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65bet体育赌场_必赢365bet手机_365bet时时彩平台二十八章 妖孽天成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日一大早,蒋阮刚刚吃过早饭,还没到书房,门房里就有人来报,手里还带着一个包袱样的东西,只说是交给锦英王府的主子,问是谁,门房里也答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说好似是莫家府里的马车。这莫家,自然就是京城莫聪的府上,锦英王府的主子是萧韶没错,不过如今蒋阮倒也能坐的了主,当即门房也没犹豫,就将交到了蒋阮手上,蒋阮回到书房,将那包袱丢到书桌上,天竺却道:“少夫人何不打开?若是有其他要事,耽误了也不好。”

????在天竺看来,若是莫聪过来送东西,大约也是和公事有关了,蒋阮并非无知的宅院妇人,有些事情她能应对的很好,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时机是很宝贵的,萧韶大约也要深夜才能回来,如此一来,倒不如蒋阮就此拆开来看,倒是是什么东西。

????连翘也忙道:“是啊少夫人,总归都是府里的事情。”连翘想的却没有天竺那么深远,她只是想着如今蒋阮正和萧韶有些生疏,总不能一直这么感情淡漠下去,此事未必就不是一个契机,蒋阮想了想,便将那包袱拿到眼前,慢慢的拆开来。

????包袱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间外套,这外套正是一间乌黑的苏绣锦袍,袍角绣着暗金色的麒麟,正是萧韶的袍子没错,跟在那袍子边的,还有一封信。

????莫聪无缘无故的送回萧韶的袍子本就是一间蹊跷事,何况还有一封信,蒋阮没有犹豫,径自拆开了一边的信,信纸展开来,上头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多谢。正是女子常用的娟秀小楷,只是那字迹工整而含有风韵,只是这么浅浅的一扫,已经觉得是一副好字了。不过是一封答谢的字,这字迹就已经是如此不同寻常。而这内容本身也是十分引人深思,露珠一看便脸色大变,容不得她不多想,也许这事放在从前,她也是有些奇怪罢了,可如今再看这些东西,脑子中便不由自主的出现一个念头。有了锦二的前车之鉴,她如何能不紧张,登时脸色便也变了。

????天竺的目光也动了动,不再说话,连翘张了张嘴,显然已经是不知道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了。三人都还未开口,就瞧见蒋阮拿起那件袍子,慢慢的凑在鼻尖之下。连翘和露珠俱是紧张的盯着她,天竺虽面上不如连翘和露珠二人那般紧张,却也是一眨不眨的不肯错过蒋阮的一个表情。片刻后,蒋阮放下萧韶的袍子,她的神情自始至终也未曾变过,将那件袍子重新丢到包袱内,才对露珠道:“前几日备下的将军府的礼呢?”

????前些日子,赵家三奶奶又被查出喜脉,在赵飞舟都这么大的如今,三奶奶还能怀上,这是令将军府全府上下都感到惊喜的一件事情。喜讯传来的时候,蒋阮便也吩咐人备了礼,准备亲自走一趟,不过近来倒是差点将这些事情忘记了。

????露珠诧异:“已经备好了,正是照着林管家那份礼单上给的,姑娘现在要瞧一瞧么?”

????“不必看了,”蒋阮站起身来:“今日就过去将军府吧。”

????“哎?”连翘心中咯噔一下,显然已经隐隐的想到露珠想的方向,虽然有些犹疑,可……蒋阮不等她们说话,便自己率先出了门,几个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天竺走上前来,在书桌前站定,犹豫了一下就伸出手将那袍子拿起来,学着蒋阮的模样在自己鼻子下晃了晃。

????“怎么?”连翘焦急的问道。

????天竺的眉头紧紧皱起,却又好似并不十分明白,含着微微的疑惑问:“兰花?”

????……

????蒋阮就这么出了门,林管家敢怒不敢言,大约是想要上前劝阻,最后看到蒋阮冷淡的表情却又是不敢上前,最后便只能缩在王府朱色的大门柱子后使劲儿拿手指扣着上头的漆,锦四抱胸站在一边,看着林管家的动作终于忍不住道:“喂,老林,这柱子要是抠破了是从你自己的工钱里扣修理的银子吗?”

????林管家的动作戛然而止,却立刻又板起脸来教训道:“你懂什么,老夫这是忧心的,你这小丫头片子不懂,如何能与老夫分忧,整日也不知道做点该做的,就知道瞎嚷嚷。”说到最后却是来教训锦四了,锦四愣了一下,哭笑不得道:“您老有必要如此紧张?少夫人不过是去将军府,也就是回趟娘家的功夫罢了,你怎么做的跟出了什么大事一般?不知道的还以为少夫人怎么了呢。”

????“所以说你是没眼力劲儿的。”林管家背着手,看着她道:“你知道少夫人为何回将军府吗?”

????“知道,赵家三奶奶怀了身子,少夫人过去恭贺嘛,这是喜事儿啊。”锦四道。

????“要是真是恭贺,少夫人何必等到既然你,早已带了少主一起回去了。今日这回去,分明就是吵了架赌气回娘家的模样,昨儿晚上我都听连翘说了,真急死我了。”林管家说着便有些恼怒:“好端端的,偏把媳妇儿给气到娘家去了,少主真是一点没有学到我的聪明,这女子嘛都是要哄哄的,我看他是哄也不愿意哄了。”

????锦四闻言认真思索了起来,看着林管家道:“说起来我也是觉得,最近的事情未免出的也太多了些,先是锦二和露珠,又是少夫人和主子,这倒是有些巧了,可又不知道是如何出来的。是不是风水不好啊。”

????“赶明儿得让人去庙里上一柱姻缘香,这府里可容不得折腾。”林管家也表示赞同。

????……

????却说这边,蒋阮带着天竺几个到了将军府,她这来的也是突然,也没定下帖子的说法,甚至都没让小厮提前去大哥招呼,不过赵家的人见她来了还是十分高兴地,尤其是赵家的几个奶奶,俱是欢喜着出门去迎接。

????蒋阮让人把给三奶奶的礼物抬出去,登门做客自然也不会少了其他人的,三房人人人都有礼,这礼写的也是十分周到,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来,出手十分大方。这便是林管家的手笔了,林管家写礼从来都是一把好手。

????待大奶奶将蒋阮引进府中,要先见过府里老爷赵光,赵光却是不在正厅,大奶奶便笑称:“爹在后院下棋呢,阿阮随我来吧。”待真的引了去后院的时候,蒋阮却是微微一怔,只因与赵光下棋的,正是蒋信之。二人也是有许久未见了,蒋阮自年关之后便忙于帮宣沛站稳脚跟的事情,蒋信之在军营中每日的公事也颇为繁忙,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有了赵瑾的缘故,他倒是没像从前一样那样日日将蒋阮都要放在眼皮子底下才安心,是以兄妹这次见面倒也突然。

????不过感情显然不会因为距离隔得多久就生疏,蒋信之一见到蒋阮,立刻就顾不上自己还未下完的棋局了,立刻站起来就往蒋阮这边大踏步走来,欣喜道:“阿阮,怎么突然来了,也不找人提前说一声。”

????气的赵光在背后跳脚:“臭小子,还不快回来,这局棋没下完往哪跑!”

????“得了祖父,”却是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道:“您那臭棋篓子,也就只有堂哥有这个耐心与你下棋了,下完了又如何,总归都是败局。”

????赵光最容不得别人说他下棋下的不好,立刻就对赵飞舟横眉冷竖的要责骂,赵飞舟却是扮了个鬼脸,一溜烟儿跑走了。赵飞舟的性子倒是和赵元风的性子继承了十成十,总之便是个风风火火的胡闹人。赵光便也不好追,瞧见蒋阮便咳了咳,目光里还是抑制不住的欢喜:“阮丫头,你回来了。”

????蒋阮点头上前寒暄,赵光脸上的满意神色就更重了些。平心而论,蒋阮平日里虽然来将军府的时间不多,可这样对将军府反而更有利,维持在一个合适的度里也不会给将军府带来任何麻烦。而她本人虽然瞧着态度平日里客气疏离,可是逢年过节的礼单都是十分周到,都说有时候看礼单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意,便是从这些挑不出错处的礼单中,实在是也让人生气不起来,只会觉得这姑娘是委曲求全,为了保护他们才如此作为,反而让人对蒋阮更加亲近心疼了。当然将军府的人自然不知道每次送礼的礼单都是林管家拟好的,在他们看来,蒋阮聪慧过人,这礼单出自她的手不奇怪,可一个管家能拟出这样的礼单就有些不太可能了。要知道礼单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多少大家闺秀开始学管家的时候都是从拟礼单这一项开始的,拟好了,说不定就能有一段良好的关系,拟不好,也许就错失了一个重要的往上爬的机会。

????赵光和蒋阮说过话后,李氏又过来了,将她拉到大厅里去不住的问着近来的状况。李氏对蒋阮是真心疼爱,把当年在赵眉身上的遗憾加倍的补偿在蒋阮身上了。赵玉龙和赵毅也回来了,赵三奶奶还有些惊喜,原先以为蒋阮不会过来了,今日却是突然来了,赵家人便全都聚在一堂,李氏心中高兴,便让人去厨房多做些好菜,赵元平却问道:“阮丫头,怎么今日萧王爷不曾陪你一道过来?”

????众人便看向蒋阮,蒋阮微笑道:“他事务繁忙,我今日也是忽然兴之所起便贸然来了,改日还得叫上他一起过来见过祖父祖母。”

????萧韶确实是挺忙的,赵家人都上朝,也知道他从前就京城忙的一年到头也不在京城,赵元平便也没有再多问了。待到了吃饭的时候,一家人觥筹交错好不热闹,蒋阮坐在他们中间,倒是有些微微的恍惚,这几日锦英王府里乌烟瘴气乱成一团,锦衣卫也好,她身边的丫鬟也就好,亦或是她自己也好?人前的热闹和和气和人后的冷清疏离形成鲜明的对比,从前她也未曾觉得,如今却是越发的感受到了其中的区别,亦或者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的心也开始被人捂热了,至少对亲近的人是这样。

????吃饭的时候李氏就试探的问:“阿阮,今儿个眼见着天色也晚了,今夜就不回去了吧。”她这话说的颇有些小心翼翼,一眨不眨的盯着蒋阮的脸色,目光中是掩饰不了的期望,蒋阮忽而就笑了,道:“好啊。”

????李氏松了口气,立刻就吩咐下人道:“快快快,把芳花园的那间房收拾出来,前些日子我才让人扫洒了,这几日想来又积了灰尘。”芳花园是原先赵眉在府里做姑娘时住的院子,赵眉走了后,院子却一直没有荒废,这么十几年如一日的候着一个永远不可能回来的人,隔三差五便让人收拾屋子,似乎也只有亲人能做到了。

????“娘何必急,”二奶奶笑道:“哪有在吃饭的时候让人收拾屋子的,不急,待会儿吃完了饭,大嫂三嫂和娘继续聊,我让人去打扫那边的屋子,我这里还有好些有趣的话本呢,只是不知道阿阮喜不喜欢。”她是个爽快人,说的也笑意满满,总让人觉得心中也爽利了起来。蒋阮便笑着道:“萧韶这几日忙的很,几乎日日不再府里,我也打算就在这里多住几日,只希望嫂嫂们不要嫌弃我叨扰。”

????“不麻烦不麻烦,”三奶奶闻言惊喜道:“那可好了,我每日困在屋里,都没个人说说话,阿阮来了也好,总算是有伴了。”

????二奶奶闻言就佯怒道:“你这说的什么话,难不成每日我不是人?真是白白陪了你这些时日。”

????三奶奶就忙笑着告饶,一时间屋里欢声笑语一片,好不热闹。待到了晚上,陪了几个嫂嫂们好好说了些话,也已经是深夜了,蒋阮回到芳花园,正要梳洗休息,却听天竺突然警惕的喝了一声:“谁?”

????蒋阮回过头,就见灯火的暗影中走出一人,正是蒋信之,他看了一眼天竺,道:“你先下去吧。”

????天竺一愣,却也知道蒋阮和这个哥哥自来关系亲厚,便也一声不吭的退下了。蒋阮与蒋信之走到院子里的石桌前坐了下来,蒋阮笑问道:“大哥这么晚不睡,不会是想与我闲谈的吧?”

????“阿阮,”蒋信之的神情却是严肃起来:“他欺负了你了?”

????蒋阮怔了怔,才回过神来,蒋信之嘴里的“他”自然指的是萧韶。她笑了笑:“大哥,他如何敢欺负我?从来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你这也是担心的太过了……”

????不等她把话说完,便被蒋信之打断了:“阿阮,你我是一母同胞的兄妹,这世上如今唯有你我二人最是亲近。你自小爱粘着我,虽然后来分开多年,可我并非不了解你。今日在这府里你本就行事异常。你小时候与我生气,不哭不闹,总是默默的走开,你习惯用沉默来表达自己的不满,逃避直面的冲突。阿阮,你和萧韶出了什么问题?”

????蒋信之果真是了解她的,即便这一世她许多想法都已经改变,长期已久的相处和一母同胞的兄妹之间的感应还是让蒋信之一眼就能看出她的不妥,只是,蒋阮有些无奈:“大哥,我与他的确是出了一点问题,不过若是连这点问题都处理不了,那你也太小看我了,总不能大哥要插手夫妻间的事情吧。他没有欺负我,不过是我看他有些不高兴,欺负他罢了。”见蒋信之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蒋阮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只是隐瞒了同萧韶的争吵部分,道:“锦衣卫始终是他的人,爱屋及乌,同样,我不乐意他锦衣卫,自然就不乐意他,所以想出来散散心,顺便让自己冷静想一想事情的原因。”

????“你是觉得……。”蒋信之惊疑不定的看着她才,垂头思索了片刻,道:“此事确实有些奇怪,我会留意一下的,既然如此,你便在这里多呆些日子,那萧韶既然不为你出头,活该你有怒气要发。”他愤然道:“我却是该给他些教训了。”

????蒋阮笑了笑,忽而想起了什么,道:“大哥,有件事情要与你说一下。”

????蒋信之笑道:“什么事?”他突然惊喜的看着蒋阮:“莫非我要多个侄子了?”

????“说什么,”蒋阮哭笑不得:“我想告诉你,这回宫中夺嫡,十三皇子和八皇子间,即便如今还能勉强着保持中立,可越到后面,这绝对是不可能的,总要表明一个队伍,大哥,我站在十三皇子这边。”

????“哦,”蒋信之有些失望,蒋阮说的这般大事,他却也是道:“你不告诉我这回事,到了最后我也会选十三皇子这边。”

????“为何?”蒋阮疑惑道,蒋信之一直是个温和正直的人,即便是上了战场变得刚毅,并没有磨灭他骨子里的正义,这样的人要去拥护一个人,一脚踏入朝堂之中的纷争,本就是一件不轻松的事情。

????“宣离曾经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情,如何会选他?”蒋信之哼了一声:“那宣沛虽然看上去也不是个什么容易对付的,至少他曾帮你解过围。”

????“你这道理倒是简单,”蒋阮忍不住又笑了,与蒋信之说了几句话后,心中倒是轻松不少,待蒋信之走后便回了屋休息,一夜好眠。

????这之后的几天,蒋阮都在将军府里,将军府的人也是第一次瞧见蒋阮住进来,巴不得把每个好的东西都拿出来给她让她开心,而这里上上下下每一个人都对她充满善意,这种善意不是街边陌生人的善意,而是发自心底的,来自家人的善意。是以蒋阮过的竟比在锦英王府开心几分,只让将军府派了人去锦英王府说了蒋阮要在这多呆几日的消息。

????锦英王府里,萧韶坐在书房内,一名小厮过来道:“主子,将军府那边又来信了,说少夫人还要在那边住上几日。”小厮也是抹了把汗,这些日子林管家可将这些传话的小厮给折腾惨了,蒋阮自那一天去瞧赵家三奶奶之后便一直没有回来。若说第一日能说是天色晚了不便行路,第二日能说是自家人聚在一起说说话,可这么一连串的下来却是让人有些吃不消,将军府的人天性豁达脑子粗,看不出其中的门道。锦英王府上下却是都知道其中原因的,蒋阮就只差没写几个字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本王妃生气了,回娘家!

????这蒋阮迟迟不回来,每次王府派出去催的小厮带回来的也无非是一个消息:王妃还不想走,要多留几日。出嫁的女儿在娘家留的太久其实是不好的,可将军府的地位和蒋阮的身份在那里,便也无人敢说什么了。只是林管家心中却是抓耳挠腮的不行,只恨不得将萧韶马上绑着群将军府负荆请罪,好把王府的女主子给哄回来。

????林管家试探的道:“主子,什么时候亲自去将军府瞧瞧,这扳起手指头算也有十几日了,再这么下去可不好。”他硬生生的把后面的“开枝散叶”几个字给吞了下去。

????萧韶却是不语,他惯来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林管家反而也不知道他此刻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前些日子齐风还来找了蒋阮一次,齐风尚且不知道蒋阮回了将军府,只带了一大箱新奇的玩意儿过来,说是朋友那边特意给蒋阮留的。萧韶当时的脸色黑的可以媲美锅底,待齐风的态度也是冷硬的出奇,林管家看着都觉得有些心虚,也不知齐风自己觉得如何。不过齐风倒是很快的走了,两人之间的神色竟是很不愉快。

????萧韶和几个师兄弟的相处向来都是不错,他行事到底算仗义,这还是第一次和齐风黑脸。林管家心中嘀咕着萧韶这模样分明也是在乎蒋阮的,可怎么就拉不下这个脸面来呢。

????正想着,就瞧见锦一递上来一封帖子,这里的帖子一般都归林管家所管,锦一拿了帖子就有些奇怪,林管家心中大惊,想着锦一难道要抢自己的活计?便飞快地偷瞄了一眼,他眼力过人,只一眼便也看清楚了,那帖子是莫府上的,上头大约还随便提及了一些其他的人,有个名字倒是让林管家觉得有些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还在纠结的时候,就听到萧韶看了一眼,道:“备马。”

????这便是要去了?锦一倒也很快拿来披风,萧韶离开的很急,几乎没有停留,林管家一个人怔怔的呆在原地,突然猛地一拍大腿道:“哎?姚家!那不是要对少爷辣手摧花的那家土匪?”

????……。

????月朗星稀,深夜如墨,连翘去外头准备热水让蒋阮洗澡,天竺守在外头,蒋阮站在院里,初春的风还有些料峭,却不如往日那般割人脸面的生疼了。夜里空气倒也新鲜,院子里的墙头上还爬满了月萝,花朵细细小小,散发出点点清香,在夜里很是迷人。

????露珠正走到月萝下想要摘一点花瓣来,冷不防墙对头就有什么东西“扑通”一声,吓了她一大跳,正要出生喊,就瞧见一只黑色大花猫从那边敏捷的跑过了。

????“原来是只猫,”露珠拍着胸脯道,一转头却听蒋阮道:“你先进去吧,我坐一会儿。”

????露珠便捧着篮子先回了屋,蒋阮这才转过身子,便在露珠进屋的一刹那,身后的月萝花藤下便已经多了一个修长的人影。那人影站在月萝花下,身姿挺拔,好似一开始就站在这里似的。蒋阮倒也不意外,只是与他隔着几步远的地方远远站着,沉默的看过去。

????乌云渐渐散开,月色渐渐落下来,那明明灭灭的人影便也显得清晰了起来,正是一名年轻男子,秀美英气,锦衣夜行,月色落在他脸上,更是俊美的不若人间之人,好似是哪里的邛崃仙境中走出的清隽仙人,淡淡的俯视人间。

????蒋阮今日又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薄衾长裙,裙摆长长的划下来,在地上拖出一片迤逦的风景,恰又绣着大朵大朵的金色繁花,一瞬间竟是让人目眩神迷。而她容颜美艳,夜色里更是多了几分魅惑。

????空中似乎又有野猫轻轻叫了一声,蒋阮容颜美艳,一身红衣似火,窈窕多姿,偏又给她穿出了一层肃杀的气息。她道:“王爷深夜拜访,所为何事?”

????年轻男子黑衣如锦,容貌秀美英气,垂眸淡道:“多闻将军府嫡女天生媚骨,特来拜访。”

????“天生媚骨算得了什么,王爷不若找个铜镜自己往里一瞧,方知什么叫妖孽天成。”蒋阮冷冷道,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转身回了屋,“砰”地一声关上了屋门。

????留在原地的冷清青年脸上倏尔出现了一丝裂缝,胆儿肥了,竟还摔门?却是一边的一名侍卫诺诺的伸出手,萧韶面色不善的往他这里一瞧,锦三软着腿小声道:“主子,这样不行,少夫人肯定是不会原谅你的。”

????果然还是生气了,萧韶抿了抿唇,看向屋门的目光顿时多了些不知所措。

????------题外话------

????我要和勺子一起哭晕在厕所,勺子至少还有软妹子信任,茶茶就被千夫所指了,连看盗版的也要骂,心好累,以后再也不要写什么宅斗阴谋伏线包袱了,一路傻白甜到结局好了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