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八章 做衣裳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蒋老夫人从来信佛,听闻蒋阮说完,道:“大丫头说的没错,蒋府也不是从不讲情面的,在你眼皮子底下被人剜了一双眼睛,说到底还是你这个管家夫人的不是。既然只是一个下人,放到大丫头院子里也无妨,好歹也是她的人,随她处置了便是。”

????蒋阮一笑:“谢谢祖母。”

????夏研愣了愣,很快便笑道:“既然娘这么说,我也不好再多事,只阮娘将她接进院子里,要她做什么,也是安排倒夜香?”

????蒋阮失笑:“母亲多虑,周嬷嬷如今是阮居的人,便是仍照着原先的份例做个伺候的嬷嬷就是。”

????夏研目光闪了闪:“阮娘,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身边伺候的嬷嬷瞎了眼,被外头瞧着可不好。”

????“有何不可?”蒋阮道:“这世上可不是事事便看外表。”

????“好了。”蒋老夫人似是不耐,道:“大丫头如今还小,不需要什么面子里子,下人用着舒心就好。现在操心还早了点。”她瞧了瞧蒋阮的模样,蹙起眉头:“过几日沈侍郎家夫人做寿,邀蒋府几位姑娘一同前去,你这个做母亲的整日也别只顾着院子里的事,早些给大丫头添置些新衣裳才是正经,瞧瞧大丫头如今穿的是什么样子?教别人看见了,指不定说我们蒋府苛待嫡女。”

????蒋阮自回府便位换过衣裳,依旧是一身墨绿色弹菱旧夹袄,虽说她容貌明艳,将陈旧的衣裳也穿出几分颜色来,在蒋素素面前一比较,立刻高下立见。蒋素素的衣裳大多喜欢白色,装饰也极简单,一眼看上去便是一个朴素清丽的模样,可细细一瞧,用着的衣料无一不是昂贵的绸缎,上头的刺绣又俱是上好的针法,首饰虽不多,简单几样便是价值不菲,一眼看上去便是大户人家精心养出的好闺秀,气质脱俗。

????“阮丫头传的竟不如俪丫头,你这个做嫡母的也该上心。”蒋老夫人教训道。

????夏研惭愧道:“都是媳妇的不是,这几日阮娘要回来,媳妇大点蒋府的事情竟将这事儿给忘了,媳妇回头就让如意楼的裁缝过来给阮娘量尺寸做几件新衣,咱们蒋府的嫡女,不风风光光怎么成?”

????几句话既表明了这几日她为蒋府上上下下操劳了不少,又说了马上请裁缝,如此识大体又知错能改,蒋老夫人的面色缓和不少。又训了几句话,便称乏了,蒋阮几人便退出屋子。

????蒋素素在门口叫住蒋阮:“大姐姐不去素素院子里坐一坐吗?”

????蒋阮道:“改日吧,还有些东西不曾收拾清楚。”

????“大姐姐是不是不喜欢我?”蒋素素有些无措:“素素哪里做错了吗?”

????“怎么会?”蒋阮面色有些惊讶,语气越发柔和:“我是你的嫡长姐,你是我的妹妹,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别多心。”

????蒋素素面色滞了滞,才仰起脸道:“大姐姐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过几日去沈小姐府上,我也会好好照顾大姐姐的。”

????蒋素素走后,露珠瞧着她的背影,才道:“姑娘,二姑娘怎么感觉怪怪的?”

????“哪里怪?”蒋阮问。

????露珠想了想:“不知道,只觉得她和夫人脾气也太好了些,姑娘方才那般,若是其他人总要生气了,二姑娘和夫人却一直笑眯眯的,和气的很,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

????蒋阮微微一笑,夏研知书达理,蒋素素清丽脱俗,两人的名声就是她们的负累,注定她们为了自己那张高贵的皮囊,不会做出有**份的事情,在外人面前永远大方得体。方才她一再强调嫡长女的身份,不知蒋素素憋得可辛苦?不过到底还只是个开始罢了。

????夏研的动作也快,下午的时候,如意楼的裁缝就到了阮居。如意楼的裁缝是个年轻妇人,名唤柳如意。如意楼在京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成衣铺子,专为京里的大家小姐做衣裳,蒋家小姐的事情前段时间在京中吵得沸沸扬扬,柳如意心中也对这位蒋家小姐十分好奇。待到了阮居的时候,便看的院门口的牌匾上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阮居。当真是气势斐然,字迹又风流又潇洒,似乎是未出鞘的利剑,含着隐隐的锋利。柳如意平日里做的是大户人家的生意,对文房四宝也颇有研究,此刻见着这一幅字也忍不住心中赞叹了一声好。从来京中盛赞八皇子的字风流倜傥,她却觉得这牌匾上的字也不遑多让。

????领路的连翘见柳如意一直盯着院门口的牌匾,笑道:“这是我家姑娘写的。”

????柳如意笑道:“好字。”都说见字如见人,柳如意也对这位未曾见过面的蒋家小姐有了一丝好感。

????待进了屋后,连翘道:“姑娘,如意楼的柳姑姑到了。”

????蒋阮放下手中的书,抬眼看过来。柳如意愣了一下,饶是她到贵人府中做衣裳,这些年见过的美人不知有多少,见到蒋阮也忍不住惊了一下。

????蒋阮约是刚刚看书看得乏了,整个身子都倚在软榻里面,整个人似乎都软软的陷了下去,抬眼看来的时候带了一丝不自觉的慵懒,然而上扬的媚眼中又含着一丝还未收进去的冷厉,如一朵冷艳的月季,有种凉薄的诱惑。

????她冲柳如意微微一笑,冷艳感便瞬间消散,如同春水一般温和明媚:“柳姑姑。”

????柳如意也收起心中的惊艳,笑道:“我来为蒋姑娘做衣裳,这里有几匹缎子,蒋姑娘先选一匹吧。”

????桌上摆着的几批缎子,皆是上好的银丝锻,颜色有雨过天晴色,秋香色,蜜桃色,艳粉色,嫩黄色,皆是年轻女子喜欢的颜色。夏研特意为她选出来的几匹缎子,都是颜色跳跃鲜艳,挑不出错处来。偏偏穿上这样的衣裳,定会沦为蒋素素的陪衬,因为越是鲜艳,越显得蒋素素一身白衣飘飘若仙,高压出尘。

????蒋阮指着最中间一匹大红色的缎子,道:“就它吧。”

????------题外话------

????茶茶昨天感冒了嗓子疼的厉害,医生开的药好苦好苦,感觉失去味觉了…求收藏留言治愈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