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二章 不过尔尔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东街今日分外热闹,只因知府要审一桩案子,说是下放到庄子上的小姐杀了庄子上的丫鬟,扔进枯井中,证人却是庄子管事的儿子。此事人证物证俱在,人们多是议论杀人的小姐心肠歹毒,不知那丫鬟哪里得罪了小姐。也有说小姐自降身份,居然对待一个丫鬟尚且如此计较,不惜要了人命,不知是哪家小姐这样狂妄。

????衙门之上,最中央的位子上此刻坐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一身湖绿色绣锦纹丝绸长袍,腰间玉带因包不住肥胖的身材有些紧张,此人白白胖胖,拇指上戴着个镶金的玉扳指,正是此地知府钱万里。

????最中央位子的左侧,坐着的人却不像钱万里般富贵,相反,衣裳的料子极其简朴,甚至算得上粗糙,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寒酸味儿,与这富贵满堂的大堂格格不入。

????钱万里却对这位衣着简陋的客人十分恭敬,甚至说得上是谄媚,他吩咐手下人给对方倒上一杯热茶,端起一个笑容来:“王大人,此次案子,您看…”

????王大人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热道:“你审吧,我看着就是。”

????“是,是。”钱万里悄悄从怀中掏出一方帕子擦了擦汗,又看了一眼底下人,一拍惊堂木:“带犯人上来!”

????蒋阮被李密带出牢房时,淑芬不安的抓着她的手:“不会有什么事吧?”

????“无事。”蒋阮拍了拍她的手:“我父亲来接我了,记住我的话,不用担心,很快就无事了。”

????淑芬这才松开手,李密有些怜悯的看了蒋阮一眼,事实上,根本不是蒋阮的父亲来接她,也没有人为她求情。今日不过是审案而已,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蒋阮,而能为蒋阮说上话的人一个都没有。即使他自己想要帮忙,也是有心无力,况且身为办案人,他也要避嫌。李密心中叹了口气,只道蒋阮这次是在劫难逃,这个罪名却是背定了的。想到蒋阮日后悲惨的境地,李密的态度却是温和了许多。

????公堂之上,蒋阮被带上来的时候,围在堂厅外头看热闹的人群却是有些惊奇,远以为有胆子杀人的小姐必然是凶神恶煞,粗俗鄙陋的一个泼妇,毕竟相由心生。谁知带上来的却是一个美丽的小姑娘,眉目间安然温柔,哪里有半分恐怖的模样。人们都是容易相信自己的眼光,一时间却不相信蒋阮是杀人的主谋了。

????钱万里也是心中称奇,没想到这正主儿却是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如此一来,倒显得他不怜香惜玉了。不过…他看了一眼旁边位子上的人,咳了一下,一拍惊堂木,大喝一声:“大胆犯人,还不跪下!”

????蒋阮眉一低,安安静静的跪下来,这才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干净秀气的小脸,疑惑的问:“不知大人,民女犯了何罪?”

????她眉目宛然,声音又极其轻柔动听,一时间竟如一幅美妙的图画一般,一举一动都让人不由自主的欣赏。说话的语气又十分不解,好似真的不明所以,周围又是一片哗然,起初笃定的人群中渐渐有了动摇的声音。

????钱万里皱了皱眉,一拍惊堂木:“肃静!犯人蒋阮,杀害丫鬟春莺,并将其抛尸枯井,人证物证俱在,看你如何抵赖!”说罢朝外头一喝:“带人证!”

????旁边位子上的王大人眼中闪过一丝不满,这样的审案方法,简直就如强取豪夺一般,几乎不给人说话的计划,强硬又粗鲁,倒像是急急忙忙就给犯人安上一个罪名,迫不及待要定人的罪似的。

????“人证”很快就被带了上来,陈昭今日换了一身白色衣裳,收拾的极为干净,上了堂便冲钱万里行了一礼。

????钱万里问:“陈昭,你可是亲眼所见蒋阮杀人?”

????“回大人的话,正是。”陈昭答道,看了一眼蒋阮:“我亲眼所见蒋小姐杀害了春莺,并将她拖进井里。”

????人群中又是一阵议论,这样确凿的证据,看上去确实是蒋阮杀了人没错。

????蒋阮抬头看向陈昭:“我有几个问题,大人可否允许我问问他?”

????钱万里看了看一旁的王大人,王大人摆了摆手,钱万里这才道:“问吧。”

????蒋阮微微一笑:“谢谢大人,我想问陈昭,你是见着我杀人了吗?”

????“是。”陈昭道:“当时我在屋外,亲眼见着小姐在屋里杀了春莺。”

????“陈昭,且不说你一个外男如何不经通报便能随意进我的院子,你既然见了我杀人,却不进来阻挠,反而看着我杀人抛尸,你这算不算助纣为虐,若我真要获罪,你是不是也该领罚?”

????陈昭一愣,下意识道:“不、不是,我看到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那么,”蒋阮淡淡道:“你是说你看到春莺的时候她已经是个死人了,她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死的,你为什么就确定是我杀了她?你只是看到了一具尸体,并没有看到我杀人不是吗?”

????陈昭反应过来,立刻摇头:“不,当时只有你与她在,况且你的动作也是在杀人没错。”

????钱万里紧张的握紧了帕子,脸色不太好。只听蒋阮又道:“好吧,就算你见了我杀人,照你说的,当时我身边没有他人,可我如今只有十岁,春莺却已经十八,我个头不及春莺胸前,又是怎么扛着春莺的尸体走了那样长一段路,将她扔进枯井里的,你能否说的更清楚一些。”

????“你、你拖着她。”陈昭有些结巴,脑门上隐隐冒出汗珠。

????“说谎,”蒋阮摇摇头:“陈昭,说谎之前或许你应该先想一想,我与春莺身子差距太大,更没有那样大的力气,春莺比我个头大力气又大,反应更是敏捷,我怎么可能拿刀扎进她的心窝?”

????“什么刀?她是被掐死的!”陈昭大吼起来。

????蒋阮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哦,是吗?仵作还没有验尸,你怎么知道她是被掐死的,你不是说,你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是个死人了吗?”

????陈昭冷汗涔涔,钱万里也跟着面白如纸,漏洞百出的证词,人群中早已明了,蒋阮若无其事的把玩着自己的发尖:“大人,还要再审下去吗?”

????------题外话------

????软软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亲爱滴们请多多支持,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