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65bet体育赌场_必赢365bet手机_365bet时时彩平台一十四章 珠胎暗结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昭仪,胡乱攀咬是什么下场,你比我更是清楚吧。”蒋阮姿态闲雅,面上挂着一丝恰到好处的诧异,道:“如你所说一般,我攀咬与你,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蒋丹语塞,一边的宣华却终于弄清了此时的状况。便是到了现在,他也开始明白了自己是中了别人的算计,他虽形式荒唐,今日这般情不自禁却也实在是有些莫名奇妙的古怪,登时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之处,再看向蒋阮的时候心中笃定必定与其脱不了干系,想到之前的事情,便道:“不对,父皇,儿臣与蒋昭仪的确清清白白,是锦英王妃,就是她,她与十三联合起来害了太子大哥,如今还想要来陷害儿臣,他们根本就是狼子野心,父皇,您千万莫要被他们欺骗啊!”

????宣华说的情真意切,他大约也知道夺嫡之事自古以来就是每个帝王的心病,便不留余地的往此处扎针。他想着,虽然不知道萧韶他们眼下怎么又出现在这里,可那箭矢的事情却是做不得假的,便是萧韶用了什么花言巧语暂时缓了身上的疑点,可怀疑深深的扎进帝王的心中,萧韶还能得了什么好处去不成?而只要提起还奄奄一息的太子,自然也能点出一二。一个儿子卧床不起,一个儿子被陷害与宠妃勾结,宣沛凭借锦英王府这个有前车之鉴的反贼之家做出这等事情,的确是情有可原。

????宣华料想的不假,他想着至少皇帝会对萧韶和宣沛有所怀疑。蒋丹也暗暗松了口气,宣华这话的确是减轻了不少压力,还想要借着皇帝往日的宠爱搏一搏同情,蒋丹眼泪涟涟,只道:“臣妾便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背叛陛下,若非被人算计何至于此,如今也没脸见人了,只希望陛下赐臣妾一个全尸,全了臣妾的脸面。可若说主动勾结,这罪名如此荒唐,臣妾不认!”

????她做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蒋丹深知皇帝喜爱的女子身上总是带着一种不被世家宅院束缚的自有烂漫,仿佛是出自山野中的一阵风,倔强而有生命力。便是当初的陈贵妃也正是因此而盛宠不衰,如今她得皇帝看重,也正是因为勉力让自己显得与其他大家小姐不同,此刻她盈盈带泪,骄傲的昂着头,仿佛真有几分宁死不屈的骨气,如一朵清荷颤巍巍的立于风暴之中,加之容色不俗,确实有几分独特的美丽。

????可蒋丹有所不知,皇帝之所以喜爱那样的女子,原因却是因为当初洪熙太子的太子妃,向小园出身山野,神秘而自由,浑身上下带着一种宫中世家没有的灵气。皇帝尤为欣赏这样的灵气,是以后来宠爱过的妃子,多多少少都会有这样自由烂漫的性子。这样的性子固然夺目,可那是建立在向小园本身这个人上。蒋丹如今在做这样的举动时,便显得有些东施效颦,不伦不类。让皇帝心中更加愤郁,觉得她是侮辱了向小园的纯洁和高傲。

????蒋丹没有触及到皇帝眼中的情意,反而看见了一片阴鹜,登时心中便咯噔一下,感觉如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又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蒋阮微微一笑,开口道:“五殿下,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便是哪里得到的消息,我与王爷和十三殿下勾结谋害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和十三殿下可都是您的手足,这话从何说起?”

????宣华大着胆子看了一眼皇帝,皇帝眼中的冷意让他惊心,可如今不说就是个死字,宣华便梗着脖子道:“如今宫里上上下下都知道了,伤害太子大哥的箭矢是从你们锦英王府出来的,这不是你们的手脚又是怎么回事?哼,我也早已听说了,锦英王妃和十三弟走的颇为亲密,十三弟如今年幼,尚且不知事,自然不晓得其中的厉害,怕就怕十三弟听了有心之人的唆使,犯了弥天大错还不自知,锦英王妃,你想要借十三弟的手达成你的狼子野心,甚至搭上了锦英王府,我说的没错吧?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蒋阮又是一笑:“五殿下这番话说的的确是精彩,我听着也觉得是那么回事,不过五殿下啊,”她慢慢的拖长了声音,目光越过萧韶,落到了一边作壁上观的宣离身上:“有件事你搞错了,要知道,如你所说,这事情便不仅牵扯的是我与十三殿下,还有八殿下呢。”

????宣离?宣华神色一变,有些困惑的朝宣离看去,皇帝面色铁青,看向宣华的目光已然是全然的失望。宣华心中一凉,那样的眼神他并不陌生,那代表着,皇帝将要彻底放弃他这个儿子了……。可是他仍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有些警惕的看向蒋阮道:“此话何解?”

????蒋阮握了握萧韶的手,这才看向宣华,扬唇笑道:“五殿下有所不知,太子殿下受伤的那支箭模样的确是咱们王府上的没错。不过呢,有件事情五殿下却不知道,那些伏击太子殿下贴身侍卫的箭矢,却有八殿下府上的箭矢标识。”

????宣华一愣,不可置信的看向宣离。宣离面上含笑,轻轻叹息一声,仿佛无限困惑的道:“五哥,这件事,我也不甚清楚。今日正是大理寺卿将我叫去,当着父皇的面对峙的,确实本府上的没错。”

????“那……那便是你们一起谋害于我!”宣华大声叫嚷起来:“老八,你竟和十三联手,受了这个女人的挑拨,一起害了太子大哥,还诬陷与我,想要置我于死地,你们实在是心狠手辣,哪里将手足之情放在眼里。父皇,父皇我是冤枉的,父皇!”

????“你敢说朕冤枉了你?”皇帝不怒反笑,面上的讥嘲之色更加浓厚,宣华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只听蒋阮和气的声音继续传来:“五殿下好生奇怪,怎么又将八殿下也牵扯进来了?如何又说是八殿下与我们一道害了太子殿下?”

????“这有什么可说的,”宣华大声道:“你们的箭矢都在那里,证据确凿,岂不正是凶器!”

????蒋丹心道不好,下意识的想要去蒙宣华的嘴巴,她知道蒋阮最善于在嘴巴上给人挖坑,掉进去了还不自知。偏生宣华还是个蠢笨的性子,便是巴巴的跳了着了别人的道。此刻蒋阮笑着不露声色的引着宣华说话,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打算怎么做,可蒋丹却知道,要是一直照着她的话说,宣华迟早要露陷。可到底还是晚了,宣华话一出口,蒋丹便动作一僵。

????“那五殿下也未免太过武断了些。”蒋阮语气轻飘飘道:“要知道,除了八皇子的箭矢,还有御前侍卫的箭矢呢。如五殿下所说,难不成是陛下想要谋害太子殿下吗?那可真是殆笑大方。”

????宣华一惊,急切的道:“御前侍卫,那不可能!我吩咐过的……。”话一出口,他猛然意识到不对,猝然住口,可眼前的只有瞬间安静下来的周围。王莲儿捂着嘴巴惊骇的看着他,蒋阮笑容明艳,萧韶面若冰霜,宣离依旧温和如往昔一般,慧觉连着几个弟子都垂着首默禅,仿佛隔绝在尘世之外。

????而最清晰出现在眼前的,便是皇帝那双几乎要喷火的双眸,宣华毫不犹豫的相信,若非此刻无人,自己的父皇恐怕会就此亲手了结了自己。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御前侍卫的箭矢怎么也会出现在那里。宣离的箭矢出现他已经觉得有些奇怪了,还以为是蒋丹自作主张的安排,若是能一举连同宣离也一块扳倒,自然也是好的,一箭多雕的事情宣华不会拒绝。可御前侍卫的箭矢也在其中,必然不是蒋丹的安排,情急之下他竟然说出了心底的事情,在场的都是闻弦音而知雅意的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登时便知道了其中的来龙去脉,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盯着他。

????蒋丹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一旦宣华被捅出来,难免也会将她也牵扯上。她看向蒋阮,蒋阮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缓缓看过来,就这么居高临下的含笑俯视她,仿佛再看一枚渺小可怜的虫子,蒋丹就开始从头皮发凉起来。她突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早已被蒋阮牢牢的把握在掌心中了,其中不过是蒋阮顺水推舟,才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宣离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蒋阮,心中对这个女子却不由得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本来这件事便是锦英王府和宣华之间的争斗,再牵扯上宣沛,无论怎样,坐着看戏的他都不会吃亏,总是能得利的。谁知蒋阮出手便这样狠,干脆将他也一道拉了进来。

????萧韶行事干脆利落,大多不会以这样委婉却毒辣的手法,而宣沛虽老成却还不到如此精妙的地步,此事十有**都是出自蒋阮的手笔。事实上,便是不放入御前侍卫的箭矢,宣华这一局也输了,宣离与宣沛,锦英王夫妇合谋陷害太子,几个皇子中唯有宣华能全身而退,这本来就是一种不正常。蒋阮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她只是在其中轻轻加了一枚棋子,就使得整局棋的情势陡然反转,输赢掉个。

????宣离心中叹息一声,这样聪颖灵秀的女子,若是站在自己身边,当时能匹配的上的。若她跟了自己,其实皇后之位也是能驾驭的,偏生跟了萧韶,他的眸色渐渐转而深沉,倒是要对锦英王府多加提防了。

????“父皇……。”宣华颤声道:“儿臣与蒋昭仪的确是清白的,儿臣什么都没有做,父皇,真的是他们陷害与我……。”他此刻已经被恐惧冲昏了头脑,根本分不清主次。到了眼下,与蒋丹偷情的事情已然不重要,更令皇帝在意的,是他图谋围杀自己的兄弟,妄图篡位的野心!皇帝从大理寺回来便先到了佛堂,宫中又没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将这里发生的一切传出去,德妃不来救场,宣华便如一个没用的废物般,除了求饶什么招也想不出来。

????蒋丹也傻了眼,她没想到不但没将自己身上的罪名洗脱,反而还让宣华自己承认了谋害太子的大罪,要是牵连出来自己,便也是凶多吉少了。此刻唯有一口咬定自己和宣华是被人陷害,或许还能寻得一线生机。思及此,蒋丹便也跟着在地上不断地磕头喊冤,只哭喊道:“臣妾真的没有背叛陛下,陛下明察秋毫,还臣妾一个清白,求求陛下。臣妾冤枉!”她直磕的额头上渗出了血迹,地上都是红红的血。

????皇帝是什么人,九五之尊说一不二,认定的事情不会改变。况且此刻宣华谋害太子的事情几乎已经水落石出,先入为主的想法,再看面前二人,只觉得是奸夫淫妇。一句话也不想多说,可众人都忽略了一边还有个王莲儿,王莲儿平日里看着温和知书达理,最是体贴关怀,可是与蒋丹明里暗里已然斗得狠了,如今蒋丹落败,岂能不趁着这个机会狠狠踩上一脚?当下便状若无意道:“许蒋昭仪真的是被陷害了也说不定,这宫中如此多的机会,难免……陛下,臣妾不是听闻夏神医方进宫给太后娘娘请脉了么?倒不如教他过来瞧瞧,看看是不是那个…。对了,香的问题。”

????这话可不是给蒋丹寻求机会,谁都知道夏青和萧韶关系不错,必然也是要相帮萧韶一边的,既然如今蒋丹和宣华要算计的人是锦英王府,如今成王败寇,也轮到蒋丹接受其中的厉害了。王莲儿出自书香世家,却也精明的很,看得明白锦英王夫妇都是不肯吃亏的主,蒋丹在这两人面前实在是太嫩了。叫夏青过来,不是让蒋丹有了求生的机会,而是真正的置她于死地,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蒋阮微微一笑,这个王莲儿倒是个聪明的,也不枉她在路上“瞧见”她顺势将她一起带过来。怪也只怪蒋丹平日里斗得实在太很爬的太快太高,一旦落了势,就有人迫不及待的踩上来。她朝着萧韶使了个眼色,萧韶神情一顿,再看向皇帝时,淡淡道:“微臣请陛下召夏神医前来问诊,还内子一个清白。”

????这便是要顺着王莲儿的话叫夏青过来洗脱冤屈了。皇帝自来对萧韶便是有求必应,况且今日这事实在是离谱的很。总归此事也不能被外人知道,夏青是萧韶的人,又自来恪守医德,不必担心传到外头去。要是换了别的太医,今日便也没有命出去了。皇帝冷笑一声,道:“朕就让你们死也死个痛快,来人,将夏青给朕带过来!”

????蒋丹呆呆的趴伏在原地,双目空洞的看着皇帝,曾经缱绻的宠爱如今不过是冷冰冰的一个“死”字。她深刻的明白自己完了,就像是陷入了一张早已结好的大网,无论怎么挣扎,结果都是越来越紧罢了,无法挣脱。

????夏青果真在宫中与懿德太后请脉,听见皇帝要人,懿德太后也没多说,直接放人。夏青匆匆赶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瞧见萧韶和蒋阮也在此,再看看皇帝一脸铁青的模样,也明白此时非同小可,不由得也正肃了自己的容色道:“陛下宣草民前来有何吩咐?”

????皇帝冷冷的一指地上两人,道:“你给朕看看这两个人,身子可是出了什么问题?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药物!”说到“药物”两个字的时候,皇帝特地加重了语气,直教地上的宣华与蒋丹都忍不住一颤,帝王之怒,伏尸百万。今日他们也算是拂到了龙的逆鳞,之所以如今都还好好地活在这里,也算是运气。

????夏青朝两人看去,不由得俊脸微红,蒋丹这才注意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样。方才她只顾着心慌,竟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衣着,几乎是半个身子裸露。这才匆匆忙忙的拾起衣裳穿上,可心中越发的不安,身子都被别的男人看过,皇帝真的还能容下她?这倒像是……因为总归是要死的人,所以怎样都无谓了。

????夏青远远的离蒋丹站着,慢慢跪下身来,他虽是大夫,可也是第一次与衣衫不整的妇人把脉,有些赧然,蒋丹和宣华都屏息注意他的动静。蒋丹心中还有一丝侥幸,她知道虽然夏青和萧韶私交不错,可夏青是出了名的金陵圣手,有自己的医德,不会胡乱给人定下病情,是个老实人,大约是不会说谎的。而且近日事出突然,是王莲儿那个贱人突然将他叫过来的,蒋阮并未与他提前打个招呼,或许真的能说出他们是中了招才会如此行事的也说不定。

????她这样满怀希翼的神色自是一丝不落的落在众人眼中,王莲儿扯着嘴角无声的笑了一下,满眼都是鄙夷和兴奋。蒋阮慢慢的垂下眸子,袖中与萧韶紧握交叠在一起的手十指相扣,满满都是沉静。

????蒋丹注定要失望了。

????夏青抖了抖袖子,慢慢站起身来,有些迟疑的看了蒋丹一眼,蒋丹犹如抓到了救命稻草,立刻看向他道:“夏神医,怎样,是不是我被人下了药才这般的?”

????宣华也一动不动的盯着夏青,夏青摇了摇头,这才看向皇帝认真道:“回陛下,娘娘身子安好,未曾有什么药物伤害,只是……”他犹豫了一下,才道:“微臣方才替娘娘把脉,发觉那是滑脉,脉象如走珠,娘娘有喜了。”

????蒋丹一顿,随即回过头来,皇帝面上浮起一个说不出是什么模样的笑容,只是缓缓地重复了一遍:“有喜了?”

????蒋丹怎么也没有料到夏青竟然查出的是喜脉。她现在唯一的法子便是不能被皇帝误会,事实上,宣华与她也不过近来几次,定然不是宣华的孩子,她肚里的是实实在在的龙种。蒋丹一下子站起来道:“不是的,陛下,今日分明是有人算计与臣妾,臣妾肚里的是您的孩子啊,他或许是个小儿子,陛下您不喜欢了吗?”

????“你说这个野种是朕的儿子?”皇帝缓缓反问。

????蒋丹一愣,突然发疯的抓住夏青的袍角疯狂质问道:“夏神医,你再看看,你看看这屋里的檀香,这气味分明不对,你在看看时辰,你告诉陛下,我肚里的孩子是陛下的对不对?”他使劲儿摇着夏青的袍角,夏青生平最害怕女人疯狂起来。忙皱着眉头跳了出来,将自己的袍角从蒋丹手中扯了出来,正色道:“娘娘,草民说过,这屋里没有什么药物,娘娘身子也十分康健,未曾有所说的什么问题。至于孩子……”夏青有些为难:“草民实在没法子判断。娘娘若是不信,大可再找别的太医过来瞧看,犯不着怀疑草民的医术。”说到最后,已然带了些傲然。这些有特殊才能的人生来最是容不得别人怀疑自己的能力。夏青是神医,固然有几分脾气,被人这样当着面怀疑医术哪里还有好神色。

????不过蒋丹的话大约也是白说了,夏青是如今大锦朝医术最为高明的人,连他都看不出来的药物,太医又有何用。在者如今这丑事如何能大加宣扬,藏着捂着还来不及,怎么会请别的人过来瞧这出好戏。夏青一席话,几乎是一锤定音,再无反转的可能了。

????蒋丹身子慢慢瘫倒在地,她大约也是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突然疯狂地大叫起来:“不是的,是你,是你这个庸医和他们一起串通来陷害我。这屋里分明就是有古怪,还有那个劳什子国师,不过是欺世盗名之徒,别以为你和蒋阮那点子勾当我不知道,你们骗到了宫中来,你们如今还想要将这顶屎盆子扣在我的脑袋上!”

????她破口大骂,已然是恐惧到了极点,连皇帝在场也顾不得了,哪里还有平日里半分娇俏可人,看在众人眼里,便觉得更加讽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