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二章 府中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木箱翻倒在地,上好的黄梨木还散发着淡淡清香,从里面倾斜而出的全是一卷卷书籍,书籍保存的极好,显然主人十分爱护。

????大家小姐出门带着书籍并不意外,意外的是除了书籍外,竟再也没有其他的行李了。蒋府众人脸色各有千秋,唯有蒋阮如常道:“连翘,愣着做什么。”

????像是这才明白过来,蒋素素才笑道:“大姐姐可真是爱看书,满满一箱子都是书,看着可真教人羡慕,我前儿个央父亲给我捎本庄琴诗集,父亲没找到,大姐姐这里倒是有了。”她说的天真烂漫,仿佛真的是为了一本书耿耿于怀的小女孩儿。

????蒋阮微微一笑:“不过是一本书罢了,你我既然是姐妹,等会儿我便让露珠包了书给你送去。这箱书都是母亲留下来的东西,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护的完好。”

????人群从她只言片语中不难猜出,既然用了“拼命”二字,再看蒋府嫡女除了一身旧衣外再无别的行李,想必这几年日子过得也清苦,趁火打劫的事情大家也都明白,难得她小小年纪便这般孝心,倒是护着亡母留下的遗物,只是那些钱财,恐怕都被洗劫一空。

????夏研含笑着看着她,拢在袖中的手指微微一缩,面上却更加心疼起来:“知道你是个爱看书的孩子,回头正好和素儿一起,你们姐妹倒是意趣相投。”

????蒋阮拨了拨额前的碎发,轻轻道:“我与妹妹血浓于水,自然志趣相投。”若不是志趣相投,又怎么会看上一个男人?若不是志趣相投,在蒋府嫡女这个位置上,又怎么会不死不休?

????连翘与白芷两人很快收拾好散落在地的书籍,率先帮着抬回了蒋府。夏研张罗着回府,蒋府大门一关,围观的人渐渐散了。

????跨入蒋府朱色大门的一刻,露珠扶着蒋阮的手:“姑娘慢些,别摔着了。”

????蒋阮一步一步走的极稳,脸上笑意肃杀,心中若狂风呼啸,娘,大哥,沛儿,你们看,我回来了!

????腾出来的院子尚且在收拾,夏研便先将蒋阮领进大厅,几位姨娘还在厅里等着她。蒋素素一路倒是开心不已,直与蒋阮说些家中趣事,远远看去,真如琴声姐妹一般融洽。

????待进了大厅,果如夏研所说,几位姨娘已经先到了,俱是站的有礼。为首的一位年纪稍长的穿茶色直身袄裙的妇人朝蒋阮和气的笑了笑:“大小姐。”蒋阮目光扫在她身上,这便是蒋家大姨娘了,当初赵眉有了身子后为蒋权提的通房丫鬟,可惜并不得宠,也未有孕,在府里却是个摆设一般的人。

????蒋阮也微微一笑回礼,蒋俪走到一名穿桃色小袄配绣牡丹花枝长裙的妇人身边,撒娇道:“姨娘。”那妇人生的也算美丽,一双柳眉扬的略高,声音也高,笑道:“哟,这不是大小姐吗,我说今日夫人让我们来是做什么,原来是大小姐从庄子上回来了啊。”

????蒋阮不理会她刻薄的话语,二姨娘是吏部尚书的庶女,权当是官场上的笼络了,因着吏部尚书的面子,二姨娘在府中也算得宠,生的蒋俪与夏研走的极近,自小便与蒋阮不对付。当初赵眉还在世的时候,便没少吃二姨娘的亏。

????蒋阮的目光落在孤零零站在一边的女孩子,这是三姨娘生的蒋丹,三姨娘生下蒋丹后便去世了,赵眉在的时候,蒋丹便是养在赵眉身边,后来赵眉去世,蒋丹也不知去向。蒋阮还记得上一世她入宫的时候蒋丹还未出嫁,后来便也没了蒋丹的消息。只记得在府里的时候,蒋丹似乎不爱说话,沉默寡言的模样。

????最后一位女子生的比另外几名姨娘都要年轻许多,蒋阮也记得她,这年轻女子也很是有本事,上一世后来差点到了与夏研分庭抗礼的地步。名叫红缨,是烟花之地的清倌,本被蒋权买回来准备送给上级做礼物,后来却不知怎么的自己留了姨娘。上一世她全心全意依赖夏研,在对待红缨的态度上也十分厌恶,如今再看到这局面,却是乐意不过的了。

????红缨果如印象中一般,生的楚楚动人,偏生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烟花之地的风尘气,反而看着玲珑剔透,如水晶一般通透的人儿,难怪并不偏好女色的蒋权也会对她刮目相看,如此冰清玉洁的解语花,谁又不喜欢?

????诚然,一屋子的莺莺燕燕,或逢场作戏或一时新鲜,蒋权真正宠爱的,还是夏研一人,她手段高超,再有丈夫的宠爱,想要不在蒋家站稳脚跟也是难得很。夏研育有一男一女,就是蒋素素和蒋超。夏研解释:“老爷今日带着超儿去王大人府上了,阮儿恐得晚上才见得着他们。”难怪大厅中并没有看到蒋超的身影。蒋权一心想要将蒋超带入仕途,时时将她带入同僚家中,从小便亲自教导,与对蒋信之的冷淡大相径庭。

????一想到大哥,蒋阮的目光微微刺痛,不自觉的握紧袖中双拳,心中深深吸了口气,才轻笑道:“不必为我做这些,我本是蒋府上的人,回家便如普通的回家罢了。”

????周围人听闻她的话都是一静,蒋素素笑起来:“大姐姐说的没错,只是大姐姐如今刚刚回府,这几年府里也变化了不少,不如等会让嬷嬷们与大姐姐细细说来,免得大姐姐也不认识路了。”

????蒋俪也嘻嘻笑起来:“就怕大姐姐习惯了那有意思的山路,再走咱们蒋府的道路时,有些不习惯呢。”

????蒋阮微微一笑:“怎么会?”

????怎么会呢,蒋府的一草一木,早已随着上一世的血泪深深埋入她的心肠,这里的每一人每一处地方,都会时时存在与她的噩梦里。每当她从前世的噩梦中惊醒,梦中的每一幅场景都在提醒她,蒋府,是怎样的一个地狱。

????她在这里种下了一颗复仇的种子,如今种子入土,就等着慢慢破芽。

????------题外话------

????感谢18636188997亲的花花~么么么~祸妃收到的第一朵花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