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五章 最终目的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此话一出,满座人俱是倒吸一口凉气。

????“此话怎讲?”王御史问。

????连翘便将那日蒋阮是怎么被陈昭言语调戏,又是如何被逼着跌入池水中说了一遍。说到蒋阮卧病在床却药柴都舍不得买时,连翘已经是声音哽咽:“大伙儿也给评评理,便是普通人家的儿女,受这份苦楚的怕也只是少数。下人有如此大的胆子谋夺人命,实在是太过猖狂!”

????这话说的不假,害人的事情常有,下人虐待主子做到这份上的还是头一遭。张兰在人群中早已晕了过去,不少人开始朝她身上吐口水,张兰身边的几个小丫头也不敢上去帮忙,只怕犯了众怒。

????钱万里已经不做声了,事情越牵扯越大,这其中的水却不是他能趟的了,便将此事全权交给王御史看着办,他只要落在一旁看戏就好。

????王御史道:“蒋阮,你这丫鬟所说,可是真的?”

????“一字不差。”蒋阮淡淡道:“只是我的想法与连翘却有些不一样。”

????“何事?”王御史抬眼看着她。

????“兰嬷嬷无论如何都不过只是一个庄子上的管事,谁给她这么大的权力来虐待我?便是她虐待,这庄子上上下下也有几百口人,为何我生活维艰时,无一人来帮助,似乎不约而同不将我当主子一般。我认为,兰嬷嬷是家生子,全家都在庄子上干活,是不会有这样大的胆子来虐待我。除非背后另有其人授意。”

????王御史眼光闪了闪:“何人?”

????蒋阮摇了摇头:“这就是衙门该管的事情了,我也不知。”

????堵在门口的人群又是一阵议论,也觉得蒋阮说的十分有道理,只是这么一个知书达理的小姑娘,谁会狠得下来心去这般虐待?

????王御史点头:“你所说的事实,本官会一一查明,只是本官也有一事不明,你身为庄子上的小姐,怎么会被庄子上的下人欺凌至此,你的家人为何不管?这其中若是有其他隐情委屈,本官也会有一并同你做主。”

????这就是要为蒋阮做主到底的意思了,人群纷纷猜测起这位衣着简陋的大人身份来,要知道能有这样大的口气为人做主,想来本事也该是不低的。,

????蒋阮却是轻轻摇了摇头:“只是恶奴欺主,我的家人…只是不知道罢了。”

????“你莫非当本官是傻子?”王御史突然高声道:“这庄子既然是你府上的庄子,想来与你府上的距离也不远,不远的距离怎么会连一星半点的消息都得不到?难道你要说这庄子上上下下的奴才都起了背主之心?那本官更要好好查查!”

????“大人,”蒋阮提高了声音,眉目间隐隐有愤然之色:“请勿妄自揣测,我乃兵书尚书蒋公嫡长女,我父亲公正不阿,对我体贴入微,只是被欺瞒的深了而已!”

????此话一出,甫座皆惊!

????人群中发出一阵哄想,议论声顿时充满了整个公堂。没想到这个落难的连平民都比不上的小姐,竟然是兵书尚书的嫡女。蒋阮如今仕途得意,如日中天,看着是个公正不阿的人,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却在庄子上任人欺凌。大家看向蒋阮的目光充满同情与怜悯,此刻蒋阮的一番话,已然没有人相信了。大家只会认为这是可怜的高门小姐为了维护自己父亲的名声,硬是吞下委屈,替父亲遮掩的举动。

????这一来,便又不少人赞叹起蒋阮的举动来。此番举动既孝且贤,生父如此冷落尚且不计较,反而急急忙忙的维护自己家人名声,放在成年人身上尚且不容易做到,难为她只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女孩,这是何等的高义啊。

????与蒋阮的高义形成反差的,却是蒋权的名声。兵书尚书的名声极好,上至朝廷下至百姓,无不称其刚生公平,廉洁公正。只是如今看来,对自己的嫡长女尚且如此冷落,放任下人欺主至此,后院如此混乱,想必官场上也不见得多清白。

????蒋阮却似乎有些难以忍受周围人同情的目光似的,微微低下头,露出洁白的后颈,仿佛一只被折断了翅膀的天鹅,姿态柔弱,却又要拼死护住自己的骄傲。乌黑的发丝遮住了她的一侧侧脸,只能露出精致的下颔角。那苍白的唇因紧紧咬着显出的一点血色,更有一种清冷的艳丽。

????无人看到她长睫下掩住的眸光中那一抹讥笑。

????家丑不可外扬,她自然不会主动外扬,但是让一件事情说出去的办法有很多种,人们的猜测就是一种。蒋权,早已该撕掉那一层伪君子的名声。上一世他将自己送进牢狱,落一个大义灭亲的美名,今生,就让他看看灭掉自己的亲人,又能落得一个怎样的下场!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做了狼心狗肺的事情,还能流芳百世,今日她就借这悠悠众口,将蒋家中的肮脏丑陋暴露人前!

????争吵的声音太大,王御史一拍惊堂木:“肃静!”待安静下来,他才看着蒋阮道:“你在庄子上几年,蒋尚书不曾来接过你?”

????“父亲公务繁忙,”蒋阮抬起头,又迅速撇过头去:“为人子女,当替父母分忧,我不愿给他添麻烦。”

????此话一出,周围又是议论声起。蒋阮如今对蒋权表现的越宽容,人们就对蒋权越厌恶。亲生女儿住在府上又有什么可麻烦的。

????王御史皱了皱眉:“听说你在庄子上呆了五年,本官问你,五年前,你为何来庄子?”

????“生母病亡,蒋阮要为母亲守孝。”她的声音娓娓动听,听得周围的人不胜唏嘘。只道难怪这小女孩要被放到庄子上了,生母不在,继母想必是个恶毒的,才会这般折磨。那蒋尚书真是个人面兽心的,居然这般宠妾灭妻。

????蒋尚书一拍惊堂木:“锦朝律令,守孝三年期满,如今你早已过了守孝期,不必滞留,本官替你做主,立即回府!”

????蒋阮一愣,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真的吗?”

????她上挑的眼角盈满欢喜的情绪,一时间如振翅的蝴蝶,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她是真的欢喜,因为饶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终于达到了最终的目的——回府!

????------题外话------

????大家有木有看《烽火佳人》,茶茶很喜欢里面的周霆琛,可惜他是男二号…太虐太虐啦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