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地二百五十三章 生死未卜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屋里,琦曼一手支着下巴,正看着面前棋盘上的棋子,黑白棋子在纵横交错的棋路上看似杂乱无章的摆放,琦曼却也看的津津有味。在大锦朝的这么多年,她学会了锦朝许多人的习性,譬如下棋这一项,修身养性。这无疑是一个很好地法子,以至于在尚书府那么多年,她竟也一点漏洞也没有出。

????可是今日,却又有些不同。

????门外突然走进一人,那人走的大踏步如风,连门也未曾敲一敲,动作粗鲁无比,看着倒是有些赌气一般的鲁莽。琦曼抬眼来,从外走来的男人一身灰袍一直拖到脚边,脸上没有了平日里带的面具,半张脸凹凸不平,配着那双诡异的青眼看上去被别样的丑陋。

????那是元川。

????琦曼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并不因此而感到诧异,甚至还微微笑了一下,道:“原来你长成这个样子,难怪要戴着面具。”

????她的语气平和,却好似从来都带着一种尖锐的嘲讽,让人听着便觉得心中不舒服。可元川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只是一步步走上前来,声音冷冷道:“圣女死了。”

????“哦。”琦曼伸手捻起一枚棋子,思忖片刻才落了下去,只道:“我早说过,她性情鲁莽,又被宠坏了,不知天高地厚,迟早要闯了祸事丢了性命的。”

????“她是被宣离杀了的。”元川上前一步,继续道:“你早就知道宣离会杀她,不对,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对吗?”

????“我故意的?”琦曼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淡淡道:“我为什么要故意杀她?”

????“你是前朝公主,当初南疆因你而亡,在有了圣女的情况下,你的地位大打折扣,再也不是原先可以呼风唤雨的公主。圣女与你又惯来不和,你若是想要彻底掌握南疆,圣女就是你的绊脚石,你想要除去她。”元川道:“你早就看过那封圣旨,你知道那封圣旨不对,可是你却没有告诉圣女,甚至故意放任她烧毁圣旨,因为你知道,事情被捅出来之后,圣女一定会被愤怒的宣离杀了,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元川一口气说完,便死死的盯着琦曼,那双青碧的狐狸眼中此刻全然都是怨毒,很显然,他现在恨不得面前的女人去死。他仔细的想清楚了其中的关键,发觉琦曼是最可疑的。丹真与琦曼呆在一处,丹真的所作所为琦曼怎么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为什么都不提醒丹真一下,以至于最后丹真死于宣离之手。

????琦曼闻言,却是轻轻笑了起来,她的目光从棋盘上移开,移到了元川的脸上,好似不认识一般的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元川,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不明白,丹真的性子,怎么能做出这么多的事情,甚至能和宣离交涉。原来身边还藏着个聪明的。你说的不错,此事的确是有我的一份功劳。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我并未处心积虑的这般做,不过是顺水推舟,我未曾打开过那封圣旨,也根本不知道圣旨上的内容。”

????元川不说话,面上的愤怒丝毫未退。

????“丹真烧毁圣旨的时候,我得到消息已经晚了。圣旨已经烧毁,再追究有什么意义?当日我也不知道这么多,后来真正的圣旨出来的时候,我便知宣离一定会来讨另一份圣旨,可那圣旨毁在丹真手里,宣离一定会发泄自己的怒气。丹真太猖狂了,你对她千依百顺,让她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这里是人人尊崇她的南疆,殊不知在大锦朝的人眼中,她不过是蝼蚁一样的存在。这样的性子总有一日要给南疆招来祸患,不如借宣离的手让她吃些苦头,知道些厉害也好。”琦曼叹息一声:“只是我没有想到,那封圣旨竟然是宣离的传位诏书,丹真烧了宣离的传位诏书,换了任何一个皇子,都不会放过那个人。丹真死于宣离的手,我并不意外。因为这是她必须付出的代价。”

????元川看着她,话里都是咬牙切齿的味道:“这么说,你一点错也没有?”

????“那倒不是,”琦曼微微一笑:“不过说到底,我也不过是顺水推舟,这背后的筹谋也不是出自于我的手。你既然身为她的忠仆,想来也应该清楚,这事情究竟是谁在背后做手脚了。”

????“是蒋阮。”元川咬牙道。

????“不错,”琦曼点头:“我倒有些佩服她了,从一开始落入我们手中,她就演了这么一出戏,为的就是达成现在的一切。到了如今,你且看看,不费一兵一卒,就让南疆损失了一名圣女,你说这笔账,该向我讨了吗?”

????“你……不是应该保护她的吗?”元川先是有些疑惑,随即面上便变得警惕起来:“为何还要她的性命?”琦曼和宣离既然是同盟,宣离要用蒋阮来与萧韶做交易,在这之前,必然要保证蒋阮的安全。可是方才听琦曼话里的意思,好似并不关心蒋阮的死活。她难道就不担心出了什么事情在宣离面前难以交代?

????“宣离和我可从不是什么盟友,”琦曼淡淡道:“况且我和蒋阮还有些私人恩怨,你既然不怕死,顺便也能替我解决了这个恩怨,我为何又要因此而阻拦你。不过我倒是想要问你,你怕死吗?”

????这话的意思几乎是已经**裸的明白了,蒋阮一死,宣离势必会要了元川的性命,因为元川坏了他的好事。琦曼虽然与蒋阮有恩怨,可犯不着为了蒋阮放弃自己的性命。这是一场赌博,一端是蒋阮,一端是自己的性命。琦曼认为蒋阮的筹码不够,元川却觉得够。

????元川道:“我只想替圣女报仇。”

????“既然如此,”琦曼笑了:“那就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我不会拦你的。”

????元川看着琦曼冷笑一声:“那就多谢公主了。”说罢转身离去。他对琦曼也是存了恨意的,只是不及蒋阮那么多而已,琦曼最多不过是顺水推舟了一把,可蒋阮却是整个事情的主谋。况且丹真在世的时候就想要杀了蒋阮,如今丹真不在,自己杀了蒋阮,也是替她了却一桩心愿吧。

????琦曼看着元川远去的背影,面上的笑容逐渐淡去。她方才说的话几分真的几分假的,蒋阮的确是整件事情的策划者,可她也不只是顺水推舟罢了。那圣旨早在之前她就猜到了没那么简单,并不是因为其他,而是一种直觉。好歹在尚书府她也与蒋阮打过很长时间的交道,蒋阮这个人,越是有事情瞒着,外表看上去越是无懈可击。可是被掳走本就是一件反常的事情,琦曼猜到蒋阮一定是有什么计划,或许那圣旨也有什么蹊跷,她什么都没说,因为她也想要丹真的命。

????只有丹真死了,南疆国日后的皇族才只有她一个名正言顺的公主,只有她才能做到高贵不可侵犯的皇家人。

????至于蒋阮,琦曼缓缓扬起唇角,为什么希望她死呢,大概是因为,如果蒋阮死了,那个女人的儿子,也会感到撕心裂肺的痛苦吧。她可知道萧韶对自己的王妃可是疼爱有加,痛失所爱这件事情,她就是要报复洪熙太子和向小园,要他们的儿子也尝一尝这其中的滋味。

????琦曼没有注意到,屋里弯着腰扫地的哑巴婢子朝着地下的面孔有一瞬间的凝滞,随即便又恢复了平日里略显痴傻懦弱的神情,端着脏污的水退出了屋里。

????蒋阮坐在榻上,将袖中的安胎丸藏好,这些日子哑婢送来不少这样的安胎丸,因为并不引人注目,倒是方便藏匿。她也逐渐开始确定,哑婢的确是对她没有坏心思,这些日子一直帮她打着掩护,以备不被别人知道。蒋阮的身子已经有了好几个月,渐渐开始显怀的厉害,就是这样明显的举动之下她都未曾被发现怀了身子,足以可见哑婢和她配合的天衣无缝。哑婢也有意识地往蒋阮的饭菜中添一些补身子的东西,只是做的比较隐蔽罢了。

????她方整好袖子,就瞧见哑婢端着一盆清水进来,随即便掩上门,作势要替她擦脸。蒋阮倚着最里面的榻上,即使从窗外看过去,哑婢与蒋阮贴的很近,也没人看的到哑婢张开的嘴。每次哑婢有什么话要同蒋阮说的时候,都是利用的这种方法。

????“元川要杀你。”哑婢贴着蒋阮的耳朵,声音十分清浅:“琦曼也默认了。”

????蒋阮微微一怔,随即道:“意料之中。”看上去元川对南疆圣女的感情本就不同寻常,事后只要一找出自己是背后谋划之人,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只是竟然琦曼也默认了,倒让蒋阮有些诧异,她以为宣离和琦曼的盟约已经十分牢固了,现在看来也不尽然。或许换一种说法,琦曼要踏平整个大锦朝,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要报当年的仇,而当年她最恨的无非是向小园,萧韶是向小园的儿子,任何可以给萧韶添堵的事情她都愿意做的。

????蒋阮心中沉吟,琦曼那些隐忍厉害的手段让人总是忽略了她的身份,觉得她是一名心狠手辣的南疆人,有极强的大局观,可却偏偏忘了她还是一个女人,女人在面对感情之事上,总是会失了几分理智的。

????“你现在很危险,我要怎么帮你?”哑婢问道。

????“不必担心,最差的莫过于告诉外头那些侍卫们,元川要杀我这件事。那些侍卫都是宣离的人,奉命来保护我的安全。若是知道元川有心害我,势必会拼命保护我。”宣离还会想要拿蒋阮来与萧韶做交易,这样有价值的筹码,自然不会被元川毁了去。所以这些人都是宣离派来保护她的安全的,若是元川真的有什么动静,自然可以借助这些侍卫的力量。

????“最差的办法?”哑婢似乎有些明白了蒋阮的意思,仔细一想,却又不甚明白,就问道:“那你打算用这种最差的办法吗?”

????蒋阮微微一笑:“自然不是。这种方法虽然可以一时保得了我的安全,却不能保证一世。况且我的身子越发显怀,再在这里呆下去迟早有一日会被他们发现。以宣离的性子,无疑是又加大了筹码,更何况我怕他做出什么对孩子不利的事情。这件事情上,我不能赌。”

????“那你的意思是?”哑婢有些不解。

????“那些侍卫和元川的目的截然相反,我要利用他们的矛盾,找到合适的机会趁乱逃走。宣离很快就要动手了,一旦他开始动手,就会将我拿出去做筹码,那以后元川想要再杀我就难于上青天,是以他一定会在这两日就动手。到那个时候,你便这样做……。”她附耳过来,在哑婢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哑婢听完后,有些震惊的看着蒋阮:“这太冒险了,你……若是失败了怎么办?你可要想想,如今你肚子里还有个孩子……。”

????“正因我肚子里有个孩子,”蒋阮蹙眉看着她,语气也严肃起来:“元川此人狡猾无比,我这肚子总算是有一日会瞒不住的,元川对我恨之入骨,本就是抱了同归于尽的心思,一旦知道了我怀了孩子,只会想出更恶毒的招数。我一人面对他并不惧怕,可我要保护我的孩子。方才告诉你的计划,虽然也危险,可总比呆在元川眼皮下安全得多。这件事,成则我幸,败则我命。我不能让元川知道我怀了身子,你明白吗?”

????哑婢看着蒋阮,这些日子以来,她见过这女子沉静着运筹帷幄的时候,不费一兵一卒就让南疆人自相残杀,让那个高高在上的圣女死于宣离之手。她的确是强大的女人,可是此刻提起腹中的骨肉,面上流露的担忧却是不加掩饰。但是说起计划时候的决绝又让每个人都能感到她心中的坚决。

????女人会因为变成母亲而脆弱,也会因为变成母亲而强大。哑婢道:“我明白了,我会帮你的。不过也请你记住你我的约定,事成之后,一定要杀了宣离。”

????蒋阮颔首。

????这厢话刚说完,门外头就有人进来了,不是别人,正是元川。哑婢背对着元川,有些不安的抬眼看了蒋阮一眼,蒋阮垂眸,示意她放心,赶快离开。元川总归不会在现在动手的,外头都是宣离的人,他便是要动手,也一定会在将宣离的人引开才动手。

????哑婢便很快收拾好帕子和香胰子,端着水盆退了出去。元川慢慢的走上前,在蒋阮面前停下脚步,皮笑肉不笑道:“王妃,好久不见,到看上去丰腴了些,果真是心情不错。”

????蒋阮抬眼看着面前的男子,他已经摘下了面具。这面具从前对他十分重要,因为总是时时刻刻戴在脸上,如今连面具也摘了下来,是真的无所谓了么?还是生无可恋。

????蒋阮收回目光,微微一笑:“修生养性罢了。”怀了身子之后身体越见丰腴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小腹能用宽大的衣裳来遮住,脸上却是遮不了。好在蒋阮从前身子就偏瘦,如今也就几个月,还不是特别明显,看上去也不过是丰润了些,并不怎么过分。

????元川又是冷笑一声,语气中充满怨毒:“王妃为何而高兴,因为自己的诡计得逞,害死了圣女吗?”

????“圣女是我杀害的吗?”蒋阮微微偏头,似乎在仔细思考:“让我想一想,我最多不过是隐瞒了圣旨的消息,给你们传递了错误的消息,可没有想到要你们圣女的命啊。你们圣女死了,是我害死的吗?”

????“巧舌如簧。”元川好似听到了笑话,他的体态有些僵硬,沟壑纵横的脸上因为面目的愤怒而显得分外诡异,偏生那红唇还要向上勾起,乍一眼看上去倒像是索命的恶鬼来了:“你以为这样就能掩盖你杀人的事实?这根本就是你计划好的,你以为杀了圣女,还能全身而退?你以为你的夫君会来救你?不会了,你等不到那一天。”

????蒋阮轻笑一声:“使者大人,你不必来恐吓我,这一生我最不缺少的就是被恐吓,比起被恐吓,我倒比较期待你拿出什么实际的行动来。当然,我所要说的并不是这个,其实我有些奇怪,我虽然算计了你们圣女,可到底这件事不是没有转圜余地的。亲手杀了她的不是宣离吗?你为何找到的仇人却是我而不是他?为什么要我偿命而不是宣离偿命?是因为你知道自己的能力抗衡不过宣离吗?你口口声声说待你们圣女忠诚无比,可是连替她报仇也要挑三拣四,一旦遇到了超乎自己能力的仇人,便不去理会?你认为,你这样做不是在惺惺作态?你的忠诚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因为你连替她报仇的勇气都没有。”

????元川愣了一下,他虽然一开始就告诉自己,蒋阮这个女人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可是当她说出来的时候,他竟不由自主的从心里认同。他没有办法杀了宣离,宣离周围有武功高强的侍卫,琦曼也不会容许。所以明知道是宣离亲手杀了丹真他也没办法做出什么。蒋阮这句话就是一记闷锤,击打在了他一直不敢面对的事实。他是个懦弱的胆小鬼,连替丹真报仇的勇气都没有。

????元川只觉得心脉俱裂,一种极大的对自己的厌弃感袭上心头,甚至想着不如就能这样随着丹真去了好了。不过片刻后,他便从这样的情绪中回过神来,他的目光落在面前笑盈盈的蒋阮身上,心中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她竟然想要让他生了自我厌弃的心思,她在引导他的想法,她是个玩弄人心的高手,她太可怕了。一时间,元川的脑中只有对于这个女人的惊疑。

????他定了定神,才道:“你以为这样说我便能将所有的仇恨移到宣离身上去?你以为我就会自己厌弃自己?你不过是胡说八道,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你的错!就是宣离出的杀手,也是因为中了你的计!一切都是你算计好的,你才是真正的凶手。要偿命,第一个就是你!”

????蒋阮耸了耸肩:“真可惜啊。”她没有说可惜的是什么,可元川心中却心知肚明,她在可惜自己方才那一番引导的话最终还是被元川识破了。元川心中愤怒无比,可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动手,外头都是宣离的人,这样的话反而会打草惊蛇。

????他又上下打量了蒋阮一番,目光在蒋阮略显丰腴的脸上停滞了一瞬,阴测测抛下一句:“但愿你能一直这么好运。”转身走了。

????待元川走后,蒋阮才蹙起眉,双手抚上自己的小腹,紧紧抿着唇,从来含笑的脸上竟也是带了几分沉肃。没有时间了。

????……

????这一夜,寺庙中的一角突然燃起冲天火光,一个女声突然叫了起来:“元川,你想做什么,来人!”

????那声音并不陌生,正是锦英王妃蒋阮的声音,冲天的火光拔地而起,本就是木做的寺庙,几乎是立刻就席卷了半壁,而最令人诡异的是,蒋阮门口守着的侍卫竟然全无动静,好似死了一般,这还是门口剩下的几个寺庙中掩护的人听到了声音,却被熊熊燃烧的烈火惊呆了。那黑夜里却是有一灰衣人跑来,惊疑不定的看着面前燃烧的火焰。这人正是元川,他的确是打打算今日动手,可谁知道才想法子弄倒门口那些侍卫,这边就起了大火,元川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想到,这必然是蒋阮的一个阴谋。

????方才有女子在其中高声喊叫,自然是蒋阮无疑,蒋阮身在这屋里当中,自然是没有存活的机会,元川看着面前的火光。那火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燃烧起来的,几乎要将整间屋子吞没下去,蒋阮所在的这一间屋本就偏僻的很,若非今日他本就打算了半夜动手,只怕是这地方被烧成灰烬也无人知道。

????那女子的惨叫声还不断从其中传来,元川听得清清楚楚,蒋阮是不可能逃出去的了。可元川心中却生出了一种古怪的猜想,这么长时间的交手以来,他从未从蒋阮手上讨过好处,这难不成又是蒋阮的一个计谋?蒋阮怎么会甘心死在这场大火中,是的。每次看上去毫无生路的绝境,她都可以绝处逢生,便是这场看上去再无可能退路的大火,未必就不是她故意做出来的计谋。心中一旦有了这个想法,元川的怀疑就越来越盛,这大火再旺又如何?他一定要亲眼看见蒋阮死在里面才甘心,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没有确认蒋阮的死亡,他怎么都不能放下心来。

????元川一旦这样想,便狠了狠心,即便是熊熊烈火,也毫不顾忌的往里闯去。那外头还忙着灭火的部下见此情景都是吃了一惊,纷纷的劝阻不可。可元川哪里就听的进去,他如今是一心想要蒋阮的性命,本就存了必死之心,哪里在乎是大火还是什么地方,只要蒋阮死了,赔了他这条命都甘心情愿。

????元川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火海,方一进去,便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焦灼感,热气直往脸上熏。火苗到处都是蔓延成一片,他每往里走一步,便可以感觉到头发和皮肤被多烧焦一分,皮肉的焦味钻进他的耳朵,元川却毫不在意继续往里走。这屋里一旦被火烧着了,根本分不清原来的地方,哪里是哪里都看不明白,只听得屋里深处蒋阮嘤嘤的哭泣声,他便循着那声音往里走去。

????元川一点也不害怕自己也葬送进了火海。只要看着蒋阮死掉,他同归于尽又有何妨?只是想着蒋阮怎么在这屋中如此里面的地方,难不成她当时都没有想过往外逃跑?元川心中一个激灵,脚步越发的快了起来,越往里面走,火势越大,元川的手上都被烧出了燎泡,他也全然不管。终于,在一处角落中,看到了蜷缩在墙壁的蒋阮。

????蒋阮还在嘤嘤的哭泣,元川心中松了口气,面色狰狞的笑道:“蒋阮,你现在就下地狱给圣女偿命吧!”

????他话说完,蒋阮还是毫无察觉一般的嘤嘤哭泣着,元川一怔,心中猛地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蒋阮怎么会一直哭泣,这个女人的眼泪比石头还要稀少,这样……不对!他猛地上前,也不顾横在自己面前沾火的横梁,一把抓住蒋阮的手,将她整个人拖到眼前。

????“蒋阮”穿着平日里穿的衣裳,嘤嘤哭泣,脸上被火熏得发黑,可还是能分辨得出五官,那不是蒋阮,分明是哑婢!

????“上当了!”元川大叫不好,没顾得上哑婢为何会说话,又为何要帮助蒋阮这件事情,他心中此刻只有懊恼,原来这一切都是蒋阮布好的局。借助他的手将外头的侍卫放倒,然后一把火烧了屋子,哑婢在其中哭嚎,大家都知道哑婢是个哑巴不会说话,便会打定主意这其中一定是蒋阮。要是他不怀疑不走进看,哑婢牺牲自己,所有人以为这具遗骸是蒋阮的,帮助蒋阮逃离。要是他怀疑走进看……。哑婢突然一跃而起,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紧紧不放,面上露出的微笑诡异无比:“没想到你竟然也会进来,正好,也是我赚到了,你既然要她陪你下地狱,不如你陪我一起下地狱吧!”

????这就是她的目的,只要元川进来,就把元川一起拉起来同归于尽,这样外面的人不知道里面的情形,也不会知道蒋阮是假的。真正的蒋阮已经逃了出去!好毒的心思!

????元川冷笑道:“你是萧韶的人?”

????“错,”哑婢也笑:“我与宣离有不共戴天之仇,你既然是他的盟友,又是南疆的蛮狗,我必报仇雪恨!”她说完双手抱得更紧,一大块燃烧的木头掉了下来,火星溅了元川一身。

????便是在这个时候,四处的火势已经很大了,这房子也快塌了。元川看上去情势险峻,可他的表情却越发狰狞,他本就是要蒋阮的命,可蒋阮如今正可能逃出生天,他如何甘心,就是死也不甘心!

????元川冷笑一声,觉得手足一紧,发现哑婢竟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扣子,将自己的胳膊与他的胳膊套在一起。哑婢在这里呆了许久,吸了不少烟尘,此刻本就是奄奄一息,这一番动作已然用尽了全部力气。

????元川残忍的一笑:“既然如此,我送你一程!”他当机立断的从腰中抽出一把锯齿形的弯刀,一刀就斩断了哑婢的手臂,那刀锋处不知道是涂了什么东西,竟有许多细小的虫卵一般的东西迅速爬了出来,顺着哑婢的断臂处爬了进去。

????“这蛊虫也是珍贵的很,便宜你了。好好享受吧。”元川也伤的不轻,他脚步虚浮,浑身上下都被烧的淌着血脓,立刻就往外走。哑婢惨叫一声,捂着自己的断臂,比那断臂更痛苦的是,无数蛊虫开始今日她的体内,那感觉犹如万蚁蚀心,实在是非常人难以忍受。

????火海中响起哑婢的惨叫的声音,她想,其实蒋阮并没有让她做这些,只让她能撑住一点时间就好,是她自己甘愿这么做的,她想要为蒋阮多争取一些时间,帮助蒋阮就是帮助她自己。就算此刻感到到了巨大的痛苦她也不后悔,只要能报仇。

????元川从火海中鲜血淋漓的出现时,外头的人都吓了一跳。他的衣服已经烧成了焦炭,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处处都是淌着暗黄色的液体,发出一股皮肉焦灼的味道,闻着就令人作呕。他本就丑陋的脸上此刻更是被烧毁了一大部分皮肤,那些粉红色的皮肤裸露在外,十足的恐怖。便是平日里的那些部下都忍不住倒退一步。

????琦曼站在众人之中,淡淡的看着元川,道:“如何?”

????元川冷笑一声,屋子外头的侍卫们还没醒,他下了十足的料,没想到坑的却是自己。若是此刻这些人没有被药晕,要抓住潜逃的蒋阮应该不是难事。他阴沉无比的往外走去:“她跑了,现在,追!”

????……。

????山涧原野中,漆黑的山路看不到一点火光,蒋阮骑着马跑得飞快,她不能点上火把,否则会招来元川的人,哑婢如今是何情况她也不知道,原先是让哑婢跟她一起走的,可哑婢说留下来还要报仇。如今劝不动,只能随她去了。不知道哑婢能瞒住元川多久,元川是个聪明人,应该很快就会追来。

????蒋阮心中很焦急,她没有想到这地方竟然距离京城如此之远,又是如此荒芜,方圆几里荒无人烟,根本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肚子的孩子不知道能不能承受这样剧烈的颠簸,她可是吧哑婢给的安胎丸一股脑的吃了许多,只愿能平安抵过今日。

????可这地方毕竟是不熟悉的地方,蒋阮自己也不知道走的是哪里,正想着继续往前奔去,却听到身后有嘈杂的声音,她转头一看,发现有大片火光正在接近,为首的人骑在马上,不是元川又是谁?

????追过来了!

????她心中一紧,元川竟然追的如此之快,或许是因为他们没有顾忌可以打火把?蒋阮再也不顾不得顾忌自己的身子,从袖中抽出匕首想也没想的就朝身下的马屁股上一插,马儿吃痛,撒开蹄子狂奔起来。这样一来,倒是暂且拉开了同元川他们的人的距离。

????这匹马本就是蒋阮在马厩里选的最好的,跑的也挺快,只是这样剧烈的颠簸之下,蒋阮的小腹便开始隐隐生疼了。她心中暗道一声不好,立刻伸手覆住自己的小腹,企图让肚里的孩子安静一点,可是那痛楚却越发扩大,随着马儿跑的越快,她就越是痛苦。

????元川紧随其后,自然也就发觉蒋阮姿势的古怪,他看了一会儿,心中突然浮起一个念头,不由得就想起那段日子为何蒋阮要养一只白狗,那狗吃的很多却瘦得很,又想起蒋阮日渐丰腴的脸,心中几乎要确定了。他兴奋大叫道:“抓着她,她怀着身子!她跑不快!”

????蒋阮心中一跳,暗道糟了,竟被元川发现了,如此一来,就更不能被元川抓住。元川恨她如此之深,怕是抓到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杀了她的孩子,她心中一横,跑的越发快了起来。却,可是蒋阮却忽略了,这山野之地黑灯瞎火行走本就艰难,这般没头没脑的冲撞,本就极其危险。她一心想要往外逃,急于摆脱元川,却没有想到元川却是故意将她逼上了一条绝路。

????断壁就在眼前,高耸入云,白日里还能欣赏到的好风光,夜里却是一片黑暗,掩饰了底下千丈,蒋阮根本看不清,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近前的,只感到身子猛地一轻,身下的马儿长嘶一声,便同自己一起坠入无边的深渊。

????耳边恍惚传来元川狰狞的狂笑和勒马的声音:“我早说了,要送你一程!”

????------题外话------

????请假一周写大结局咯(*^__^*)~大家一周后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