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六章 母子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萧韶垂眸看向怀中女子,他在院外虽然没有进去,发生什么事情却是一清二楚。知道蒋阮平日里瞧着对待什么事都不上心,实则只是不习惯外露罢了。这几个丫鬟都是一直跟在她身边长大的,人对于扶持相交的伙伴总是付诸十二万分的信任,而最后发现这不过是一场以忠义为名的骗局,她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心中的难过可想而知。

????他拍了拍蒋阮的背,没有说话。

????在这样宽厚温和的怀中,蒋阮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其实她是最不愿意怀疑白芷的,今生的这些人,前生陪她走到最后的只有白芷。如今看来,白芷是一开始就是夏研的人,虽然夏研没有令她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可立场从一开始就是敌对的。而最后她将沛儿交给白芷希望白芷能带沛儿逃出去,可最后沛儿还是落到了李栋的手中。或许是白芷根本就是将沛儿交给了蒋素素,又或者这一切不过是她真的没逃出去。可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只有前世的白芷才能回答了。可这事便如一根刺一般的卡在她喉咙,只要一想起此事,她便会怀疑,最后是不是白芷亲手将沛儿送上了绝路。她本是性子偏执的人,一旦有了这个猜想,便永远无法对白芷释然。世上之事便是有这么多的阴差阳错,谁能知道呢?

????她轻轻挣开萧韶的怀抱,只觉得方才实在是有些失态了,萧韶见状,想了想,道:“明日你进宫一趟吧,去宣沛那里看一看。”

????蒋阮一怔,有一瞬间几乎以为萧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因果。试探道:“为什么?”

????“他似乎有些话想与你说。”萧韶抿了抿唇:“你也许久未曾进宫了。”

????诚然,他这话有些想要转移蒋阮注意力,让她心情别那么沉重的意思,但还是令蒋阮心中惊了一惊。宣沛能与她有什么话说,这一生,他们两人几乎毫无瓜葛。可萧韶的意思却是,宣沛主动要找他。当初心中浮起的那个猜想再一次出现在脑海中,蒋阮克制自己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个念头,可总是不自觉地往那边想去。

????“不必担心。”萧韶似是看出了她的不安,宽慰道:“去了便知是何事,我总归会护着你。”

????他每每都直截了当的表达跟自己站在一边的立场,蒋阮抬眸看去,青年容颜冷冰秀美,说出的话却有着让人信服的力量,好似只要是从他嘴里说出来,便一定能做到似的。她微微一笑,暂时压制住了心底的不安,只对萧韶道:“好。”

????……

????雪下了一夜,第二日起来的时候,新雪将地上的血迹覆盖,昨夜那一场惊心动魄的痕迹消失不见,一切平静的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

????离王府不远的地方,新修的坟冢似是一夜间盖了起来,并不华丽,却也不粗糙,处处显出细致的很。一面石碑,上头一个字也无,也不知是谁立的。两个年轻女子蹲在坟冢前,面前一个铁盆里尽是燃烧的纸钱。香炉里立着几根香。

????连翘一边烧钱一边微微哽咽道:“白芷,今生我们也算姐妹一场,投个好胎,下辈子别做下人了,就如你说的,便是当个农家小姐也是好的,命运总归掌握在自己手中。”

????露珠虽然气愤白芷给蒋阮引毒,昨夜那般惨烈的情况下却也让她心中唏嘘。她本就是个心软的人,加之自从跟了蒋阮,与白芷也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白芷性情温柔,每每像个大姐姐一样的照顾她,想起这些,露珠的眼圈也有些发红。声音有些发堵:“白芷姐姐,若是有来生,再相见时,愿还有幸与你做姐妹。”

????两人都有些心有戚戚焉,待好容易将银盆里的纸钱烧完后,从来性子跳脱的两人都有些沉重。蒋阮没有来吊唁,主仆一场,如今却是不知道以何种面目相见,也实在是荒谬了。回到王府里,锦二瞧见露珠神色黯然的模样,第一次没有故意戏弄她,而是站在她身后过了好一会儿,才伸出手去递给她一方帕子:“喂,你哭起来丑死了。”露珠却是没有心思与他斗嘴,垂着头没有接他的帕子。锦二见状,从来游戏花丛的老手也有些不知所措,半晌才犹豫着凑了过去,自个人将帕子攥紧了站到露珠面前。露出愕然抬头看着他,锦二便握着帕子替她擦去脸上泪水,颇不自然道:“王府里怎么能有人哭哭啼啼的,实在是碍人观瞻。”

????露珠站着不同,似是在忍耐什么,锦二的手便不由得一僵,有些担忧的看着她,终于忍不住第一次放柔了声音道:“你怎么了?”

????话音刚落,露珠终于忍不住,一把揪住他的衣襟,脸埋在他的衣襟里放声大哭起来。锦二的身子有些僵硬,不知所措的看着抓着他衣裳的露珠。露珠在王府里从来都是一个爱笑的姑娘,笑起来也十分有感染力,好似天大的事情在她这里都没什么大不了一般,如今还是第一次看她这么伤心的模样。锦二只觉得她哭的自己心都疼了,终于鼓起勇气伸手将她拉到自己怀里,低声的劝慰起来。

????露珠和锦二的事情到底蒋阮不知道,等连翘回府后,她便带着连翘和天竺进了宫。自从中毒之后,她便再也没有进宫过。便是懿德太后那里也说不过去,今日便也借着这个机会进宫。蒋阮先去了慈宁宫见过懿德太后,懿德太后这许久没见到蒋阮还觉得有些奇怪,蒋阮只说自己感染了风寒便在王府里休养了十几日。懿德太后这才放下心来,又拉着她问了一会儿与萧韶夫妻之间相处的还算和睦,蒋阮一一作答。懿德太后对她和萧韶相处平和感到十分满意,大约是也为自己做的这个金玉良缘感到欢喜,便又留了蒋阮用过午膳,只是蒋阮如今既然已经嫁为人妇,成了锦英王妃,自然没有再住在公主殿的规矩。等懿德太后午休的时候,蒋阮便与杨姑姑告别。

????她却也没有直接出宫,心中还记着萧韶的话。便直奔了南苑去见宣沛。前生在宫中走动的久,蒋阮也知道南苑在什么地方。只是当初宣沛却是个不得宠的,在养在她身边之前,只住在一个极其偏僻阴森的院子里。如今宣沛在宫中却是地位大不相同,深得皇帝喜爱。皇帝的喜爱或许是一种毒,会将他摆在一种众人看得见位置上,无数的冷箭和暗刀都对准着他。可是同样的,也是一道比什么都有用的护身符,只要皇帝喜爱他,任何朝他放过去的冷箭,其中的威力就要大打折扣了。

????她离南苑越是近,心中就越是紧张。自重生以来,她有这样紧张的时刻十分少见,跟在身边的天竺和连翘都注意到了蒋阮的反常。天竺停下脚步,道:“少夫人,可是有什么不对?”

????蒋阮骤然回神,摇头道:“无事。”她强迫自己定下心来,如今的一切都是她的胡思乱想,真相到底是怎样,谁也说不准。

????待到了南苑的门口,守门的小太监老远便瞧见了她,立刻躬身行礼道:“奴才见过王妃。”

????蒋阮微微一怔,在宫里大多时候下人们称她为弘安郡主。如今乍闻改口叫做“王妃”,其中的深意不得而知。便如公主嫁人,在宫里还是以公主自居,而近日宫里人称她为王妃。便是从侧面透露出一个意思,锦英王府的王妃这个名头比弘安郡主来的更尊贵。也更说明了萧韶在宫里的地位。

????一个长相清秀的宫女走了出来,瞧见蒋阮后,先是看了一眼天竺,而后微笑道:“奴婢是十三殿下身边的明月,殿下要奴婢来迎王妃进去。王妃请随奴婢过来。”

????蒋阮自是将这个明月看天竺的那一眼看在眼里,先是有些莫名,随即便明白过来。而后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萧韶为什么会将自己的暗卫送到宣沛身边。然而既是萧韶的人,她也是十足放心的。便跟了明月进了南苑中,穿过前殿,瞧见里头富丽堂皇的摆设,便也心知宣沛如今果然深得圣心,日子过得也十分滋润。稍稍放下心来。明月在在书房前停下来,微笑道:“殿下就在书房里等着王妃。”说罢便退后一步,示意蒋阮一人进去。

????连翘还有些紧张,生怕蒋阮又着了别人的道,想要跟进去。不想天竺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对她摇了摇头。天竺出身锦衣卫,身手了得,连翘自是相信天竺,虽然不解,却也没有再要跟进去的意思。蒋阮自己却不置可否,萧韶的人她信得过,再者宣沛在她心中永远都是前生那个美丽秀气的孩子。无论变成什么样,在她面前,他永远是一个孩子样的存在,她不会担心宣沛会想要害她,那是一个母亲的本能。

????所以蒋阮只是微微顿了顿,就头也不回的推门走了进去。

????书房里的光很暗,帘子已经被人掩上了。所以有些模糊,蒋阮回身将门关上,朝书桌前走去。书桌前宽大的椅子上正坐着一个小小的人,那人正手持毛笔,似乎是在写些什么,一本正经的模样,因为个头过小,看着竟是有几分滑稽,平白的淹没了平日里显出的疏离和隔阂感。

????蒋阮慢慢的朝他走进,那孩子低头写的认真,拿笔的姿势莫名的眼熟,低着头看得见秀气的鼻子和红润的嘴,粉雕玉琢的好似一尊精致的玉雕娃娃。蒋阮默默地看着,一边的光线昏暗中,终是将纸上的字看得清楚了,那竟是四个字。两个名字,一个是蒋阮,一个是宣沛。

????蒋阮如遭雷击,整个人定在原地。脑中像是被人撕扯出了一幅画卷,倏然展露在她面前。那是在简陋的宫宇中,穿着并不合身的衣裳,容貌却精致秀气的出奇的孩子笨拙的拿着笔问:“母妃,你看,沛儿学会写自己和母妃的名字啦。”

????那孩子笑容欢喜,说出的话却是听着令人心酸。堂堂一国皇子,却是被忽视至此,连个夫子也未曾请过一个。或许也没人会注意到这个不受宠的皇子究竟有没有学问,不过身为他的母妃,宣沛的字是她手把手的教起来的。她第一次教宣沛写自己和他的名字,宣沛就是这么说的。

????如今那雪白的宣纸上依旧是那两个名字,而笔迹却与上一世的一模一样,甚至于每一个细节都做的一般无二。眼前的画面和记忆里的场景猛然间重叠在一起,蒋阮一时间竟分不清楚,面前究竟是今夕何夕,或许这一切只是南柯一梦,而她在现实,亦或是梦中?

????宣沛放下手中的笔,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声音,终于抬起头来,瞧见是她,甜甜一笑,道:“母妃,沛儿等你好久啦。”

????蒋阮脚步一顿,蓦地往后退了两步,从来沉稳淡定的眸子里竟是一片恍惚和茫然,还有满满的不可置信和震惊。她喃喃道:“你说什么?”

????“母妃还打算认我么?我是沛儿。”宣沛如是道。

????蒋阮眼睛瞪得极大,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她愣愣的看向面前的秀美少年。他分明生的和前世的沛儿一模一样,可那笑容精致而含着深意,断不是前生那个什么都不懂,天真善良的孩子。他比前世的沛儿聪明的多。

????宣沛苦笑一声,仰着头看着蒋阮,他慢慢的收起笑容,不再用那副做出来的天真模样对着她。道:“母妃前生死在乱棍之下,沛儿在那之后也随着进了黄泉,本以为一生就此断送。不想老天再给了我一次生机,更没想到此生还能与母妃再见一面。”他看向蒋阮:“时至今日,母妃,你不愿意认我么?”

????他嘴里的话一字一句都如同重锤敲打在蒋阮心上,这些事情没有人会知道的,他没有说谎。便是之前只有一丝的不可置信,如今也尽数飞去。蒋阮不知道心中是喜是悲,只觉得有种失而复得的惊喜。她大步上前,要伸手去摸宣沛的脸,手却猛然在宣沛面前顿住,一瞬间竟是有些胆怯,第一次有些怀疑道:“你……果真是他?”

????“母妃教会沛儿写自己的名字,沛儿将母妃与自己的名字写在一起,以后就再也不会分开了。”宣沛含泪微笑道。

????蒋阮一怔,当初她教会宣沛写自己和他的名字的时候。宣沛的确也这么说过。如今此话犹在耳边,再从宣沛嘴里说出来,蒋阮终于一把将宣沛搂在怀里:“没错,你是他,你就是沛儿。我怎么没想到,当初我既然活了过来,你也是可能的。沛儿,都怪我不好,我没有早些来找你,若是能早点与你相认便好了,你一个人在宫里,一定很害怕吧。”

????她的声音有些激动地颤抖,便是最为亲近她的人也没有瞧见蒋阮有过这个模样。她就是一块冷硬的石头,宣沛就是她唯一的柔软。前生的宣沛已死,今生她便浑身上下无不坚硬,连最后一丝柔软也没有了。可宣沛失而复得,便勾起了她的本性,那个前生已经死去的蒋阮身上最为温和的地方。

????“我不害怕。”宣沛反而轻声的安慰他:“我在宫里生活的很好,我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也想要帮母妃报仇。我一直以为母妃和前生的母妃不一样,当初母妃在和怡郡主面前帮我解围,我便想着,这一世只要护着母妃安好便是。没有想到……母妃中毒的时候,从锦英王嘴里,我才知道,母妃还是那个母妃。”

????蒋阮一愣,萧韶如何知道此事。她有些不确定,当时昏迷的时候自己吐露过一些句子,这一点八歧先生也说过。萧韶是个聪明人,自然也能从其中推论出一星半点,只是他竟是将此事告诉了宣沛,他已经猜出了自己和宣沛的关系?

????脑中并没有特别清晰地头绪。蒋阮慢慢松开手,她拉着宣沛走到一边的硬塌上坐下来,仿佛和上一世他们经常做的那般,道:“沛儿,前生最后,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当初你又是如何被抓到的?”

????宣沛闻言,咬了咬唇,即便如今的他已然同成人的心智没什么两样。可一提到此事,那些被尘封的灰色记忆扑面而来,还是让人有些心里发寒。他顿了顿,才道:“当初母妃让白芷姐姐带我顺着密道逃跑,可走到一半就有人冲过来,白芷姐姐被杀死了。我被抓了起来,后来…。”想到那段屈辱的回忆,宣沛闭了闭眼:“后来母妃被乱棍仗杀,我咬掉了那个人的一只耳朵,他勃然大怒,便将我一刀杀了。”

????蒋阮猛地将他搂在怀里:“好了,不要说了。”她深吸口气:“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这和母妃没有关系。”宣沛咬牙道:“这一切不过是宣离的诡计。如果没有他,母妃又何至于被人冤枉,最后落得一个那样的结局。所以自我此生以来,唯一想要做的便是打倒宣沛,不让他坐稳那个位置。”

????这少年眉宇间坚毅,提起宣沛时其中的冷漠与蒋阮如出一辙。蒋阮看着他,心中倏然划过一丝不知是何感觉的怅惘。她道:“那告诉我,今生你又是做了什么?这些年来过的如何?”

????“我发现自己回到了许多年前,原以为只是一场梦。”宣沛慢慢道:“后来我发现那不是梦,我改变不了生母已经逝世的事实。恰逢陈贵妃最得宠的几年,宫中稍稍得父皇看重的皇子都莫名其妙的死了。别人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却知道是那母子俩干的好事。”宣沛冷笑一声:“只可惜我那时候还太小,能力也实在太弱,不敢与他们正面抗衡。便装傻充愣,甘心做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如上一世一般,至少先能保住一条命。”

????蒋阮轻轻摸了摸他的头:“沛儿做的很好,你很聪明。”

????“可这样实在是太慢了,”宣沛喃喃道:“我不能只保命,我还要为母妃和自己报仇。宣沛从来都将自己的筹码放在朝中,我却不想要他过的太顺心。这些年来,我也暗中培养了一部分的人。有些人在朝中,有些人却是在宫外。宣离即使在朝中各处都安插的了人,至少在商铺这一份上,我若想与他使个绊子,却也是易如反掌。”说到这里,宣沛对着蒋阮狡黠一笑:“他要坐稳皇位,便需要源源不断的银子。可银子都笼在我手里,他总归不那么顺利。”

????蒋阮恍然大悟,难怪前世宣离总是如鱼得水,今生却到了如今一直走下坡路。甚至连前生的几年前都不如,这其中固然有蒋阮的功劳,可没想到还有宣沛在其中推了一把。敌明我暗,宣离如论如何都免不了栽跟头的命运。

????“你呀。”蒋阮忍不住笑了:“何时变得如此滑头。”

????“前生母妃护着我,我却眼睁睁的看着母妃死在我面前毫无办法,”宣沛眼中划过一道冷茫:“今生便由我来守护母妃。若是有人找母妃的麻烦,我便想尽一切办法,也要他付出百千十倍的代价!”

????蒋阮目光落到宣沛身上,少年个头尚且不高,脸蛋上稚气似乎未脱,生的秀丽而脆弱,像是个精致的娃娃。然而眉宇间的坚毅令人不可忽视,说起话来时掷地有声,他还是原来的那个宣沛,却又到底不是个那个宣沛了。

????“沛儿,你长大了。”蒋阮微笑道。

????“母妃,前世今生加起来,我便也有弱冠之年。”宣沛眨了眨眼:“母妃断不能拿看小孩子的眼光看我。因为我本就不是什么小孩子。”他看了一眼蒋阮,忽而笑了:“不过母妃虽然也活了这么长,可模样还是如前生一般美丽。只是不知道萧王爷知道自己的妻子竟是比自己大了如此多的岁数,会不会气的发狂。”

????------题外话------

????相认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