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八章 比试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说话的人是恭亲府的容雅郡主,她容貌秀丽,性格温柔,目光若有若无的飘向青松舫上的黑衣青年。

????另一名女子附和道:“说的正是,不知今年的兔儿花灯又会落入谁手中了。”

????容雅郡主笑道:“既如此,我便先起个头,做幅画可好。”

????周围贵女俱是连声称是,婢子端上来徽墨与宣纸,容雅郡主其实也算是个有才的,当是知道今日必然比不过蒋素素去,这才另辟蹊径,画画也不过片刻时间,很快婢子便将宣纸慢慢展开来,容雅郡主搁下笔:“献丑了。”

????她这画画的是一副春梅图,雪地中有一枝树干,树干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看不出什么,偏有两只蝴蝶停留。想来当是被积雪覆盖下梅花的香气吸引而来。

????这画画工并不算得了什么,好在意境出众,构图又巧妙,画卷一展开,便博得众人啧啧称赞的声音。容雅郡主面上闪过一丝得意,又悄悄的看了一眼隔壁船舫上的黑衣青年,发现对方只低头饮茶,并未朝这边看上一眼,不由得又有些失望。

????青松舫上,五皇子支着下巴,对宣离道:“容雅郡主这幅画倒是有趣,瞧着性子也可爱的很。”这话看着莫名其妙,实则到底有了一丝试探之意。容雅郡主是恭亲王的掌上明珠,若是得了容雅郡主的青睐,恭亲王必然成为一股不可小觑的助力。

????宣离淡笑着摇头:“是么?我却觉得画幅有些浮躁。”

????五皇子眯了眯眼,意味深长道:“八弟的眼光一向高。”

????这边刚刚完,周围又陷入沉寂,往年贵女们个个都自告奋勇展示自己,因为蒋素素的原因,倒不是想争个第一,只是若能把握机会扬名,也是一笔极好的买卖。今年却因为有了八皇子与锦英王,他俩一个是不惹尘埃的皇子贵胄,一个是清冷至极的王爵公侯,本身又极为出色,贵女们似乎是害羞,竟无一人主动说话。

????蒋阮还在作壁上观,却听得身边一个娇怯怯的声音响起:“既然容雅郡主起了头,接下来我来好了。”

????说话的正是徐若曦,听闻她这番话,同桌几人除了蒋阮都露出诧异的眼光。徐若曦平日里清高孤傲,对于这些争名夺利,跳梁小丑一般的比赛是毫无兴趣的,何以今日竟会主动提出这样的建议?

????只有蒋阮目光闪过一丝了然,徐若曦此番模样,必是心中对锦英王萧韶存了爱慕。女子总希望在心上人面前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徐若曦平日里再如何清高,在喜欢的人面前总是一个普通女孩儿。想到这里,蒋阮对徐若曦倒是有了几分佩服,并非是所有的女子都有勇气在心上人面前放下架子,只愿为他一人绽放。

????徐若曦此番行为,周围的贵女们也有些吃惊,她们都是玲珑舫上的常客,往年徐若曦不曾参与,今年来的突兀,一时让人奇怪。

????容雅郡主笑容顿了顿,才道:“徐小姐想要比什么?”

????才艺并未规定,青松舫上的男子对兔儿花灯并没有什么兴趣,是以这样的比赛只在女子中进行。玲珑舫上的贵女们表演自己拿手的东西,最后只要得了青松舫上众人赞誉最多的,便是赢了。

????徐若曦脸涨得通红,颇有些不自在,却也极力维持自己冷若冰霜的表情:“既然是过节,便写个字作罢。”

????徐若曦是翰林院掌院学士的女儿,名正言顺的书香门第,自小浸淫在书本的熏陶中。字写得颇为不错,她如今年纪尚小,待婢子端上来宣纸与狼毫比,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便下笔写了起来。

????写字忌讳停顿,她写的行云流水,神情也极为专注,徐若曦本身生的也是个娇美少女,只平日里太过孤傲,教人忽略了她的五官。此刻一心一意沉浸在书写的世界中,少了那份冷硬,五官只有柔和,竟也有一种特别的柔美。

????青松舫上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倒她,一些年轻公子便道:“真是才貌双全,书香门第!”

????待徐若曦搁下笔,婢子将她写好的字展示在众人面前,只是一个简单的“福”字,偏写的大气浑圆,说不出来的古朴方正。都说见字如见人,上一世在八皇子那里吃了苦头,蒋阮如今并不信这话,但看了这一副字,她也不由得在心中赞一声好。

????字迹虽有些古板,却方正大气,一眼便是正气凛然,徐若曦倒如这字一般,是个敢爱敢恨的人。

????在座的俱是读过书的,自然明白徐若曦写的是好还是不好,都拍手赞叹。赵瑾道:“若曦的字又进步了,放眼望去,我看这京中,只有八皇子的字能与之比上一比。”

????“这是什么话?”董盈儿笑眯眯道:“咱们若曦是女子,八皇子是男子,男子与女子比,八皇子岂不是占了便宜?”

????众人又嘻嘻笑了起来,一片赞叹声中,徐若曦又悄悄看了青松舫一眼,紧接着皱起眉头,眼神黯淡起来。

????蒋阮看在眼中,果如上一世一般,锦英王便是整个大锦朝女子的梦中人,可惜萧韶却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多少芳心都错付了。

????徐若曦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的这番行为,已经让很多青松舫上的年轻公子留意到了她,只是自她回到座位后便闷闷不乐,对于那些倾慕的目光视而不见,平白辜负了许多美意。

????徐若曦过后,又有贵女笑嘻嘻的问下一个该谁,可有了容雅郡主与徐若曦的珠玉在前,谁都不愿意做后面那个令人出丑的人了。

????一片静默中,有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响起来:“二姐姐,你不是弹琴弹得极好么,不若也弹一弹,丹娘很想听你弹七弦琴。”

????蒋阮眸光微敛,朝说话的人看去,蒋丹惴惴不安的看着自己的衣角,似乎是有些害怕。可到底是说了刚才那番话。

????而坐在她身边的蒋素素,目光有些诧异的看向蒋丹,继而小脸微红:“丹娘,我哪会弹甚么七弦琴?”眸光盈盈不安,真如受惊小鹿一般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