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二章 解开心魔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萧韶!”蒋阮瞪大眼睛,从床上猛地惊醒。

????油灯如墨,屋中燃着的炭块在冬日里显得格外温暖,一个关切的声音传来:“你醒了?”

????蒋阮抬眸看去,梦中冰冷俊美的青年此刻就坐在床边,大抵也是方被她惊醒,目光里有些微紧张,然而眸色冷清漆黑,若一方平静的深潭,要将人止不住的吸引进去。

????“你……”蒋阮蓦地失神,那惨烈的过去不过是一场梦,仿佛一场大梦三生,瞧见各种各人下场,此刻瞧见萧韶,竟有恍若隔世之感。

????见蒋阮只是坐在床上发愣,萧韶微微一怔,就要站起身来给她倒水:“可觉得渴,你昏迷了十几日,喝点水。”他刚要起身,就被蒋阮一把抓住手,萧韶回头,挑了挑眉,复又在蒋阮身边坐下:“怎么了?”

????他的声音轻柔而令人安心,让人在经历过梦中惨绝人寰后陡然感到一丝真实,蒋阮伸出手,仿佛有些胆怯的模样,萧韶蹙眉,她摸到了萧韶的衣领,似是要确认这人是否是真实存在的。手在衣领处顿了顿后,蒋阮突然双手环住萧韶的脖子,往前一扑,紧紧地搂住她。

????即便是在现在,蒋阮的举动也是令人吃惊的,萧韶微微一愣,怔了片刻后才有些迟疑的看向蒋阮。蒋阮的头埋在他脖颈边,手环的极紧,他想了想,才伸出手轻轻拍着蒋阮的背,轻声道:“阿阮?”

????“萧韶,”蒋阮的声音有些异样,似乎强自压抑着某种情绪,而她的话亦是有些奇怪:“我原先不明白的,不明白为什么是你,如今我明白了。”她的声音慢慢低下去,几乎根本令人听不见:“原来,你早就出现了。”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缘分,前生她与萧韶似乎没什么关系,这一世总是与他有些纠缠。原以为不过是巧合,直到在梦里仿佛南柯一梦,前日种种重现于眼前。有些事情突然就在脑中明晰起来。前生是萧韶替她平了反报了仇,是不是正因为如此,今生才要她结草衔环相报?

????世上到底有没有因果?有吗?没有吗?

????萧韶垂下眸,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掩住眸中意味,并不能瞧见其中情绪。然而他动作温柔,只是轻轻地拍着蒋阮的背,即便沉默也让人心安。

????半晌,脖颈边便感到有热热的液体流过,她竟是哭了?

????萧韶心中一顿,慢慢的扶住蒋阮肩头,一手抬起她的下巴,那张从来笑的明艳的脸上此刻挂满泪水,一大滴眼泪便悬在她的下巴上,晶莹剔透摇摇欲坠,一如她此刻的神情。

????“你……”萧韶被她的神情怔住,正要说话,不想便见面前女子突然往前一扑,唇上一暖,温软的触感从嘴唇上传来。

????身子一僵,萧韶秀挺的眉蹙起,蒋阮今日的动作已然十分不寻常。且不说她平日里会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这样的热情发生在她身上,本就是十分奇怪的。他想要拉开蒋阮,而女子抱他抱得更紧,纤细的手臂将他紧紧环住,似是怕他跑了一般,萧韶的心莫名的就软了下来。而女子似是受到鼓励,嘴唇一刻也不曾离开,甚至做的更为大胆。

????萧韶白皙的俊脸登时浮起一丝红晕,美人投怀送抱,还是自己心仪的女人,便是个正常的男子也不会无动于衷。即便萧韶平日里做事再怎么冷清,待她再如何温柔,男人骨子里的掠夺感和征服欲却是从来都在,他本就是个强势而霸道的男人,只是平时掩藏在淡然的外表之下,被人忽略罢了。此刻却是双臂一紧,顺势将人扯到怀中,一手扣住女子的后脑,反守为攻,狠狠地吻了上去。

????唇舌相接,同温柔冷清的外表不同,吻霸道而热烈,几乎要将人吞没,然而情至浓时,所有压抑的情绪一同释放出去。似是温柔缱绻,又似抵死缠绵,绝色美人紧紧搂着俊美青年,仰着头承接来自两世的姻缘,姿态美妙的让雪花也忍不住融化,仿佛看着寒冬里瞬间春花烂漫,冰封千里的原野桃花十里,美而沉沦。

????门猛地被人打开,齐风和夏青瞧见面前场景都一同愣在原地,萧韶动作极快,一手将蒋阮的头扣在怀里,微微恼怒的看向门外。夏青脸瞬间红了,挠了挠头,心虚道:“三哥,我过来瞧瞧三嫂,你们继续,继续啊。”说罢拽了一下齐风,齐风收回黯然的目光,笑了笑道:“我与老五先去师父那里看看。”说罢便将门掩上,两人一同出去。

????蒋阮听到声音的时候已然清醒过来,此刻埋头在萧韶怀中,男子清冽的香气充斥在鼻尖,一瞬间竟是有些不敢抬头去看萧韶的神情。方才一时激动起来,竟是做出了这等失礼之事。不过是冲动,也不知萧韶此刻是什么想法。

????“你打算将自己闷死么?”萧韶有点想笑,将似鸵鸟一般的蒋阮从怀中揪起来。蒋阮面颊滚烫,装作镇定道:“这是哪里?我怎么了?”

????萧韶瞧见她如此模样,似是觉得十分有趣,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道:“这是迦南山,我拜师的地方。你幼时被人下毒,被人引了毒出来,我带你上山医治。”

????“下毒?”蒋阮一怔:“你说幼时?”

????“是。”萧韶眼中闪过一丝寒意:“生来便带了毒。”

????“我知道了。”蒋阮微微一笑:“我当初斗垮嫡母后,曾听她说过,幼时为了除掉我娘和我,她也曾让我四妹,如今的蒋昭仪与我下毒。只是后来我被送到庄子上去,便也断了这毒。”

????她是第一次如此主动地将自己的事情说过萧韶听,萧韶都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待听到蒋丹时,又皱眉道:“你母亲曾经养育过蒋丹。”

????“可惜养了一头狼,”蒋阮淡道:“她畏惧夏研的威逼,本来只是要致我娘一人与四弟。可后来不过是怕我分了她的宠爱,便也对我下了毒。或许她并不只是怕我分掉她的宠爱,只是在为以后铺路。”前生蒋丹一个庶女,最后竟也成了一品诰命夫人,足可见早在很久之前便开始筹谋。甚至于许是她的中毒都是一场阴谋,谁又知道呢。

????“此事交给我。”萧韶淡淡道:“你养伤就是。”

????“不必了。”蒋阮开口道,萧韶动作一顿,蒋阮看着他一笑:“这件事情我想自己来做,我知道那个人是谁。”

????“什么人?”萧韶问。

????“下毒的人。”蒋阮垂眸:“是我大意了。不过以后我会小心的。”她抬起眼来对萧韶一笑,虽然笑容极淡,却又有什么东西不一样。萧韶敏感的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微微一怔,看着她没说话。

????……

????皇宫中,后妃殿中,女子一身锦衣,神情似是十分的舒坦。殿中满是融融暖意,熏香袅袅升起,精致的玉器随意摆在隔间上,显然主子是极其受宠的。蒋丹慢慢的捻起水晶盘中的一粒梅子含了,看向面前的灰衣人,道:“总归我是按你说的办了,你究竟为什么要我那么说呢?”

????灰衣人长长的袍子直遮到了脚,帽子几乎要把半张脸都掩盖,只露出美丽的下巴,语气有些缓慢而诡异:“知道太多的人,最后只会有更大的麻烦。昭仪果真想要知道么?”

????蒋阮捻梅子的动作一顿,面上飞快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她是聪明人,自是知道这句话的意味。和蒋素素不同的是,她从来不会有一定要掌控别人将自己放在最高的地位上。在那之前,她向来懂得潜伏,从来都懂得见好就收。这人话里的深意实在令人深思,况且蒋素素有一种直觉,对面的人并不普通。登时便笑了起来,道:“你为什么要我说那些话,我并不关心,只要能达到你说的话就好。之前你说只要我那样说了,蒋阮便不可能再存在于这世上。如今许久都没了她的消息,你该不会是失手了吧?”

????之前在宫里的时候,蒋丹便经过宣离见到了面前的这个灰衣人。灰衣人支走了宣离,与她说起蒋阮的事情。奇怪的是,他似乎很能明白蒋丹心中对于蒋阮的忌惮,提出合作的意思,让蒋阮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以蒋丹谨小慎微的性子,本不应该这么草率的就答应灰衣人的要求,可如今蒋阮已经是锦英王妃,瞧着模样还颇得萧韶的宠爱,这实在是令蒋丹十分不安。若是能极早的解决蒋阮,那是再好不过的了。况且此事并不需要她出面冒险,只需要说几句话便好。虽然不明白灰衣人到底用的是什么办法,但是显然蒋阮不知不觉中得罪了一个看似十分难缠的人,这对蒋丹来说正是乐见其成。

????“你的怀疑毫无必要。”灰衣人道:“若是不相信我,昭仪大可自己去做。”

????蒋丹面色一紧,随即笑开:“我自是相信你的,我等着你的好消息,事成之后,还要多多感谢你才是。”

????“昭仪应该感谢的是自己才是。”灰衣人突然笑了,虽然看不到神情,却能听见声音里的笑意,若有若无的拂过人的心头,实在是令人有些胆寒。他道:“若非昭仪多年前的手段,今日之事也不可能如此便宜,所以,还多亏昭仪多年前的筹谋。”

????他一字一句都似乎重重敲打在蒋丹身上,蒋丹身子一颤,仿佛被人窥见了最深处的秘密,几乎要瘫倒在椅子上。这件事她本以为除了夏研和蒋阮知道,世上便再也没有人知道了。夏研已经死了不足为惧,唯一要提防的不过是蒋阮。而这个不知道来历的陌生人,却好似早已知道了一般,他是用什么法子知道的?又想要干什么?

????她强作镇定道:“我不知道你说的到底是什么。”

????灰衣人慢慢站起身来,声音里若有若无的透着一丝怪异:“昭仪娘娘不必太过担忧,我与您的目的是同样的。因为我们想要的都是她的消失。这一点上,你和我没有什么不同。其余的事情,我没有心思管教,昭仪娘娘何必多虑。”

????“你和她有仇?”蒋丹试探的问道。

????“事实上,我与弘安郡主并没有仇恨。”灰衣人的回答让蒋丹心中一紧,紧接着,他听到灰衣人的声音:“但是她妨碍到了别人,就必须消失。”

????灰衣人的回答让蒋丹长长吁了一口气,她暗自压抑出心中的疑惑,面上浮起一个笑容:“不论如何,我都等你的好消息。”

????……

????迦南山的风光与京城又是不同,没有一丝繁华的市井之气,反倒是像是世外桃源。蒋阮方醒过来便发现自己呆着的这个地方十分美丽,饶是如她这样并不在意外部的人,也被眼前的美景惊得有一丝凝滞。这地方仿佛隔绝在尘世之外,丝毫没有沾染到烟火之气。似乎只要有人踏入到这里,都会被洗净心中无悔的地方。

????也正是在绿杨山庄,蒋阮见到了萧韶的师父八歧先生。这是一个看上去十分仙风道骨的老人,同虚空道长那样装模作样的不同,八歧先生有一种超脱与尘世之外的气质,他性情温和,与蒋阮下了一盘棋中已然窥见其心思澄澈玲珑,是有大智慧之人。夏青因为没有研究出蒋阮身上的毒性,这几日一直在苦练医术,便将迦南山从前阁楼里的医书再一次全部翻了出来,想要弥补自己的学艺不精,整日呆在阁楼里,未见其人。

????眼下萧韶和齐风又出门打猎去了,偌大的绿杨山庄里,便只余蒋阮和八歧先生两人。棋盘玲珑,八歧先生执起一枚黑子落下,突然道:“阿韶很紧张你。”

????蒋阮抬眼看八歧先生,八歧先生微微一笑:“丫头,看棋。”神色里自是一派从容,蒋阮想不出其他,便伸手从瓷罐子里拣出一枚黑子落下,道:“我知道。”

????“丫头可喜欢阿韶?”八歧先生道。这话由一个长辈问小辈有些奇怪,更何况还是萧韶的恩师,蒋阮对待面前这个睿智老者并不想要隐瞒,几乎没有犹豫的爽快答道:“喜欢。”

????“老夫一共收了九个徒儿,九个徒儿中,阿韶性情是最冷清的。”八歧先生头也不抬的又落下一子,语气里似是回忆般悠长:“当初在迦南山,他本是习的岐黄之术,即便当初锦英王府未出事,他也背负了许多,虽然习得是岐黄,却并不看重。事实上,他是最有灵性的徒儿,老夫的九个徒儿,习得是九门绝艺。”八歧先生笑道:“可后来锦英王府出事了,阿韶就跪在老夫面前,要学习杀人。”他神情微微有些怅惘:“阿韶的性情并不适合做天下第一杀手,老夫没有同意。当日迦南山下了很大的雪。他就在山脚下跪了三天三夜。”

????蒋阮的手微微一顿,而后跟着落下一子。那样的萧韶是她没有见过的,不过锦英王府出事,与萧韶来说应当就跟当初赵眉和蒋信之出事与她的感觉一样,自是痛彻心扉,如今萧韶沉稳而内敛,喜怒不形于色,似乎没有什么能撼动他眉间的淡然一分,但只要想到当初那个贵气少年慢慢的撩起袍角,于满山的雪落之中缓慢跪下身躯,脊背笔直,那样寂静无声的画面也就足够令人动容了。

????“后来老夫就答应了他。阿韶待自己狠,因为他能做一个他根本不适合做的人。他在锦衣卫中这么多年,从没有说过一声苦。老夫认为,这就是他的毅力。这么多年,他看起来已经没有弱点了。”他看向蒋阮,目光里充满笑意:“丫头,你是第一个,你是他的弱点。”他手起字落,棋盘上的棋局顿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道:“不过,老夫很高兴你能成为他的弱点,因为这样,他看起来才更像一个’人’。”

????蒋阮沉默片刻,思索着落下一子:“我不会伤害他的,他是我的夫君,若是有人为难,不管我能不能做到,我都会用尽我一切力气来为他出气。”前生那人于她有恩德,今生结草衔环相报都不够。更何况这辈子他又一次的帮助了她,欠下的债怎么也还不够,倒不如就这样欠一辈子,总归她已经将自己和萧韶绑在一起了。

????八歧先生抚了抚胡子,飞快落下一子,道:“丫头如此护着阿韶,是因为前生因果么?”

????蒋阮手一颤,几乎要拿不稳手中的棋子。目光一瞬间变得漠然而警惕,看向对面的老者不言。

????“阿韶从来都有主意,丫头昏迷的时候,曾经吐露过只言片语,阿韶很聪明,他并非不知道。只是不愿意主动相问罢了。阿韶不肯问,老夫却要替他问。老夫于阿韶是师父,私心里也将阿韶当做自己的孩子,丫头你虽然是阿韶喜欢的人,在老夫看来却依旧待他不够坦诚。”八歧先生慢慢道。

????蒋阮心中却似掀起了惊涛巨浪,萧韶竟然知道。她自然知道八歧先生在此事上没有必要说谎,那便是萧韶很有可能猜到了她的秘密。她在梦里瞧见了前世结局,许是无意间说出了什么。一瞬间,蒋阮竟是从心底生出了被人窥探的干净的耻辱感。若是被别人知道也无妨,可那人偏偏是萧韶。这样一个狼狈的,从黑暗中生出来的她,萧韶会怎么看她?

????“丫头不必担心,”八歧先生似乎是看出了她的顾虑,温和道:“阿韶既然没有选择相问,便并不在意此事。从来在意的人都不是他,而是你。”

????“我不知道师父是如何知道此事。”蒋阮艰难道:“我并非有意瞒他,只是无法面对。”

????“丫头无法面对的是阿韶,还是你自己?”八歧先生问。

????蒋阮一怔:“师父此话何解?”

????“阿韶并不在意此事,无论是什么结局,他都甘之如饴。若是你在意他的想法,大可不必,因为他不会因为此事而对你生出什么别的情绪。你无法面对的,一直都只是自己罢了。”

????“师父说的没错,我确实无法面对自己。”蒋阮开口道:“我不惧怕别人的眼光,无论被当成怪物也好,鬼神也罢。可要是将这样的一个我摆在他面前,我觉得无地自容。”她语气坦诚,竟是连一丝一毫的掩饰也没有:“我无法面对站在他身边的是这样的一个我,所以我从不会将这件事情主动告诉他。如果不是出了这件事,我一辈子都不会说出这个秘密。有些事情说出来只会徒添困扰,而我不愿意增添这个麻烦。”

????“那现在呢?”八歧先生微微一笑。

????“如师父所言,他并不在意,我又何必在意。”蒋阮淡淡道:“这一次身处险境,我看到了许多不明白的事情。也明白了一些原先不懂的难题,便觉得我欠他颇多,有些事情既是注定的缘分,我又何必去阻挡。师父宽心,我会原原本本的告诉他的。听完这些事情后,他是嫌弃我也好,不在意也罢,都是他的决定。我尊重他。”说完这番话,蒋阮好似卸下了许多年来一直背在身上的一个重大包袱。重生的秘密从这一世开始就被她埋藏在心底,她一步步走得艰难,却从来没有想过和任何一人分享,即便是最亲近的蒋信之也不行,她打算独自背负到底的。可如今就要再有一个人和她一起背负了,也许重担会减轻许多,也许什么也不能减轻,无论是怎样的结果,她都甘之如饴,并不因此感到悲哀。

????她说的如此坦荡,八歧先生眼中闪过一丝赞赏,慢吞吞道:“恭喜你。丫头,你没有心魔了。”

????蒋阮一愣,八歧先生道:“你方才说不告诉阿韶是因为难以面对他,老夫如今觉得,却也不是件坏事。”只见面前的老者突然顽皮的对她眨了眨眼,语气里满是促狭:“那至少,说明你是真心在意阿韶的。”

????------题外话------

????咳咳,最近有点忙呀所以留言都没时间回,不过都有认真看,看盗文的姑娘拜托不要留言啦,作者看到真的会很心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