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一章 前生因今世果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阮觉得头很痛,全身上下似乎都轻飘飘的没有一丝力气。她费力的睁开双眼,并未见到明亮的天光,一股潮湿而甜腻的气味充斥着鼻尖,似是陌生又熟悉。她勉强的回忆,惊讶的发现那是血的味道。

????她动了动身子,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

????这是一处阴暗潮湿的地方,地上爬行着一些黑色的蠕虫,蠕虫生的腐烂而恶心,似乎有什么在脑子里一晃而过,快的让她抓不住。身边碰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似乎还有什么粘稠的液体,她费力的想要抬起头。突然听见“吱呀”一声,外头似乎传来什么人说话的声音,一缕强烈的日光照射进来,晃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睛。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快,娘娘要亲眼瞧见呢,动作还不快些,没得让皇后娘娘等你们这几个小蹄子。”

????紧接着,便走进来几个宫女,神情却不知是畏惧还是恶心,有些奇怪的点着手里的油灯往里走,一直走到蒋阮身边。然而她们似乎对蒋阮视而不见,看也不看她一眼,反而弯腰从地上抱起个什么东西似的。蒋阮慢慢的皱起眉头,警惕的瞧着她们。那些人却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她,仿佛她不存在似的。蒋阮试探的站起来,也没有人阻止她的动作。她想了想,便低头跟着这些宫女走了出去。

????一出那屋子,外头便是刺眼的日光,她似乎是许久没能瞧见这样的日光了。转过身,目光正与那宫女手中的东西对了个正着,心中一惊,竟是不自觉的后退两步,险些就此摔倒下去。

????那宫女手里端着个木盆,盆里正仰躺着一个怪物样的东西。囫囵的看不见四肢,只看得到满盆的鲜血,大抵已经不是一个人的模样了。若是放在别人面前,一定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可落在蒋阮眼里,直教她心中惊起惊涛骇浪一般,那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上一世的她!被做成人彘,生生打死在木盆之中的她!

????眼下的木盆里,那个“蒋阮”已经死了,只是一具冰凉的尸体,全然没有了尊严。蒋阮站在一边,咬着牙看着宫女将尸体端起,一个领头的宫女走在前面,那人赫然正是蝴蝶。

????蝴蝶不是早已被蒋素素驱逐出蒋府了,发卖到了窑子中,如何又成了眼下的大宫女。蒋阮看着看着,心中猛地掠过一个念头,上一世她被仗杀在乱棍之下,便重生到了在庄子上的时候。这之后的事情,却不得而知了。如今这尸体还在,故人也仿佛还是旧时模样,莫非竟是老天开眼,让她看着上一世最后的结局?

????蝴蝶领着那一路宫女手中捧着木盆,一直走到了一处园子中。蒋阮瞧得清楚,那花园正是坤宁宫之后的花园。坤宁宫,蒋阮心中一颤,莫非……。果真,方走到花园口,便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正说道:“本宫什么也不管,只要他们转世不能,永生永世的不能投胎,如何?”

????“贫道但凭娘娘吩咐,一定全力以赴。”

????蒋阮冷笑一声,如今谁也瞧不见她,她往里走去,果然,那高座上坐着的女子一身皇后朝服,端的是富贵隆重,面上笑靥如花,一张容颜清丽若仙,又带了几分矜持的高贵来,头上的九尾凤钗在日光下金灿灿的展翅欲飞,一举一动都昭显着母仪天下的尊贵,正是蒋素素。

????此刻蒋素素正斜斜倚在软椅之上,硕大的花园中,只有她一人坐着,宫女太监站坐一排,面上都微带了惶恐之色。而站在蒋素素面前的蓝袍男子,一身道士打扮,不是虚空道长又是谁?

????原来上一世虚空道长一直与蒋素素有些联系的,并不只是在庄子上让她有了克夫克母这事上出了一份力,看来蒋素素许了他不少好处,否则一个野外的云游道士如何能进得了宫中,只是不知道眼下他来又是要做什么?

????“娘娘,奴婢将东西带来了。”蝴蝶上前小心翼翼道。

????蒋阮站在一边,冷眼瞧着,只见蒋素素闻言,轻轻笑起来,她笑的极为美丽,似是发自内心的喜悦,显得十分畅快,整个花园中都能听到她动听的笑声。她本就生的美,笑起来也极为动人,可是此刻,院里所有人的神色并未因此而感到痴迷,反而露出一丝惶恐。只因为木盆里的怪物长得实在太过可怕,寻常人多看一眼便会觉得心中害怕,可蒋素素却是十分满意的盯着木盆里的东西,仿佛那再有趣不过了。

????众人都静静的一言不发,半晌,蒋素素像是笑够了,终于直起腰,轻飘飘的指了指一边:“本宫与她好歹也是名义上的姐妹,看在曾经居住在同一个屋檐的份上,本宫也不想将事情做得那么绝。本宫这人一向心软,便赐给她们母子一个团聚吧。”

????她这话说的轻飘飘似是毫无重量,蒋阮心中一惊,登时只觉得血液几乎都停滞了,一股凉意从头劈头盖脸的浇下来。直浇的整个人心都凉了半截。她有些木愣愣的往蒋素素指的方向看去,便瞧见那地上,随意躺着一个小小的躯体,那躯体是如此熟悉,她只看了一眼,眼泪便涌了上来。

????蒋阮从喉间艰难的溢出一声嘶叫,那声音几乎已经不像是人能发出的声音,绝望到骨子里发出的仇恨。她原以为在木盆之中看着沛儿被狎玩,自己身遭乱棍的时候已然是最绝望的时刻了。如今亲眼瞧见沛儿的尸体的时候,才觉出心有多痛。早已在记忆中封存起来的画面又一次鲜活起来,原来那些痛苦她全然没有忘记。蒋阮扑倒在沛儿身边,嚎啕大哭起来。然而她的声音传不到这些人的耳边,这一世的结局不会有任何改变,她已经死了,沛儿也死了。

????那躺在地上的小小身躯上布满了横七竖八的伤痕,每一样都惨不忍睹。看着便教人心惊,便是待一个小孩子,他们也能下出这样的狠手。蒋阮只觉得心如刀绞,沛儿当初在临死之前,该是遭受了多么巨大的恐慌。

????“娘娘仁慈。”却是那道貌岸然的假冒道士虚空道长谄媚道。他快步走到蒋阮身边,将地上的沛儿一把提起,他的力气显然很大,沛儿小小的身体在他手下仿佛弱不堪言,蒋阮扑过去,可她的手只从沛儿身边穿过——她根本无法摸到他。

????虚空道长将沛儿和蒋阮的尸体一起抓起来放到一个沉香木的箱子里,然后将箱门合上。紧接着,几个力气大的侍卫走过来,用长长的钉子将箱门钉死,箱门上密密麻麻贴着黄色的符纸,上头用血色的朱砂写着咒语,倒教人看不清楚。虚空道长盘腿坐在箱子之前,闭上眼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直念了一刻钟,才猛地睁开眼,伸手取过一边摆好的案桌上的一碗鸡血,低头含了一口,噗的一下尽数喷在那棺材般的箱子之上。紧接着,他长吁了口气,命人将那口箱子扔在了花园西南角的一处枯井中。

????做完这一切,虚空道长才走到蒋素素面前,邀功一般的道:“回娘娘,贫道已经做好法事,那妖女与煞星都被封在九星阵中,永生永世都被镇压在这口枯井之下,无法投胎,也无法解脱。再也不可能出来祸乱人见了。”

????“很好。”蒋素素满意的笑了:“本宫既然是这大锦朝的皇后,就要担负起大锦朝的责任来。即便是手足,也断然不能为了一己私情而断送整个大锦朝的江山。既是妖女和煞星,自是不能让他们出来作乱。道长做法辛苦了,回头本宫会向陛下禀告此事,记上你一功。”

????虚空道长自是喜不自胜,道:“多谢娘娘抬爱。”

????这边人说的欢快,蒋阮却听得全身冷一阵热一阵,蒋素素竟然恨她至此,既是死了都不肯放过。而是让虚空道长来做法,竟是要她的灵魂生生死死都困在此处,永生永世的受着折磨!若非虚空道长只是个徒有虚名的假道士,一切岂不是正如她愿?人都说最毒妇人心,可蒋素素的心思,也实在是态度了些!

????蒋阮看向那黑洞洞的枯井,原来,上一世她和沛儿最后的归宿,便是这深宫之中一口深不见底的枯井,同那些腐朽的落叶一起,深深的埋葬进去。她有些想哭,又有些想笑,原来上一世,她死的这般狼狈,竟是最后落土之处,也是全然无尊严。

????便觉得眼前一花,竟是不容她走动,面前的景象便自个儿换了一番。大门熟悉的紧,不是尚书府又是什么地方?

????蒋权就坐在书房中,蒋素素一身华衣,神情隐隐透露出倨傲。蒋权却是不怎么高兴地模样,道:“你竟如此胡来!我早与你说过,此事不要轻举妄动,既然有她在前面与你开路,你又何必多此一举,若是落人口舌,岂不是要我的一方苦心全部辜负!”

????夏研眉眼秀丽,动作端庄而温柔,笑着安慰道:“老爷别生气,且将心宽一宽,看看素素是怎么说,这孩子也不是个没分寸的,从小到大,她是怎么样的人,您还不清楚?”

????蒋素素飞快掩去眸中的一丝不耐,语气恭敬而天真道:“父亲,女儿知错了,以后再也不会犯下如此错误。女儿原只是想要吓唬她一下,不想手下的人却是自作主张将她弄成了如此模样。父亲,莫要与女儿生气,小心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可不值当。女儿日后再也不敢了。”

????她模样做的是十足低眉顺眼,蒋权面上的火气渐渐散去,只是长叹一口气道:“此事我原本只是想要以她来为你铺路,蒋家能大义灭亲,外头也能博一个好名声,你这皇后的位置也就更稳更得民心,如今她私自被你弄出去,好在外头没有发现,只说是畏罪自尽。素素,要做事就要做得干脆一点,你莫要留下把柄被人逮到才是。”语气里全然一派慈父模样,字字句句都是在为蒋素素操心。

????蒋素素微微一笑:“父亲尽管放心,素素省得的,一切都收拾好了。”

????“那边再好不过。”蒋权长舒了口气,仿佛落下心中一块石头。蒋阮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她的眼里已然没有了仇恨,只是刻骨的冷。那种冰冷,即便是冷冬里最寒冷的冰也无法企及。她目光空洞,一身绯色的衣衫好似从灵魂中迸出的一团火,要将每一个靠近的人焚毁饿尸骨无存。

????原来上一世的真相是这样。她的父亲蒋权在得知了她的死讯之后,被蒋素素私自处死的消息后,不仅没有为她鸣一声不平,道一生的委屈。反而里里外外都是在为蒋素素着想。他怕蒋素素留下把柄被人抓到危及她的皇后之位。对于她这个女儿却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要做的干脆一点”。

????蒋权将她当做给蒋素素皇后位子上的铺路石倒是做的天经地义,好似本就应该这般。可却忘记了她也是蒋家的嫡女,一个便能弃之如敝履,一个就能捧着若明珠。至少此刻,蒋阮对蒋权一丝一毫的情意也没有了,如果可以,她愿意用尽一切丑陋而痛苦的办法折磨他,将他是视作真正的敌人。

????蒋素素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道:“蒋丹如今却也越发的不懂事了,她那夫君不过是在外替陛下做事的,如今却也秉着一品诰命的名声威武起来,我瞧着连我也不放在眼里。”

????蒋阮一愣,蒋丹的夫君竟是为宣离做事的?蒋丹还升了一品诰命?

????蒋权摇了摇头:“她再大能越得过你去?素素,你要记住,无论是在尚书府还是皇宫,甚至于这大锦朝之下,她也是不能与你相比的。我尚书府的女儿从来就只你怡人。她那夫君如今得陛下倚重,在宫里也是你的一大助力,你莫要耍小孩子脾气,须记得要与她好好相处。”

????“我知道了。”蒋素素不满的撅起嘴来。站在一边的蒋阮却是恍然大悟,前生今世不明白的事情却是在这一刻明了。蒋丹如此性子怎么会甘于当做蒋府的一枚棋子为蒋素素铺路,却原来她那个商人夫君一早便是为宣离办事的。蒋丹果真也有手段,在她死后,竟也凭着那夫君得了一个诰命。说到底,前生被牺牲的人,就只有她一个罢了。

????她瞧着面前这讽刺的一幕,只觉得嘴里溢出一丝咸腥的味道。紧接着,面前景象又是一变,这一次,却是金碧辉煌的宫殿,那是一处她不曾熟悉的地方。而坐在床榻边缘的人,一身明黄衣裳的男子,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那是她前世的恋人,今生的死仇,宣离。

????原先温润如玉的模样已经被帝王之间特有的沉稳内敛所掩盖,穿上了龙袍的宣离与蒋阮记忆中的模样判若两人。他总是微微笑着,笑容令人如沐春风,即便只是一张假的面具,却也瞧着令人赏心悦目。可如今宣离的眉头皱的很紧,神色憔悴了许多,竟是再也寻不见一丝从前春风得意的模样。

????“陈公公,”宣离开口对面前的小太监道:“朕今日又无法入眠了。”

????“陛下要不要去皇后娘娘那里?她温柔解语,许能平复陛下的心情也说不定。”陈公公道。

????“不必了。”宣离挥了挥手:“到哪里都一样,朕还是日日都做噩梦,那噩梦困扰的朕无法安眠,没当从梦中惊醒,总是觉得……。总是觉得,有什么人在看朕一般。”

????蒋阮站在龙床边,看着神色略显狼狈的宣离,无声冷笑,原来他也有无法安眠的时候么?他隐忍筹谋,将她作为一枚绝佳的棋子送入皇宫,如今大业已成,这高高在上的帝王之位由他一人享坐,原来他竟是也会夜不能寐么?那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不是人做了亏心事总归会收到报应?他的噩梦里,可是有她化作厉鬼前来索命?

????“陛下是为国事太过操劳了。”陈公公道。

????“这位置只有坐上来之后才觉得疲惫,就像朕觉得后宫中的女人都是一样乏味!甚至不及当初的蒋阮……。”他似是想到了什么,面上浮现出一丝遗憾:“只是可惜了,若是她不是那么个身份,朕对她,当初倒是真的存了几分喜爱的。”

????“你爱我?”乍听此言,蒋阮忍不住笑了起来,那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明知道宣离不可能听见,她却还是冷冷的说道:“你爱的不过是一个将你奉做神明,从来对你千依百顺又无所求的蠢货罢了。当初是我太傻,才会偏心你的鬼话。如今你要拿这番话出来,是骗我还是骗你?宣离,你不过是爱这个世界上所有为你的王座牺牲的牺牲品。你牺牲了她们,还要假意抚慰,多虚伪。”

????那明黄龙寝里的身影渐渐远去,面前又变得一团模糊,蒋阮在白雾蒙蒙中走着,仿佛走到了一个巨大的迷宫。只听到耳边似乎有千军万马的厮杀声,还有城门被撞开的巨响,刀剑相碰的声音到处都是,有人在高声呼道:“不好了,不好了,锦衣卫入关了——”

????锦衣卫?这名字如此熟悉,好似在哪里听到过一般,蒋阮迷迷糊糊地往前走。她看到金銮殿中一片混乱,血流成河。不时有拿着刀剑的黑甲侍卫从殿中走过。外头的御林军死伤一片,而殿中,一双明黄衣裳的男女双双倒在九重台阶之下,一如当初她那般狼狈,只不过那时她还活着。而他们已经死了。

????黑衣青年静静的站在龙椅之前,他容颜秀美绝伦,眉眼中却是冷若冰霜,虽有刻入骨髓的优雅贵气,却被那冷清生生敛了下来。一边的侍卫道:“名不正言不顺的狗贼,竟敢满嘴胡言乱语,也不知谁才是真正的乱臣贼子!关将军也送蒋权那老狗贼上西天了,主子……?”

????青年转过身淡道:“走吧。”

????宣离和蒋素素,一人一声筹谋想要得到天下最至尊的权力,一人一开始就像想要坐上母仪天下的位置,却是在大业已成后被人夺了性命。就是蒋权自己也落得一个身首异处的下。这青年分明就是中途杀出来的未来皇者,蒋阮心中只觉快意。再瞧着那青年,只觉得心跳的极快,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与这青年见过,却着实想不起来。她想要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便跟在那青年身后,一直往前走着。

????直走到一处御花园中,便瞧见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上前来道:“少主,柳太傅发现枯井里有东西,从井里捞出个箱子,里头有两具尸体。打听清楚了,是蒋家先夫人所生的嫡长女。便是被自家亲爹污蔑成祸国妖女的那位——”他摇头道:“哎,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爹。”

????青年与蒋阮的目光一同向地上看过去,一大一小两具尸体已经腐烂的不成形状,灰灰黑黑的模样。然而依稀可见那大人肢体已然残缺,分明是临死前受了极大的冤枉。

????蒋阮淡漠的看着自己的尸体,一名紫衣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生的俊美,唇上却留着一圈小胡子,显得十分滑稽。看着那尸体叹息道:“本是同根上,相煎何太急,这女子原先是宫里的美人,这小孩子却是十三殿下,养在她膝下的,母子一同落得如此下场,实在是令人唏嘘。”说着弯下腰,将自己的衣裳脱下来给尸体盖上,看向黑衣青年道:“三哥,你看着尸体应当如何处理?”

????“既是皇家妃嫔,就该名正言顺的入皇陵。寻个时机,好好安葬了吧。”青年垂眸淡道:“顺便昭告天下,祸国妖女的真相。”

????蒋阮如遭雷击,定定的瞧着那冰冷俊美的青年,原以为此生永远得不到申述的冤屈,却在最后一刻柳暗花明,这青年的一句话,是她在这一世中残酷的人生里得到的最后一丝温暖,就在这穷途末路的时候生出的唯一眷恋。

????她蓦地瞪大眼睛,唤道:“萧韶!”

????------题外话------

????这章写的好累啊~柳太傅和齐四前生都只对蒋阮有举手之劳的恩德所以今生缘分不深,勺子前生最后可是让阿阮魂归安定呀~这奏事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