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三章 阮居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楣清院是从前赵眉住的院子里,里头的一草一木都是赵眉精心打理的。里头朝向好,风水先生也来看过,福荫齐全,赵眉去世后,阮居便改成了妍华苑,蒋素素母女居住其中。

????给蒋阮带路的王婆子是夏研身边的人,一双精明的三角眼不住打量蒋阮三人,嘴里也没落下:“大姑娘不知道,如今院子里添了新人,二姑娘年纪大了,也分了独立的院子去,如今屋子吃紧,大姑娘的屋子还是夫人特意吩咐下来的,不知大姑娘喜不喜欢。”

????露珠一路走一路四处张望,因着是新带进府的丫鬟,周围下人只当她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丫头,对蒋府感到稀奇。

????待走到一处院子时,王婆子才笑道:“就是这儿了。”

????蒋阮打量了一下周围,院子不算大,不过她身边没什么下人,倒是绰绰有余了。里头清扫的也算干净,推门走进去,屋子干净整洁,沿用的家具一应俱全,比之庄子上不知好了多少倍去。

????连翘和白芷见状,才松了口气,帮着将行李安置下来。王婆子见蒋阮站在屋中若有所思,凑上前笑道:“这院子虽说偏了些,好在清净,四姑娘的院子离这也不远,得空的时候,大姑娘也能找个伴儿,不会没趣儿。”

????蒋丹?蒋阮微微一笑:“这院子我瞧着不错,替我谢过母亲了,不过既然是我住的院子,我也想将院子的名字改一改,劳烦嬷嬷代我向母亲通传一声。”

????王婆子笑着应了,蒋阮复又走出屋子,来到院子前门,院门外上头挂着一块匾,上书三个大字:“浮萍院。”

????好一个浮萍院!夏研确实能读懂人心,三个普普通通的字,若是放在上一世,定教她黯然神伤许久,不过如今这浮萍院,倒是该另换个名字了。

????晚上王婆子又过来了一趟,一来是是传夏研的话,院子给了她名字便随着她改就是,二来就是蒋权和蒋超今日回的晚了些,不在一起用饭,让她自己吃些便罢了。

????嫡女回府,父亲却连面都不愿意见一面,可想而知其中有多冷淡凉薄了。听闻王婆子的话,白芷和连翘都是心冷了半截,如今蒋府里与蒋阮最亲的人便是蒋权,可蒋权如今这样打脸,蒋阮日后的日子想必比想象中更难。

????白芷和连翘各自想着心事,露珠却站在写字的蒋阮身边,颇有些开心的道:“姑娘字写的真好看。”

????雪白的宣纸上笔走龙蛇般的两个大字:阮居。当真是气势斐然,人都说见字如见人,那字迹笔锋圆滑,偏又在其中透出一股隐隐的锋利。仿佛将心中的郁气隐藏于平静的外表下,乍一看上善若水,其实处处杀机。

????“你识得字?”蒋阮问露珠。

????露珠摇头:“不识字,不过奴婢知道,姑娘这字就是好。”

????蒋阮失笑。大锦朝曾经的第一才女夏研,轻而易举便答应了换下院子的名字,瞧着大度的很,实则想看她的笑话。她想要换掉那块匾上的字,刚回府却又无一文银子,只得自己写了,可是自她五岁起便入了庄子,庄子上无人教识字写字,所有人都认为她早已成了大字不识一个的草包,若真的能写出来,却不知是如何殆笑大方了。

????露珠疑惑道:“姑娘在庄子上也不曾习字识字,是怎么学会的?”

????怎么学会的?蒋阮目光落在面前的宣纸上,上一世她也是这般被夏研教成了一个草包美人,习得都是弹琴跳舞,以至于大锦朝中百姓只要一提起她来,都会鄙夷道:那个草包美人啊,只会如下等歌姬般的技艺,比她那个才情绝艳的妹妹可差多了。自被送入宫中后,宫中舞技琴艺高超的女子数不胜数,要想得宠,她被迫接受了许多魔鬼一般的训练,而其中习字这一项,却是八皇子亲自教导的。

????当初在漫天花雨下,他就是这般教她持笔,在雪白的宣纸上写下:玲珑筛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这样缠绵的话语。谁能想到,那又不过是一场戏呢?

????如今看来,却该感谢八皇子了,八皇子的字迹大锦朝当数风流,他总说她的字偏柔,不够硬气,是以最后才会命丧黄泉,如今她的字迹仍是圆滑柔润,却不知他能不能看出其中的杀机来了。

????蒋阮笑了笑,将宣纸从桌案上提起来吹了吹,交给露珠:“裱起来装到院门上去吧。”

????白芷和连翘瞧着也笑了:“阮居,真是好名字,姑娘字写的这样好,若是大少爷能看到就好了。”说罢才明白过来自己说错话了,有些不安的看了蒋阮一眼。

????蒋阮目光一顿,当初赵眉去世后,她被送到庄子上去,蒋信之在祠堂跪了一天一夜,最后都没能令蒋权改变主意。蒋信之一怒之下便投身军营,走之前叮咛她,一定要衣锦归乡,让所有人都不敢欺负了她去。

????在那些痛苦不堪的日子里,蒋信之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直到后来在庄子上的某一天,蒋府传来音讯,却说是蒋信之战死沙场,尸骨无存。

????她突然想到,上一世死讯传来的时候,似乎是两年后的事情了,如今还在两年前,事情是否还有转机?想到这里,蒋阮突然激动起来,若是蒋信之还活着,在这世上她便不是孤零零的一人。只是…。怎么才能知道蒋信之是否还活着?又该怎么扭转他的命运?

????连翘见蒋阮紧紧皱着眉头,神色莫辨,担忧道:“姑娘?”

????“连翘,当初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卧病在床,不知晓外头的事情,只知道大哥在祠堂跪了一天一夜,后来大哥便向我告别。你与白芷都在外头,我问你们,可知道大哥投了哪位军爷的名下?”

????连翘一愣,与白芷面面相觑,摇头道:“这个,大少爷没说,奴婢也不知道,不过奴婢记的很清楚,当时边境胡人滋事,陈家军和关将军都在招新兵,却不知是哪一家了。”

????------题外话------

????感谢kinkicoco亲的花花~么么哒╭(╯3╰)╮茶茶祝大家元旦快乐!新的一年万事如意~心想事成!照例打劫收藏和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