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四章 我回来了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蒋府的第一日,便在平静表象中的暗流汹涌中度过了。第二日天气极好,连翘与白芷一大早便去打听蒋信之的事情。因着露珠对蒋府中的过去一无所知,去了也帮不上忙,索性便留在蒋阮身边,打理阮居周围的事情。

????日光透过花窗将屋子照的满满当当,露珠一边坐在门口做绣活,一边笑道:“到了京里天气才好,日头都要舒服些,晒得人稳稳当当。”

????蒋阮不置可否,阮居的院子已是十分偏僻,日头晒得地方不多,比起从前的楣清苑差得多,楣清苑的日光才叫丽色十足,当初赵眉还健在的时候,她趴在赵眉的膝头看蒋信之练剑,槐花纷纷扬扬的落下来,那画面才叫一个美。如今物是人非,赵眉早已命归黄泉,蒋信之生死不明,世上骨肉至亲的人,只剩了她孤苦伶仃的一个。

????蒋阮将垂在眼前的一缕头发别在耳后,重新看起手中的书来。却在这时,白芷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低声道:“姑娘,不好了,连翘与妍华苑的人闹起来了。”

????“怎么回事?”蒋阮皱了皱眉:“连翘性子虽急,但是个识颜色的,怎么会第一天就闹起来?”

????露珠也放下手中绣活,看向白芷。

????白芷顿了顿,有些迟疑的看了蒋阮一眼,才艰难道:“奴婢与连翘回府的时候,瞧见妍华苑的人正在教训下人,起初我们并未留意,后来连翘见着了那人的脸…。是,是周嬷嬷。”

????“奶娘?”蒋阮惊讶道。周嬷嬷是蒋信之与蒋阮的奶娘,是赵眉当初从娘家带过来的人,赵眉去世的那段时间,府里说周嬷嬷见主子已去,恳求离府养老,从此便再没了音讯。上一世,蒋阮也再也没见过周嬷嬷,如今白芷却说,周嬷嬷仍在蒋府?

????露珠也是个聪明的,敏感的从两人对话中察觉到周嬷嬷此人的重要,便道:“连翘姐为何与她们闹起来,莫非那个周嬷嬷被欺负的很惨?”

????白芷对上蒋阮锐利的目光,这才艰难开口道:“周嬷嬷她…。失明了,奴婢与连翘看见她的时候,她在倒夜香,妍华苑的人说她将夜香洒在夫人准备见郡王妃要穿的新衣裳上,要惩罚她,逼着周嬷嬷吃下恭桶里的东西。”

????蒋阮双眸一眯,全身陡然散发出一股怒意。饶是从未与周嬷嬷见过面的露珠也忍不住捂住嘴,气愤道:“这也欺人太甚了。”

????蒋阮紧紧皱着眉,眼里是喷薄的怒火,好一个妍华苑,好一个夏研!想必上一世的时候,周嬷嬷也是这样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接受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但是她却对其痛苦一无所知。如今周嬷嬷重新出现在白芷与连翘的眼前,恐怕也是夏研刻意的安排。让她看到周嬷嬷在蒋府里生不如死的活着,利用周嬷嬷来打击她。这是羞辱,还是试探?

????“姑娘,连翘是个暴脾气,瞧着便与妍华苑的人理论起来,妍华苑的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们人多势众,奴婢看再这样下去,连翘恐怕要吃亏,这才回头来找姑娘。姑娘可有什么办法?妍华苑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露珠,去取我的衣服来。”蒋阮合上桌上的书,站起身来。

????“姑娘可是要去救连翘姐姐?”露珠一边麻利的给蒋阮递过外裳,一边道:“要不要通知老爷?”

????“不必了。”蒋阮冷冷道:“等他到了,我连连翘都保不住。”

????白芷一惊:“姑娘可是要和妍华苑的人对上?”

????“别人都欺负到门前来了,难不成要做缩头乌龟?”蒋阮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她既然来挑衅,不迎头上怎么行?”夏研,与你的第一次交锋,我比你还要期待。

????三人快速收拾好,跟着白芷到了妍华苑门口的花园中。远远便看到一群丫鬟围着中间两人,一人瘫倒在地,另一人护在地上人的身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古怪的味儿,两只恭桶在不远处放着,其中一只已然倾斜在地。

????瞧见蒋阮三人,周围的丫鬟并未动弹,直到连翘叫了一声:“姑娘。”为首的一名丫鬟才转过头,状似不经意的开口道:“大姑娘怎么来了,这些下等人的地方莫要污了您的眼,大姑娘还是快些离开吧。”

????这丫鬟蒋阮认得,正是夏研身边的大丫鬟琳琅吗,上一世蒋阮不明白,夏研如此温柔知礼,怎么会有一个刻薄尖酸的贴身丫鬟,如今却明白,其实琳琅才是夏研真正的模样,夏研不能说的话,便通过琳琅的嘴全部说出来。比如现在,对蒋阮的奚落。

????蒋阮微微一笑:“你说的有道理,所以你快些离开吧,莫要污了我的眼。”

????琳琅一愣,瞧见蒋阮疑惑道:“怎么,难道你不是下等人吗?”

????她语气温和,言辞却犀利,表情含笑,上扬的媚眼却似冷刀,琳琅竟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蒋阮叹息一声:“原来琳琅认为,丫鬟是上等人,所以才这般打杀其他奴婢。”

????“奴婢没有,”琳琅有些慌,蒋阮这话就是说她奴大欺主了,蒋府里她在夏研面前虽得宠,奴大欺主四个字却是她不能承担的:“大姑娘,奴婢真的没有。”

????蒋阮轻轻一笑,也不理她,转头去瞧连翘。

????连翘被几个丫鬟围在中间,衣裳有些凌乱,想来刚才争执激烈,再看她脸上有个清晰的巴掌印,蒋阮脸色便是一沉,再看其中一个丫鬟脸上巴掌印亦是栩栩如生,连翘倒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

????连翘身上倒在地上的人,自蒋阮来了后便一言不发,只垂着头一动不动,仿佛一尊没有生气的雕塑。只看得见满头花白的乱发,和薄的如纸一般的寒衣。

????蒋阮伸出手,放在地上人的肩上,手刚刚覆上去的一瞬间,敏感的感觉到对方狠狠一颤。

????连翘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蒋阮看着低垂着头的妇人,温柔开口道:“奶娘,别怕,我是阿阮,我回来了。”

????------题外话------

????我回来更文了,你回来收藏了吗哈哈哈,元旦节大家有没有很开心?开心的话就请给茶茶留言或者是收藏好嘛,打滚求包养,感谢liuyan666亲的花花~╭(╯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