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65bet体育赌场_必赢365bet手机_365bet时时彩平台二十一章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露珠这几日总算是忙了起来,大约是察觉到老让主子操心这点事也实在是不好,开始着手为自己绣嫁妆,又毕竟是十七八岁的少女,对于成亲一事还是颇有期待。只锦二却也忙的很,却不是因为成亲之事而忙碌,整日在府里都不见人,露珠只得问锦三,锦三却也含糊着道不知道锦二在忙什么,大约是主子安排的任务,露珠便也就回去了。不过这样一来,一连十几次,露珠见到锦二的时间竟是越来越少了。

????这一日,露珠照样从锦三嘴里得知锦二并不在府里,便失望的离开。锦三见露珠走后,才一跃跳到树上坐着与锦四说话,道:“锦二最近是怎么回事,怎么总不在府里,主子似乎也并未与他什么任务,还从没瞧见他忙成这样,连露珠那个丫头都不管了。”

????从前锦二虽然也忙,总也要留在府里的,最喜欢的事情便是逗露珠生气,如今这两人关系好容易定下来,锦二这个正主子怎么还不见人?

????锦四摇头道:“我也不知,不过前几日倒是在汇通钱庄瞧见他,好似在兑银票,也不知要做什么。”

????“兑银票?”锦三奇怪道:“他又不缺什么银子,兑什么银票?”锦衣卫身上散碎的银两并不少,至少应付平日里的开销是足够了,锦二单独去取银票却是有些奇怪。锦三想着想着,忽然一拍大腿道:“我知道了!哎,这小子总算开了窍,大约是终于想起自己也是个要娶媳妇儿的人了,总要与媳妇儿买些玩意儿。虽说聘礼是由府上给,可锦二这么多年也攒了不少银子,由他来出聘礼也是一样。”

????锦四点头道:“你这样说倒也有道理,锦二又是见过些世面的,平日里惯会做讨女子开心的事情,这送给自家媳妇儿的必然要花费更多的心思。难怪这几日他总是不在府里,大约是在找送给露珠的礼物了。”

????“不过因为这样就冷落人家也实在是不好,”锦三想了想:“这女子总是要哄的,他又不说自己忙什么去了,我若是露珠,必然是要生气的。”

????锦四还要说话,一直抱着剑沉默的锦一却突然道:“他不是买礼物。”

????“哎?”锦三诧异的看过来,道:“不是买礼物那是做什么,锦一,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锦一却是摇了摇头,转身就走,锦三锦四已经习惯了锦一闷声不吭的性子,便兀自耸了耸肩只当没有瞧见。锦一方走到角落,便瞧见夜枫走过来,叶枫的神情也很是有些微妙,他看了锦一一眼,问道:“你也知道锦二找大夫的事情?”

????锦一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下道:“我跟上去看了,你……。”

????“我也看了。”夜枫打断他的话,两人之间似是十分为难,像是遇到了一件极为棘手的问题,彼此都沉默了一会儿,夜枫才道:“此事先别告诉任何人,我待锦二回府后再问问,若是因为此事伤了和气便坏了。”

????锦一点头称是。

????在京城城东的一处宅院中,矮胖妇人站在屋门口,双手不住的往围裙上擦拭,显得极为紧张,不多时,从里头走出一名须发全白的老者,老者身负药箱。出来后径自朝那矮胖妇人拱了拱手,从另一边走来一名年轻男子,这男子生的也算是俊俏,一身干净的暗绿长袍,瞧着倒像是哪家的大户公子。老者又冲这男子拱了拱手道:“公子,夫人的病老夫已开了药调养,只这身子本就虚弱,又长途跋涉,如今最好是不要再行动免得伤了起色,最好是多停留几月,老夫开了一些固本的方子,回头让人抓药煎了给夫人服下,别让她伤神,多养养身子,便也无事了。”

????男子闻言有些尴尬:“她不是……。”随即又道:“算了,多谢大夫,只恐这病情有反复,日后少不得劳烦大夫几次。”说罢便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入老者手心:“这是这次的诊费。”

????这男子出手算是大方,老者自然也没有别的话说,便又径自做了个揖这才离开。待老者离开之后,矮胖妇人才道:“二少爷,照大夫这么说,廖小姐最好在京城多呆些日子,省的……。”

????“周妈妈,”锦二闻言就笑了:“莫非你以为我会将廖小姐送出去不成?无事,你们就暂且住在这里,母亲那边我会修书回去送信,这些日子就麻烦周妈妈辛苦照料廖小姐了。”

????“二少爷这是说什么话?”周妈妈惶恐道:“老奴自是要好好照顾廖小姐的。”

????正说着,便听见自屋里传来一阵女子的咳嗽声,紧接着,一个稍显得有些虚弱的女声传来:“二少爷请留步,廖梦还有话想与二少爷说。”

????廖妈妈见状,忙道:“老奴去送送大夫,二少爷且往里面去吧。”说罢便出了屋,锦二犹豫了一下,以往他虽然流连于青楼花坊,却都是逢场作戏,当不得真的,事后也不会有人追究这些个女子的名声,这正经人家的姑娘又是不一样,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些逾越。不过想着廖梦到底是个病人,又是自家母亲让人千里迢迢让人送到京城的,便也作罢。一撩袍角进了里屋。

????屋中收拾的干净整洁,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窗台上甚至还放了一盆兰花,显然主人是个意趣高雅之人,即便是病榻缠身依旧将日子过得十分高雅。而那女子倚着床榻,脸色还有些苍白,却越发显得楚楚可怜,她恭谨的对锦二点头道:“二少爷。”

????锦二便道:“不用多礼,你身子还很虚弱,还是别轻易动弹。”

????“二少爷菩萨心肠。”那女子微微一笑道:“廖梦自知这副身子配不上二少爷,当初两家的话也权当是戏言,等身子一好,廖梦就回江南,不会打扰二少爷。只是这段时间多有叨扰,心中实在过意不去,想来想去还是要对二少爷道一声谢。”

????“你不必谢我,倒是我……。”锦二犹豫了一下,终于似是下了一个极大的决心,道:“此事是我们沈家对不住你。我……。”

????“二少爷这话也就说错了,”廖梦嫣然一笑:“这与二少爷何干,当初两家说事的时候,你我二人都不过是孩童。如今、如今我爹娘已然不在,当初的话更是玩笑戏言,做不得真的。只是周妈妈疼我,愣是要我来说一说,二少爷千万莫怪她。如今二少爷已经有了心上人,我又何必做那棒打鸳鸯之人,所以二少爷千万莫说什么对不住的话了。”

????一番话实在是通情达理,换了平常女子纵使不闹上一闹,面上总是要有几分情绪的,至少绝不会像眼前女子一般好说话。锦二眼中便闪过一丝赞赏,又似乎含了些谢意和歉意交杂:“是我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不过廖姑娘的病还未好,至少给在下一个机会替廖姑娘请大夫。”

????廖梦又是微微一笑,两人便说起其他的话题来。锦二平日里跟着萧韶见多识广,又颇懂得如何讨女子喜欢,廖梦的举动就更是出乎他的乎意料,丝毫没有平日女子眼界的狭隘,也是颇有见地,并且性情又温柔似水,两人竟是交谈甚欢,天色晚了竟也没有发觉。一直到了晚上周妈妈还留了饭,一同吃过之后锦二才回府去。

????方回府,做过绣活的露珠正好去厨房找些吃食填肚子,正好遇见锦二,便唤了一声。锦二站住,露珠就走过去,从篮子里挑出两块牡丹糕来递给他:“今日小厨房新做的糕点,少夫人赏的,特意给了留了两块,吃吧。”

????露珠自是笑的心无旁骛,牡丹糕散发着特别的香气,锦二却是刚吃过饭,周妈妈的手艺不错,又做的是他许久未吃的江南菜,自然多吃了一点,哪里还吃得下糕点。便伸手接过来,笑道:“好,等会我回去吃。”

????“不过两块糕点,你回去吃做什么?”露珠撇嘴道:“莫要告诉我你们锦衣卫连牡丹糕都很少吃,就在这里吃吧,凉了再吃担心肚子不舒服。”

????露珠也是一片好心,其实她说的这般无意,这糕却是她特意给锦二留下的,是以定要看着锦二吃下肚才高兴。锦二皱了皱眉,讨饶道:“姑奶奶,我方才在外头吃过了,这会实在吃不下,还是等我回去后再吃。”

????锦二都如此说了,露珠自也不能勉强他吃。只是神情有些沮丧,不过转瞬即逝,道:“你今日去哪里了,锦一他们都在府里,单你一人跑出去,还与人吃了晚饭。不会是在青楼吧?”

????她本是说笑,锦二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随即笑道:“胡说八道,好歹我也是要成亲的人,怎么会去青楼?纵使姑娘再美,也还是得守着丑娘子过日子。”

????露珠闻言就炸毛道:“你说谁丑?”

????二人又笑闹了一阵,锦二这才回屋,露珠回到屋里后,笑容便慢慢消散下去,连翘见装还打趣道:“老远就听见你和锦二说闹的声音,怎么,现在倒是离不得了?”

????露珠没有说话,连翘以为她是害羞便也没有追问,却没瞧见露珠一个人坐在铜镜前,有些发怔的看着自己的手心,喃喃自语道:“怎么会有兰花的味道?”

????……

????日子一日比一日忙碌,露珠面上的笑容似乎也在慢慢消失,蒋阮问起连翘的时候,连翘也皱眉道:“不知是怎么了。最近老是忧心忡忡的模样,可的确又没什么事,大约问题还是与锦二有关。”

????天竺也道:“锦二近来陪她的日子少,想来是有些不痛快。”

????自己的婢子都异口同声认为露珠是因为与锦二聚少离多而心思不虞,蒋阮并没有附和他们的话,若说是成亲之前都会有的情绪,可她成亲前却是没有。若说是她这个人实在是太过特别,以露珠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性子,也断不会因为这种事就显得心事重重。

????有了白芷的前车之鉴,蒋阮对婢子的情绪注意的多,只是露珠是后来跟着她的,而且行事也没什么不妥,问她来说话,倒像是真的因为锦二才如此。小男女之间的事情蒋阮也不便插手,只得由他们去了。

????若说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便是滨海总督姚大人不知怎的,又兴起与锦英王府攀亲的念头来了。之前被萧韶警告过一次,姚总督便也收了念头。最近却频繁的开始活动,他自是没有直接来锦英王府下帖子,却也懂得曲线救国的道理,竟是将帖子下到了关良翰莫聪等人那里去。萧韶可以毫无顾忌的拒绝姚总督的邀请,关良翰和莫聪却不行,一来都是朝廷同僚,二来关良翰和姚总督在某些事情上还是颇有共同话题。逼近都是硬仗打出来的武人。

????姚家人蠢蠢欲动,蒋阮也没放在眼里,露珠的事情忙过之后,她便忙着看朝中宣沛那一派的大臣。如今宣离迟早都会将矛头对准宣沛,这江山之间的争夺,无论宣沛愿不愿意都已经被卷了进去。如今她只能凭借上辈子对其中的记忆帮宣沛筛选人,来保证宣沛暂时的安全。

????萧韶比她还要忙,听锦四说南疆人已经在京城中多处地方出现,潜伏在京城中的南疆人改头换面要做什么不得而知,怕的就是潜入宫中,同朝廷勾结。事实上,南疆人同朝廷中的人勾结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那个人是谁蒋阮也心知肚明,不过如今没有证据罢了,也不好打草惊蛇,唯有走一步看一步,如今敌在暗我在明,却是有诸多不便的地方,

????……

????夜色沉沉的时候,锦二终于又踏着灯笼的光回了府,露珠坐在屋里,锦二走进来瞧见她,却见她也没有点灯,便问:“怎么不点灯?”说罢便要找火折子将灯点起。

????“锦二,”不等他找到火折子,露珠就打断他的话,道:“你是不是不想娶我?”

????“你都在想些什么?”锦二有些不可置信,倒是忘了点灯,问:“怎么又闹脾气了?”

????“这些日子,你早出晚归,我总是见不着你,但凡你回来了,与我说话的时候也变得特别少,甚至还不如当初我刚到府上的时候。你总是不耐烦,你……。”

????“姑奶奶,我说过了白日主子吩咐有任务,我总不能时时刻刻的陪着你,我白日已经很累了,不想听你这般没道理的胡搅蛮缠。”锦二皱眉道。也不知是不是真的疲惫,他眉心紧蹙,语气也不似方才那般柔和了。

????“我胡搅蛮缠?我胡搅蛮缠?”露珠的声音也拔高了,紧接着,她似乎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才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不想与你说这些,我又不是个傻子。你根本就在说谎,姑爷并没有给你什么任务,我问过锦三了。”黑暗中看不清楚她的神色,锦二却不由得心中一紧,无端的觉得露珠的眼睛正紧紧盯着自己,让他全身都不自在起来。

????“不是,你听我说……。”锦二还想说什么,露珠打断他的话,问道:“锦二,你是不是外边有人了?”

????锦二一怔,随即怒道:“你胡说八道的是什么?”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最清楚不过。”露珠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也高了起来,她道:“你对得起我!”

????“我说过了我没有,你不要借题发挥。”锦二从来待女子都是和颜悦色,如今倒是第一次对露珠说重话,语气中的不耐烦几乎让他同平日判若两人。

????露珠也不甘示弱,怒道:“我借题发挥?锦二,你莫要把所有人都当做傻子,戏弄我你觉得很好玩?我虽是一介婢子下人出身,却也由不得人这般羞辱,你若是后悔,大可与王爷说道取消这门亲事,我露珠绝不会有二话说,我也不是那种死乞白赖的人!”

????锦二腾地一下站起来,语气中已然是抑制不住的怒火,道:“取消?你说的这般轻巧,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

????“滚!”露珠骂了一声,便伸手去推搡他。只是屋里没有电灯,她这么一推搡差点没把自己弄跌倒,紧接着,锦二自己便哼了一声,转身出了门,将门恶狠狠的关上了。

????屋里半晌没有声音,又过了许久,门被人推开,连翘的声音响了起来:“怎么灯也不点,黑灯瞎火的……”她摸出一个火折子将油灯点上,这才瞧见屋里还坐着一个人,愣道:“你在屋里呀,怎么都不点灯……啊,”连翘惊叫一声,便瞧见想来乐呵呵的露珠呆呆坐在屋里,面上正是泪如泉涌,眼睛已然哭红了。

????窗外似乎有个人影默默战了许久,似是犹豫了一下,然后走开了。

????另一边的宅院里,周妈妈看着面前起色比起之前来已经好了许多的女子,诧异道:“姑娘这么做果真能成事?那二少爷从来不是个耳根子软的。”

????“放心吧,”廖梦也笑了:“男人都是一个模样,惯来不喜欢女子吵闹的,可女子却敏感的很,一来二去,两个人总是会生出嫌隙的。”

????------题外话------

????Word出问题了,祸妃的文档丢了,前面一百多万字都没有了,心疼死我了,又重新下了个word,搞了大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