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七章 色心不改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京中十二温柔乡,最美不过百花楼。

????百花楼在西街最繁华的的如意胡同中,修的富丽堂皇。百花楼中女子个个皆有所长,迷得京中男子乐不思蜀,说是日进千金也不为过。

????百花楼中的牡丹姑娘,又是百花楼的金字招牌。此女媚在风情,傲在骨中。因有三分胡姬血统,轮廓深邃,更是艳不可当。且行事大胆泼辣,却又好才子。种种矛盾,更加深了她的魅力。多少人一掷千金想要博美人芳心,可惜牡丹姑娘卖艺不卖身,而今夜,却是她进入百花楼三年以来,第一次卖出自己的初夜。

????百花楼此时已是人满为患,珠帘摇曳的大厅中坐满了出身贵门的公子哥儿,谁都想要做牡丹姑娘的入幕之宾。

????坐在正中间的一位绿衣公子,也不过二十出头,容颜也算俊美,只是眼底的乌青瞧着令人作呕,一看便知识纵欲过度而致。他一手摇着折扇,颇有些风流道:“牡丹姑娘怎么还不出来,叫各位一阵好等。”

????他身边站着一位妙龄女子,身着薄薄的粉色纱裙,一双玉臂端起桌上的一小盅酒,轻轻喂到绿衣公子嘴边:“牡丹姐姐正梳妆打扮,李少爷这番话可教奴家伤心,难不成就只认牡丹姐姐一人?”

????这绿衣公子正是京中宰相李栋府上的长子。李栋统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李杨不学无术,整日眠花宿柳,与李栋好色的性子学了个七成。小儿李安却是个聪明有才的,小小年纪便在仕途上大有作为。

????今夜却是李杨来百花楼,想要牡丹的初夜了。

????在离李栋不远的座位上,也有一人目光醺然。靓蓝色袄子上面此刻全是酒污,他身边跟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小厮。一边另一位娇美女郎正为他斟酒。却是喝过酒来这里的蒋超了。

????蒋超目光阴翳,将那斟酒的女子一把扯入怀中,道:“我听说,你们楼里的牡丹最爱才子?”

????那女子冷不防被他扯进怀中,正是欲作娇羞之态,不想蒋超却问了这么一句。青楼中的女子自然是懂得察言观色,虽不知如何,但看蒋超衣饰上层,应当也是富贵人家,当下不敢怠慢,软着声音道:“倒也不全是,只是牡丹姐姐挑中的人,多半都是有才学的。”她娇笑一声:“瞧公子的模样,倒是个真正的读书人,想必才高八斗,学富五车。”

????她不说还好,一说这话,蒋超面色一变,眼前又出现柳敏坐在高头大马上的悠闲姿态。登时一把将那女子推开,冷冷的端起酒喝了一口。那女子也不明白蒋超为何发火,心中骂了一句晦气,便赔着笑离开了。

????正在此时,只听得楼上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牡丹姑娘到。”

????登时,四周沸腾起来。摇扇的李杨手上动作一听,眯起眼睛朝楼上看去。

????只见一名蒙着面纱的女子出现在楼上,身穿一件墨色黄色芙蓉花交领小蜀纱凤袍,逶迤拖地印花斜裙,身披碧霞罗花素绫。堆云砌黑的长发,头绾风流别致双环望仙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扭丝蔷薇铜步摇,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玛瑙手镯,腰系留宿绦,上面挂着一个折枝花的香袋,脚上穿的是并蒂莲花绣鞋,整个人耀如春华桃羞李让。

????因她蒙着面纱,众人看不清容貌,但见那窈窕身姿,已是觉得心痒难耐,恨不得冲上前去将那面纱一把抓下。

????那女子倒是坦荡,站在二楼的小台上,倚着楼阁,突然轻笑一声,那声音若银铃一般,清脆悦耳,却又带了点野性。她伸出一双如玉般鲜嫩的手,轻轻揭下面纱。登时,露出那一张闭月羞花的脸。

????说实话,牡丹的容貌虽然生的美丽,可却也不是国色倾城,譬如蒋家的蒋素素或蒋阮,她是决计比不上的。可胜在那股异域的风情。她肤色微微偏黑,却并不显得土气。那双湛蓝的双眼仿若蓝宝石一般,轻轻一看,在场大半的男人心便被勾走了。李杨喃喃道:“此种天生尤物,若是得到必然乐不思蜀,牡丹,我要定了!”

????蒋超虽然平日里不像李杨那般好色,可骨子里到底是个男人,又喝了点酒。如今酒气上涌,牡丹又是天生尤物,心中便窜出一团火来。

????牡丹也是个高手,这京中男人个个想要玩弄她,到最后却不知是谁将谁玩弄了。她将那面纱往下轻轻一扔,顿时,男人们一窝蜂的冲上去抢夺。最后抢到的孔武有力的年轻男子将面纱放在鼻子底下轻轻一嗅,目光露出一丝痴迷。

????李杨皱了皱眉,牡丹却在楼上轻轻一笑,道:“诸位公子,牡丹就在这里,现在,开始起价吧。”

????她姿势语调大胆热泪,登时又惹得台下一阵疯狂。李杨的目光紧紧盯着她:“这样的妙人儿,不知在床上的滋味是何等**。”

????他冲身边的小厮一扬手,小厮立刻加入竞价的队伍中。

????李杨胸有成竹,这京中若说是富贵,他们李家绝对是首屈一指。他老子李栋也曾经做过这种为青楼女子竞价的事情。银子对他来说只是小事,只要能抱得美人归。

????台下的名门公子虽然多,可来青楼竞价的,大多不学无术,就算稍微有点本事的,无不是害怕家中长辈知晓,用的自己手头银子,终究畏手畏脚。而他却里子外子浑不要,反正也不怕他爹知道。说不定他爹知道了这事,改日还要自己再来一尝那绝色美人的滋味。

????李杨心中得意,竞价人起初激烈,后来也就慢慢消停下去,只因为那价格已经不是普通富贵人家能加的起。牡丹盈盈笑着,一点一点看着那银子往上加。

????到了最后,竟只有两个人在竞价。一人便是李杨身边的小厮,另一人却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

????李杨招手令小厮回到身边,瞧着价码已经到了三千两黄金,懒洋洋的伸出四个指头:“四千两。”

????五大三粗的汉子退回蒋超身后,低声道:“少爷,那家伙分明是挑衅。”

????蒋超心中郁愤难当,本来今日牡丹他就是志在必得,虽然喝的已经醉醺醺的,可隐约也清楚四千两黄金不是小数目。他根本没有这么多的银子。可听大牛所言,那人在挑衅,蒋超眼前又浮现起柳敏那高傲的带着不屑的眼神来。他咬了咬牙:“五千两!”

????此话一出,周围人皆是惊了一惊,普天下,还没有名妓一夜五千两黄金的价码。李栋哼了一声,正色打量起蒋超来,看蒋超虽然衣饰不菲,到底也比不过自己,心中笃定对方在打肿脸充胖子,毫不在意的摆一摆手:“六千两。”

????“七千两。”蒋超咬牙道。再看李杨时,只觉得那座上的人已经换了人,正是今日那策马游街,春风得意的状元郎。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比下去,一定要将他比下去。

????“八千两。”李杨怒道。

????“九千两!”蒋超摔碎了一个茶杯。

????李杨心中怒极,也看出这个人是在故意与自己作对。他道:“再加一斛明珠。”

????蒋超见他不再只叫黄金,再看看面前的酒盏,突然心中清醒了大半,九千两黄金他是无论如何也拿不出来的。不仅如此,若是蒋权知道了此事,非将他打的下不了床才可。可如今众目睽睽之下,莫非要这么灰溜溜弃权不成?此刻他已经被李杨激起了好胜心,行动总是快于理智。他仰起头,正好看见二楼牡丹朝他看来的目光。那目光浅笑盈盈,仿佛是温柔的鼓励,又像是无声的嘲讽。他心中一荡,豪气干云道:“一万两!”

????四周再无声息。

????众人都如看傻子一般的看他,蒋超却只盯着李杨看。在他眼中,李杨此刻便是那气急败坏的柳敏,偏生拿他莫可奈何。

????李杨虽说是个纨绔子弟,却深谙烟花之地的规矩。美人虽好,可一万两却也太过昂贵,一万两已经可以买好些个干净身子的年轻胡姬。想来想去,着实不划算。他心中虽然愤怒,却仍是笑道:“既然如此,那本少爷也不夺人所好,牡丹姑娘,遗憾了。”说罢拱拱手,转身而去。然而行至门边,终究意难平,阴毒了一双眸子吩咐身边小厮:“给本少爷好好查查刚才那个人!跟我抢女人,定教他后悔一辈子!”

????待李杨离开后,牡丹轻笑一声:“公子肯为牡丹一掷千金,牡丹心中实在感动。烦请公子将银票送到楼下妈妈处,再来牡丹闺房小聚。”

????银票?蒋超陡然间反应过来,再看牡丹那双温柔的蓝眸,不知怎么的,竟然出了一身冷汗。他自然知道自己再无多余的银子付牡丹,可百花楼在京中却也并非全无依仗,闹起来可怎么办。

????正在这时,他身边那个五大三粗的小厮大牛道:“我家少爷今日出门太急,未带银子。”

????此话一出,众人哄笑起来。特意来买牡丹的初夜,却没带银子,说出来岂不是笑掉大牙。

????牡丹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可是百花楼没有赊账的规矩,不若公子先将银子取来,咱们再好好清谈?”

????这话说的揶揄,蒋超心中大怒,本就喝了酒行事没有忌讳,再看牡丹那张脸充满了讽刺,登时跳起来大骂道:“不过是个做皮肉生意的"biao zi"!见钱眼开,还说爱什么才子,惺惺作态!贱人!”

????牡丹面色一变,周围顿时涌出一批带着刀棍的护卫,牡丹平日里应酬交际广,达官贵人也愿意卖她一个面子。这些侍卫一些是贵人送的,负责保护牡丹。此刻将蒋超紧紧围住,牡丹淡淡道:“看来公子似乎是来闹事的,或者是想趁着闹事赖账?百花楼对待赖账的客人都是老规矩,”她点了下下巴示意人过去:“公子是想留着左手还是右手?”

????蒋超心中一惊,立刻就要冲上去,嘴里骂骂咧咧道:“我杀了你这个贱人!”

????护卫哪里肯容他,几下将他制服在地。大牛见状惊慌道:“姑娘高抬贵手!我家少爷并非是想要赖账,请姑娘待人去京城蒋府,我家少爷是蒋尚书府上二公子,姑娘可带着少爷信物去拿银子。”

????周围人又是一阵议论,蒋尚书门风清正,没料到生的这个儿子却是这等无赖的嘴脸。众人不免又想起前几日花灯节蒋素素的传言,心道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蒋家看来也不是表面那般光明磊落。

????牡丹眼珠子一转:“既然如此,妈妈,请你带些人走蒋府一趟吧,在场诸位也请与我做个见证,这位蒋少爷在牡丹这里花一万两买了牡丹的今夜。待蒋少爷将银子送来,牡丹自然会与蒋少爷彻夜长谈的。”说罢,再也不堪蒋超一眼,拂袖而去。

????牡丹在京中虽说是一个青楼女子,可牵扯势力众广,认识许多达官贵人,多少人还要卖她一个面子。是以倒真是没将蒋超这样身份的放在眼里。

????夜里,蒋阮合上书准备休息,隐隐听到外头有哭声传来。她揉了揉额角:“这是怎么了?”

????白芷起身给她端来热水:“不知,方才就这样了,露珠已经出去打听。”

????正说着,露珠已经闪身进了屋,见蒋阮和白芷看着她,便道:“好像是百花楼的人,说二少爷欠了银子。”

????“讨银子竟讨到府上来了。”白芷难掩话中的鄙夷,对百花楼这样的地方心中终是存了一份抵触。

????“夫人与老爷吵得厉害,”露珠狡黠一笑:“夫人要拿银子赎二少爷,老爷却说没有那么多银子。夫人就哭了,与老爷吵了起来。”

????蒋阮笑笑:“夫人可真错怪他了。”蒋府里的确没有万两黄金,这府里看着富丽堂皇,说到底不过只是一个空壳。更何况前些日子为了蒋超的科考打点赵大人,蒋府中出了一大笔银子,虽说最后打了水漂,银子却是实实在在的花了出去。

????“府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做女儿的不去看看怎么行。”蒋阮站起身来:“我们也去瞧瞧。”

????露珠与周嬷嬷睡在隔壁房里,蒋阮没有叫醒她。连翘与白芷为她披上外衣和披风,刚走到院门口,便看到芙蓉扶着蒋丹也走了出来。蒋丹看见她,吓了一跳,忙给她行礼,小心翼翼的问:“大姐姐也听到了二哥的事情么?”

????蒋阮颔首:“虽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总也要去看一眼的。”

????“我也是这般想,”蒋丹害羞的低下头:“毕竟都是自家姐妹。”

????蒋阮笑着看了她一眼,不再多说。两人便起身朝大厅走去。刚一进了大厅,果然首先听到的便是夏研的哭声。蒋阮挑了挑眉,见几位姨娘都在现场,蒋俪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蒋素素脸色雪白,仔细看便能看出眼中的仓皇。

????大姨娘正小心的劝夏研:“夫人莫哭了,哭坏了身子怎么办。”

????夏研看也不看她,只紧紧抓住蒋权的胳膊,哭诉道:“老爷,那是咱们的亲生骨肉啊,您真的打算不管他了么?”

????蒋权抿着唇低头看了夏研一眼,夏研此刻发丝微乱,那双向来满含着书卷气息的脸蛋挂满泪水,更显得清丽。毕竟是真心爱的女人,蒋权一手扶起她,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想要救他,实在是府里没有这么多的银子。”

????“咱们可以去借。”夏研有些疯狂:“老爷,您不是认识许多官僚么,就借一借,不用多久,我还可以去我娘家借,老爷,超儿不能落在他们手里啊,那百花楼是什么地方,老爷!”

????“胡闹!”蒋权将手抽出来,目光重新变得冷硬:“向同僚借银子,你当我蒋府的颜面就是这样随意践踏的么?”

????“父亲,这是发生什么事了?百花楼又是什么地方?”蒋阮开口问。众人这才看到她和蒋丹来了,蒋权皱了皱眉:“你来做什么?”

????白芷与连翘撇了撇嘴,府上的姨娘都来了,偏生不叫蒋阮和蒋丹,这是真当她们是透明的呢。蒋阮道:“夜里听到争执声,心中关切便来瞧一眼。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神情关切不似作伪,蒋权眸光复杂的盯着她。灯火下蒋阮眉目如画,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如意缎面披风,更衬得整个人如玉雕的一半玲珑。前几日花灯节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心中也怀疑过蒋阮。眼前这少女亭亭玉立,仔细看来,却也有几分当初赵眉鲜衣怒马的模样。

????他有几分恍惚,夏研看到蒋阮却是眼睛一亮,扑过来道:“阮儿,娘知道你最心软,是个善良的孩子,如今你二哥出了事情,当初姐姐留给你的嫁妆,能不能拿出来先救救你哥哥?待过些日子,娘再还你。”

????她充满期待的看着,蒋阮静静的看着她,夏研是脑子坏了不成,竟然也会向她求救。可惜,她微微一笑:“母亲,你这是说哪里的话,若我真有银子,自然要拿出来救二哥的。可是母亲也知道,五年前我去了庄子上,那里恶仆欺主,我娘留给我的嫁妆,早已被那些恶奴洗劫一空。”她叹了口气:“阮娘实在有心无力。”

????夏研手一松,呆呆的看着她。蒋阮目光平静的与她对视,不知道夏研此刻会不会悔青了肠子,毕竟当初,是她将她送进了庄子上!如今可是咎由自取!

????赵眉当初为了与蒋权成亲,与赵家断绝了关系,是以嫁妆无几。但到底也是出身将门,这些年筹集下来,加上过去的珠宝首饰,也有个一两千。夏研为了维持她贤良淑德的面皮,倒是不曾打过这些嫁妆的主意。在庄子上被夺走的那些东西,早在王御史替她伸冤之时就还了回来,只是当时蒋阮便让连翘将东西全部换成银票,为的就是有一日夏研问起嫁妆来,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

????夏研好似全身上下都被掏空了一般,整个人瘫软在地,喃喃道:“我的超儿,难不成真到了绝路?”

????蒋素素见她这般模样,终于忍不住跑到她身边,母女二人一起放声大哭起来。

????蒋俪皱了皱眉:“二哥也实在太胡闹了,府里真没有这样多的银子,还惹得父亲生气。”

????二姨娘捂住蒋俪的嘴,知道现在不是火上浇油的时候。果然,蒋权狠狠瞪了一眼蒋俪,红缨见状,走上前来:“夫人如今也别只想着哭,府里虽然没有万两黄金,几千两应当也是有的。不若先去取了来,再与那百花楼的人谈一谈,让他们先放人。”

????蒋阮在心中失笑,看了一眼红缨。红缨自己出身青楼,不会不知道青楼的规矩。越是红的姑娘,身价越高,也不是人人都能开罪的。若是欠了一大笔债,没法还,就得留下一条命。若是还不完,也断没有赊账的道理,若是今夜蒋府的人去跟百花楼谈,只愿出一部分钱,就等于是承认剩下的部分蒋府无法负担,那么依照规矩,蒋超就得留下他身上的一部分。

????这个五姨娘,看着温柔婉约,到底是出身市井中的,下手有不逊于她的狠辣。

????蒋权看了看哭的声嘶力竭的夏研母女,心一软,终于道:“莫哭了,张管家去库房里拿银子,找几个人去百花楼一趟。”

????夏研哭声一停,这才暂时松了一口气。

????蒋权又看到一边的蒋阮几人:“你们留在这里也没用,回院子去,别随便出来走动。”

????蒋丹忙怯怯的应了,蒋阮颔首,与蒋俪一道出了厅中。蒋俪的院子与蒋阮不在一个方向,临走时,蒋阮对蒋丹道:“没想到二哥竟然犯下这样大的错,若祖母知道了,不知会怎样发火。”

????蒋丹一愣,蒋俪的脚步顿了顿,很快离开了。蒋丹问:“大姐姐的意思,祖母还不知道此事吗?”

????“今夜你可曾见过祖母的踪影?”蒋阮道:“既然不见,自然就是不知道了。”她慢慢走着,面上是如常的笑意,不知道蒋老夫人明早醒来,得知蒋府半生积蓄全部都用来为蒋超的意气买单,会不会气的发狂。

????而蒋超,注定不会完整的回来了。

????这一夜,蒋阮睡得很沉,待早上睁开眼时,外头的日光已经照进屋中。白芷见她醒了,笑道:“姑娘昨夜睡得倒好,今早倒是起的迟了。”

????“母亲又未令我请安,迟些无妨。”蒋阮笑了笑。

????“夫人现在哪有心情让姑娘请安,忙的来不及。”连翘端来热水,一边服侍蒋阮净脸一边道:“楣清苑可闹翻天了。”

????蒋阮接过帕子:“现在如何?”

????“二少爷被剁了一根右手小指头。”连翘道:“回来的时候血淋淋的,吓死人了。”顿了顿,她又道:“现在外头都传开了,说二少爷去百花楼一掷千金,可其实口袋空空,咱们蒋府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银子,只给了五千两,百花楼的人就免了二少爷一条命,只剁了二少爷一根小指头。”

????蒋阮净完脸,将帕子还给连翘:“还有呢?”

????“姑娘真神了,”连翘道:“老夫人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此事,大发雷霆,将夫人与二姑娘都禁了足。自己气的病倒了,现在大夫刚看完二少爷,要给老夫人诊脉。”

????“三妹好快的动作。”蒋阮微微一笑:“此事京中可传开了?”

????“那是自然。”露珠从外头进来,听到蒋阮的话,顺便接了一句:“现在谁都知道二少爷昨夜在百花楼的为美人一掷千金的故事了,还被剁了一根手指头,大家都说蒋府其实很穷。”说到最后一句,她有点窘迫的去看蒋阮的表情。却见蒋阮丝毫未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反而问起别的事情:“父亲现在怎么样?”

????“老爷气的不行,若非二少爷现在在卧病在床失去意识,就要冲上去打他了。似乎是遇到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蒋阮低头喝了一口白芷递来的茶,蒋府的颜面经过昨夜蒋超这么一闹,算是彻底的没了。以蒋权这样注重名声的人来说,无异于是个巨大的打击。经过这件事,御史的折子少不了要参他一本,对于他的仕途,也会是一个阻碍。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与京城李家起了冲突。昨夜的一掷千金,蒋超既然夺魁,势必就会开罪李杨。李杨此人心胸狭隘,又岂是那样容易善罢甘休的?

????就这么下去吧,蒋阮瞧着窗外,蒋超霸占蒋府嫡子名头这么多年,世人几乎已经忘记蒋家还有个蒋信之。这一笔债,就让她来代蒋信之讨回,蒋超,这就痛苦了吗,从天堂到地狱只有一步之遥,可是,这才刚刚开始。

????书房内,夏研惊慌失措的看着蒋权:“老爷,你不能将超儿关起来,为什么不要他去国子监了?”

????“逆子!”蒋权怒不可遏:“听听外面现在都在说我蒋府什么,去百花楼学人一掷千金,我蒋府算是白养了他这么多年!科举名落孙山,整日只知道喝酒,你养的好儿子!”

????“我知道老爷心中气恨,”夏研跪了下来:“可超儿年少无知,谁没犯个错的时候。超儿也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儿子,小时候超儿被人骂是庶子,老爷您忘了吗,超儿做的一切都是想替蒋家争光罢了。此番落第,他心中本就难受至极,才会犯下大错,如今他已经得到惩罚了不是吗?超儿已经失去了一根手指,求老爷可怜可怜他吧。”

????蒋权看着跪在地下的夏研,深深吸了口气。这是他心爱的女人,可是却让她苦等几载才成为他的夫人。蒋超生下来的时候便是庶子身份,即使他再怎么补偿也无济于事。

????夏研又道:“老爷,难道你连唯一的儿子也不要了吗?”

????蒋权心中重重一跳,蒋信之早在五年前便生死不明,他也权当没有这个儿子。夏研说的不错,蒋超现在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在书桌前坐下来,语气颓丧道:“我这是为超儿好,昨夜一事,他与李宰相府上公子结了怨,若是不避风头,恐怕李杨不会轻易饶了他。”

????夏研一愣:“李宰相,李杨又是什么人?超儿怎么会与他们结怨。”

????蒋权叹息一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与夏研听了。还有一件事情他没告诉夏研,李栋是八皇子身边的人,如今他想要讨好八皇子,却平白惹了李栋,若是李栋从中作梗,日后八皇子这棵大树就容不得他了。况且李栋在朝中势力颇广,说来说去都不是什么好事。

????夏研听了蒋权的话却是沉吟起来:“老爷,您这么说,是不想与李家交恶了?”

????“攀上李家,与蒋家是大好事,”蒋权摇头:“本想找个机会搭上线,不想现在超儿这般,反而结了怨。”

????夏研沉默了一会儿,一个念头在她心中浮现起来。她道:“老爷可知,最安稳的关系是什么?”

????蒋权看向她。夏研道:“若是能与李家联姻呢?”

????“俪儿行事太过张扬,丹儿年纪太小。”蒋权皱了皱眉:“你别胡思乱想。”

????夏研摇头:“俪儿与丹儿毕竟是庶女,身份也不匹配,不能做正妻。”

????“难不成你想素儿?”蒋权皱眉:“那李家是什么地方,父子同妻的事情时有发生。即便我要讨好李家,也不会将素儿送进那样的火坑。”

????“老爷这是说什么话。”夏研往蒋权身边走了几步,依偎着他,一双玉手轻轻替他按着肩膀:“素儿也是我的骨肉,我怎么会如此想她。我的意思是阮儿。”她看着蒋权愣住的模样,继续道:“阮儿性子沉稳,虽说我也担忧,但是李家不是还有个小儿子么,那小儿子聪明有加,若是瞧上了阮儿,身份也匹配,岂不是搭上了关系。如此一来,咱们再赔礼一番,想必那李栋也不会再为难。”

????听闻此话,蒋权恍然大悟:“我竟将李安忘记了。你说的不错,那李安日后前提无量,若是阮儿嫁给他,蒋府也算有了助力。不过,”他有些迟疑道:“这样好的亲事,你竟不为素儿考虑?”

????“阮儿命苦,”夏研温柔道:“素儿好歹有我为她操心,阮儿却是没有母亲的孩子。都是蒋府的女儿,我难不成会故意害她?再说我还想多留素儿几年,亲事不急,慢慢挑么。”

????蒋权看着夏研脸上的笑意,神情终于缓和起来,将她搂在怀中:“我知道你是个识大体的,这辈子娶了你是我的福气。你放心,我定会为素儿寻一门绝好的亲事,这辈子也不会令她委屈。”

????夏研笑着称是,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蒋权道:“如此我便先给李家下帖子,让他们来府上一叙。”

????夏研笑道:“那便不打扰老爷了,我去看看超儿。”她掩上门,面上笑容瞬间散去。径自穿过走廊,走到院子里,翠玉正在照顾蒋超,见她进来,忙起身退到一边。

????蒋超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夏研在他身边坐下,拉起那双缠满白布的手放在自己唇边,轻声道:“超儿,你放心,娘定会为你报仇。”

????琳琅站在一边,问道:“夫人,真是要为大姑娘和李二少爷做媒?”

????“怎么可能,”夏研笑容阴狠:“我要她,这辈子只能做李杨的一个小妾,正妻之名想都别想,我要她身败名裂,只能沦为李家父子的玩物,嫁入李家,痛苦一辈子!”

????琳琅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只听夏研轻轻笑道:“李二公子的正妻?做梦!”

????京中百花楼的事情,一夜之间似乎便传遍了大街小巷。这几日以来,蒋家变成了京中炙手可热的谈资,不过到底都是个笑话而言。

????锦英王府,青年一身墨色雨花锦鹤氅站在窗边,更衬得身姿挺拔如玉,一只雪白的鸽子自窗外飞来落在他掌心,他从鸽子腿上取下红线绑着的字条。鸽子红豆一般的眼睛瞅着他,他伸出指尖抚了抚雪鸽的头,雪鸽愉快的碉啾一声,扇着翅膀飞入青空中。

????萧韶将那字条展开来看,轻轻蹙了蹙眉,敲了敲桌子,屋中突然出现两个黑衣人。

????“主子,”其中一人率先开口:“查出来了,属下跟着国子监的书童,信是京城蒋权府上流出来的,送信的是蒋家大小姐身边的丫鬟。但没有查到两人有何关联。”

????“知道了,下去吧。”萧韶淡淡道。

????屋中又恢复到一片沉寂,夜枫站在萧韶身后,想了想:“之前的流言也是这蒋大小姐传出来的,主子,这蒋大小姐的身份实在可疑。”

????“她不是内奸。”萧韶道。查出是蒋阮的时候,他心里也十分诧异。知道皇帝殿试的考题,一般只有皇帝的身边人。蒋阮只是一介深闺女子,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宫中内奸。但她身上的确有许多说不通的地方。譬如之前在沈侍郎府中,她竟连最隐秘的密道都知道。他手下锦衣卫三十万,从未有收集不到的情报,但是对这个横空杀出来的蒋家大小姐,却找不到可疑的地方,好像那些秘密她本来就该知道一般。

????昨夜京中百花楼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最近蒋府频频出事,似乎都是从这位蒋家大小姐回府开始的。

????事实证明,锦衣卫找到昨夜百花楼跟在蒋超身边的那个小厮,也承认了是拿了人的银子故意引诱蒋超前去。最后的矛头直指蒋阮。

????他不由得皱起眉头:“此事有说不通的地方。继续查,看她和老八有何关系。”若是宣离的棋子,就又另当别论了。

????夜枫想了想:“那蒋府二小姐怎么办,前几日她又来了,林管家将她轰了出去。”

????“不必理会。”萧韶淡淡道。

????叶枫耸了耸,不再说话了。

????却说在家中的李栋接到蒋权的帖子,也是摇头道:“奇怪,蒋权这是何意?平日里没什么交情,突然下帖作甚。”

????李栋生的大腹便便,身边的美姬一边给他喂葡萄,一边道:“许是想要攀附老爷呢。”

????李杨色眯眯的眼睛正在李栋新进的美姬身上打转,听到此话便道:“那可不成,昨儿个可就是这个蒋超令我丢了脸面。我非找机会好好收拾他不可。”

????“行了,”李栋道:“你弟弟过几日就回京,别给他惹麻烦。那蒋超又是个什么人,值得你跟他计较。”

????李杨还要说什么,那美姬听了却是吃吃一笑:“奴不知道蒋超是什么人,不过奴进府之前听过蒋家的两个女儿,可都是人间绝色。”

????李杨一听,眼睛一亮:“你这话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奴不敢欺瞒少爷。”那美姬娇笑道:“蒋家大小姐妩媚如妖,蒋家二小姐清丽若仙,且都才艺无双,这是京中人人知道的事实。大少爷平日里对高门小姐不屑一顾,想来是不知道的了。”

????“没料到蒋超还有这样两个妹妹,我倒是想要一睹风采。”李杨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爹,蒋权的帖子是下在什么时候。”

????“就是明日。”李栋看着自己儿子的眼神心知肚明:“怎么,你也要去蒋家?”

????“这等美色,我自然要一睹风采。看京中人是不是在说谎。”李栋笑的有几分下流:“蒋超令我错失了牡丹,如果两个妹妹够美,我就不与他计较了。”

????“你给我招子放亮点,”李栋道:“蒋家小姐身份在那里,也不是随意就能玩弄的。我看你年纪不小,什么时候也当娶房妻,正好,明日你去蒋府,真瞧上哪个,娶回家也行。”

????“我还不想娶妻”,蒋超脸一垮,想了想,又问那美姬道:“这蒋府二姐妹性情如何?”

????“蒋大小姐刚刚回京,知晓的并不熟悉,不过听人说也是行事极有风度,瞧着温柔婉约。”那美姬笑道:“蒋二小姐天真烂漫,不谙世事,倒是京中人人都知晓的。”

????“性情皆是不错。”蒋超舔了舔唇:“若真要娶妻,不若齐人之福,也是美事一桩。”

????------题外话------

????感谢qquser6781500、懵懵懂nn的花花~houhou626、水天使之泪的月票~啾啾啾╭(╯3╰)╮