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地二百四十一章 怀孕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阮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然黑了,这是一间并不宽敞的屋子,看上去还有些陈旧,好似并不经常住人似的。一名丫鬟模样的年轻女子站在她身边,正在往桌上添置饭菜,瞧见她醒了,只是默默地将饭菜放的更快了些,随即便抓起东西飞快的跑了出去。

????蒋阮没有追出去,也不知睡了多久,事情进行的似乎比想象中更加顺利。自那时候趁着混乱,天竺救露珠的时候,忽然有几个人一拥而上,抢走了懿德太后赏赐的东西,而她也被人打晕掳走。大约是下了些药,是以现在才醒来。

????蒋阮垂下眸,只是被掳走之时亲眼看见连翘身上挨了一刀,也不知现在伤势如何了。只怕如今京城里正是翻了天去。

????这里也不知是什么地方,只是到现在还没有人找过来。不管是萧韶的锦衣卫还是蒋信之的人亦或是京兆尹,只能说明她现在呆着的地方极其隐蔽。而这样隐蔽的地方南疆的圣女是不可能找到的,宣离狡猾不会亲自动手,自然就只能是前朝南疆公主,琦曼的手笔了。

????蒋阮走到窗前,将窗户打开往外瞧,外头一片黑暗,显得十分静谧,似乎已经远离了京城百里之外的荒野一般。倒是有种别样的宁静。蒋阮没有试图往外走,她相信只要自己出了门,必然会有至少数十个高手拦住她的去路——这不过是一场软禁,正是宣离所安排,而琦曼所执行的。

????她现在要做什么?什么也不必做,不过是等待罢了。

????蒋阮觉出腹中有些饥饿了,今日自从进了宫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此刻又睡了许久,已然十分疲惫。她走到桌前坐下,桌上是几碟清粥小菜,做的不算富贵,蒋阮便端起碗来,慢慢开始吃了起来。

????宣离还想要将她当成筹码与萧韶做交易,在这之前自然是不会怎么为难与她,这些饭菜里也必然没有什么毒。蒋阮吃了两口,突然只觉得腹中一阵恶心犯上喉咙,这感觉来的突然,倒令她猝不及防之下立刻甩了筷子一下子干呕起来。

????这厢才开始干呕,只听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撞开了,方才那个婢子一样的女子冲了进来,面上还带了些紧张,或许是怕她做出什么诡计,此刻站在一边,有些警惕而犹豫的看着蒋阮没有说话。

????蒋阮心中了然,想来宣离派人来伺候她之前一定很是吩咐过,着重过她是如何狡诈的一个人。是以现在这番作态落在这婢子的眼中,一定是以为她又在想什么法子逃出去。可是蒋阮此刻却是一丁点这样的念想都没有,她心中掠夺一个模糊的猜想,然而面上却是不显,只是故意轻描淡写的从怀中抽出手帕轻轻擦拭了一下唇角,淡淡道:“这饭菜实在不合口味。”

????那婢子一愣,仍旧没有说话,蒋阮怔了怔,莫非是宣离为了万无一失,竟是派了个哑巴?她道:“重新去做一桌吧,你们主子知道了,也不会拒绝的。”

????婢子犹豫了一下,这才转身出去了。待那婢子走后,蒋阮强自压抑住心中的恶心感,不紧不慢的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抚了抚额,做出有些疲惫的模样。这屋里屋外全是藏在暗处的探子,稍稍不注意便会被人抓住把柄。此刻蒋阮靠着软榻上的垫子,心中却难掩惊骇。

????腹中的恶心并非空穴来风,几乎是同一时刻,她的脑中便闪现出一个念头,莫非……是有孕了?

????前些日子她口味变得有些奇怪,有些喜爱吃酸酸的东西,可并没有什么恶心的感觉,她便也以为只是开春之后胃口不好罢了。谁知道今日这一番动作,几乎让她的心中一紧,即便此刻也拿不定注意究竟是还是不是,可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便也是足以让她开始感到不安的大事了。

????怎么会这样?蒋阮便是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可能来了身子。她做出这个计划的原因,本就是基于将自己当做是一枚筹码来计算,宣离必然要保护她,让她暂时安全。而要挑起宣离和南疆的不和,这出局的局点就在于南疆圣女。可若是她得知了自己怀了身子……任何一个女人,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有了别人的孩子都不会无动于衷。尤其是圣女的占有欲已经到了一种变态的地步。如果让她得知了这个消息,必然会连最后一丝顾忌和理智都飞灰湮灭。蒋阮并不惧怕死,就算是面对危险,死过一次的人又怎么会轻易感到害怕。可前生自己临死前沛儿的惨状即使到今生仍然是一个噩梦,自己又怎能看着这样的惨剧再次发生?

????蒋阮心中一凝,第一次对自己的决定感到懊恼。若是她早早的查出自己身子的状况,必然不会如此贸然的做出这个决定。这个孩子是在她和萧韶的期待中来到这世界上的,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在这个危机四伏,处处杀机的时候。

????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蒋阮的目光已然变得坚毅。事已至此,自哀自怜已然起不了任何作用。倒不如见机行事,她的手慢慢的抚向自己的小腹,好似那里真的已经孕育了一个新的小生命。蒋阮看着自己的手,温暖的感觉传来,她的目光也逐渐开始变得柔和。

????若这里真的有了个孩子,她就算拼尽一切代价,也会保护他不受伤害。只是那孩子到底是什么样呢?是男孩还是女孩,是长得若萧韶还是随她?蒋阮的心中有些复杂,那是混合着期待和担忧交杂在一起的特殊感情,而最后,期待终是战胜了担忧。她张了张嘴,对着那个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的小生命无声的道:“你陪着娘,娘也陪着你。”

????……。

????蒋阮的这边状况自然是传不到京城中心急如焚的众人耳中。这几日但凡是和锦英王府沾点关系的人都上来慰问了一番。将军府中李氏已经急的病倒在床,赵光也是恨不得将整个京城掀翻过来开,将军府的几个儿子和小少爷也都各自发挥自己的能力去寻人,可惜都是无功而返。便是大大咧咧的关良翰,也来了锦英王府几日,想要劝慰劝慰萧韶。

????“老三,你也别太伤心了。”关良翰拍了拍萧韶的肩,他是个粗人,不懂得怎么劝慰,挠了挠头,只憋出了一句:“你看弟妹也不是好欺负的人,当初但凡和她做过对的,最后有哪个落得个好下场?说不定这一次也在她的算计之中,那背后的主被人坑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关良翰本是无心之说,一边的齐风听了却几乎是心中一跳,若非知道此事十分机密,蒋阮和萧韶不可能告诉关良翰,几乎要以为关良翰也得知了真相了。他看了一眼沉默的萧韶,心中叹了口气,萧韶的想法他如何不懂。知道要相信蒋阮的能力,可说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再怎么相信,心中总还是不得不担忧的。

????莫聪却是四下里看了看,奇怪道:“怎么不见五哥?”

????“他在给三嫂的两个丫头查看伤势。”齐风道:“那两个丫鬟伤的很重,险些救不回来。夏五这几日都在忙此事。”

????“对两个丫鬟下手都如此狠毒……。”莫聪猛地住了嘴,剩下的“不知道会怎么对三嫂”这句话愣是在看见萧韶的脸色之后咽了下去。

????却说这一头,莫聪正又看了看露珠的伤势,替她把过脉,将她的手放回被子里,安慰了露珠几句,这才走出门。一出门就瞧见外头锦二正等在门口,见莫聪出来,焦急道:“她的伤势如何了?”

????“已经好了许多。”莫聪道:“前几日比较重,好在露珠姑娘性情坚忍,身子底子也不错,伤口恢复的很好,眼下看来,是没什么大碍的了。剩下几日只要按时敷药和喝药,加上细心调养,身子只会慢慢好起来。只是这段时间,切勿做什么重活。”

????锦二又连连称是,莫聪抬脚就要走,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你进去与她敷药吧,今日那两个给她敷药的丫鬟去连翘姑娘那里做针灸了,一时半会儿也忙不过来,你是练武之人,力道拿捏的也好,既然与她又是要成为夫妻,也不必在意许多。”

????莫聪一来平日里深居简出,对于外头的事情并不怎么上心,所以还真不知道露珠和锦二因为廖梦而生出的嫌隙。二来嘛,身负岐黄之术的人,对这些从来都是看的很轻的,肌肤之亲并不怎么在意,只要心中自洁就好。

????说完这句话,莫聪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径自就提着药箱往连翘的屋子里走去了。锦二愣了半晌才回过神。

????屋里,露珠正背对着外面朝里躺着,这些日子她都躺在床上,并不怎么担心自己的伤势,反而对于蒋阮的失踪耿耿于怀。她始终记得,若不是当时自己受伤,蒋阮要天竺过来保护自己,也许蒋阮便不会被掳走。露珠心中满满都是自责,想着当时倒不如自己死了好了,蒋阮被那些穷凶极恶的人掳走,会有什么后果,露珠根本不敢往下想。萧韶并没有责怪她,反而让夏青给她疗伤,越是这样,露珠心中就越是负罪感,有时候想着,若是蒋阮真的有什么不测,自己便也跟着去了,好歹也是全了一段主仆之间的缘分。

????这样胡思乱想着,冷不防听到背后有人推门的声音。露珠也没多在意,想着也到了敷药的时候,定是那敷药的几个小丫鬟过来敷药了,是以也并没有回头。

????只听那脚步声到了床边,露珠才开口道:“今日也辛苦你了,不必做什么准备,直接敷药就好。”

????却说那脚步声顿了顿,露珠感到床榻往下沉了沉,应当是人坐在了床榻边缘,她换了个趴的姿势,方便更加容易上药。紧接着,便感到背上一凉,衣裳被人掀开了。露珠有些不适应这凉意,正觉得今日这姑娘怎么都不说话有些奇怪,莫非是出什么事了?就觉得有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伤疤。

????那双手和平日里敷药姑娘柔嫩的手不同,修长又带了些微微的粗粝,似是常年习武而带出的茧子,这是一双男人的手,露珠一惊,猛地回过头来,瞪着面前的人。

????锦二就坐在她面前,见她如此动作有些着急,忙按住她的肩膀低喝道:“别动,小心伤口!”

????“你怎么来了?”露珠又羞又气,羞得是这人不声不响就突然来了,还看了她的身子,气的是……。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我来给你敷药。”锦二拿起一边的药膏,轻声道:“连翘要针灸,敷药的丫鬟过去了,由我代劳。你别动,牵扯了伤口,小心吃疼。”

????原来只是个来代替敷药的,露珠说不清心中是失望还是怎么的,有些恼怒与自己的想法,便也不顾背上的伤,一下子坐起身来将锦二往外推:“我不要你给我敷药,你出去!”

????然而动作究竟是大了些,真的牵扯到了伤口,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露珠“嘶”的一声倒抽一口凉气,几乎要倒了。锦二吓了一跳,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按在怀里,虽然动作极快却极其小心的不碰到露珠的伤口,语气有些心疼道:“小心,伤口还没好,莫要弄伤自己。”

????露珠心中一酸,即便是在与锦二最好的时候,这人都喜欢欺负她看她生气的模样,何时这么温柔过,可如今这温柔看起来却更似讽刺。她冷笑一声:“锦二,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样欺负我很好玩吗?”

????廖梦那事情,露珠根本就未曾放在心上,因为那只是一种手段,她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世上的人追求毫无瑕疵的感情,可哪里就那么多毫无瑕疵的感情了?若是事事都要耿耿于怀,人生岂不是活得很累。可她是没放在心上,锦二却是放在了心上,他都没有表示出什么要重归于好的意思。露珠一直想要给他时间,大抵锦衣卫对自己都是很严苛的,可还没等到那个时间,就出了这事。

????“露珠。”锦二见她情绪陡然间激动起来,再也顾不得别的,将她按在怀中,一手压着她的手埋在自己胸前,有些急促的道:“对不起,露珠是我不好,是我太过懦弱,我以为自己配不上你了,我不知道如何面对你。我以为再等一等,再等些时日就好,却没有想到,老天爷从来都不给人时日等的。你那一日鲜血淋漓的回来,我……我好似整个人都不似自己了,我好怕失去你,我当日便想,若是你不在了,我这一生,都不会好了。”他的唇贴在露珠的额头上,带着陌生的炙热:“还好,你还在,你怎样都没关系,若是你生气,我便一直等,等到你原谅我的那一日,露珠,对不起,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若是生气,只管打我骂我,千万别伤了自己的身子。”

????锦二的一番话笨拙而小心翼翼,哪里还有平日里半分花言巧语的信口拈来,怕是在少年时期也没有过的嘴笨,此刻全都展现在露珠面前。锦二知道,若是被自己的同僚看到自己这副笨拙的模样,怕是要笑个三年五载,可他全都不在乎了。因为此时此刻说的话,全都是他的心声。

????那一日看着露珠被鲜血淋漓的抬回来,天竺只说她挨了刀,那血流的令他触目惊心,而夏青面上严肃的神色也让锦二登时便觉得手脚冰凉。他就站在露珠的屋外,看着夏青进去忙活了好几个时辰,那几个时辰里他什么都没有想过,只想着,若是露珠出了什么事,他要怎么办?

????人一生大抵会遇到无数人,这其中喜欢的人不在少数,而喜欢的人恰好又喜欢自己便少之又少,两情相悦最后能走到最后的又有多少了?白头偕老这个词,说起来容易,做到未免也太难了。而人世间可能遇到多少挫折,为何不珍惜现在?

????锦二说不出自己此刻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露珠还在,还好好的活着,这或许就是上天待他最大的幸运和仁慈了。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很傻,那些所谓的外物和脸面,那些毫无理由的愧疚和胆怯,其实都不值一提,有什么事情比两个人更重要?

????露珠闭了闭眼,若是往常,她听到这番话一定十分感动,可是眼下。她慢慢的推开锦二的怀抱,用力将眼里的泪水逼了回去,她道:“你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处?现在我们之间,已然不可能了。”

????“为什么?”锦二急切的看着她:“你若是生气,没关系,我并不指望你现在立刻原谅我,我……”

????“与你无关。”露珠定了定神,道:“你是黄家少爷,便是跟了姑爷,也是自由身,我却是个没有脱奴籍的丫鬟,身份不匹配。况且……。”她有些难过:“我的身上还有那样一道可怕的疤痕。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姑娘,我们始终是不合适的,大约也是今生无缘罢了。”

????对于未出阁的女子来说,身上有疤痕是不能容忍的事情。便是已经出阁的姑娘,身上有了疤痕,也足以能成为失宠的理由了。即便是疤痕在背部,也足以视同毁容。谁愿意看着原本光洁如玉的皮肤上出现一道丑陋的疤痕?况且露珠这一刀本就极深,伤口愈合之后,必然会留下疤,这是夏青亲口说的。金陵圣手都如此说了,便意味着根本没有转转圜的余地。

????锦二没有想到露珠耿耿于怀的竟是这件事情,他愣了一下,好似这才突然明白过来,突然哈哈大笑,露珠微微一怔,有些恼怒的看着他。锦二咳了咳,才摸了摸她的头发:“傻姑娘,我才不介意这些。”

????露珠摇头:“你现在虽然不介意,总归有一日会介意的。我不想你日后后悔,那样两个人都没脸……”即便是外表再坚强的姑娘,再对于自己心爱的男人的时候,总是怯懦而不自信,希望自己能好一点,再好一点,能以最棒最美的模样去迎接心上人。这本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近情情怯,就是这个道理。

????“我不会后悔,”锦二收起面上的笑,看着露珠认真道:“我知道我这个人看起来不可靠,总是惹你生气,又爱欺负你。可是露珠,从小到大,你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姑娘,我不知道怎么说,可是每日看着你生气,欺负你的时候,我才能觉得,你才会注意到我,才会与我说话。”大名鼎鼎的游戏青楼的花花公子,某天遇到一个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姑娘,更让人着急的是他发觉自己还喜欢上了这个姑娘,自然是只能用一些幼稚的方法来吸引她的注意。他道:“可是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相貌。相貌总有一日会老去,再如何美丽,都抵不过时间的流逝。莫要说这疤痕是在你背上,便是在你脸上,你在我心中都是最美的姑娘。至于你说的门当户对,如今我们的确是不怎么合适?要不,我也向主子求个恩典,把我收为王府的奴才?”

????露珠本听到前面是十分感动的,待听到最后一句时,却是忍不住惊愕起来。立刻抬起头来看向锦二:“你疯了?”映入眼帘的却是锦二的坏笑,登时便又明白他在唬自己,怒道:“你又骗我!”

????“小心!”锦二扶住她的肩膀:“莫要扯上了伤口,我来与你敷药,你若是要打我,等会便来打就是,等敷了药身子好了,日后我每日都到你屋里让你打个痛快。”

????这人又开始油嘴滑舌了,只是这一次,露珠却是没有与他抬杠,只是默默地转过身子,她的脸上还带着些微红,嘴里小声嘟囔道:“登徒子。”只是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锦二因为怕失去她而感到心中恐惧,她又何尝不是?在生死关头的一刹那,过去种种皆是从眼前划过,那些恩怨和计较,突然就不那么重要了。因为失去过才懂得珍惜,而生命本就是一件值得珍惜的事情。那些琐事,便顺其自然吧。

????……

????宫中,每个人都面色沉肃的坐着自己的事情,就连平日里最为开朗的小太监们也暗自苦着脸,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生怕就触了哪位主子的霉头。

????自从皇帝病倒之后,宫中的事情就事事不顺,风波接二连三,先是李公公死了,现在锦英王妃也失踪了。虽然锦英王妃是萧家的人,可出嫁前好歹也是上了皇家玉蝶封了郡主的,又最是得懿德太后的欢喜,此次蒋阮失踪,将军府的人隔三差五就来宫中与懿德太后商量此事,懿德太后也是怒不可遏,也派了人马去追查蒋阮的下落,可惜都是无功而返。想到此处,小太监又是一阵头疼。

????往前走了几步,恰好正瞧见陈公公在前面甩着拂尘吩咐几个太监做事,瞧见他,问道:“去哪儿去啊?”

????“御膳房给修仪娘娘熬得药膳。”小太监扬起一个笑脸,有些讨好的对面前的陈公公道。所以说人的际遇实在是可遇不可求,半个月前,这位陈公公还是一个与他一般无二的小太监,在宫中最是没有地位。嘴笨又眼拙,老是出差错,若非是背后有李公公这个靠山,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结果李公公死了,这小陈子却借势升天,因着对李公公的孝义被人看在眼里,竟是直接被现在管事的董修仪升了大总管。懿德太后也没有异议,说不嫉妒是假的,不过小太监心里也清楚,如今这人也得罪不得,唯有讨好。想着想着心中便又是叹了一口气,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皇上如今病重,李公公又死了,换了个陈公公,不知道会不会连这大锦朝的储君也一并换了……。

????正想着,便听见陈公公略显尖细的声音传来:“去吧。”

????小太监忙擦了把汗,提着东西就往董修仪的寝殿走去。待到了董修仪的寝殿里,却并未瞧见人,只有几个宫女。小太监笑着迎上去问道:“姐姐,修仪娘娘不在?”

????“娘娘出去了。”那宫女瞧见小太监手里的食篮,顺手接了过来:“是药膳吧,回头与娘娘说就是,你回去吧。”

????小太监闻言便有些怏怏的,这差事可是他好容易从人手里争取过来的,还花了自己一根银簪子,为的就是在董修仪面前露露脸面。要知道如今后宫中管事的便只有这个董修仪了,若是得了董修仪的另眼相看,说不定就有机会往上爬了。不过眼下却是不可能了。小太监心中失望,面上却还是热情的笑着,与那宫女又说了几句话,这才走了。

????此刻的董盈儿,却在宫中的一处长廊中,周围只有她的一个贴身丫鬟。如今她今非昔比,因着全权料理皇帝的事情,穆惜柔又根本不管事,这后宫中若是没有懿德太后,她便几乎可以只手遮天了。此刻她衣饰华丽,妆容精致,可她的心思根本不在搅弄后宫之事上,她的目的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她来这里,只是为了等一个人。

????不过片刻,便见长廊另一头匆匆走来一人,那人形色匆匆,至了眼前,董盈儿微微一笑,这才迎了上去,道了一声:“好久不见,蒋将军。”

????那人一顿,停下脚步,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在回忆这人究竟是谁,便是这一眼,立刻就刺痛了董盈儿的心,竟原来,在这人心中,自己什么都不是,什么痕迹都未曾留下么?

????她咬着唇,蒋信之却是好似想起了起来,点了一下头道:“董修仪。”

????他的语气克制而有礼,却更深的刺疼了董盈儿的心。她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这个自己早就魂牵梦萦的男人。比起当初来,他显得更加成熟英俊,那种儒雅与刚毅极好的混在一起,显出一种别样的魅力来。这和皇帝,那个已经老得可以做她父亲的男人,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年轻和张力。董盈儿发现,即使隔了这么久,再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她那颗如死水一般的心,还是会为了他而跳动。

????“你还记得我吗?”她微笑着矜持道:“当初我与阮妹妹很要好的。”

????蒋信之有些疑惑,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自然看出来董盈儿看他的目光有些奇怪,而此刻董盈儿这么说,没来由的就令他有些反感。蒋阮是个什么样的人蒋信之清楚的很,虽然表面上瞧着人冷清,事实上待人好的就会真的待人好。那林自香和赵瑾都是蒋阮的朋友,蒋阮也会提起,有时候会帮着暗地里提点一些事情,可对于这个董盈儿,蒋阮却是没有提过。对于自己妹妹的决定,蒋信之从来都不曾怀疑过,所以董盈儿这个说法,立刻就让他心中有些不喜。况且对于董盈儿,他的确是没什么印象。所以蒋信之闻言。,只是淡淡道:“哦,是在下记忆浅薄了。”

????董盈儿心中一痛,蒋信之怎么能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这种话,这样的话与她来说,不就是承认心中根本记不起她的说法么?他为何就要这样给自己难堪。董盈儿心中汹涌复杂的感情一齐浇上心头,她知道今日蒋信之进宫来与懿德太后商量蒋阮被掳走的事情,所以故意在这条路上等着他。她想要让蒋信之看到她,不要像当年一样忽视她。

????可如她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娘娘,宫中人人畏惧而尊敬,可为什么这个男人还是一样的忽视她?为什么?是因为……。那个女人吗?

????董盈儿强自压抑住心中的案情,努力不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扭曲而狰狞,她道:“听说蒋将军……要与赵家小姐成亲了?”

????------题外话------

????明天再写一章就请假写大结局啦~好高兴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