声强盗来了,必然有人起了怀疑,夜里杀人放火不是小事。一家府上的侍卫不多,可一条街每个府上的侍卫加起来也不少。虽然可能对付不了那些人,可要一一灭口却是不可能的。他们心中慌乱,自然就会有所顾忌,只要有所顾忌,我们就能找到出口。”

????林管家恍然大悟,道:“少夫人这主意想的不错,可若是第二日人问起来那火势又该如何?烧人房屋可是损阴德的。”

????“火势与我们有什么关系?”蒋阮反问,林管家一愣,只听蒋阮轻描淡写道:“横竖是那些假冒官差的人弄出的动静,我们也是受害者。至于阴德…。”她微微一笑:“这辈子还没活完呢,操心死后的事情做什么,今夜死的人可不是我们。”说到最后一句,语气已然转冷,隐隐竟有森然之感。

????林管家定了定心神,又道:“那信号弹又是怎么回事?没听少夫人说过信号弹啊。”

????“我与表哥一直私下里有往来,”蒋阮道:“宣离日后对锦英王府下手,必然也少不了赵家。既然我嫁入了锦英王府,他会认为赵家理应跟萧家是一伙的。为了防止出什么意外,我与大表哥一直有暗号联系。今夜锦衣卫不便出马,赵家人却未必,左右赵家的兵马宣离是知道的。将军府离此处也不远,既然有现成的城守备军,以城守备军剿杀伪装成官差的流寇也是不错的主意。”蒋阮看着面前的茶水:“他们想要埋伏整个锦英王府瓮中捉鳖,我却要借助赵家的兵马将他们一网打尽,我要宣离派去暗中观察的人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要他们明白,这锦英王府就算没有萧韶,也绝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她说的冷漠至极,周围一众奉命保护的侍卫和林管家却是暗暗惊心,不由得在心中为她折服。当初锦英王府的下人们也曾商量过着世上有哪个女子能足以与萧韶匹配,说来说去便是只有姚家千金能勉强算一个。姚家千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聪明无比,样貌家世都是顶尖的。可萧韶若是娶了她,今日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好。那姚家千金也许智慧与蒋阮不相上下,容貌和蒋阮难分伯仲,她却永远不能做一个像蒋阮这样的锦英王妃。因为在豪门世家里长大的闺秀学的是长袖善舞,却不是杀机凛冽,是习惯了深宅中的周旋婉转,不是暗夜里的残酷厮杀。

????只有经历过极端痛苦和凶险的人才会有面对任何杀机都不动声色的勇气,她的内心极为坚韧,仿佛过去的十几年来并非是在深宅大院中长大,而是面对无数鲜血刀尖铺就的路途,才练的她如今的铁石心肠。

????林管家正色道:“老奴知道了,老奴会拼死保护少夫人安全的。”

????“你保护的不是我,”蒋阮淡淡道:“是锦英王府。”

????林管家心中一动,不再说话了。

????……

????火光冲天而起,在夜里猛烈地燃烧起来,噼里啪啦的响声惊醒了正在熟睡中的人,一条街上的大户人家纷纷开始叫嚷着跑出来灭火,同时也不知是哪里夹杂着吵闹的声音:“来人啊,强盗杀人啦!”

????这声音里包含着的惊慌失措的情绪,瞬间便传染到了每一个人身上。所有人的睡意几乎在同时全部褪去,府里的侍卫们纷纷带着刀跑了出来,一时间整条街吵闹万分,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夏青从睡梦中迷迷糊糊地惊醒,拖着鞋披上外套走出屋里,看着匆匆忙忙跑来的小厮道:“这是怎么了?外面怎么这样吵闹?”

????“公子,府里走水了。”那小厮忙不迭的答道。

????“啊?”夏青的睡意顿时清醒了一大半,急切道:“怎么会走水了?可有人伤着了?”

????“没有。”小厮摸了摸头:“咱们这里阵势不大,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一条街的府里突然都走了水,奴才方才听外头吵闹说有强盗。公子你还是别出去了,呆在屋里,奴才再去打听看看消息。”

????“强盗?”夏青一愣:“哪家强盗这样猖狂,竟然烧了一条街的屋子,欺人太甚!”正说着,便瞧见另一间屋里的齐风也披着外裳走了出来,齐风显然比他要清醒得多。夏青忙道:“四哥,你也被吵醒了?你说这怎么会有强盗?天子脚下不是很太平的吗?这也太凶险了。”

????齐风正要说话,突然动作一顿,一眨不眨的盯着天上某一处,夏青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清楚西南方的天空不知何时有一粒烟花绽开,烟花并不是很大,声音却十分清楚,在夜里显得尤为清脆。夏青怔了怔,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谁还有心思玩烟火?四哥,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回过头想要问齐风,一转头便被齐风的表情镇住了。齐风面色有些苍白,向来沉稳精明的眼里竟然有一丝慌张,他低声道:“出事了,她一定是出事了,我得去看看。”

????说罢,再也不顾夏青,转身就要出门。

????夏青忙叫住他:“四哥,你要去哪里?外面有强盗!”

????“闭嘴。”齐风低喝:“你留在这里哪也不要出去,别给我添乱!”说着便冲出院子,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

????蒋阮方走到正厅里,不时的听侍卫来讲外头到底是个什么情势。果真是那把火起了力量,许是没料到突然就惊动了这么多人,外头的人明显有些鱼死网破的疯狂了,干脆不再装作是官兵,已然直接硬闯。锦英王府的侍卫到底个个武艺高强,一时间倒是没有让那些人占了上风。只是寡不敌众,对方来势汹汹,怕是坚持不了多久。

????林管家本来心中也十分焦虑,这么多年来锦英王府就如同一个铜墙铁壁一般屹立在京城中,但是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从前那些人不敢动锦英王府只是因为有萧韶在。如今萧韶不在,这锦英王府便如同被剥了墙瓦的陋屋。先祖打下的荣华在逐渐消退,众人惧怕的是锦衣卫,是萧韶,却不是锦英王府。然而这王府未来的女主人,却是以一种悍勇的姿态努力的维护它。看见蒋阮冷淡而平静的模样,林管家那颗不安的心也逐渐安稳下来。

????“少夫人,他们闯到王府里来了!”侍卫来报。

????“全力阻拦,直接格杀。杀一个是一个,杀两个赚一人。”蒋阮慢慢道:“我还在这个地方坐着,出了什么事,我来担着!”

????她总有让人心中镇定的语气,似乎能准确的把握住人心最容易变动的地方。譬如此刻一番话,登时又激起侍卫们的护住之心。一个女子尚且能如此视死如归,身为王府的人,怎么能在饿狼面前退缩?不知不觉中,她竟然成了整个锦英王府的主心骨,似乎只要有她在,便没有什么值得慌乱惧怕的。

????而此刻蒋阮心中却是并没有表面看上去的一派镇定。即便将军府离此处也并不远,可那些人必然都是宣离的死士,下手绝不会留情。若是在赵毅率兵赶来之前进了这院子,一切都是个未知数。然而无论心中怎么想,面上却不能泄露一份。世上之事最怕露底,但凡她的神情有一丝动摇,都会影响到锦英王府的下人。

????时间便在众人紧张的情绪中慢慢流逝,每一刻都显得极为悠长难捱,桌上的茶水还未凉之时,便听见外头的侍卫发出怒吼的咆哮——对方的人冲进院子里了。

????蒋阮轻轻笑起来。

????灯火通明里,不过须臾,便看到外头有手持火把的人迅速围了进来,将整个院子围得水泄不通。这些人统统都穿着官兵办公的衣裳,乍一眼看过去,倒是真如办差的官兵一般,只是那目光中的杀气却表明了他们的来意。

????这已然是一边倒的情况了。

????那些人将院子围住之后,一时间倒是没有轻举妄动。为首的人走了出来。今日之事大抵又是没有按计划履行。接受任务的时候主子还说过,若是遇到了蒋阮,大约总是要发生几分变故的。起初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是一个女人,最多也只能仗着男人的势力行驶几分权力了。可这到了锦英王府外面才发现并不是,突如其来的状况差点弄得他们焦头烂额。

????这一条街的屋子突然着火想来也跟府里人有些关系,否则早不走水晚不走水偏偏在这个时候走水,一条街的人全醒了。他们的身份暴露,这个任务若是完不成,回去也是死路一条。况且突然着火到底是让他们的计划乱了几分。只是空中的信号弹却是看到了不假,想来那应该是锦衣卫的信号,为首的男人心中一凛,想到那只神出鬼没的队伍,不免充满恐惧。然而主子的命令无法违抗,身为死士,就要有死士的自觉。

????他一路进锦英王府,手下的人和侍卫交锋,故意做出凶残的姿态,原本是要将整个王府搅乱来便宜行事的。可一路上连一个小厮婢子也未曾看到,除了训练有素的侍卫,根本看不到一个慌乱的人。无声的拼杀根本起不到恐吓震慑的作用,甚至想要找个问出秘密的人也不见,众人都十分古怪。此刻行到此地,便看见正厅外有一众侍卫保护,心便知定是女主人了。

????事实上,他们的人早在外头有把手,若是蒋阮就此逃出锦英王府,也必然会受到他们的追杀。锦衣卫到来之前,蒋阮未必就能逃脱。他们自是打的万无一失的主意,却惟独漏算了蒋阮根本就没有离开锦英王府这一条,她根本就没打算逃跑。

????这实在是太蠢了,首领感到不可思议,只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护府里最重要的人才是正确的做法。听闻萧韶是愤怒在意这个弘安郡主,既然如此,就更是应该将她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可蒋阮根本就不离开锦英王府,这本来就是一种意外。

????此刻保护蒋阮的侍卫都静静的站在正厅外,正厅里的婢子正规矩的站在两边拨弄炉子里的银丝碳,留着胡子的管家站在一边轻轻翻动账册一样的东西,谁都没有往这边看一眼,谁都没有说话,像是声音就此全部隐没。而这些人也没有看见他们带兵冲入院子的场景一般。

????一切平静的不可思议,原本是极为普通常见温馨的场景,在此处就显得有些古怪,甚至有些诡异了起来。

????首领往前走了几步,正厅的主位上正坐着一名红衣女子。一身浅红的绣梅锦缎长琴袄裙,外头罩一件火红的狐皮大氅。那狐皮大氅油光水滑,皮毛光亮,在夜里如同一团伙般耀眼。比那狐皮更耀眼的却是女子的容貌,她手里端着一个小暖炉,微微低着头,长而卷曲的睫毛轻轻颤动,眼神如一泓秋水般动人,肤光胜雪,唇红齿白,虽还未见全貌,却已然觉得一举一动皆是妙不可言,实在是祸乱人心。

????这副画面实在太过美好,美好的几乎让人不忍惊动。然而首领定了定神,一招手,手下人慢慢朝正厅里逼近:“可是弘安郡主?”

????红衣少女慢慢抬起头,露出一张妩媚明艳的脸,她似乎才看到这院子里的火光,神色微微一动,片刻又隐没下去,露出一个极浅的微笑来:“正是。”

????“对不住了郡主,”那人一声冷笑:“到了黄泉路上,在下也会为你烧一份纸钱的!”他的神色阴沉,目光里却是有几分怀疑。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宣离用的人性子总与他有几分相似,尤其是在多疑这一条上。蒋阮表现的越是平静,他们心中就越是紧张,生怕其中有什么阴谋。这里迟迟不肯动手,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大抵是怕她耍什么手段,又或者是宣离临行前警告了他们。

????蒋阮眼中掠过一丝不屑,若是还了她在此人的位置,绝不会如此拖沓。生死之死,拼的就是狠绝,瞻前顾后,只会断送自己的性命。她轻轻叹息一声,却不说话。

????“郡主这是何意?”那人心中越发怀疑。却听见蒋阮微笑的声音响起:“晚了。”

????“什么晚了?”那人一愣,随即冷笑一声:“是锦衣卫们来救援了?”

????“晚了。”蒋阮平静道:“锦衣卫不会来了,你们的主子什么都试探不出来。”

????那人心中一惊,几乎要后退两步,只觉得蒋阮的眸光亮的惊人,竟是有一分逼人的震慑。他定了定神,冷声道:“郡主何必自欺欺人,死到临头还嘴硬。”

????“我原想,你们到底要做什么,现在我明白了。”她笑靥如花,火光之中艳不可当,声音却有一种触目惊心的冷意:“今夜你们既拿不了我的性命,也试探不出锦衣卫的深浅,当然,还走不出王府的大门,更没有活下去的机会。所以我说,”她耸了耸肩:“晚了。”

????她越是这么说,那人心中就越是紧张,仿佛被人拿捏住了七寸,不由得就被她的话影响了心神,也没有方才那般笃定。立刻就打了个手势想要让手下人动作,可是手刚扬到一半,便听到空中传来破空之声,他没来得及回头,便看见自己胸前多出了一截箭矢。不知从哪里来的箭矢从他的前心当胸而过。

????锦英王府的院子外头,屋顶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一个个黑影,这些黑影悄无声息的隐没在暗处,门外有人大喝:“盗匪猖獗无状,京城守备赵毅在此,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众人一惊,那首领缓缓倒了下去,蒋阮的声音忽远忽近的传到他耳边,带着一种莫名的讽刺:“黄泉一路,请君好走啊。”

????首领一死,底下的人顿时乱作一团,倒也什么都顾不上,一时之间与赵毅带来的城守备军混战成一团,蒋阮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屋顶上的全都是锦二相熟的暗卫,方才和为首的男人说了许多话也不过是拖些时间。暗卫们在暗处隐藏着,会给这些人锦衣卫神出鬼没的错觉,打压他们的锐气。此刻她看的清楚,这些人果真全都是死士,如今想着首领已死,今夜完不成任务回去也是个死字,只有鱼死网破。赵毅和那些人混战,未必就是胜券在握,可一时之间远水解不了近渴,还有谁能在此帮忙。

????她苦苦思索对策,却没留意死士中的几人已经逼近了她。林管家刚刚才与暗卫交代事情,蒋阮一人走到了院子门口,白芷和连翘惊叫一声,天竺飞身跃起,将那横在蒋阮面前的刀一脚踢开,蒋阮回头,天竺拉着她的手忙道:“姑娘且先去屋里避一避,这里太乱。”

????蒋阮点头,如今赵毅已经过来,她留在这里便是拖累了,便跟着天竺带着丫鬟往屋里跑去。谁知方走到一半,天竺又被欺上前来的死士缠住,越来越多的死士围了过来,她便是个活靶子。暗卫们与发了狂的死士纠缠在一起,谁也分不开身救她。蒋阮看了一眼连翘几个,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跑,总与她呆在一处,连翘他们也会被连累。

????方跑到院子一处走廊,冷不防地脚脖子却被人一把握住,蒋阮低头一看,一个受了重伤的死士竟在此刻醒了过来,用尽全身力气抓住她的脚。这人力气极大,怎么也挣脱不开,另一个死士见状,想也不想的就举刀当头向蒋阮劈来。蒋阮无法动弹,便犹如一个活靶子一般站在原地看着刀光落在自己头上,眼看着就要命丧当场。

????刚刚跑到蒋府里找到蒋阮的齐风入眼便是这让人目龇俱裂的一幕,登时便撕心裂肺的唤了一声:“蒋阮!”

????那声音里的心酸和巨大的悲痛几乎要将人一瞬间淹没,蒋阮还没来得及反应,下一刻,一个黑影飞身跃来,一把将她攥起护在怀里,堪堪躲过了那凶险的刀光。

????冰冷的怀抱还带着熟悉的清冽香气,蒋阮有一瞬间的愣怔,月光那下人冷若冰霜,吐出两个字:“找死。”

????------题外话------

????茶茶做了个作者访谈,就在潇湘首页的那个作者访谈里,如果有亲感兴趣的话可以看,链接是http://www。xxsy。net/fangtan/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