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五章 伤心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阮走到那人身边停了下来,众暗卫面面相觑,蒋阮低头俯视着那人发顶,终是淡淡道:“白芷,你不敢抬头看我么?”

????还在一边的暗卫均是吓了一跳,对于白芷这个名字锦英王府的下人们都不陌生,那是少夫人的陪嫁丫鬟,蒋阮的四个丫鬟除了天竺本就是萧韶的人外,其余的三个都是锦英王府的红人。平日里白芷是几个丫鬟中性情最沉稳安静的,生的也秀丽可人,侍卫没少往这边送东西献殷勤的。白芷深得蒋阮信任,又是从小陪着蒋阮长大的老人,今日捉内鬼的事情是由蒋阮一手安排,听到白芷的名字,暗卫们都吃了一惊。

????那地上的人却是迟迟没有反应,蒋阮却也并未发急,而是心平气和的站在一边等待。过了半晌,地上的人终是理了理衣裳,慢慢的站了起来,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白芷的表情一如平日里那般温和镇定,好似只是刚刚办完了蒋阮交代的一件事情,面上甚至一丝被捉住的惊惶也无,只是看着蒋阮道:“姑娘聪明,还是将奴婢捉住了。”

????“这……”周围暗卫一见果真是白芷,俱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有些陌生的盯着白芷,以防她做出什么对蒋阮不利的事情。正在此时,听到消息赶来的连翘几个也从后面追了上来,瞧见白暗卫围住的白芷不由得惊在原地。露珠是个沉不住气的,登时便道:“白芷姐姐,怎么会是你?”

????连翘和白芷是一同长大的,两人情谊自是深厚,见此情景,连翘震惊之余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白芷被冤枉了。只急切道:“这是怎么回事?白芷,莫不是出了什么误会?姑娘在这里,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的,你快说呀。”

????她焦急的很,一心想要帮白芷洗脱罪名。只因为在连翘看来,白芷实在是没有什么理由来陷害蒋阮了,更不可能是通报的人嘴里说的什么内鬼。然而白芷却没有如她希望的那般澄清,只是笑了笑,道:“不是误会,我便是姑娘身边的内鬼。姑娘从来明察秋毫,这一次也没有抓错人。”她看了一眼连翘,轻声道:“对不起,我骗了你们。”

????“这怎么可能?”连翘一个没忍住,冲上去抓住白芷的袖子,她神情有些激动,也不管有这么多人在场,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说道:“你与我同时从小到大服侍姑娘的,待姑娘如何,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当初在庄子上,你也是一心帮姑娘周旋。这么多年,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却是有资格说一声的。白芷,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我多年的情谊,姑娘又是将你视作自己人,你说出来,姑娘一定会帮你的。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白芷微微一顿,却是更用力的将连翘的手从自己袖子上扯下来,道:“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也并没有什么难言之隐,你信不过我,还信不过姑娘么,她何时抓错过人。”

????连翘被白芷眼中的坚决惊住,不由得退后两步,再看面前女子,只觉得是十足陌生,竟与往日那个一同跟在自己身边朝夕相处的朋友截然不同。她有些不解的看向蒋阮,蒋阮神情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只对周围的暗卫道:“你们下去吧,留几个人守在院子外便是了。”

????“少夫人,”一个暗卫担忧道:“少夫人安危重要。”

????“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何必担心,有天竺在这里就够了。”蒋阮淡淡道。周围暗卫见她态度坚决,知道蒋阮不是一个容易被人左右决定的人,只好退到院子之外。

????院里只剩下连翘露珠,天竺蒋阮,还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白芷。

????“姑娘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露珠最先沉不住气,她是个爱憎分明的性子,又是一直从心底里将蒋阮当做亲人一般爱护的人。猛然发现白芷才是那个在暗中谋害蒋阮的人,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之前若说还有些怀疑白芷是被冤枉的,如今看白芷的态度和蒋阮的笃定,露珠便也瞧出了端倪,对白芷只剩下义愤填膺了。

????白芷却是没有回答露珠的话,只是看向蒋阮道:“姑娘今日设这一番局,就是为了抓我?姑娘早已知道了我就是引毒的人?”

????“是。”蒋阮淡淡道:“我之前说找到背后之人,要进宫布局的话,本就是特意说给你听的。我知道你会想法子传消息出去,特意命人在府里等着捉鬼。”

????“姑娘向来聪明,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白芷笑了笑,神情竟是十分的平静:“姑娘是从什么时候起发现奴婢就是奸细的?”

????蒋阮美丽的眸子闪过一道异样的情绪,红唇微微勾了勾,笑容却是有些冰冷:“白芷,如果可以,我最不愿意怀疑的人便是你。”她淡淡的,似乎并没有含着什么情绪的道:“你是当初母亲给我的丫鬟,从来都一直陪在我身边。你陪我的时间太久,我一直认为,能陪我到最后的人,是永远也不会背叛我的。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我信任的人并不多,白芷,你能算的上其中一个。”

????白芷一愣,似是没有想到蒋阮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嘴唇动了动,最终却还是归于沉默。

????“我在王府里的吃食都过了林管家的手,王府里对这些事情管教的十分严谨,我并不怀疑其中出了什么差错。若说是有引毒的地方,必然是在外头中了招。我以为是在皇宫里,或是蒋丹动了什么手脚,直到后来我记了起来,我与萧韶成亲那一日,在新房里等待的时候,露珠怕我饿着给了我糕点,而你送上了一杯茶。”

????露珠也似是跟着回忆起来:“是啊,因为怕姑娘只顾着吃糕点噎着,白芷姐姐就送了一杯茶,莫非是那茶水的问题?”

????“但凭一杯茶水,姑娘如何断定就是奴婢所为?”白芷笑道。

????“一杯茶水的确说明不了什么,也许是别人丢进去的也说不定。可你知道,太甜的东西我本就吃不惯,那一日糕点已经是很甜了,你却还端了荷叶蜜糖水来给我喝。这瞧着也没有什么,可对你来说,白芷,你跟了我十几年,我的吃食习惯没人比你更清楚。你是我的一等丫鬟,做事从来稳妥,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你之所以这样做,不过是因为心慌之下,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太甜的糕点和太甜的茶水,白芷,正常的你,不会这样做的。”

????连翘跟着一顿,抬眼看向白芷,她和白芷一起服侍了蒋阮这么多年,自然明白蒋阮说的话没错。白芷在对蒋阮的生活起居上一向精细,她的性子谨慎,是不会犯这样的错的。

????半晌,白芷轻轻笑起来:“姑娘果真细心,却没想到是这么点细节出卖了奴婢。奴婢心服口服。”

????“不,不止这一点。”蒋阮看着燃烧的火把,明亮的火光把一切东西都映照得无所遁形。而她的容颜中带着一种肃杀的美丽。她道:“还有我回来的时候,连翘她们都围了上来,她们因为我被解毒而高兴,只有你一人是难过的。”

????白芷困惑道:“奴婢因为担忧姑娘而难过,这有什么不对吗?”

????“是的,你是应该为我担忧,身为贴身丫鬟,为主子的伤势担忧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可一个正常的人,首先却会因为别人大难不死而感到庆幸。白芷,从你看到我开始,就一直没有露出高兴的神情,这本就是一种不寻常,就好像你根本没有因为我好起来而感到高兴,反而因此而担忧难过,你在难过什么,是因为失手了么?”她问。

????白芷一顿,有些恍惚的看着蒋阮:“原来这里我也露了马脚……”

????“不仅如此,待我回府后看到屋里杂乱不堪,仿佛没有被人收拾过后,你说是因为大家都担忧我的伤势,所以没心思扫洒。”蒋阮摇头:“这句话对连翘和露珠适用,因为她们性子急躁,心中藏不住事情,一旦我出了事情,她们就什么别的心思也没有了。可你不一样,白芷,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性子最是沉稳,即使当初在张兰家庄子上我落水不醒,你依旧会将所有的琐事做的井井有条,因为你是一个极有主张的人,不会因为外部的改变而改变。你会因为我的伤势而没有心情做事?不是的,你不过是在担忧,因为你心中有事,你无法平静下来。”

????最后怀疑到白芷身上,或许还有那个有关前生梦的警示。前生连翘死在蒋权仗下,身边的白芷却是留在最后陪她一道进了宫,当初以为是白芷性子软和,夏研一时心软。如今看来,无论白芷是什么样的人,以夏研谨慎的性情,怎么会让她带着一个自己的亲信的人进宫。

????白芷看着蒋阮,突然往前走了一步,天竺警觉的挡在蒋阮面前。天竺来的最晚,对白芷没有如连翘一般深厚的情谊。如今更是证实白芷的奸细身份,锦衣卫中时最恨叛主之人,在天竺眼中,白芷就只是一个敌人罢了。

????天竺动作一出,白芷的脚步便停了下来。她看着蒋阮,思索了一会儿,才苦笑起来:“姑娘说的一句都没错,跟了姑娘这么多年,姑娘对奴婢了如指掌。更何况姑娘本就是个容易猜测人心的人,奴婢的这点技俩,在姑娘面前实在是上不得台面,只是白白的给人徒增了笑料罢了。”

????“不,”蒋阮淡淡道:“我并不是因为对你了解才知道你的反常,也不是因为擅长猜度人心才能够知道你是内奸。我之所以能明白你的身份,不过是因为你故意透露与我。”她越过天竺,慢慢的走到白芷面前,与白芷平静的对视,吐出一个事实:“这些马脚,都是你故意透露给我的,你不想掩饰你的身份了,你希望我发现,这场捉鬼与其说是我安排的,不如说是你借我的手安排的。”

????白芷一愣,随即笑道:“姑娘真会说笑,我便不是蠢货,怎么会主动将把柄送到人的手上让人来抓我。我为什么要这样?”

????“是啊,”蒋阮叹息一声,紧紧盯着她的眼睛:“我也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

????那双上扬的媚眼中目光凌厉,似乎要剥开人全部的伪装,心中的所有想法在这双明眸面前似乎都无所遁形。白芷直看得有些心神不定,她咬了咬牙,坚持的看着蒋阮。

????“你选择了这样的方式,不就是要告诉我真相吗?”蒋阮的声音轻柔,似乎含着一种诱导和蛊惑,让人不由自主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白芷,你有什么苦衷,大可以告诉我。这不仅是对我的交代,也是对你自己的交代。被跟在自己身边十几年的丫鬟背叛,你至少应该给我一个说法,否则,我也会以为,我是这般留不住人的主子。”

????露珠和连翘都看着白芷,身为朝夕相处的姐妹,在一夜之间便成了自己的敌人。这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连翘道:“白芷,你至少应该告诉我们,到底是因为什么。”

????白芷在这样的目光逼视下,终于还是垂下了头,再抬眼时,目光里已然十分平静,仿佛做了一个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她道:“姑娘猜的没错,并非姑娘不会留人。白芷之所以做了引毒的人,只是因为,白芷本就是大夫人的人。”

????“怎么会?”露珠惊讶道:“大夫人早已死了,怎么能让你再给姑娘下毒?”

????“当初奴婢和连翘一起被先夫人挑中给了姑娘,但奴婢和连翘不同,连翘底子是干净的,是尚书府的家生子。奴婢的家人却是在尚书府下的一处庄子中,奴婢的哥哥在大夫人的管家手下做事,大夫人要奴婢跟过来照顾姑娘,却将奴婢一家的卖身契捏在手里。”

????连翘没料到还有这么一茬,她一直以为白芷和她一样,是赵眉亲自选进来伺候蒋阮,底子自然也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谁知道白芷送进来的目的便不单纯。

????“大夫人虽然要奴婢跟在姑娘身边,却一直没有要奴婢做什么事情,只是偶尔问一些姑娘的情况。奴婢不敢阻挡。后来姑娘去了庄子上,奴婢的家人有幸脱了奴籍,奴婢也一直跟在姑娘身边,因为没有了威胁,想要一心一意的伺候姑娘,算是前些年的补偿。”她顿了顿,笑起来:“从前姑娘性子软和,时常被欺负,后来在庄子山不知怎地,竟是变了一个性子,奴婢真心替姑娘感到高兴。再后来大夫人也死了,奴婢以为当初的事情便是永远过去了,只要一直和姑娘这么过下去便好。谁知道前些日子,却有人拿了我娘的信物给我,有人找到了奴婢的家人,要奴婢给姑娘下一味药,否则奴婢家人的性命便会不保。”

????“所以你为了保护你家人,就对姑娘用了毒?”连翘惊讶道。这或许是情有可原,可身为一个下人,永远不能对自己的主子起背叛之心,所以白芷的这个行为看在连翘眼里,还是十分不赞同的。登时便道:“即便如此,可你这样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姑娘?从前的事情姑且不提,便是现在,你大可以将此事告知姑娘,姑娘那么聪明,一定会想法子为你解决的!”

????“你不懂!”白芷大喝一声:“连翘,你的家人清清白白,大可以做主子面前的忠仆。可我本就是大夫人的人,若是此事牵扯出来,即便没有对姑娘做些什么,从前的事情翻出来,姑娘日后看我岂能就没有隔阂。这事情一说,我便永远也不能回到从前了。再者,姑娘再如何神通广大,我却是万万不敢拿家人的性命戏耍的。我还有哥哥和弟弟,我不能因为自己一人让他们陷入险境。”

????“你简直冥顽不灵!”连翘怒道。

????“你说我也好,怨我也罢,横竖我是不在意的。”白芷笑的凄苦:“总归我犯下了这滔天大罪,姑娘如何惩治我,我都无怨无悔。”

????“那那个让你给姑娘引毒的人到底是谁?”露珠急切的问道。

????“我不知道。”白芷摇头:“他是以飞镖绑着纸条与我传递消息的,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隔着墙,也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

????“我只问你一句话,”蒋阮淡淡道:“十几年前,蒋丹给我娘下毒的时候,你可知道?”

????露珠连翘皆是一惊,她们却是不知道还有蒋丹下毒这一幕。原先还不知道那背后夏府的人是谁,原来竟是蒋丹么?

????白芷沉默了片刻,才点点头。

????蒋阮冷冷的看着她,若说她之前待白芷的态度总还是温和并没有表现出被背叛的愤怒来,此刻却是冷漠的让人觉得心凉。她道:“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如你所说,也没有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事情。在最困难的时候,是你和连翘陪在我身边,我虽然不说,可只要在这世上安然一日,必会用尽权力护你们周全。白芷,你对我引毒的事情我并不追究,你为了你的家人做这些事情,换做是我,未必也会做的比你好一些。可你眼睁睁的看着我娘被蒋丹下毒所害,你本可以如今日一般主动露出马脚来提醒我的。你什么都没说,虽然各位其主,也情有可原,可这一点,我永远无法原谅你。”

????白芷一惊,猛地抬起头来看着蒋阮,蒋阮从来性情偏冷淡,表面上瞧着对任何事情都不怎么上心,所以对于下人犯的过错一向十分宽容。可只有亲近她的人才知道,她在某些事情上有着十分疯狂地偏执。若说之前白芷笃定蒋阮会因为此事对她失望,可却不会因此而真正的迁怒与她。如今蒋阮的这番话,却是明确的表达了,她与她是两个敌对的阵营。

????“你对我引毒,我无话可说。看着我娘袖手旁观,我无法原谅。白芷,你我之间,主仆之义,今世此地,再无瓜葛。”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蒋阮言语不容置疑,连翘和露珠天竺沉默的立在一边,谁也没有说话。白芷呆若木鸡,小雪纷纷的落在她的身上,火光在雪地里无声燃烧,而她觉得十分孤独,好似天地万物都抛弃了她一般。

????片刻后,她突然轻轻笑了起来,然后笑的越来越大,几乎要笑出了眼泪,她道:“我没有完成那人的任务,到底他也饶不了我,怕我又攀咬出他。到底只有一个办法了。”话音未落,便猛地一头撞向石墙。她本就离石墙离得近,功夫最好的天竺又护在蒋阮身边,根本来不及去救她。白芷这一下又是下了十足力气,分明就是一心求死。只听得一声闷响,连翘惊呼一声,白芷软绵绵的倒了下来,额上的鲜血触目惊心。

????她大口大口的呼气,血水从嘴巴里不停地冒出来,将身下的雪地打湿成一片嫣红。她喘着气,声音像破了的风箱,勉强能听出一句不成文的话:“抱歉……。”

????雪地里重新陷入了一片寂静,什么声音也没有,大片大片的雪粒掉了下来,几乎很快的要将地上的血迹淹没。蒋阮的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道:“安葬了吧。”

????她转身往院子外走,长长的绯红裙裾同地上的血色连成一片,她神情冰冷,脊背挺得笔直,走的冷硬而坚决,再也不回头看那地上的身影一眼。然而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几乎是要在雪地里小跑了起来,终于在冲出院子后猛地停了下来,一手扶住旁边的朱红色柱子,只觉得浑身上下冷得出奇。

????她紧紧抿着唇,嘴角僵硬,眼眶却微微发红。

????一道冷清的身影从她身后走了出来,站在她身后,慢慢的扳过她肩头,将她拥在怀中,青年容颜俊美,修长的身影却似含着让人安心的无限力量,在这寒冷的冬日里有了一丝暖意。

????“萧韶,我很难过。”蒋阮的声音有种平日里没有的疲惫,她伸手回抱住面前青年劲瘦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肩上:“你不要背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